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局

青铜时代的神王,同样惧怕黄金时代的诅咒,但他吸取了前人的教训。

能取代神王位置的,只能是神王的儿子!

他不想被自己的儿子取代,但那又如何呢?这是神王既定的命运,他终究需要背负,神王一个人徘徊在巨大的神王殿里,脑子里,一直捉摸着那自古流传下来的诅咒。

「为什么神王要被自己的儿子取代?」神王喃喃自语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诸神殿里。

「因为权力不可能永远只属于一个人……」一个声音从地底传来,神王微微一愣,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他便瞧见了大地之母。

大地之母来到神王身边,说道:「这世上不恋权力的能有几人?只要你的子女存有私心,贪恋权利,你就终有一天会被他们取代。」

大地之母一语道破了诅咒的根本——诅咒源于权利。

怪不得神王要把儿子吞进肚子,因为他知道有能力的儿子,必然会因权利而取代自己。

神王并没有把儿子吞进肚子,而是让能威胁到他的儿子们「死于非命」。

北俱芦洲的诸神虽然历经了诸神黄昏,但神并未完全消失!

其他未能去遗岁山的神,依旧生活在北俱芦洲,被人供奉。

只是没了奥丁的制约,他们各自为政。

神王给儿子们一条命令:消灭异端邪神——让北俱芦洲的众人只有一个信仰!

这条命令是残酷的。

遍布北俱芦洲的诸神,虽远不及奥丁,却也全是道行高深的精灵;这些精灵,法力高强。

神王的意图并不在消灭他们,而在于让自己的儿子无法与自己争夺神山的统治权!

神王的孩子征讨古神,有的败了——在受到古神的折磨以后,被古神吞进肚子;有的胜了,取代了古神的位置,却也陷入了新的噩梦。

胜利的新神,强迫人们信奉神山里的神王,做好一切,他心安理得地回到神山,向神王复命。

「我赢了!伟大的神王。」神王之子兴高采烈,手舞足蹈,他将古神的尸体,交给神王,说道:「这是古神的尸体。」

「你的兄弟失败了,」神王的脸上没有一点开心的神色:「他受到无尽的折磨以后,被古神吞进肚子,永远消失了。」

愤怒很快就爬满了这位刚刚还渴望封赏的年轻人的脸上。

「你要为你的兄弟报仇!我的儿子。」神王如是说,「将他们的尸首,当做祭品,拿来送给大地之母。」

自大地之母将权利交给儿子,儿子又被取代以后,她就成了神山上「最德高望重」的前辈,她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权利,她所有的,仅仅是别人虚伪的尊重。

神王对人说:「大地之母是德高望重的母亲……」

大地之母德高望重,从不抱怨,甚至对贡品,也毫不在意——「山羊也好,牛也罢,那是献给神王的,我不要那些,随便给我点东西就好,要不然,你们杀死古神,就把古神的尸体拿来给我吧,毕竟,看见你们这样成长,我就很欣慰了。」

大地之母如是说……

神王之子杀死古神,自不是真的孝敬大地之母,他们是想获得神王的认可,然而,这就是一个周而复始永无止境的噩梦!神王之子在棋牌上厮杀,或胜,或败,败就是死,胜就会面临更加强大的敌人。

而对神王来讲,这就是一盘棋。

棋子的死活,他不在乎……

最终,古神大多消失了,神王的儿子也死伤惨重,再也没有力量,威胁到他的统治。

「我可怜的儿子!」神王在神山上向天祷告,「你们的血不会白流的。」

说完这话,眼泪顺着神王的眼角就流了下来,落到神山荒凉的土地上。

有能力的儿子,在于古神征战的过程中,渐渐消失,这应该高枕无忧了。

但神王却有个致命的缺点——好色。

事实上,就好色程度来讲,第三代青铜神王,是最为好色的;第一代神王虽然好色,却十分「忠贞」,除了喜爱盖亚以外,其他人一概不碰;第二代神王尽管好色,却只是和妻子亲热,第三代神王的好色范畴,已经超出了物种的壁垒极限,他不仅喜欢女神,也喜欢山下的女人,不仅女人,甚至男人,甚至雄壮的白牛,可爱的白羊,甚至天上的雄鹰,他都喜欢。

也许,漂亮的鱼,他也会喜欢,只是鱼的交配方式,神王未必喜欢。

他经常离开神山,诱惑北俱芦洲的生灵,他和动物,生出了妖怪,他和凡人,生出了英雄,英雄杀死妖怪,虽然为民除害,却是自相残杀,妖怪杀死英雄,他就继续让自己的儿子离开神山,杀死妖怪,无论谁死谁生,都是神王手里的一盘棋!

他高高坐在山上的那把闪着金光的椅子上,饶有兴致地瞧着空空荡荡的宫殿。

神王的诅咒,破解起来很容易么!

这样想的时候,他的嘴角不由得浮出了一抹笑容。

棋盘之外的蛇

神王用这样的方法,一直统治着北俱芦洲,旧神、新神,英雄,妖怪。都在神王的手掌里厮杀……

英雄杀死妖怪,成为首领,妖怪消失了,英雄却开始各自为战起来,他们为了一己之私,相互杀伐,处于战争之中的人们,似乎忘了他们因何而战。

旧神大多已经和神王之子一起消失了,也许,只有在最偏僻的沼泽,才有古神苍凉的身影,于是,神成了最古老的传说……

神山里的众神,通过彩虹桥来到人间,他们略施神迹,便得人们信仰。人们烹羊宰牛,以媚天神欢喜。

神王玩弄诸神,诸神玩弄世人。

英雄在得到神的帮助以后,所向披靡,于是,神山里的小小争端,都会引起黎民的信仰之争……

不知为什么,可无论饥荒如何,人们对天神的供奉却丝毫不减。

他们杀死最健壮的动物,献给天神,将每年春天结出的第一颗果子,贡给天神。

动物的尸体,腐烂,变臭,最后招来苍蝇……

粮食堆积在祭台上,风干,枯萎,最后被放进祭台后面的火堆里,化作灰烬。

神台之上,牛羊腐臭。

神台之下,饿殍满地。

人们越是贫穷,越是相信那些神山上的神明。

他们将最漂亮的少女绑在小船上,让船顺流而行,他们愚昧地以为神会收下那些被选中的美女。这些可怜的少女往往在顺流而下的过程里,被浪涛卷入汪洋,她们手脚被缚,难以挣脱。

偶尔有一两个少女,确实得到了「天神」的垂青,成为天神的「婢女」,却也只是天神的禁脔。

等她们失去青春活力,天神便将他们关进山谷。

据说有一个山谷,内有无数尸骸。

有的已经腐烂成骨,有的还保存着一点人的样貌。

据说,在这尸骸里,诞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。

她告诉北俱芦洲里的人们天神的阴谋,她让英雄划破手指,让他们的鲜血汇聚一起,借此证明这些英雄都有一个共同的父亲,不仅如此,她同样把妖怪的血取了出来,与英雄的血液混在一起,她让英雄们知道,妖怪的父亲也是神王。

英雄相信了这个女人的话,开始联合,他们准备建立一支军队,准备征讨神山里的众神。

这个女人引起了众神的注意,因为她挑拨了众神和凡人之间的战争。

众神想将她杀死,但她却被神王「救下」,因为神王看中了她的美貌。众神认为杀死这个女人,就能震慑起义军,神王摇了摇头,他说了一句古老的谚语:

当荒野被星星之火点燃,就算你抽走它,也阻挡不了野火燎原。

神王想让妖怪对抗英雄,但很快,妖怪也被策反了。

英雄的军队,有了妖怪的加入,变得更加强大。

神王心中郁闷,找到了那个被囚禁的女人,强硬地占有了她。

受到神王玷污的女人,急速衰老,丑陋,神王嫌弃苍老的脸上叠嶂一般的皱纹,将她遗弃到山洞里,让她在那里自生自灭。

神王的女儿,感觉到了一丝异样,她来到山洞,见到了那个被囚禁的老女人。

她看见那个女人在白骨中,脱去了自己的皮囊,就像脱掉一件衣服,不一会儿,这个女人变成了一条蠕动的蛇。

接着,蛇肚子里,诞生了一个孩子。

神王之女她想起了神山里的那座废弃碑文。

那座碑文,曾无数次地陪伴着盖亚,最终,碑文上的文字,被盖亚所识。神王之女从盖亚那里,学到了破解这些碑文的方法,她从那座残破的碑文里,找到了曾经诸神黄昏的秘密——诸神所在的世界树,被蛇腐蚀!

换句话说,是蛇导致了诸神黄昏。

神王之女立刻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神王。

神王心思沉重地来到山洞,正看到山洞中的孩子,这孩子啃噬尸骸为生,好像野兽。

神王本能地升起厌恶,左手聚起了雷电,接着,虚空中出现一道闪电,闪电在那孩子身上当头劈下,那孩子毫发无伤。

他抬起头,茫然地瞧着神王。他有一双黑漆漆的双眼,却好像黑夜里的黑水晶。

「总有一天,你也会被你的儿子取代……」神王再次想起了流传在神山里的诅咒,他恐慌了,他感觉这孩子就是取代他的命运之子!但他毕竟城府极深,他对那孩子说:「我的孩子,你怎么如此狼狈,和我走吧。」

「我为什么要和你走?」那孩子黑漆漆的双眼,茫然地瞧着神王。

「因为我如此的爱你。」

那孩子天真地瞧着神王,「如果你爱我,我为什么会在山洞里?」

神王叹息一声,说道:「因为我并不希望你诞生在这个世界上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因为你的诞生,害死了你的母亲,」神王听说这孩子是从女人的腹中爬出来的,那么,这孩子就不知道他母亲因何而死,所以,神王道:「你的母亲,是为了保护我,才诞生的你,但她……」神王一脸真诚地瞧着眼前的孩子,「但她知道,生下你,她就会死,我爱你的母亲,我是不可能让她生下你的,可是,只有生下你,才能保护我,你的母亲像我爱她一样爱着我,我爱她,不让她生下你,因为生下你她会死,她爱我,为了保护我,宁死也要生下你,所以、,她才一个人离开了神殿,来到这里……」

「是这样吗?」

「我是神王,我怎么会说谎?」

神王将那孩子带到神山以下的岩浆里,让大地之母用法术给他做了一座「富丽堂皇」的宫殿.那里名为宫殿,实为牢笼。

神王不仅派来巨人看守这个孩子,还让自己的兄弟守在岩浆附近,以防这个孩子来到神山,取代神王的位置。

做好这一切,神王回到神王殿,问神王之女,「你是说,碑文里记载,蛇让诸神陨落?」

「是!」

「这世上有太多的神,虽然大多已被我们消灭,但还有一个名为『蜃』的旧神,一直存在着,他是一条躲在壳子里的蛇,」神王说,「是时候,让他消失了。」

神王之女面有忧色,因为她了解蜃神。

「蜃」杀死了她三个兄弟。

并非「蜃」很强大,而是「蜃」所栖息的地方太过复杂。

神王之女瞧着神王,道出了心中担忧: 「蜃栖息的地方,山高林密,瘴雾重重,已经杀死我三个兄弟了。」

「不要紧,山高林密,瘴雾重重不过是蜃的外壳罢了。穿过蜃的外壳,他根本不足为租……」

「可是,要怎样穿过他的外壳?」

神王微微一笑,「我自有妙计。」

索的故事

猴子救起的青年,叫做索。

索居住的村落,世代侍奉蜃神。

蜃神是一只长在土地里的巨蛇,不过,蜃其实不是长在土里,而是长在自己的壳上,索他们居住的村落,就在蜃的身体里……确切而言,是蜃的身体里。

但索却早已被神所遗弃,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在祠堂听见蜃神的祝福,唯独索得不到蜃神的任何祝福。

于是,他总在恍惚中,听见被神所遗弃的话。

「再给你一次选择,你会不会相信我?」

「相信你,你能救我吗?」

「谁救你你就相信谁吗?」

「神不救人,为何相信神?」

「信神就要牺牲自己,将自己献祭与神。」

「我弟弟也未曾献祭,可是你却爱他。」

「信神不能讲条件。」

「那我为什么信你?」

「因为我创造了你。」

「生我者父母。」

「你不信我?」

「没有你,我也可以活。」

「你不怕死后受到折磨吗?」

「信你,我活着就已是一种折磨。」

索听见这种声音时,只有八岁。

那一年,索在悬崖边上,挖了一个陷阱,他想骗他弟弟进到里面,瞧着这个陷阱,他便产生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仿佛他以前就挖过陷阱,如果他以前做过,那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呢?他不知道,但他又渴望弟弟跌到陷阱里,因为,他嫉妒弟弟,而且,只有弟弟不在了,他才能成为长老;只有成为长老,大家才不会继续嘲笑他。

没过多久,弟弟来了,弟弟站到陷阱上,又蹦又跳,却什么事儿也没有。

弟弟走后,索站在陷阱旁边,想看看为什么陷阱失效。这个时候,悬崖断了。索随着悬崖一同跌落,索吓坏了,慌乱瞬间袭来,他胡乱挣扎,摸到了一颗满是荆棘的藤蔓,他不惧上面的尖刺,牢牢地抓住藤蔓,以减缓下落的速度。

这个时候,他听见了神的声音。

「你不相信我,就会立刻死去。」

「救救我。」

「为什么要杀害你的弟弟。」

「因为我嫉妒他。」

「你不应该嫉妒。」

「我错了,救救我。」

「你该受到惩罚。」索抓住的藤蔓瞬间断了。

索绝望地闭上了眼,任凭自己从山崖上往下滑。

「再给你一次选择,你会不会相信我?」

「相信你,你能救我吗?」

「谁救你你就相信谁吗?」

「神如果不能挽救我,我为何相信神?」

「你不牺牲自己献祭给神,为什么还奢求神去救你。」

「我弟弟也未曾牺牲自己,可是你却爱他。」

「信神不能讲条件。」

「那我为什么信你?」

「因为我创造了你。」

「生我者父母。」

「所以 ,你不再信我?」

「你先救我,我才能信你。」

「你不信我,我为什么要救你。」

「我求你救我,你却要惩罚我,即便我信你,你也不会救我。」

「不要质疑你信的神。」

「你不会救我性命,为什么不允许我质疑。」

「你不怕死后受到折磨吗?」

「信你,我活着就已是一种折磨。」

那声音终于不说话了,索的身子从滑坡跌落到深渊里,他睁开了眼,两侧的树木倒飞上升,树木上升的速度,让他头晕,他便不再去瞧,而是瞧向了更远的地方。他瞧见了躲在云彩里的蓝天。那天空蓝得让人心碎,但他恐怕再也见不到了。

他不知下落多久,忽然,被什么东西接住了。

他感觉身下好像是软软的枯草,索落到草上,仿佛掉进水里,草很快就接住了他,而他下落的速度之快,又让草像水一般,将他淹没了。

秋草把索的脸划出了道道血痕,久违的疼痛令他感到一阵欣喜。

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劫后余生啊!

索想。

感谢……

感谢谁呢?感谢神么?神没有救他,为什么感谢他?

想到这里,索苦笑一声,他忽然没了任何期待,因为他是被神所遗弃的,神遗弃了他,同时也剥夺了他的信仰……所以,活过来又如何?他甚至不知道应该谢谢谁的怜悯!

「我谢谢谁的怜悯呀!」索苦笑自嘲,说完,索心中再度升起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「为什么不谢谢我?」身下的叶子发出了声音,索不由得愣住了。

「你?」索翻过身,想找到是谁在和自己说话,「你是谁?你在哪儿?」

「我是大地,是万物和天空的母亲,我不在任何一个地方,也无处不在。」

「这世上还有其他的神?」索的意识里,世上只有守护这个村落的蜃神。

「我可怜的孩子,这个世界大到你无法想象,你不过是居住在蜃的身体里,所见的,不过是蜃的躯壳幻化的蓝天,你看不见蜃楼外面的世界,却把蜃当做神仙供奉……」

「蜃神一直守护着这个世界。」

「怎么守护?」

「他……」索不说话了,蜃守护这个世界,只是村子里的人们告诉他的一个道理,但这个道理究竟是真是假,却从未有村民怀疑过。

大地之母知道索的困惑,她说:「让你们免受猛兽骚扰的不是他,而是你们手里的武器,让你们吃饱肚子的也不是他,而是你们春天播种的粮食。无雨的日子,他不能浇灌庄稼,所以你们颗粒无收。他心安理得受你们朝拜,却无所作为……甚至,他都不能公平对待每一个人。你想想,为什么你弟弟拥有一切,而你一无所有?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因为你早已被他遗弃了!」大地之母的声音宛如魔咒:「好好想想你的一生,你是不是被遗弃了?」

索闭上了眼,仔细想了想他的过往。

索的父亲是长老。

长老是负责和蜃神沟通,主管村里一切的人。

他有个同胞弟弟,叫做洛,二人虽一母同胞,却差距甚大。

弟弟洛英俊,潇洒,头脑聪明,他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能心想事成,相反,索就平凡得多,他无论做什么,都要经过重重考验。

有一次,他来到村子里的神庙,瞧着神庙里「蜃」的雕像,问道:「为什么你不能帮帮我?」

雕塑宝相庄严,一言不发。

「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」

「因为你会背叛我。」

一个声音在索的耳畔回响……

从那以后,索再也不相信所谓的蜃神了,他开始变得叛逆,周围人觉得他性格怪异,大人不爱他,同龄人也讨厌他,事实上,他只是发现了神自私的一面罢了,这一发现,让他异常清醒。

倘若神也是和人一样,自私而自大,为什么要信奉神呢?

「你还相信蜃吗?」大地之母的声音,若有若无,「他不过是躲在壳子里的怪物罢了。」

洛伦

洛是蜃的宠儿,这已不是什么秘密。

小时候,洛饿了,就会有兔子在他身旁的树上撞死,渴了,树上的猴子就会把果子扔到他的身边。

即便在没有人的地方,天上的鸟儿也会飞下来,把嘴里叼着的树枝扔给他,那树枝上,全是火红火红的果子。

村子里的人,都喜欢洛;因为他英俊大方,举止优雅。

村民都讨厌索,因为他行为怪异。

村民觉得,洛是长老的不二人选,而索却是浪费粮食的怪物。

与索、洛一起长大的,还有一个女孩儿,叫做伦。

和村子里其他的孩子不同,伦对索、对洛一视同仁。

她不会因为洛是神的宠儿而像其他人一样谄媚,也不会因为索行为怪异就把他当成怪物。

洛喜欢伦,因为在伦的身上,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——那是一种纯粹。

这种纯粹同样让索深陷其中,因为,纯粹是人最宝贵的品质,这世上能不为外人左右,而坚持自己的立场的人,实在太少。

有一次,洛因吃了太多甜点,倍感牙痛,便捂着牙,满脸的不开心。

对于别人来讲,小伤小痛本是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洛却不同,他是蜃的宠儿,从未受过半点委屈。

索因此嘲笑洛,说他从未经历风雨。

洛牙疼的难受,却又无可奈何。

瞧着洛难受的脸,索的心中升起了莫名的快感。他渴望看着洛吃瘪的样子,因为洛拥有一切,他却一无所有。

所以,他便悄悄跟在洛的身后,可他心中却隐隐又升起了一丝异样,仿佛这种事情已经发生。而这种「仿佛发生的感觉」,又让他倍感苦涩。尤其是当他瞧着洛在林子里捂着嘴,十分痛苦的时候,这种苦涩便越发强烈了。

「也许我在梦里经历过类似的场景吧,」索想,他常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譬如,当他瞧着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时,他感觉曾经见过这样的场景……,但无论他怎样回想,也想不到似曾相识以后,发生了什么,于是,他总将这些似曾相识归结为自己的梦,事实上,除了在梦里,还能在什么地方见到洛痛苦吃亏的模样?尽管于血缘、于亲情上,他不应这样「渴望」洛陷入痛苦里,可是有神眷顾的洛,又怎会陷入痛苦的境界里?而自己却常在痛苦的边缘游走。

洛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索的事情,甚至一直很尊敬自己这位同胞哥哥,但索却总出于嫉妒而对洛心生怨恨,后来,这种怨恨让索悄悄挖了一个陷阱,可是,当洛站在陷阱上的时候,那陷阱却失灵了,当自己检查陷阱的时候,整个山崖都塌陷了……

真是不公平!这种不公无时无刻不在索的心中酝酿,既而,尽管洛对他依旧尊敬,他却格外渴望洛陷入痛苦麻烦的境界里。

这很矛盾。

这种矛盾,让索感到似曾相识,也许曾在梦里无数次见过类似的场景,而让洛陷入麻烦的境界又只有梦境……这种无奈是他感到惶恐。

他静静地瞧着洛痛苦的样子,心中的惶恐愈发强烈了。

这时,伦正好经过,见洛如此,便放声大笑,洛苦笑一声,说道,「我牙疼成这个样子,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,何必幸灾乐祸。」

伦说,「谁让你吃那么多甜点,活该,下次看你还敢不敢贪嘴,你下次再吃,还疼。」

洛道:「没办法,我太喜欢吃甜点了,不过牙也是真疼。」

伦问:「有多疼?」

洛说:「要多疼有多疼。」

伦说,「我帮你治治?」

洛说:「你怎么治?」

伦忽然走到洛的身旁,抬起脚尖,在洛的唇上,轻轻吻了一下。

「好点了吗?」伦笑嘻嘻地瞧着洛,那天下午的阳光,在伦的头发上,涂上一抹金黄。

这一幕,被躲在林子后面的索瞧得明明白白,他看见伦安慰洛,也看见伦亲吻洛。

「难道梦里也曾预示过这样的结果么?」瞧着林子里相拥的两个人,索的心中升起这样一个念头:「难道就连梦里,神也不曾对我有过一丝一毫的仁慈吗?」

他茫然无措,甚至不知道应该向谁提问。

「如果一个女人不爱你,你就应该把她抢过来。」在他身后,忽然传来这样一个声音。

索吓了一跳,回头看时,却是空空如也。

这声音从何而来?

「你忘了是谁救的你么?」

这声音再度在他身后传来。

「是你救的我?」

「对,我是大地的母亲。」那声音说:「我一直都在守护这片大陆。」

引路

当神王领着神王之女来到这里的时候,只看到山高林密,但山林却发出涛涛海浪声。

「为什么山林会有如此大的浪涛声?」神王之女问。

「这里是是海不是山,」神王说:「蜃是一只藏在蛤蜊里面的怪蛇,他呼出的瘴气形成幻境,让海面看上去宛如高山。」

没多久,索就出现了。

神王忙来到索的身边。

「我的孩子,你能带我们去村子里吗?」神王瞧着眼前的索,一脸仁慈,「我要取代所有虚假的神明。」

「你就是大地之母口中的神王吗?」索瞧着眼前的神王,一脸疑惑,从大地之母的口中,他知道这位神王,也知道这位神王的所作所为。

「当然。」

「那你会抢走伦吗?」索知道这位神王是出名好色的,他不得不担心伦的安危。

「她是属于你的奖励。」神王说:「如果我言而无信,又怎会征讨四方?」

对掌权者的信任是很容易建立起来的,因为掌权者强大的权利,会让他心生畏惧,畏惧便会让他产生一种臣服的想法,这种臣服让他渴望掌权者的怜悯,继而信任掌权者的一切信口雌黄。

如果他言而无信,对自己的臣民食言而肥,又如何掌控四方?

他错误的混淆了一个概念,掌权者的言而有信,是虽所有相信掌权者的臣民,这是一个整体,对于一个整体,掌权者必须言而有信,就像是大唐那位皇帝所说: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

在汪洋大海面前,掌权者只是一叶扁舟;他必须服从大海的水涨潮落,可对于单一的个体,掌权者却又不是江海中的一叶孤舟,而是弄潮儿,他可以随意舀扬海里的任何一缕波涛。

他不敢辜负天下人,却敢辜负天下任何一个人。

神王也是如此,他可以轻易就答应了索的请求,予以他一个看似丰厚的奖赏,可一旦他获得所需,他便轻易打破自己的所有承诺,因为,索也仅是天下人中最不起眼的一滴水珠。

所以,当索带领神王进了蜃的体内以后,剩下的事情,便不是索能左右的了。

神王找到「蜃」的本体,那是一只长在土里的巨大怪蛇,其实,那土本就是蜃的另一面壳,神王将之毁掉,并他屠杀了整个村子。

他看见了漂亮的伦,伦以自己的生命为要挟,祈求神王放过洛一命,于是,神王便将伦、洛全都俘虏到了神山上。

至于索,神王进入村子之后,他就被神王杀死了。

索怎么也不敢相信,神王竟会杀他。

索虽然死了,但灵魂并没有消失,他的灵魂被蜃的灵魂所俘。

北俱芦洲的人,因不去地府,所以,死后都在凡间游荡……他们身体虽然死了,可阴寿却未到头。

蜃本就是以死灵魂为食的妖怪,他将活灵魂吞入体内,为他们制造了一个似真的幻境,等活灵魂变成死灵魂,这些死灵魂便成为蜃的粮食。

随着蜃本体的死亡,身体也随之死亡了。

蜃无法吞噬灵魂,但依旧有制造幻象的能力。

他让那些死去的人,忘了刚刚发生的惨剧,让他们继续生活在这片已无人烟的村子里。虽然他们的肉体已经死亡,但灵魂却在不断轮回着,直至阴寿圆满。

不过,索的轮回却与他们不同。

索带来了神王,带来了毁灭,所以,索要一直经历生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,包括他陷害洛不成,从山崖上跌落,包括他无数次撞见洛和论在林中亲吻,包括他带领神王,包括他被神王杀死……

索一直经历这样的轮回,直到猴子出现,将他抓住。

猴子的火眼金睛有时候能分辨妖精,可有的时候,他也分辨不出他救下的究竟是人,还是灵魂。

周自横

索告诉猴子,他一直经历着最痛苦的轮回,他不应该相信大地之母的诱惑,害死了蜃神,他被神王杀死,罪有应得,他被蜃惩罚日日轮回,也是咎由自取,他承担这份罪,承担这份痛苦,可是其他人呢?

其他人虽因他而死,但并非是他下手杀人,他承认自己被利用了,应该遭到折磨,但杀人的,难道就不受一点责罚吗?

天理何在?

他告诉给了猴子这一切,便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他是一个身形消瘦,背影宛如一具骷髅的可怜人,哭起来的时候,格外显得可怜,人都说女人的眼泪代表可怜,那男人的眼泪又代表什么呢?代表绝望吧……

猴子见他哭得可怜,又想起自己来北俱芦洲的使命,便道:「那神王在什么地方。我去替你讨个说法。」

索道:「神王在神山上,神山四周都是岩浆,只有通过彩虹桥才能抵达那里,人过不去的。」

索这句「人过不去」激起了猴子的斗志,猴子冷笑一声,「我说替你讨个说法,便自有我自己的办法。」

索见状,连忙说道:「你能把我从轮回里救出来,我自然相信你的本领,否则也不会请你替我做主,不过,神王作恶多端,他所造成的家破人亡,并非只我一人,我先前说过,好多人都被神王陷害过,也因此而家破人亡,除了我们这个村落,这世上还有许多人和我们一样想找神王报仇。你本领大,虽然不用和他人联手,但不能也替他们出一口气么?」

索的两句恭维,让猴子的脸色稍稍缓和。

索趁热打铁,继续说道:「我在轮回里,不知经过多少时间,在这轮回间隙里,我就好像有一双眼睛升到高空,可以俯瞰到许多大陆的变化,我知道在山的那一边,有一个起义的队伍,他们是神王和其他女人生出来的英雄,还有一些悔改了想找神王报仇的妖怪,我们大可以和他们联合起来,一同对抗神王。」

猴子点点头,赞同了索的建议。

他知索是灵魂,便拉着索,上了筋斗云,越过已无蜃的海,飞到了起义军所在的山里。

这里果然聚集了很多人。

他们在山脚空地上,安营扎寨。

这些人形态各异,打扮也各不相同,见到在天空中腾云驾雾的猴子,一个个都紧张起来,其中一人喊道:快,快去叫首领。

不一会儿的功夫,一个人从帐篷里走出,猴子见到那人,二话不说,从耳朵里掏出金箍棒就打!

原来,那起义军的首领竟然是周自横!

周自横非常迅捷地闪过了猴子的金箍棒,猴子一棍落空,敲在北俱芦洲的土地上,激起了无数烟尘。

周自横瞧着猴子,「为什么打我?」

「少废话。」

这时,周自横身边的人,呼啦一下将猴子围拢起来,一个个义愤填膺地瞧着猴子,显然是准备和猴子拼命。

周自横摆了摆手,让这些人往后退开,接着,他问猴子道:「都过了一百年了,你还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?」

「一百年?」猴子道:「你胡说什么?从我来这里不过数日而已。」

「这里的时间和你在其他地方的时间不一样,至少,我已经来这里一百年了。」

猴子冷笑一声,「你以为过了一百年,就能忘了你的所作所为?」

「我都做了什么?」

「你在狮驼岭占山为王,纵容妖精,残杀无辜凡人。」

周自横笑了笑,「凡人也杀妖精,天下万物,生生死死,本就十分正常,你敢说你没有杀生么?当年老君把你的金箍棒上施了法术,死在你棍下的妖精,难道少么?」

猴子一呆。

周自横瞧着猴子,又看了看旁边灵魂状态的索,淡淡地说:「你想消灭神王,我也想,仅此而已。」

猴子愣了愣,问道:「你也想消灭神王?」

「当然,」周自横道:「北俱芦洲的火一旦燃烧起来,谁也不能幸免于难。不仅玉帝派人,如来难道不会派人么?玉帝本不想让杨戬冒险,但杨戬主动请缨……至于西方,舍我其谁?」

杨戬主动请缨,也许是因为他和遗岁山有瓜葛,可即便如此,玉帝又为什么让猴子过来呢?猴子瞧着周自横,脑子里捉摸着玉帝的想法。

「怎么,你还想杀我?」周自横显然误会了猴子,他以为猴子正在盘算着他。

思绪被周自横打断,猴子顺着周自横的话,说道:「你为非作歹,作恶多端,我当然不能放过你。」

周自横淡然一笑,说道:「谁告诉你我为非作歹?」

「狮驼岭那般惨无人道,还用别人告诉?」

「所谓惨无人道,不过是杀人占了城池,而我的所作所为,不过是保护那些可怜的妖怪而已,况且,你所谓的惨无人道不过是对人残忍罢了,是谁定义惨无人道?」

周自横说话的方式与和尚有些相似,都喜欢与平常之中跃出规则之外,话题再度饶了回来,但猴子本就是头脑极为聪明的,第一次周自横这样说,让他有些应答不上,第二次周自横又这样说了,猴子便有话答,猴子冷笑一声,说道:「自然是我定义的。」

这话让周自横略感诧异,「你定义的?」

「对,世间有世间的善恶,如来定义一套,玉帝定义另一套,但我也有我的善恶,我讨厌你,所以,我要消灭你。」

猴子说完,再度扯出了金箍棒。

周自横道:「你来此的目的,难道是为了消灭我?」

「当然不是。」

「那你来干什么?」

「教训神王,顺便阻止一下这里的火……」

「那我们的目的应该相同,」周自横道:「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去树立敌人,却不晓得我们为什么憎恨,你真正的敌人,不是善,也不是恶,而是与你利益相左的,如今,我和你都有同样的目的,我们不应该继续成为仇敌。」

「善就是善,恶就是恶,善恶如此分明,岂能用利益来衡量?」

「当年如来战胜波旬,于是才有了佛魔之分,世人只知,如来是佛,波旬是魔;倘若波旬战胜如来,那不就是如来是魔,波旬是佛?世上没有善恶,只有胜败,而决定胜败的,恰恰也永远不是善恶,而是真正的利益。」

「荒唐……」猴子再度冷笑,「你莫忘了,善恶是我自己定义的。」

「那你觉得,你此刻是应和我拼个你死我活,还是和我与杨戬一起,讨伐神王?」

一听这话,猴子微微一愣,「杨戬也在这里?」

「这一路收复那么多妖怪,全是杨戬的功劳,」周自横道:「杨戬现在负责粮草调度,重要的很呢!」

「你为什么要来这里讨伐神王?」

「为了如来,为了我,为了天下苍生……」周自横淡淡一笑,其实,他还有一句话一直没有说:我是为了完成我最后的遗愿清单才来的。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