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斗战胜佛

和尚继续打坐,猪躺在那里,我则盯着山洞外头摇曳的火光,琢磨着这个大鹏。

过了一天,地牢里,来了一位访客。不是别人,正是大鹏。他隔着牢房瞧着和尚,说道:「再过两天,就是阴雨天,那时候阳气最弱,阴气最重,正适合吃你。」

猪道:「别开玩笑,我师父奉命西行取经,可是得到我佛如来首肯的,你要是敢吃师父,小心永坠地狱。」

「知道我是谁吗?」大鹏哂笑一声,「你以为你能唬住我么?」

「你是谁?」猪冷笑一声,「无非是哪个菩萨的坐骑。」

「坐骑?」大鹏哈哈大笑,「世上有几人能坐我背上?」

「孔雀大明王配不配?」我突然说。

听到孔雀大明王几个字,那大鹏忽然抓住了我,「你说什么?」

「你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故人。」我瞧着大鹏,他的神情样貌和当年的孔雀简直一模一样,我没有开口,我在等他询问。

「故人?」

「他叫孔雀,凤鸿部落里凤凰的儿子,他还有个姐姐,叫做桐瑶。」我顿了顿,说到桐瑶,我心中又想起了那些被遗忘的往事,我说,「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!」

「你认得他么?」我明显听出大鹏的语气之中,有了一丝异样。

「当然,」我说,「她现在是孔雀大明王,有谁不认得。」

「但你说的却是孔雀。」

我瞧着大鹏,「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像,但你明显不是他。」

「我当然不是她」大鹏道:「他不仅是女儿身,而且还是佛母。世人只知道孔雀吞了佛祖,可谁知道,佛祖就是孔雀生的?」

和尚道:「佛祖怎么可能是孔雀生的。」

「好徒儿,我曾告诉过你,不要相信佛经里的记载,对么?」大鹏抓住了松开我的手,瞧着和尚,「佛经里是怎么记载的?佛经说,佛祖在未修成成果之前,被孔雀误食,佛祖不想从污秽之门出来,所以,剖开孔雀的肚子,认孔雀当做佛母,可是这样么?」

「是……」

「你曾追随过佛祖,在佛祖尚未成佛以前,你可知佛祖的性情,是从何时开始大变的?」大鹏问。

「何时?」

「就是孔雀吞了佛祖以后,」大鹏道:「孔雀体内,孕育两个胎儿,一个就是佛祖,另一个么……」大鹏沉吟着,不说话。

「是你。」和尚沉吟道,「当年的事情,有几人能知?而你又为何能知?」

大鹏道,「这一切,我都看在眼里,当然知道。」

「能讲讲吗?」

「有什么不能说的?」大鹏冷笑一声,「我向来不愿意替佛门藏着那些肮脏事,这你是知道的……」

「是」,和尚点点头,「请说。」

大鹏道:「你应该知道,魔王波旬和佛祖一直是一起诞生的吧?」

「知道,」和尚道:「波旬曾数度害死佛祖。」

「不错,」大鹏道:「封神结束以后,天地灵气得以重新调和,故而佛祖将和波旬一同诞生,本来,二人应该再度一起死亡的,可这其中却出了差错……」

「差错?」

「对,」大鹏说道:「错就错在当年一气化三清的太上身上。」

「太上?圣人的太上?」

「对。」

「我不明白。」

「封神之后,太上和元始被鸿钧领走,可是,鸿钧却给了元始一个任务,让他寻觅一个统领三界之人,也就是玉帝,你应该知道,太上和元始一直不睦,昔年二人曾大打出手,致使人间历经大劫。鸿钧让元始挑选三界之主,让太上大为恼火,于是,他一气化三清,其中一个随鸿钧而去,一个成了现在的太上老君,还有一个……历尽凡间,最终成了如来佛祖,这些你应该都知道的。」

「知道,可这里又有什么差错?」

「在人间游历的太上,是太上放置的一个棋子,他并不会通天法术,只懂得天地之道,所以,他留下道德经后,便化胡为佛,这些你应该也知道。」

「知道。」

「那你也应该知道,老子化胡为佛并非是老子剃了头发,变成和尚,而是经过了一次投胎转世。」

「知道,我记得我当年追的可不是一个老头子。」

「你也应该知道,自凡人有了生死以后,世间所有生灵,都是魂体分离的,这样投胎转世的灵魂,不过就是换了一个身体罢了,可是。佛祖的灵魂,却是融合的。」

「融合?」

「对,融合的。」

「谁与谁的融合?太上和佛祖的融合吗?」

「四个灵魂的融合。」

「四个?」和尚有些惊讶,「这么多?」

「太上、波旬、佛祖、以及那身体的主人。」

「那身体主人怎么会有灵魂?」

「这就是天命之道!天命让佛教大兴,于是,便诞生一个大兴佛教之人,佛祖与波旬同时投胎到那个人的身体里,太上知道天命,同样投胎到那个人的身体里。那人本是顺应天命而生,故而其躯非同一般,他乃是息壤之体、仙根之精华为血,因而他自诞生便有自己的灵魂!」大鹏道:「四个灵魂在身体争斗的最终结果,就是,四个灵魂融合在一起,成为了佛祖。你应该知道,因为是融合的灵魂,所以,他不具备任何一个人的记忆、能力。」

和尚点点头,「原来是这样。」

「所以,你当年遇见的佛祖,并不是如今在西天接受众生朝拜的如来佛,而是四个灵魂共同作用的人。」

「这又发生了什么事儿?」

「这四个灵魂虽然融合在一起,但他们四个的能力,并不一样,佛祖和波旬的能力最强,故而时常左右佛祖,太上的灵魂能力稍弱,却最知道天命如何,所以,当佛祖在菩提树下,大彻大悟,破开生死之谜时,这四个灵魂有了片刻分离之机,太上以灵魂之姿,找到了燃灯,告诉燃灯四个灵魂都在佛祖体内的事实,于是,燃灯就让孔雀吞掉即将成佛的佛祖,并让她吞噬掉佛祖多余的灵魂,可是,真正佛祖与波旬的灵魂,他是吞噬不掉的,他只能吞噬佛祖最初的灵魂……」

「也就是原本身体主人的灵魂?」

「对,」大鹏道:「波旬和佛祖的灵魂,同样被分离,他们两个的灵魂,不受世间一切法术束缚,故而不知所踪,至于那原本身体主人的灵魂,就再次以『生灵』的姿态降临,也就是我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……」和尚叹气一声,「这么说来,你还真是我的师父了。」

大鹏的话还没有说完,我们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晃动,这晃动异常强烈,让我有些站立不稳,正自好奇之间,就听见一个巨大无比的声音。

「该死的妖怪,放了我师父!」

是猴子!

「看来,我徒孙出场,我得会他一会去了!」

说完这话,大鹏就出去了。

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大鹏的手里,又提着两个人,一个是哪吒,一个是猴子。

他将猴子扔进了地牢,接着,便走了。

我和猪忙来到猴子身边,试图唤醒猴子,过了一会儿,猴子醒了,他满脸愕然。

猴子虽然醒了,却一直呆呆地瞧着前方。

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大鹏竟然会把猴子抓来。

和尚在一旁,瞧着猴子,过了一会儿,说道:「怎么了,你?」

猴子没有回话。

「没被人打败过吗?」

过了一会儿,猴子道:「败过,但我以为我败过一次以后,就不会再败了。」

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淡一些,可他颤抖的肩膀,显然出卖了他。

「哪吒呢?」和尚问。

「他被踢晕了,我将他交给了太白金星,他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天庭了。」猴子道:「他不是大鹏的对手,三太子迅捷如风,所向披靡,他速度快,是料敌之先,换句话说,这是一种战斗本能,但他并非真的迅捷如风,而大鹏则是真的很快!」猴子说完,低下头,说道:「快到我也看不清他的动作。」

和尚突然说道:「那不是很正常么?」

我一脸诧异地瞧着和尚,这不像和尚能说出来的话。

见我瞧他,和尚走到猴子身边,说道:「我以前在佛经里,看过一个故事,说万佛之中,有一个非常喜欢与人争斗的佛,他平生败了很多次,他是以己之弱,攻他人之强。你想,他这样与人争斗,焉能不败?」

「他就算是佛,也太蠢了。」

「可是,万事万物,终究要讲平和,人可以失败一时,又怎可能失败一世?如果你历尽千般失败,自然就会战无不胜。」

听了这话,猴子忽然一怔,接着他摸了摸头,道:「这话我以前曾经听过,但我却错误地将他当做如来骗我的话。」

「如来是很怕他的,因为他历经万千失败,就是要打败佛祖。」

「那他打败佛祖了吗?」猴子问。

「没有,不过,他却拯救了四大部洲。」

「怎么拯救的?」

「他扑灭了北俱芦洲燃烧起来的火。」

「后来呢?」

「后来,他变成了一块顽石。」

「顽石?」猴子一愣。

「据说,当年鸿钧订下三石三木的世间规则,其中有一石便是由他所化。」

猴子又一呆,「师父,你不会骗我吧。」

「出家人常打诳语。」和尚微微一笑,「他变成顽石是骗你的,但拯救四大部洲,却是真的。」

「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吗?」我问,「师父,那佛叫什么名字。」

「斗战胜佛。」

我瞧着和尚,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神色,看不出是真是假。

猴子听了和尚的话,说道:「虽然你说那斗战胜佛屡败屡战,但我却败不起,师父,我救不下你,你便要成了那妖精的口食了。」

「为师吃斋也吃了许多,被人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」和尚说,「我们在进狮驼岭的时候就说过,咱们师徒四人不管天下谁正谁恶,也不管天庭西天,只看你评定善恶,善恶不是终究需得胜利,只要你坚守他,就算败了,也依旧是胜,况且,为师还好好的活着,你也活着,你师弟们也都活着,何来那么大的压力。」

猴子默然,过了一会儿,他说道:「我怕真的胜不了大鹏。」

「这很正常,因为他本就是很厉害的角色,」和尚道:「他的实力不在圣人不下,你斗不过他,很正常。可是,你的实力,也不止如此。」

「俺老孙向来不愿承认他人强于老孙,但经常碰壁,杨戬我未必能胜,这大鹏我是断然战胜不过的,老孙虽然自信,却不至于自大。老孙会的本领,只有那些,这大鹏行动迅捷,我真的无能为力……」

和尚微微一笑,说道:「悟空,你应该知道这世上的基本,就是三石三木,三木乃菩提仙根,人参果和天地灵根,这三石,乃息壤、顽石,与绝念死石。当年鸿钧设立三石三木之规则,旨在三石三木各有其用处,也都有他自己的法术。」

我微微一愣,这件事和尚如何知晓?我当年遇见过鸿钧,是鸿钧亲自告诉给少昊此事的,按说天下间应该很少有人知道,和尚又是如何知晓的呢?难道猴子也知道?我瞧着猴子,见他一脸木然,便想他是不知,果然,猴子开口道:「三石三木自有法术?」

「三石三木各有自己的一套法术,无论菩提仙根人参果还是死石息壤,他们都各有上中下三套法术。你只知圣人境界天下少有,那你可知圣人都会什么法术吗?」

猴子摇了摇头。

和尚道:「元始与太上相争,之所以天地崩裂,就是因为他们都会使用菩提仙根的所有法术。而那截教教主通天道主之所以能与太上元始抗衡,就是因为他会使用息壤所属的全部法术。你应该知道,息壤所出有两个圣人,分别是通天教主和女娲娘娘,通天和女娲一样,都是掌握了息壤全部法术的。」

「原来竟是这样么?」

「不止这样……」和尚道:「后来,鸿钧收三人为徒,他又教给了元始和太上人参果的全部法术。同样,他也教了通天,关于死石的全部法术。」

「原来圣人只会这两种法术,」猪说。

「两种?」和尚道:「世间一共七套法术体系,鸿钧独掌其中六道,元始,太上,通天各掌握其中两道,这已是通天彻地的本领了。」

「可是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」猴子问。

「有,」和尚道:「你乃顽石所化,掌握的却不是顽石的法术,你所用的,乃是菩提仙根的中等法术,虽然你掌握的法术,并非上等法术,但你却掌握了完整的中等法术,所以,一些修炼上等法术的大罗金仙,并不是你的对手,可大鹏,却是掌握完整上等法术的大罗金仙,所以,你斗不过他,是很正常的。」

「师父这话,是让我死心吗?」猴子惨然一笑,「是不是我就应该斗不过大鹏?」

「不是!」和尚微微一笑,「虽然你不掌握菩提仙根的上等法术,但你却可以掌握顽石的法术,这是你得天独厚的条件,其他人是掌握不来的。」

「那是什么?」

「具体是什么,得你自己去想,」和尚道:「我只知道一件事儿……」

见和尚卖关子,猴子道:「是什么?」

「其他人灵魂出窍,灵魂就是灵魂,躯体就是躯体,可你不一样,你灵魂出窍,灵魂具有身体的强度,身体也具有灵魂的灵力,换句话说,你拥有真正意义上的不死之身。」

「不死之身?」猴子琢磨着和尚的话,突然说道:「当年我被地府的鬼魂勾走,后来我大闹地府时,我从耳朵里拿出了金箍棒……这么说来,当时我并不是灵魂出窍,而是,我整个身体都下到地府里了?」

「对呀!」和尚道:「当年佛祖让六耳猕猴的灵魂占据你的身体,可你的灵魂也未曾离开过你的躯体被他囚禁呀!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你的身体和灵魂是一体的。你当年大闹天宫,犯下滔天大罪,佛祖为何没有直接让你魂飞魄散?因为他毁不了你的身体!」

「我明白了。」

「就算你被打败,你的身体和灵魂,也只会沉睡,因为你拥有不死之身!」

「难道这就是顽石法术?」

「不,」和尚道:「这只是顽石法术的特性。」

听了和尚的话,猴子脸上的阴云一扫而光,他道:「就算我暂时剩不了大鹏,但他终究奈何不了我!」

「是,」和尚道:「我再告诉你,世间的第七套法术。」

「那是什么?」

第二十八章 不存在的地牢

「这套法术并非鸿钧所创,」和尚道:「但确是一等一的法术。」

「是什么法术?」

「虚无。」

「虚无?」

「这套法术,可以改写世间的规则,让世间的规则不复存在,」和尚道:「如果鸿钧所创立的法术,是世间的规则,那么这套法术就是无视一切规则。」

我诧异地瞧着和尚。

「没错,这就是波旬的法术。」和尚瞧着我,又瞧了一眼猴子,「我们在非彼之树的幻境里,遇见了波旬的影子,他在幻境里,无视一切规则,使用一切法术,这法术就是波旬的无视规则法术。但是,没有人能掌握这套法术,而会使用这套法术的人,也寥寥无几,佛祖会一些……」

我再次愕然,「佛祖怎么会用波旬的法术?」

「刚刚大鹏不是告诉你了么?佛祖和波旬本就是一起诞生的,他自然会波旬的法术。」和尚瞧着猴子,「悟空,我问你,这地牢是否存在?」

猴子一愣,「当然存在。」

「哦?」和尚道,「为什么。」

「这有什么为什么?」猴子道:「我们被关在这里。」

「我们什么被关在这里。」

「我们的身体被……」猴子忽然不说话了。

「为什么我们的身体被关在这里?」和尚微微一笑,「因为我们看见了,我们想走出去,可却被栅栏给阻碍了,为什么被阻碍呢?因为我们的身体传来的触觉告诉我们,前面有东西。因为前面的东西散发一种能量,这能量阻隔了我们……」

「我明白了……」猴子忽然笑了。

接着,他转过身,对我们道:「咱们走吧。」

「走?」我诧异地瞧着猴子。「怎么走。」

「就这么走……」猴子说完,身子直接穿过了栅栏,走到了外面。

我和猪目瞪口呆。

和尚微笑不语,猴子也笑着,就我和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这个时候,猴子又走进来了,他从身上拔下一根毫毛,递给和尚,也递给了我和猪,「攥着他,和我走。」

猴子又出去了,和尚微笑地瞧了我和猪一眼,也走了出去,仿佛那围栏并不存在,我诧异地接近围栏,用手一碰,眼前的围栏,确实不存在。

我再度诧异了,「这是怎么回事儿?」

和尚只是微笑,猴子也高深莫测地笑着。

我好奇地瞧着和尚,和尚道:「成体系的法术,都有他固定的领域,所有的法术,都好像是彼此独立又相互有关联的规则,当你悟道这些规则的时候,这些法术,就不再是无懈可击的。同理,世间万物,都有规则。」

我还是没懂,但我想,猴子一定懂了。

就这样,我随着他们莫名其妙地逃出了地牢。

第二十九章 时机

狮驼岭外面,天兵与妖精正在交战。

「这哪吒!」猴子道:「我已经让太白金星把他送回天庭了,怎么又回来了!」

猴子告诉我们,哪吒自被踢晕以后,飞了好远,猴子知哪吒并非大鹏对手,便将哪吒交给太白金星,让太白金星带着哪吒回到天庭。

此时的哪吒,早已没了少年英气,他站在天兵之中,脚踩风火轮,他一脸凝重地瞧着狮驼岭的妖怪。

他好像又变成了被李靖操纵的机器,因为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感。

「杀!」哪吒的嘴里蹦出了这样一个字眼,天兵如秋风一般,向狮驼岭的妖精袭来。

狮驼岭的上空,刮起了天兵的呐喊所形成的飓风,妖精们并不畏惧,他们相信自己的三个大王,他们更相信大鹏。

青狮白象坐在大鹏两侧,显然,是大鹏在指挥着狮驼岭的众妖。

「虽然大鹏的法术很厉害,」猪道:「但毕竟不如猴哥和哪吒,他的法术,极为消耗修为。」

「何以见得?」问这话的是猴子。

「与其说青狮白象让出主帅之位,不如说他们两个在一旁守护大鹏,况且……」猪道:「你看那大鹏的坐姿,明显已如强弩之末,趁他元气未复!猴哥,该你出手了。」

猴子站在那里,静静地瞧着,「那就等他元神恢复吧。」

「这是战争,要想获胜,就得不择一切手段。」

「我们又没在战争里……」和尚说。

猪不说话了。

哪吒也没有出手,他静静地瞧着大鹏,在一旁的太白金星催促哪吒上阵,因为他和猪一样,一眼就看出大鹏法力尚未恢复。

哪吒没有动,只是眯着眼,瞧着前方。

「天庭撒网多年,我在狮驼岭两年,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堂堂正正战神这些妖精……」哪吒说。

「三太子,战争不是比武,不讲什么信用,一切以输赢为代价,」太白金星道:「你在这里讲代价,就意味着要有无数天兵因此丧命!

「那是他们的职责。」哪吒的声音不带有丝毫感情,「况且平日里,他们为非作歹的事情,做得少么?」

「是,」太白金星道:「他们平日里做了不少缺德事,但他们毕竟也履行保护三界的使命,他们的性命,是用来保护三界,而非为你所谓的光明正大而无辜牺牲!」

「休要多言,我就想堂堂正正嬴得胜利!」

「荒唐!此时不出手,伤亡必定惨重!三太子,你如再不出手,小心我在玉帝面前参你一本。」

「随你。」

……

战争依旧继续,天兵和狮驼岭的妖精们搅在一起,互有死伤。

喊啥圣,刀入肉声,惨叫声,不绝于耳,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,大鹏忽然起身,长啸一声,「小的们,我来了……」

说完这话,他从座位上站起,现出原形,直接飞入交战正中心。

哪吒见大鹏行动,也踩着风火轮,来到交战正中,双方拼杀的妖精与天兵,全都停下了厮杀,静静地瞧着他们。

……

「哪吒……」大鹏开口了,「你若提早出手,这狮驼岭怕是已经被你攻破了,你到如今再出手,恐怕已经太迟了。」

「有我在,什么时候都不迟……」哪吒攥了攥手中的火尖枪,「无论你是谁,无论你有多强,你终究要成为我的手下败将……」

大鹏笑了笑,「你很可怜,也很可悲,但不是可怜可悲就能得到胜利,这世上的一切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都是微不足道,包括你,对你,我甚至不用武器……」

「少废话……」哪吒说完,使出了三头六臂,他浑身发着一股猛烈的杀气,这是以往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。

他究竟杀了多少妖怪,才有这凛冽的杀气?

接着,哪吒动了,他像一道流星一般,飞速地向大鹏冲了过来,他的速度很快,快到用电光火石形容,都已太迟。

可是,大鹏的动作更快,哪吒流星一般的冲刺只在半空中留下一道残影,大鹏就已然绕到了哪吒身后。

大鹏身处手指,轻轻一弹,哪吒便飞了出去,他被弹飞的速度远比刚刚冲刺的速度还要快,只听「嗤」的一声,哪吒的身体便穿过了狮驼岭外的城墙,城墙被哪吒砸出了一个窟窿,里面露出了许多人的骸骨。

过了一会儿,哪吒从骸骨中爬了出来,身上挂着细碎的骨头,他掸了掸身上的碎骨,再度唤出风火轮,瞧着大鹏。

大鹏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,静静地瞧着哪吒。

接着,哪吒又化作与刚刚一模一样的流星,再度向大鹏冲去,这一次,大鹏并没有闪到哪吒身后,而是静静站在哪吒冲击的方位,待哪吒冲了进来,他才出手,他只轻轻一挥,哪吒便被他再度击飞……

这一次,哪吒飞的更远,跌得更深。

然而,哪吒又一次从地上爬起,依旧一言不发化作流星……

一次,两次,三次。

大鹏一直站在原地,而哪吒已被击飞多次了。

到了第七次的时候,哪吒终于爬不起来了,但他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,他瞧着大鹏,瞧着天兵,瞧着狮驼岭的妖怪,瞧着远处不知道在哪里的废墟,接着,他倒在了地上……

第三十章 决斗

「阿弥陀佛……」和尚叹息一声,「悟空,该你了。」

其实,猴子早已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,但他不想和哪吒一起出手,此时,听见和尚这么说,他向和尚微微一笑,「师父,我也未必是他对手。」

和尚道:「那你笑什么?」

「他也奈何不了我!」

猴子说完,腾云来到半空,站在大鹏身前。

「你该叫我师公……」大鹏瞧着猴子,调侃道:「我是你师父的师父。」

「你该叫我外公!」猴子道:「叫一声我来听听。」

「一会儿我打的你元神聚散,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大逆不道,」大鹏冷哼一声,死死地盯着猴子,「你速度没我快。」

「打过才知道……」猴子道:「吃俺老孙一棒。」

猴子拿出金箍棒,直接冲到大鹏头顶,一棒垂下,却打了空,原来,大鹏早已闪到一旁。

「我说了,你没有我快。」大鹏说完,在猴子的身后,弹了一指。

如是哪吒,此时已然被大鹏弹飞,但猴子却依旧站在半空,「俺老孙可不是莲花之体。」

「那就在你身上扎两个窟窿。」大鹏说完,拿出了自己的武器,一枪刺到了猴子。

「我也学你一句废话,」猴子道:「你伤不了我!」

「是么?」大鹏说完,忽然连刺四十九下。

猴子站在半空之中,丝毫没有一点防备的意愿。待大鹏刺完,猴子冷笑一声,说道:「我说你奈何不了我!」

大鹏的脸色有些变了,接着,他飞到半空,说道:「凭武艺我伤不了你,难道凭法术,我困不了你?」

只见大鹏在半空之中,左手捻诀,口里念词,不一会儿的功夫,在他手上,他的左手忽然化作石山。

「你该认得这个法术……」大鹏道:「看山!」

说话间,大鹏的左手忽然变大,山峰猛然向猴子袭来,

一股压力,自天空之中传来,仿佛空气突然变成了巨大的玻璃,压力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,这压力肉眼难见,但却实实在在存在,猴子被这压力压在地上,渐渐弯了腰。猴子拿出金箍棒,向旁一晃,霎时间,金箍棒变得如碗口一般粗细,接着,猴子用了身外身之法,身子暴涨五倍,他舞动金箍棒,对着那大山便砸了过去。

石山虽然碎裂,但那石山却仿佛天上降下的无尽流水连绵不绝。

「我会佛祖所会的法术,我也知道当年他用什么样的法术,囚禁了你,」大鹏道:「这法术叫做佛法无边。」

原来,伴随着石山的,还有大鹏法术的压力,无形的压力,让猴子的腰弯的越发厉害,他用力挣扎着……

妖精们见大鹏取得胜利,欢呼雀跃,大声吼叫,青狮白象现出原形,巨大的身形,遮天蔽日,让浩浩荡荡的天兵,都失去了色彩,众妖齐声呐喊,狮驼岭飘摇的城墙,似乎在妖精的呐喊中,瑟瑟发抖,

「小的们,杀了哪吒!」青狮大喊一声,接着,便有无数小妖,涌向了哪吒躺着的地方。

「阻止他们!」和尚说。

我看了一眼猪,猪瞧了一眼我,「保护师父!」

这一瞬间,我俩竟达成了一致性的懦弱妥协!

「哎!」和尚叹气一声,「可怜……」

就在这时,天空中忽然落下一把蓝色的石碑,石碑直接落到地面的青石上,青石如水一般,向外荡漾出了一道道波纹,这波纹自下而上,形成道道气浪,冲上来的妖精,被脚下的气浪卷起,升到半空之中,瞬间化作一滩血水。

那石碑所激起的波纹,虽然荡漾缓慢,却一直荡漾开来,波纹触碰到妖精,那妖精便化成血水,触碰到天兵,天兵的身上,便泛起一阵青光,继而,天兵身上的伤口便消失不见……

不一会儿的功夫,这波纹便荡漾到猴子身边,猴子大惊,这时,那波纹却荡过了他,将他头顶上空的石山,震的粉碎……

紧接着,一个身影,落在哪吒身前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玉皇大帝。

第三十一章 少年之歌

玉帝的到来,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玉帝来到哪吒身前,静静地瞧着。

天兵见玉帝前来,皆立地行礼,太白金星则飞身下来,到玉帝身边。

「老臣办事不利,还请玉帝责罚,」太白金星向玉帝行礼,「此事,都是我等之过……」

「过不在你,」玉帝从手里拿出一颗丹药,俯下身子,给哪吒吃了,哪吒吃了丹药,立时清醒。

他见到玉帝,连忙起身行礼,道:「请玉帝责罚。」

「责罚自然是要责罚,不过得等这次战争结束以后,」玉帝道:「战争结束以前,你还是这里的主帅。」

「微臣狂妄自大,以致兵败,请玉帝责罚。」

「主帅活着,天兵也没有死亡殆尽,如何说已经兵败了?」玉帝道:「我任命你去剿灭狮驼岭,不是来听你失败。」

「是!」哪吒道:「微臣知晓。」

玉帝点点头,瞧了一眼猴子,猴子头顶上的山,以备刚刚落下来的青石波纹荡碎,但山顶上的压力,却并未因此消失,此时的猴子弯着腰,双手垂在地上,只是一颗脑袋,依旧倔强地抬着……

「孙悟空,你闹我天宫之时,是何等威风,怎么如今却在这里吃了败仗?」

猴子不说话,只是一味地抬着头。

玉帝瞧了瞧天上耀武扬威的大鹏,说道:「好手段。」

「你要与我比试一番吗?」

「你胜了哪吒再说,就算你胜了哪吒,还有孙悟空呢,虽然此刻他被你困住,但我不信,大闹我天宫的齐天大圣会败给你。」玉帝淡淡地说。

我在一旁,瞧得分明,玉帝称赞别人好手段,事实上,他才是手段高超,猴子一直没说自己和玉帝一伙儿,但玉帝一句话,便将猴子拉拢过来,这手段才是真正的高明。

哪吒听玉帝如此说,抱拳向玉帝行礼,「微臣宁死不败。」

说完这话,他转身又瞧了一眼猴子,「大圣,此番就让我抢了这份头功吧。」

我印象里的哪吒是一个极其高傲的少年郎,刚刚玉帝的激将法,虽是将猴子划分到天庭的阵营里,却也在无形之中激怒哪吒,可哪吒竟能好似不知其意,当真并不简单。

猴子听闻哪吒如此说话,只能点点头,说道:「你且再次会与会他!」

事实上,他被无形的压力压着,暂时难以抽身。

哪吒再次来到大鹏身前,亮出火尖枪。

「你在求死。」大鹏瞧着哪吒,淡淡地说。

「我只是不想再败。」哪吒说完,脚踏风火轮,向着大鹏冲了过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脑子里有一种很古的东西涌了上来,眼前的狮驼岭似乎变了模样,妖精变了,哪吒变了,哪吒义无反顾的模样,让我一下子想到了陈塘关,虽然我未曾亲眼见过那次战斗,但从事后听来的各种传说,我对那场战斗的每一处细节都了如指掌,我知道当年的哪吒背水一战,身后空空如也。

如今的哪吒,似乎也是这般,虽然站在他身后有玉帝,有太白金星,有一干天兵,甚至猴子,和尚,猪,甚至我们也都站在他的身后,但我还是觉得他孤零零的。

为什么呢?

也许他来到这个世界,就是一种错误。

在这场错误里,他认识了一个不让他感到错误的人,也许……也许在陈塘关的时候,他不会觉得自己这种义无反顾,是一种孤独吧,但谁知道呢?

飞到半空的哪吒,被大鹏一拳打了下去,紧接着,大鹏疾风般攻击,骤雨般落在哪吒身上,不一会儿,他便鲜血淋漓。

「你既然不想活,我就不客气了!」我不明白大鹏为什么说这话的话,他确实不客气,他飞到半空,拿出武器,准备给刺穿哪吒的身体,这时,猴子突然飞了上去,化解了大鹏的进攻。

「玉帝都抛弃他了,你为什么要救他!」大鹏冷冷地瞧着猴子,「天都抛弃他了!」

「天?」猴子瞧了一眼大鹏,「我从来不管天怎么想,我只知道他不该死。」

猴子说完这话,把哪吒送到和尚身边,说道:「交给你们了。」,接着,他又再度飞上天,和大鹏站在一起。

和尚瞧着遍体鳞伤的哪吒,叹息一声,「你应该知道,所谓天道,往往无情。」

哪吒忍着痛,说道:

「大师,我在蚌女和任务之间,选择了任务,所以我失去了蚌女,这是我的选择,天道不至于如此,我既然放弃了蚌女,他不会无情到让我连任务也完成不了吧?所谓天道,不应是预先取之,必先予之么?所谓天道,不应该是你失去一些东西,他又补偿你一些东西吗?」

和尚摇了摇头,「那是什么天道?那是人所定义的天道,所谓天道无情,你只看见了天地孜孜不倦孕育天下苍生,又周而复始萧杀世间万物,你可曾跳跃过这曾表象了?天之下,生生死死,周而复始,好像天道如此;天之外呢?天道无情,他甚至不考虑自己是否能够长生,世人总觉得最长久的,莫过于如天地一般长久,可知,天地也是从无而来,最终也会到无中又去的;天地亦不能长久,天地对自己尚且如此,又怎会对芸芸众生,施之以人性所谓的情呢?谁说天从你身上获得什么,便要给你什么?天道若是至公又有道理可循,那被人吃下的五谷杂粮,又犯了什么错误?凭什么他物之生,要夺他物之命?」

哪吒默然。

「天道无道理可讲,」和尚道:「我们只是太过懦弱,所以才喜欢将我们所想获得的东西,寄托于天道。天不会让你去选择什么。」

「那我放弃蚌女,岂不是……愚蠢至极?」哪吒喃喃自语,过了好长一会儿,他忽然大哭起来。

我在一旁静静地瞧着哪吒,一言不发,他总以为自己经历了很多,便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,他总以为人非少年时,所以,便能得知许多是非。

人虽非少年,但少年想要长大,总得伴随许多苦难。

第三十二章 大鹏

空中和猴子缠斗片刻以后,大鹏再度使出了佛祖镇压猴子的招数,他的手掌,再度化作大山,无形的压力,再次迫近大地。

只是这一次,山被猴子敲得粉碎,就连那本应束缚住猴子的压力,也被猴子的金箍棒给化解了。

大鹏一脸愕然。

「我师父告诉我一件事情,」猴子瞧着愕然的大鹏,说道:「他说羑里之符束缚不了我的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羑里之符之所以能束缚我,是因为我用了你们也会用的法术,也本能用这些法术进行抵挡,」猴子道:「可当我不用我会的那些法术的时候,我发现这些东西,对我根本没有作用,你弄下来的五行山也是如此,第一次的时候,我习惯性地使用我的法术抵挡,所以着了你的道儿,第二次,你继续用,我就不用任何法术,结果,我就能把你这个大山,敲的粉碎。」

「为什么?」大鹏还是满脸的不敢相信。

「多简单呀,你这些法术,是菩提仙根的法术,我会这些法术,但没有你会的多,所以,单凭这些法术,我不是你的对手,可如果我不用这些法术,单纯用我的身体去对付你的话,你的法术就不起作用了。」猴子道:「我是一颗顽石,只要你没有毁掉我的法术,你的法术就对我没有任何作用!」

大鹏瞧了瞧猴子,又瞧了一眼和尚,他笑了笑,对和尚道:「原来又是你在搞鬼。」

和尚瞧着大鹏,脸上什么神色也没有。

就在这时,天空之中忽然出现一道五色之光。

佛祖领着一干罗汉,破空而来。

好时机!

青狮白象见到佛祖旁边的主人,立时伏在地上,现出原形,他们的主人分别来到他们身边,象征性地责罚了一番,接着便骑着他们破空而走了。

大鹏冷冷地瞧着这一切,突然,他现出原形,猛地向佛祖冲去。

佛祖颂一声佛号,便见一阵金光漫过大鹏的身体,接着,大鹏就被一道金光绳索给束缚住了。

这时,佛祖瞧见了地上的玉帝,便从云上下来,来到玉帝身边,行了一个佛礼,「贫僧来迟,还望陛下恕罪。」

「多谢佛老前来搭救。」

「阿弥陀佛,」如来道:「陛下已是圣人境界,天地间,有谁能是陛下对手?陛下何须老僧解救?」

玉帝瞧了如来一眼,说道:「佛法无边,谁不需要佛法普渡。」

「陛下既然这样说,老僧自然无话可说。」如来说完,再度向玉帝行礼,接着便转身离开了。

玉帝来到和尚身边,瞧了瞧哪吒,又瞧了瞧和尚,「把他交给我吧,我带他回天庭养伤。」

「请。」

太白金星忙走过去,扶起哪吒。

「圣僧,」玉帝瞧着和尚,「大鹏那句原来又是你在搞鬼是什么意思?」

「他以前是我师父,」和尚道:「或许是,他认为狮驼岭是我导致的吧。」

玉帝瞧了和尚一眼,淡然一笑,继而离开了。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