大地之母

随着众神的死亡,越来越多的血流到沙滩之上,然而,血一到沙滩,便消失不见,就连起义军的血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,众人想当然地以为,是血被沙子吸收了,可是,若沙子吸血,沙滩应该变得一片血红才对,但沙滩还是那种永恒的白黄色。

那么,众神的血又到哪里去了?

随着越来越多的鲜血消失,沙滩忽然发出了一阵阵轻微的颤抖,这抖动很小,但还是被人感受到了,最为明显的就是周自横。

「不好,」他突然大喊一声:「不要再流血了。」

起义军和众神都杀红了眼,显然没有听到周自横的呐喊。

在一旁的杨戬听得分明,问道:「怎么了?」

周自横道:「这血消失得很诡异!」

周自横的预感没有错,但也是事情发生之后,猴子才告诉我的。

他说,从大地之母让海神吸收天空之神力量的时候,她的阴谋就已经开始酝酿了……说完这句话,猴子陷入了沉思,接着,他又否定了自己先前的话,他说,也许从她让索听见她的声音时开始。

北俱芦洲是一颗尚未成长成型的菩提仙根,之所以没有成长成型,是因为这颗仙根早已没了根与大部分枝干,菩提仙根结的第一个果子,就是元始。这个果子,并未长在树梢,而是长在树的正中,因为那里灵力最旺,后来,就在元始旁边,又长出了第二个果子,也就是太上。

元始,太上,都是树中之果。

再后来,元始太上打散菩提仙根的灵气,使其不再生长,树也就因此分离开来,其中,树梢的部分,便形成了北部泸州。

北俱芦洲经历过一次诸神黄昏,接着,新的神大地之母诞生。

大地之母并非息壤所出,也非菩提仙根之物,她是菩提仙根吸收了息壤之气以后,渐渐修行成人的。

因此,自她修行伊始,就需要不断吞噬其他人的能力。

大地之母诞生以后,出于孤独和吞噬本能,创造了自己的丈夫,从那时候开始,她的能力就开始分散了,先是把天神之力和吞噬之力都给了第一代天神,他们生下第二代天神会后,二代天神又获得了大地之母的吞噬之力,继而天神又开始结合生子,她的能力几乎消失……

在她丈夫被放逐以后,她不仅没了丈夫,而且也失去了权利。眼看着儿孙们趾高气扬的样子,她心中充满落寞,无聊的她,开始研究诸神殿外的碑文,她了解了神山的历史,也明白了世界之大。

她本就悟性极高,在经过漫长岁月的研究后,她明白了碑文的含义,也知道北俱芦洲是连接遗岁山,而且,通过遗岁山是可以来到其他部洲的。同样的,她也知道了所谓圣人的境界;

想要来到其他部洲,首先就得拥有绝对的力量,无论是青铜时代的神王,还是白银时代,抑或黄金时代的神王,都没有与其他部洲抗衡的力量——神王的修为与圣人之境相差竟如此之远!

于是,她便想到了吸取这些神王的力量,她不仅想要获得神王的力量,也想获得其他众神的力量。

倘若她没有创造神王,她的力量也没有得到分散,以她一个人的天赋,无论修行多久,她都难以修炼到圣人的境界。但倘若她将自身分散,将悟性,能力,神性一切都分成不同的神,让这些神各自修炼,那么,等他们重新汇聚起来的时候,自己的能力,岂不是很容易就能达到圣人的境界了吗?

想到这里,她先前那些郁郁不得志的心情,一扫而空。

但凭她的能力,又如何吞噬其他天神?接着,她便开始制定了自己的计划,她装作德高望重的样子,让神王将古神的尸体带给她,这样,她就能吞噬古神的能力,越来越多的古神,让她恢复了很多神力,接着,她又告诉神王去往其他部洲的方法,让神王吸收掉天神的能力。

杨戬消灭了神王之子,她便将神王之子的神力,吸为己有;周自横和杨戬打败了海神,海神吸收了天神,这样,她就又获得了海神,天神的能力。

不仅如此,猴子在沙滩上与众神缠斗,众神死亡之后,血流入沙滩,沙滩中的血最终又流入大地,这些血中混着众神之力,她又吸收了众神的力量;当周自横载着北俱芦洲的起义军来到这里之后,死亡再度引发了流血,她不仅吸收了众神之力,同时也吸收了北俱芦洲众人的力量……

她觉得一切的时机早已成熟,多年的隐忍终于得到了收获,于是,她从大地的深处醒来。

最先感到沙滩异常的是周自横,接着是杨戬,再然后是众神和起义军,猴子一直在天空之中和神王缠斗,并没有感受到大地的变化。

沙滩上的砂砾先是反常地升到空中,继而,在沙滩上,形成了一道道诡异的旋风,突然,旋风之中深处无数黑色的触角,触角直接将离他最近的人,串成了一串糖葫芦。

血刚刚脱离躯体,便被这触角吸了进去,继而,旋风就开始变大。

触角从旋风之中,吞吐而出,那旋风好像有生命的蛤蟆,而触角就蛤蟆的舌头,而在沙滩上早已呆若木鸡的神和起义军,就是即将被蛤蟆捕食的飞虫。

众人停止了征战,开始抱头鼠窜,但那旋风越来越大,飞出的触角,也越来越多,众人纷纷向海边逃窜,接着,那旋风就消失不见了。

正当众人松一口气的时候,沙滩忽然升起无数触角,这些触角,从人的脚底穿入,一直穿过天灵盖……

刚刚还在缠斗的双方,瞬间就死伤殆尽,他们好像被人种在地里的庄稼,只是这庄稼上挂着各种内脏。

瞧着这诡异的神情,杨戬已经有些呆了,他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。猴子和神王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但二人已经打得难解难分,无暇分身。

周自横是这些人中唯一保持清醒的,他突然明白了如来的用意。

当年在遗岁山,曾经发生过一次「神仙之战」,来自北俱芦洲的众神,对抗刚刚飞升的十二大罗金仙。

后来,双方各处一人,进行一场旷世豪赌,北俱芦洲的众神之所以答应,并不是因为他们相信女娲之力,而是其中一个人一直在那里周旋……那人不是斗战胜佛,而是陆压。

周自横瞥了一眼杨戬,暗自感叹命运的嘲弄的同时,又不由得佩服起如来的安排。

杨戬不正好相当于陆压么?

沙滩上升起了一朵含苞待放的黑色玫瑰,这时,远在天空中与猴子作战的神王,忽然向下坠落,与此同时,沙滩上的黑玫瑰突然绽放……猴子不明所以,等他向下瞧的时候,神王已然落进了沙滩上刚刚绽放出的黑玫瑰里。

黑玫瑰在吞噬掉神王之后,绽放出了一道道黑色的光芒……光又怎么会是黑色的?但事实上就是黑色的光,黑光遮天蔽日般,让白昼失了颜色。

接着,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,自黑玫瑰中「长了」出来。

她竟然就是大地之母!

「杨戬!」周自横转身对杨戬道:「用尽你的一切办法,阻止她一会儿!」

杨戬点点头,唤出三尖两刃刀,一刀劈到大地之母的头上,三尖刀宛如沉入大海一般,大地之母毫发无伤!

杨戬呆住了,自他出生以来,头一次用力一击,对方竟毫发无损!

接着,大地之母睁开双眼,自她双眼之中,射出一道黑色的迷雾,那迷雾瞬间就弥漫住了杨戬的身体,接着,那黑色的迷雾就变成绕人的荆棘,荆棘上长满毒刺!

毒刺传来的痛觉,让杨戬心中大惊,他忙用了八九玄功,抵挡了毒刺里的毒液,可是,缠绕着杨戬的荆棘却越勒越紧。

猴子举起金箍棒,一棍子砸了下去,如同在遗岁山时,遇见那阴阳二鱼,猴子的棍子没有砸到任何东西,他在半空之中转了一圈,接着又站起来了。

又是一个不属于三界之外的存在!

大地之母伸出左手,在她手中,有一朵黑色的玫瑰,她向着玫瑰轻轻吹了一口气,那玫瑰突然炸裂,化作无数黑色的花瓣,向四周猛然飞了出来,黑色的花瓣,宛如一把钢刀,即便强韧如杨戬的,也被这黑色的花瓣,滑出了道道血痕,周自横因为行动迅捷,故而躲开了所有花瓣,猴子因为身体特殊,花瓣只是划破了他的衣服。

「原来,你也是……」大地之母瞧着猴子,喃喃自语,突然,猴子身下,长出一双巨石之手,这手猛然将猴子抓入掌心。

猴子用力挣脱,那手便随之变化。

杨戬被那大地之母弄得只能用法术抵挡身上的毒刺,猴子被大地之母的巨石牢牢握在手中,刚刚还厮杀的战场,此刻变得异常寂静,远处的海水,拍打着海岸,发出一阵阵哗哗的喧腾,大地之母似乎并不着急,她正在慢慢享用她的胜利成果。

就在这时,杨戬的第三只眼睛,陡然射出一道金光,金光让大地之母的手,松开了片刻,猴子立刻冲了上去,很轻易就穿破了大地之母的身体!

就在猴子放松的那一刹那,整个神山忽然动了起来,就看见一个女人的脸蛋,自脚下的土里,变得渐渐清晰——赫然就是大地之母的脸!

原来,她早已和神山融为一体,刚刚猴子洞穿的,不过是大地之母的分身!

神山上的海先是翻滚,继而滔天海浪冲刷过来,周自横化身为鸟,一把抓住了杨戬和周自横,他展开双翼,很容易就飞到了神山外面,这个时候,神山上的海水,倾斜而下,海水落到神山下方悬空的岩浆上,升起了腾腾烟雾,继而,海水注满了整个地底凹陷,一直向上涌。

猴子和杨戬从周自横的身上跳下,跳到云层上,二人目瞪口呆地瞧着眼前的一切。

神山化作了一个十分巨大的女巨人,这女人无比巨大,别说杨戬等人,就算是化而为鸟的周自横,也仿佛一只蚊虫一般!

猴子和杨戬各个施展法术,也变化成和大地之母一般大小的法相之身,但他们的法相毕竟只是一种法术,很快就被大地之母打倒在地,而这时,大地之母一巴掌拍了过来。

地动山摇!

这女人吸食了整座神山的灵力,能力不亚于任何一个圣人,若是单打独斗,谁是她的对手,那该怎么办?

「其实,也不是没有办法的,」他心里忽然响起这样一个声音。

是如来!

「什么办法?」

「牺牲一个人,将全部法力传给另一个人,让那人达到圣人的境界。」

「牺牲谁?」

如来的声音消失了。

牺牲谁?周自横的心里充满了疑惑。

牺牲杨戬吗?杨戬是天庭第一号战力,但他的能力有助于改变战局吗?没有!

牺牲孙悟空?

孙悟空是无名顽石所化,而无名顽石的能力,是独一无二的,其他人掌握不了。

如来之所以没有告诉他应该牺牲谁,是因为只有他舍身取义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他完全可以将自己的能力给其他两个人,牺牲自己。

但他不想这么做。他很喜欢这个世界。

这个世界的一切,他都喜欢,有苍山,有星野,有北海,有绿水船舟;有春风,有冬阳。

他太喜欢这个世界了。

生存还是毁灭?是这个世界,还是他自己?

对于别人来讲,或许是自己大于世界的。

但周自横活得足够久,想法总有不同。但并不能说,他活得太久,就他对生命十分淡漠。相反,他太喜欢生命了;正是因为这样的喜欢,才让如来如此待他;至少,他也是不希望世界被人毁灭,所以,如来容忍他的一切所作所为。

也正是因为他活得够久,所以,他才明白生命的真正内涵:

生命的意义不在于卑微地活着,而在于灿烂地活过。

蜉蝣一日,草木一秋。

可他真的活过吗?

杨戬与猴子和大地之母在那里厮杀,他们虽能用法相维持大小,但无论如何也奈何不了大地之母分毫,大地之母似乎很享受玩耍自己的对手,并不着急下决心杀人。

她就这么一遍遍将二人打倒,拍打,让二人变小,又等他们变大,再打倒!

周自横忽然想到了自己这些年的生命,在西天时,浑浑噩噩,当大鹏鸟,逍遥百年,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呀?

他记得他曾问过佛祖这个问题:佛祖,生命究竟是什么?

佛祖笑了笑,语重心长地说道:造物主是一个顽皮的孩子,他创造了这个世界,却又不想孤芳自赏,于是,他又创造了一些人,他对这些人说:看,这是我创造的世界,漂亮吧……人伸长了脖子,双眼渴求地瞧着这个世界,他们双眼放光,对造物主说:真漂亮……造物主又问:你们看过了吧?漂亮吧?人说:是的。造物主笑了笑:看了就死吧……

周自横汗流浃背,问道:这世界当真如此残酷吗?

佛祖说:「你以为呢?」

「我们不是超脱生死了吗?」

「天地尚有生死,何况天地之间的生命?」

从那一刻,一个念头,就在周自横的脑子里生根发芽:我要尽一切可能远离永远的死亡,佛祖告诉他:真正的极乐是没有死亡的,但你应该知道什么是极乐。

什么是极乐?

不惧死亡,无思无识。

那不是永死?

所以,永死才是永生,知生必然有死。

那我不喜欢。

那你想怎么办?

但当死亡不可避免的时候,我要漂漂亮亮的活他一次。

他抬起头,瞧着天空中的猴子和杨戬,接着,他飞到了猴子身边,他行动迅速,就连大地之母,也一时抓他不住。在大地之母眼里,这猴子的四周,什么时候刮起了一阵莫名其妙的风?

周自横对猴子道:「你知道当年在遗岁山发生的那次战斗吧?」

猴子点点头。

周自横道:「现在这女人吸食了这座神山上的一切灵力,能力不亚于任何一个圣人,无论杨戬,我,还是你,都对付不了她,想对付她,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再造一个圣人。」

「圣人还能再造?」

「其他人或许不能再造,但你在这里就好办了,」周自横道:「你是无名顽石所化,身体与能力都是独一无二的,你能承受圣人之力,而不至于丧命!」

「就算如此,那又如何?」

「我会自己化作一颗仙丹,让你短时间内,拥有圣人之境!你不要用任何法术,有我的速度加持,你用你自己的身体,就能穿透这个大地之母!」周自横说:「同时,你也许会有我的一部分记忆。」

猴子吃惊地瞧着周自横, 「那你不急死了?」

「对!反正你也想让我死。」

猴子默然,问道:「为什么要这么做?」

「告诉你,」周自横一脸正色,「我比这三界里的任何一个人,都喜欢这个世界,所以,我也不希望这个世界,遭受灭顶之灾!」

「可你明明在狮驼岭,做了那么多坏事!」

周自横道:「我在狮驼岭的所作所为,在你看来也许罪大恶极,可是,你不觉得世人对妖怪太过苛刻了吗?我只是同情他们罢了,最初的狮驼岭,只是妖怪的避难所,可是,后来,越来越多的妖怪进来了,这里就成了妖魔之国,我不想这样,但我也不忍心杀死那些妖怪,我被绑在那里了……」

周自横的声音,充满了无奈,他好像从未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儿。

「记住,等你拥有我的力量之后,你就不要用任何法术,单纯用的身体去硬撞这个巨人!」

猴子点点头。

「杨戬,」周自横道:「这个女人被孙悟空打败以后,元神会在巨石上游动,到时候,你一定要用你最大的力量,射杀这个女人!」

「嗯!」

周自横的全身,忽然泛起一阵阵青绿色的光芒,接着,他化作一颗丹药,径直飞到猴子的嘴里。

「告诉这个世界,是我拯救了它。」周自横的声音在猴子的耳畔响起,「但以我对如来的了解,他多半不会让世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!这个老东西……」

周自横最后的自嘲,在猴子的耳朵里,变得渐渐遥远了……

获得周自横能力的猴子,行动瞬间变得迅捷……

他明白周自横的意思!他要用身体把这个女石头人穿成筛子!

有了周自横的力量,猴子宛如一颗流星,他很容易就洞穿了大地之母拍过来的手掌,大地之母的手掌被猴子穿透,她很快就准备重新塑造一个手掌,但她塑造的手掌远没有猴子迅捷,猴子的速度越来越快,不一会儿,女巨人的手掌,就被他穿刺成碎石!

随着手掌的碎石化,大地之母开始闪躲猴子的冲撞,但她身躯实在太过巨大,巨大自然行动不便,就在顷刻之间,她的手臂,也化作了颗颗碎石!

猴子越穿越快,大地之母的身躯,化作碎片的速度也越发快了起来,猴子有好几次都险些撞到大地之母的元神。

大地之母本想用元神抵挡猴子,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眼前的这个石猴,明显要比她的元神坚硬,于是,她开始四处转移自己的元神。

在云层中的杨戬发现了大地之母的动静,拉开弓箭,用尽自己的全部力量,一箭射过去。

一道金色的光芒闪过,大地之母的元神被杨戬一箭射杀!

这时,整个女巨人忽然化作了无数砂砾,天空之中,陡然刮起了强烈的飞沙雨。

雨大概下了两个时辰。

两个时辰以后,神山不见了,漫天的海水也消失了,映在猴子和杨戬眼前的,只有眼前的无尽黄沙和黄沙上,孤零零的菩提枝干。

猴子和杨戬回到了沙子上,举目望去,茫茫一片,黄沙掩盖了神山,也掩盖了这里的尸体和争斗,这时,一个人影,映入了猴子和杨戬的眼帘,却是索。

索的灵魂,一直都在菩提枝干的旁边,静静地站着,无论刚刚怎样惨烈的战斗,似乎都没有伤他分毫,他似乎有一颗无比顽强的灵魂,当然,还有一双能洞察一切的眼睛,但那已不是猴子和杨戬所关心的事情了。

遗岁山的火焰平息了,北俱芦洲的诸神再次陨落了,可一切都结束了吗?

这时,猴子忽然伸出了手,自他手上,忽然出现了一只大蓝闪蝶,这蝴蝶在猴子和杨戬身边徘徊片刻,接着,便向无尽的沙漠飞了过去……

它想穿过沙漠,去再看一眼,这美丽的世界。

猴子和杨戬都没有动,他们只静静地瞧着这只蝴蝶。

「跟我来吧。」杨戬对猴子说,「我知道回去的方法。」

说完,他带着猴子,来到了光秃秃的菩提枝干下。杨戬开始攀爬,猴子紧随其后,二人一直往上爬,爬到最顶端。

杨戬从怀中摸出了一片金色的叶子,他念动了咒语,那叶子就变成了一扇门,杨戬打开门,猴子也跟着他走了进去。

门里,正是遗岁山那光怪陆离的通道,经过这个通道,二人来到了天庭。

天庭里,玉帝领着一众军队,正在待命!

天庭

见到回来的是猴子和杨戬,玉帝很开心,但同时,他瞧着二人,说道:「看来如来所料果然不错。」

「如来又说什么了?」杨戬问。

「女娲打开遗岁山和北俱芦洲的大门,只是想让北俱芦洲的众神和我天庭,拼个你死我活!」玉帝道:「但北俱芦洲的众神,看来是被你们阻止了……杨戬,随朕去遗岁山讨个说法可好?」

「讨说法?」杨戬的声音有些许兴奋,「终于要剿灭遗岁山了吗?」

猴子一听,立马问道:「为何要剿灭遗岁山?」

「我只是想讨个说法,如果讨成功,自然不剿灭它,如果说法讨不来,那就要剿灭他了!」

猴子道:「你要剿灭遗岁山,老孙可不能坐视不理!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遗岁山有我的恩人,也有我的朋友!」猴子道:「我不可能让你们去那里。」

「恩人是谁?朋友又是谁?」

「恩人自然是女娲娘娘……」猴子道:「朋友,就是牛魔王。」

「女娲娘娘又怎么是你的恩人?」

「她送了老孙半颗返魂丹……」猴子道:「让我记起了被你摘了果子的小棒槌。」

「摘小棒槌果子,是一个意外,」玉帝道:「至于女娲的那半颗返魂丹,返魂丹这东西灵魂完整的人吃了会受不了的。她不给你,没人可给,她不过是做了个顺水人情罢了!」

「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!」

「那也得看什么恩,这种小恩小惠,你也要报?」

「那什么是大恩?」

「生死之恩!」

「当年若不是女娲娘娘,老孙还只是一颗无名顽石。」猴子道:「这不算生死之恩吗?」

「哦?」玉帝道:「你真的明白你自己的来历?」

「当然。」猴子道:「是女娲娘娘,将老孙置于天地灵气之根,让老孙吸收天地灵气,这样老孙才得以孕育。」

「我告诉你,真正与你有生死之恩的,恰恰是我。」

「你在胡说什么?」

「最初,我不是玉皇大帝,我是黄帝,后来又变成了天帝,那时候,我受女娲之命,用息壤建立了自相残杀的碑文,又名息壤之碑,我觉得自相残杀太过残忍,于是,便问女娲是否可以将此碑打碎,女娲说,此碑如果碎,那么,世间便有了生死,就连你们,也会死。我说:黎民连年征战,为生死而生死,战乱让人生不如死,与其这样,不如有生有死……」说道这里,玉帝叹息一声:「女娲当时就像我似的,叹息一声,有一句话,她一直没有告诉我,那就是,如果息壤之碑碎裂,她也会因此而死!」

不禁猴子愣了,就连在玉帝身边像听戏似的巨灵神也愣了,「息壤之碑碎裂,女娲就会死?」

「女娲向来认为,她是因息壤而生,制作息壤之碑,如果息壤之碑碎裂,就是她女娲当灭之时……」玉帝道:「但她没有告诉我,我也不知道息壤之碑,在她心中竟是这样重的分量,甚至不惜与之共死。」

「可是,如果女娲死了,那在遗岁山里的女娲又是谁?」巨灵神问。

猴子显然不关心这些,问道:「你说你与我有生死之恩,此话怎讲?」

「息壤之碑碎裂之后,息壤尽,生死平衡便被打破,死石数量急剧增加。天地灵根修炼成型——却是一阴一阳,一个是地藏王,一个就是西王母! 」玉帝说道:「没有息壤,天地之间灵气外泄,鸿钧令女娲,将无名顽石置于天地灵气之根,以暂吸天地灵气,而女娲也因此得到了鸿钧老祖的一颗返魂丹!」

猴子呆了呆,「你在胡说,息壤尽,女娲不是死了吗?她死了,又怎会把我置于天地灵气之根?」

「谁告诉你,这两个女娲是同一个女娲?」玉帝反问。

「什么?」猴子一呆。

「你知道女娲的能力是什么吗?」

「是诅咒。」

「当年女娲要回到遗岁山,她对身后的一群人说:从今以后,妖族就要进入遗岁山,从今以后,遗岁山再也不沾染世间的半点因果,尔等可记住了?她这话,是对她的婢女,九尾说的。」

「九尾?」猴子道:「不是封神中的妲己么?」

「九尾,也曾是女娲的婢女,也就是现在的女娲!」玉帝说。

「什么?」杨戬问:「九尾是女娲?」

「当然,」玉帝道:「我打碎息壤之碑以后,女娲便将自己剩余的圣人之力,都传给了九尾,并让她继承女娲神格,成为新一代的女娲,她统领众妖……」

猴子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,便道:「当年,哪吒在狮驼岭,遇见过一群遗岁山的妖……那些妖精说,他们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女娲……」

「没错,他们就是因为不认可九尾继承女娲神格这件事儿,才离开遗岁山的,」玉帝道:「最初的女娲,是很博爱的,她创造了世人,制约着凤凰和龙族……可继承者的女娲,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。」

玉帝道:「我打碎息壤之碑以后,女娲对继承者,提了四个要求:一、从今以后,你就是女娲,再也不是九尾狐涂山氏,你要舍弃与涂山氏的一切来往;二、不要告诉黄帝,是他害死了我;三、不要滥用息壤;四、不要让遗岁山中的妖族染指任何因果。」

玉帝叹息一声,说道:「但继承者一件也没有听,九尾成了女娲之后,和涂山氏继续往来,而且还因此害死了鲧,不过,也成就了你手中的金箍棒……她也没有保守女娲的秘密,她告诉我,是我害死了女娲,也让我心中充满愧疚,选择遗忘了这段前世的一切记忆;她滥用息壤,用以填补遗岁山;而且,她也沾染因果,最终导致白泽呲铁身亡。」

「她怎么害死的鲧?」猴子问,问完,猴子就有些诧异了,他为什么想知道这件事儿呢?也许是金箍棒想知道,也许是他突然想起有一次金箍棒无缘无故落在地上了吧……

「她令龟诱骗鲧,盗走了息壤。结果失败了。」

猴子在讲述这段往事的时候,是一笔带过的,但在我脑子里,却是翻江倒海!

那时候,黄帝打碎了息壤之碑,其他天帝并不同意,其中,共工撞倒不周山,致使人间洪水连连,时值舜为天子,他想利用这次大洪水,除去呼声日渐高涨的鲧,便令鲧去治水。当年,最初的女娲为了困住窥视凡间的万龙,曾让十五只巨鳌顶着五座神山,后来,熬闰去找巨鳌谈判,其中一只巨鳌让熬闰去找颛顼之子重黎,重黎因体型巨大,被留在龙伯岛,但他心中一直不满这样的安排;经由熬闰的蛊惑,重黎用一把钓钩,将顶住五神山的六只巨龟,全部钓起,因这些巨龟受到了女娲的命令,也因此受到了女娲的诅咒……

黄帝令十五只巨龟以擎神山时,女娲曾让这十五龟曾发下重誓,不得叛离,如今六龟被钓,属违背誓言,故而受到女娲诅咒,有四只未能活过封神时代,只一龟喜「投机取巧」,一直活着。

那四只龟的下场,也极其悲惨。

第二只,年纪最小,他虽名为龟,却可龙族十分相似,他投奔敖烈,甘心为奴。后来,四海龙王为称霸四海,各自为政,乱成一团,他保护敖烈妻子,使其免遭杀戮,可是,敖烈却怀疑他和妻子有染,他不得不自杀明智,他就是当年保护小白龙的龟丞相。

第三只,性情愚钝且贪吃,他被黄帝放逐以后,来到蓬莱之下,将蓬莱驮起,以弥补先前过失。后来,蓬莱成了王母地盘,王母引弱水环顾蓬莱四周,那龟的身体,因弱水之故,骨肉俱散,只剩一个灵魂,苦苦支撑蓬莱仙岛。

第四只龟,想亡羊补牢,破解女娲的诅咒,时值鲧父治水,这龟将河图,置于龟背,想献给鲧父,此举却恼怒了万千海族,整日被海族追杀;等它将河图送到岸边时,已是奄奄一息了;虽然凡人获得了河图,那龟却重伤身亡。

第五只龟,是只母龟,她投奔了息壤所生的第一个圣人通天,通天之术,确实让诅咒暂时没能发生,但后来,时值封神之战,这龟参与封神大劫,被一只蚊子吸食了全身精血,只留下一龟壳于世。

这只蚊子后来被降服,又被关进李靖的玲珑宝塔,梅友人二魂争主以及猴子被困玲珑塔时,都曾见过这只蚊子。

第六只龟,十分聪明,当初就是他让熬闰蛊惑重黎的,后来,黄帝和龙族达成协议,他就投奔了遗岁山里的女娲。

后来,女娲令他献计鲧父,令鲧盗取了黄帝那里的息壤,因此,这龟受到了女娲褒奖,女娲令其待在通天河,等候以后的救赎。

我当时一直奇怪,女娲为什么会收留被自己诅咒的龟?现在想想,当时之所以收留,正是因为此女娲非彼女娲。

息壤

猴子问道:「九尾女娲为什么要息壤?」

「当年,就是她打开了遗岁山通往北俱芦洲的通道,致使北俱芦洲的诸神来到遗岁山,她本想把妖族全都迁往北俱芦洲的,却受到了那里诸神的抵抗,为了避免更多的神来到遗岁山,女娲用息壤将那通道完全给封死了。」玉帝瞧着众人,说道:「这便是所谓的女娲补天,其实,女娲所补的,只是遗岁山的空缺,但遗岁山和北俱芦洲的事情,以及当年的那场战斗,都是不足为外人道的,故而,女娲便请西王母改了一些人的记忆,一些目睹这件事儿的凡人,以为是女娲补天,所以世间也就流传女娲补天的故事了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……」猴子点点头。

「我问你一个问题……」玉帝瞧着猴子:「女娲既知道北俱芦洲的诸神如此强大,为什么这一次又打开了通往北俱芦洲的通道呢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玉帝道:「她想让北俱芦洲的诸神与天庭,与西天,拼个你死我活!」

猴子默然。

「你还站在她这一边吗?」

「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!」猴子说。

「好,」玉帝道:「我也没指望你会相信我,只是……玉帝道,我先把这些事情告诉你,至于后面你怎么决定,就要看你自己了。不过,我还是要问问你,你要和我一起去遗岁山吗?」

「我师父那里……」

「放心,我已派了哪吒过去,暗中保护去了……」

猴子这才发现,浩浩荡荡的队伍里,竟没有哪吒,「我原以为哪吒是狮驼岭受了重伤,还未痊愈,原来是代自己守护师父去了。」

「我本来是想派巨灵神过去的,」玉帝说:「但巨灵神怕自己担当不起这份重任,就让哪吒过去保护你师父去了。」

猴子瞧了巨灵神一眼,刚要说话,就听玉帝道:「我现在能用的人,也就哪吒和巨灵神,他们虽然敌不过紫薇帝君、赵公明等,却是忠心耿耿,无比可贵呀!」

巨灵神感激地瞧了玉帝一眼,大有一副得遇知音的模样。

噬魂针

猴子随玉帝率领的天兵,很容易就来到了遗岁山……按说遗岁山是很难到达的。因为遗岁山不属于三界之内,但玉帝又绝非等闲,他除了是三界之主外,还具有圣人的实力,所以,他只是念动了一个法诀,遗岁山的通道,就这样打开了。

从其他部洲通往遗岁山的通道,并非如北俱芦洲一般光怪陆离,这和平常的小路没什么分别,依旧是荒草,小道,还有草外的半个石碑。

天兵不走凡间之路,他们腾云驾雾,很容易就进到了遗岁山里面。

遗岁山里,并不像我们进入遗岁山时的模样!

平日里雾霭弥漫的山峦,露出了本来的面目,郁郁苍苍的生机,消失不见了,遮天蔽日的古树,全都枯死。

猴子瞧着那些枯树,脑子里却想起了地狱的场景。

他是去过地狱的,有一层地狱,名唤炼狱,那里全是岩浆。死者的灵魂,待在岩浆里,身体很快就被岩浆吞没……他们惨叫,哀嚎,痛苦而无助地伸出手来,却早已被灼热的岩浆烧成灰烬,接着,他们就在岩浆里复活,周而复始地被岩浆吞没,灼烧。而无论多少次的轮回,他们都会充满一丝希望地伸出手掌,企图抓住些什么,但上方却只有灰烬,于是,他们的手掌,就在岩浆中变成焦炭,继而又落满了灰烬。

遗岁山这些枯树,就和炼狱里伸出的手掌一般,他们都好像伸手向天,但能抓住什么呢?

大地,一片焦黑。

弥漫着的火山灰,白茫茫的,让整个遗岁山,看上去好像烟雾弥漫,但白茫茫并非雾气专属,那是灰烬,无尽的灰烬。

这里的景象,若让凡人来看,必定要晕头转向,但天兵不同,他们有一双不同于凡人的双眼,这双眼能透过迷雾,自然也能透过这弥漫的灰烬,也是这双眼,让他们心中陡然升起了一丝难以名状的绝望……

灰烬深处,埋伏着遗岁山的妖。

遗岁山不在三界之中,遗岁山的妖,同样也位于五行之外,这里的妖精黑压压的,浩浩荡荡,说不清,到底有多少军队。

妖族很多,浩浩荡荡,远比玉帝所率领的天兵要多。

尽管玉帝找回了自己的元神,但他依旧不能统御天庭,至少还有很多势力,并不服从玉帝管辖,所以,玉帝所率领的天兵,只有不到万人,而遗岁山中的妖怪,又何止数万?

遗岁山的妖,是怎么样的妖?他们不是凡间的那些生灵修行而成,他们是货真价实的高手!面对数量能力都远胜于自己的妖,天兵心中怎不充满畏惧?

天兵心中的恐惧,很快就在他们整齐的步子里显露出来了,恐惧就像是烟雾,会在人群里快速蔓延……巨灵神感到这种恐惧,下意识地瞧了一眼杨戬和猴子。

杨戬曾以一己之力,血洗过一座山,他全然无惧。猴子以前大闹天宫,后来又大闹诸神殿,这景象,他早已司空见惯。

玉帝感受到了天兵天将的恐惧,他笑了笑,示意大家停止前进,接着,他来到天兵天将身前,瞧着他们,说道:「你们怎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?是没有明天了吗?」

众天兵瞧着玉帝,谁也没有说话。

「明天在哪里?当月亮落下,太阳升起的时候,明天就会来临。这世上永远都是昨天、今天、明天;有些人活在昨天,我们生活在今天,也许我们没有明天,但是,当月亮落下,太阳升起的时候,明天就永远都会来临。」

「我相信,我们和他们会有人看不到明天,但我相信,看不到明天的,将是他们!」

见众人依旧垂头丧气的,玉帝大笑三声,说道:「以为我在说大话?没有,我见过真正的世界末日……那是一个万物凋零的世界,整个世界就像是一片腐烂的叶子,无一处不再腐烂,到了那一天,是万物凋零,无论正义抑或邪恶,都将不复存在!但今天,不是世界毁灭,因为我们代表的正义,正在行我们该行的道理,邪恶在我们对面,不增不减,邪恶战胜不了正义,因为代表正义的力量更加强大!邪恶不会消失,是因为没有到世界末日,正义同样也不会消失,因为同样没有到世界末日,也许明天,我们看不见明天,也许明天,他们看不见明天,但只要我们知道明天存在,我们就要在今天,不断战斗,直到我们获得最终的胜利,至死方休!」

玉帝说完这话,突然祭出了量天尺,他大喊一声:「今天,谁都可能死在这里!你们心中建立起的信念,不是哪一个人,不是玉皇大帝,不是二郎真君,而是你们心中对于正义的执着!我今天,只给你们一条命令:杀光他们,就算我死了,所有的将领都死了,你们也要牢记这条命令!让他们看不到明天!」

说完,他就冲了过去。

在一旁的猴子愣住了,杨戬、巨灵神也愣了,随同玉帝一起征战的天兵,也都目瞪口呆,他们原以为玉帝会坐镇指挥,没想到竟会第一个冲入遗岁山里。

玉帝已经和遗岁山黑压压的妖族战斗起来了。

杨戬感到了不妥,他想前去帮忙玉帝,但他身边,却突然窜出了三个妖怪……阴阳二鱼以及呲铁!

三妖瞬间将杨戬围在当中!

「巨灵神,保护玉帝!」杨戬大喊。

巨灵神听了命令,向玉帝身旁靠拢,边走边喊:保护好玉帝。

天兵听了,也向玉帝身旁靠拢,等巨灵神靠到玉帝身边时,玉帝一脚便将巨灵神给踢了开,他大喝一声,说道:「你来这里干什么?你的职责不是保护我,而是战斗!你是战士,我难道不是战士?」

猴子在和我讲述这段战争的时候,言语中,多了几分对玉帝的钦佩,他说,他不知道玉帝竟然会身先士卒。

猪对玉帝一直存有偏见,听了猴子的话,立刻说道:「他不过是为了蛊惑人心。」

猴子摇了摇头,「真不是……」

「为什么这么肯定?」

「女娲用了噬魂针。」

天庭中的人,虽然数量不多,却在玉帝的率领下,势如破竹,人数众多的遗岁山,反而捉襟见肘,真正击溃遗岁山的,是阴阳二鱼之死,杨戬以一敌三,临危不乱,他利用在北俱芦洲这段时间里的历练,很容易就杀死了阴阳二鱼,遗岁山的妖见此,心生怯意,不禁节节败退,这时,女娲冷哼一声,忽然抬起手,召唤回了阴阳二鱼的尸体,接着,自她手中猛然射出了噬魂针!

噬魂针所带来的魄力,让人不免胆寒!

天兵天将面对突然袭来的噬魂针,措不及防,顷刻便丢了性命,玉帝见状,连忙运用了自己的圣人之力,他将量天尺横在身前,接着,一道金黄色的屏障便凭空出现了。

这道屏障竟挡住了噬魂针!

「牺牲他人!」玉帝冷笑,「你以为单凭阴阳二鱼的灵魂,能有多大作为?」

原来,女娲所用的噬魂针,并非用自己元神,而是用阴阳二鱼的元神,故而,她所射出的噬魂针很容易就被玉帝挡住了。

但女娲也绝非等闲,她见玉帝如此从容不迫,便已知晓玉帝已达到了圣人之境,于是,暗中牺牲自己的元神,把用自己元神所凝聚的噬魂针混在阴阳二鱼元神的噬魂针里。

第一个发现异常的,是巨灵神。

自上一次剿灭牛魔王的战斗结束以后,巨灵神就变了,他先是变得十分沮丧,对一切充满了绝望,玉帝发现了巨灵神的绝望,他对巨灵神说:「你应该简单一点,这个世界虽然不是非黑即白,但简单永远比复杂有用。」

这句话让巨灵神顿悟了,他忽然明白了这世间最荒唐的道理,于是,彻彻底底改变了……

这官场,似乎应该有两种人,一种靠人脉,一种靠能力;他是想靠能力的,所以,他积极下凡,帮助天庭平乱,但无论他做了多少功德,只是人间功德,天庭并不以为功;

剿灭牛魔王的那场战斗,彻底动摇了他以往的思想,同时,也让他感到了一丝夜郎自大的荒唐……

他本想「一鸣惊人」,建立不世功勋,但当李靖显露修为的时候,他发现,他彻底的错了。他向来以为,李靖不过是仪仗哪吒的无能之辈,所作所为不过就是顺从的玉帝的旨意,和其他神仙处好关系,可是,李靖与牛魔王的那场战斗,太让他震撼了,李靖展现出来的实力,是他几百年也达不到的高度。

更让他感到绝望的,是哪吒。

哪吒的突然出现,让所有人惊诧不已;而哪吒所展现的统帅之能,更让巨灵神感到望尘莫及,是呀,长江后浪推前浪,那他这个赶不上浪潮的旧时人,又算个什么?

于是,他彻底放弃了能力这条晋升之路。

他知道,有能之人,实在太多,与其有能力,不如做无能的佞臣。

这样,他就时时刻刻关注玉帝,这反而让他更加玉帝起来,与此同时,前所未有的钦佩,也油然而生。

原来,玉帝的前世,就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天帝——黄帝,原来,曾经的玉帝,竟以一把量天尺,震慑整个四海龙族,原来,曾经的玉帝竟为了天下苍生,而舍弃长生不老的天帝之尊!

他自然也知道了玉帝六神争主的事情,也了解玉帝为什么曾经昏庸。

这种佩服,在巨灵神的心底慢慢蔓延。于是,他暗暗发誓,要永远追随玉帝。

玉帝察觉到了巨灵神心里的变化,他告诉巨灵神,「你要追随的不是我,因为我的生命和你没什么不同,我的生命宝贵,你的生命同样宝贵,任何一个人,任何一个生命,都值得尊重,任何一个生命,都不应该为另一个生命奉献自己的生命,如果你要追随,就追随我心中的信念:我希望三界和平,为了这一愿望,我可以舍弃我的生命,你要追随的不是我,因为我们生命相通,不过,你可以追随我的信念。」

但巨灵神却并不认为玉帝的话,他认为,是玉帝让他知道芸芸众生的性命同样可贵,是玉帝让他有了三界和平的信念,如果没有玉帝,他将意识不到生命漫长而短暂,如果没有玉帝,他将没有任何信念可以追随。

所以,当他看见玉帝已经身中噬魂针的时候,立刻铺了上去,他舍生取义的举动,让杨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同样,他也想出了应对之法。

六天

杨戬凝结住了自己的元神,他以天眼为代价,再次取出了那把弓箭,对着女娲就是一箭,杨戬的弓箭阻止了女娲的噬魂针,但他也因此被呲铁砍成重伤!

女娲站在众妖之外,目睹了这一切的场景,她是牺牲了自己的一个元神,但那不过是千年百年左右的时间……而在遗岁山里,任何时间流淌都是不存在的,也许在下一秒,身受重伤的她,就会容光焕发地从遗岁山中出来,统御三界!

玉帝知道女娲的想法,他也感受到了自己元神的流失,但他并未惊慌,六神之争,让他的六个元神变得比更为顽强,他凝聚起了自己的元神之力,用出了同样的噬魂针!

这是初代女娲传授给他的方法,他目光牢牢地盯着女娲,说道:「答应我,永远不要再踏足三界,否则……」

见到玉帝如此决绝,女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让众妖挡在自己身边,于是,她用了法术,令众妖列在自己身前……这样,玉帝的噬魂针就无法射到她的身上。

但女娲显然忽略掉了玉帝身边的一个不稳定的因素——孙悟空。

猴子一直都在静静地瞧着双方的争斗,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进来,虽未参与,他脑子里,却在一遍遍与自己争斗者,用猴子的话来讲,「我不知道我应该帮谁,帮女娲?毕竟女娲与我有恩,可她却是大奸大恶的。」

尽管玉帝曾说过猴子的诞生,是天命使然,但真正让这天命变成使然的,不正是女娲么?况且,玉帝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吗?

正因为这样,猴子一直都是冷眼旁观的。

可是,两件事儿触动了猴子。

一个是天庭以少敌多,激起了猴子的斗志。无论大闹天宫,抑或面对诸神殿的诸神,猴子都是孤身一人,他了解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心态,这种以少敌多多少让猴子生出了几分同仇敌忾的感觉。

另一个是玉帝和巨灵神的舍生取义。

面对女娲的噬魂针,玉帝以自己的修为相抵挡,面对女娲用自己元神凝成的噬魂针,玉帝依旧想以己之力对抗;发现玉帝独自牺牲自己对阵女娲的噬魂针时,巨灵神挡在玉帝身前,这份情谊,让猴子动容……而另一方面,女娲在面对玉帝的噬魂针时,想的不是以己之力对抗,而是用法术,让妖族挡在自己身前,这种行为,让猴子心生鄙夷。

本来,呲铁在砍伤杨戬以后,是准备乘胜追击的,可他受到了女娲法术的影响,身体不受控制地就回到了众妖的队伍里头,也挡在玉帝和女娲之间。

挡在女娲和玉帝之间的所有妖怪,本都是一顶一的高手,但他们受制于女娲的法术,便如同死物。

这些遗岁山的妖虽是死物,但本身却是上古妖族,所以,就算他们一动不动,那么多妖怪,也不容易轻易用法术杀死。

而站在队伍最前面的,恰恰就是呲铁,呲铁身体坚硬,天兵更是无可奈何!但这里却有意外——孙悟空。

猴子心中的鄙夷化成怒火,他体内周自横的法术,还没有完全消失,心之所至,法术便自然而然地就使用出来,他化作一道红光,冲了过去,他第一个瞧见的就是呲铁,他知道呲铁既是牛魔王,又是呲铁,于是,一脚便将呲铁踢到天上去了,接着,他动作越来越快,

猴子见状,也不客气,一脚一个,将他们全都踢飞了。

不一会儿的功夫,女娲和玉帝之间,便再也没有什么阻碍了。

「自己的事儿,自己解决!」猴子朝着女娲大喊一声,接着,便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——他虽然一直站在天庭身边,却从未出手,这是他第一次出手。

玉帝的嘴角,浮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,这正是他所预料到的后果!他知道女娲是一个信封天道本私的人物,如果到了紧要关头,她会舍弃一切,但这种天道本私,并不能收买人心。

猴子是嫉恶如仇的侠士,怎能坐视不理?

女娲见到挡在自己和玉帝身边的妖怪被猴子踢飞,心中也开始慌了,她想指责猴子忘恩负义,但玉帝手中的噬魂针伺机待发。她知道,眼前的最大敌人,只有玉帝,她的心中头一次升起了绝望,她太熟悉玉帝了——确切而言,她更熟悉身为天帝的黄帝,那是一个雷厉风行,言出必行的人物,怎么办?绝望让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而这慌乱早已被玉帝洞察。

玉帝道:「你虽不是生我的女娲,却继承了女娲的名号与神格,我不想伤害你,也不忍伤害你,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,用自己的圣人之力发誓,我不会让噬魂针射穿你的灵魂的。」

「什么条件?」

「从现在开始,你和遗岁山中的所有妖,都不能再干扰三界的任何因果!」

「如果我不答应你呢?」

「我中了你的噬魂针,生命不过还剩六天而已,既如此,我为什么还要留下你这个潜在的威胁?我之所以让你发誓,不过是念及你与我,都曾是那个女娲最信任的人罢了!」

女娲瞧着玉帝,玉帝手中的噬魂针发出摄人的光芒……

「好!」女娲说完,用自己的圣人之力发了一个毒誓:「从现在起,我和遗岁山中的妖,再也不干扰三界的任何因果。」

一道道金色的光芒自女娲的身上散出,挡在女娲身边的妖忽然就消失不见了。

这道光芒一直荡漾了开去,继而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原本枯死的巨树全都活了起来,新长出的嫩绿枝芽顶开了枯树的黑色死皮,如手掌一般的巨树,焕发了曾经的青春。

天空中的灰白色火山灰消失不见,迷雾也因此散了。

整个遗岁山,变得郁郁苍苍,古木苍天。

遗岁山的妖,都去了哪里?

天庭中的人谁也不在意这件事儿,他们更在意玉帝的身体。玉帝中了噬魂针,只有六天可活,杨戬知道自己的使命,他必须找到接触噬魂针的方法……他让人抬着巨灵神的尸体回去,虽然他瞧不起巨灵神的能力,但巨灵神最后的舍生取义,还值得让杨戬感到一丝敬佩的。

他让众人先走,自己断后,因为他总不信任女娲,尽管女娲已用圣人之力发誓了。

随着众人离开遗岁山,这里变得异常寂静。

参天的古树,遮天蔽日,但却如山水丹青一般,一动不动,苍天的古树,没有虫鸣鸟叫的争吵声,同样也没有风吹叶动的沙沙声。这里一点声音也没有,寂静异常。

为什么这里没有声音?猴子问。

「遗岁山中的妖,不想沾染因果,就只有什么也不去做,久而久之,他们就学会了做梦,他们在梦里经历悲喜人生,精彩纷呈,于是,就忘了究竟是梦还是现实。」

快离开遗岁山的时候,猴子似乎听见了一个声音。

「阴阳二鱼常年下棋,其他人都宁愿活在梦里不愿醒来,整个遗岁山,只有我自己……如今,阴阳二鱼死了,这里的人,都在梦境里遗忘现实,而整个遗岁山,又变得只有我一个人,这样的活,到底有什么意义?

猴子讲述完了。

阴阳二鱼死了,周自横也死了,玉帝履行了承诺「软禁」了女娲,只是,玉帝自己却只有六天可活了。

在猴子讲述的过程中,我和猪都偶有发问,只有和尚一言不发,待猴子完全讲完,和尚叹息一声,他说:「玉帝是大仁大义,女娲也不过太过孤独而已,世人皆苦,万般皆是无奈,阿弥陀佛,所谓极乐,也许只是不痛苦,不执着。」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