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主帅

回到妖精酒店,猴子的脸上兀自挂着笑,我有些好奇,便问:「他说了什么?」

「他说,」猴子笑了笑,「他说,他虽是莲花之体,却也不敢直接手拿别人的汗垢。」

「那是哪吒?」

「是呀。」

「那他为什么这般打扮?」

「也许到晚上,他会告诉你。」

入夜,哪吒果然来了,他来到猴子身边,对猴子十分恭敬,「参见大圣。」

他一直都对猴子很尊敬,因为猴子救过他的命。

猴子摆摆手道:「哪吒,白日里,太白金星说你们准备碾平狮驼岭,可有这回事儿吗?」

哪吒想了想,说道:「是。」

「你为什么准备了两年还不攻打,」猪突然问。

「也许你能明白吧。」

「因为情?」

哪吒笑了笑,很开心,「对。」

「这倒是奇了,」猴子道:「你个小娃娃也会被情所迷?」

哪吒瞧了猴子一眼,淡淡地说道:「别看我外形是个娃娃,可我岁数比绝大多数老头子都大。」

「这倒也是,」猴子说得很认真。

「对方是妖怪?」猪问。

「不好说。」

「难不成是被玉帝染指过的仙女?」猪问,「是谁?」

「也不是,」哪吒道:「算是妖怪。」

「算是?」

「她是我朋友。」

「你的朋友?」猪道:「封神时的?」

「更早。」

「陈塘关?」

「对。」

「不是人?」

「我也不是人。」

「蚌女?」猪突然问。

哪吒好奇地瞧着猪。

「我在蓬莱呆过好长一段时间,那里的女仙,你知道的,最喜欢这些事情了。」猪说。

「蓬莱……」猴子喃喃自语,很显然是勾起了什么往事。

「这个蚌女是怎么回事儿?」和尚将话题转移到了哪吒身上,他显然知道猴子对蓬莱有着不一样的情感,那是一个至今仍在地狱里咀嚼绝望的故事。

「那是我在陈塘关的往事儿了。」哪吒瞧着桌子上忽明忽暗的烛火,「你们应该知道,我是带着杀戮降生的。」

「听说过,灵珠子么……」

「对,」哪吒说:「我爹自幼修道,自我娘怀我以后,他就知道我是什么人,知道我虽是他的儿子,却带着自己的使命,因此,他对我一直不好,我也懒得和他保持什么父子情分,所以,我每天就是去海边玩耍。」

哪吒的声音不紧不慢,像是一个少年在讲述自己童年时的故事。

第九章 躲在远处的朋友

那时候,哪吒在陈塘关,等着商朝气数将尽,无聊的时候,他就去海边,一边吃着妈妈给他准备好的干粮,一边看海。

海边有很多妖怪,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并不认得哪吒,后来,他们被哪吒手里的食物味道吸引,便偷偷爬到岸上。

他们不敢吃人,也不敢见人,虽然他们早已修炼出人形,但要知道,封神以前,天地灵气极为充沛,所以本就得天独厚的精灵,只需稍加修炼,就能修成人形。

哪吒虽是领着杀伐劫,却并不想无端杀生,所以,总是拿些吃的给他们。

时间长了,哪吒便与这些妖怪成了朋友。

这些妖怪中,有两个奇怪的妖怪,一个是泾河太子,一个是蚌女。

泾河太子是一条龙,四海龙王为了让其他河流龙王听命自己,让那些河流里的小龙王,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四海,当做人质。

这些小龙王或者当跳梁小丑,博海龙王一笑,或者就被赶出龙宫,到海岸上自生自灭,泾河太子说,自己以后要成为龙王,和海龙王是平起平坐的,所以,他不屑奉承海龙王,因此,遭到了龙王的放逐。

他每次得到哪吒食物的时候,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,他对哪吒说:以后我若当上泾河龙王,我必会报答你的。

哪吒听了,淡然一笑,不以为意。

「你那是什么笑容?想我堂堂泾河太子,肯屈尊和你一个凡人做朋友,你不该觉得荣幸吗?」

「你愿意和我做朋友,我就很开心了。」哪吒说,事实上,他除了妖怪,再也没有别的朋友。

另一个叫做蚌女。

她总躲在海里,不出来,她总是怯弱地在藏在岸边,偷偷地瞧着哪吒和其他妖怪玩耍,那模样像极了哪吒自己,他在陈塘关也是这样偷看他孩子游戏的。

哪吒拿吃的给她,她总是不接,但哪吒母亲所做的食物,味道实在诱人,那蚌女被味道吸引,总躲在水里偷偷,瞧着哪吒,她有一双很大的眼睛,总是小心翼翼地瞧着哪吒,待她确定没有危险以后,就来到岸上,这个时候,哪吒便将食物放在一旁,蚌女将食物捡起,轻轻吃了一口,接着她就跳下海,拿出一块漂亮的石子。

哪吒自然觉得有趣。

可是,可泾河太子却十分神秘地告诉哪吒,蚌女是个危险分子,让哪吒离她远一点,因为她杀死了好多大妖怪,还霸占着所有恩赐。

恩赐,是龙族施舍给他们的一些不要的海里奇珍,可以帮助他们修炼,每年龙族都会施舍一些恩赐给他们,但龙族却很残忍,他将这些无家可归的小妖精,放在海草围成的笼子里,将恩赐扔进去,龙族告诉这些妖精,只有活着的人,才能得到恩赐,龙族不需要弱者。

她为了得到恩赐,杀死了好多大妖怪。

和蚌女认识的时间长了以后,蚌女就不那么害怕哪吒,不仅上岸的时间多了,而且也经常和哪吒闲聊。

久而久之,他们就成了好朋友。

哪吒很好奇,问蚌女为什么那么渴望得到「恩赐」。

蚌女说,她想成为龙宫里的卫士,因为那里有足够的食物。

哪吒觉得可笑,因为他从不担心温饱。「就这些原因么?」哪吒问。

蚌女歪着头,拇指低着下巴,食指抵在耳朵旁边,她想了好长一段时间,对哪吒说:「因为,泾河太子告诉我,龙宫很漂亮。」

哪吒哈哈大笑,前仰后合。

她很生气,皱着眉,瞧着我,「我当你是我的好朋友,你却嘲笑我的理想!」

哪吒又觉得有趣了,以前蚌女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,如今见哪吒毫无恶意,竟也「放肆」,敢在哪吒面前生气了。

「龙宫有什么好漂亮的!」哪吒说,「你见过我昆仑山吗?你知道元始天尊他们住的道馆吗?你见过白雪皑皑的宫殿上,升起的五色极光吗?」

「没有,你见过?」

「当然啦,」我说:「我以前就在那里玩耍。」

「是么?那以后也要见见去……」

第十章 遥远的哭声

夕阳,海滩。

蚌女身上的淤青越来越多,她告诉哪吒,许多妖怪联合起来,一起对付她,她本来是想和泾河龙王一起联手的,可泾河龙王一见那么多来势汹汹的妖怪,就自己先逃跑了,所以,她才遍体鳞伤。

「还有一个原因,」蚌女说:「他不想让我得到神赐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不告诉你。」

哪吒不得不从家里拿出一些治疗外伤的草药,他将草药膏涂在蚌女的身上,那药触碰肌肤,让蚌女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她不禁皱着眉,很是痛苦,哪吒见状,劝道:「那么多妖怪对付你,多累呀,别抢恩赐啦。」

「不行。」话音刚落,哪吒再度将草药涂在蚌女身上,蚌女不禁大声呼痛。

蚌女本就长得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这番呼痛,更让人觉得疼惜。

「你看你,疼成这个样子,值得吗?」

「值得!要见龙宫!」蚌女强忍着痛,泪水在眼里打转,尽管如此,她的脸上,却挂着一抹坚毅,夕阳慢吞吞的,将她的小脸,涂上一层淡淡的霞光,她倔强地瞪着眼,咬着嘴,泪水就在她很漂亮的眼睛里,一直打转。

「见到又何妨呢?别那么拼啦!」

「不行!」蚌女咬着牙大声说道:「我一定要得到神赐,这次是有原因的。」

「什么原因?」

「不知道,」蚌女说完,呜呜地哭了,「好疼……」

「那我就不涂啦……」

「不行,那样会有疤的。」

「你是妖怪。」

「可我是女孩子。」

「女孩子为什么不能有疤?」

「因为会不好看。」

「你到底想好看,还是想疼。」

「想好看。」

「那就不涂。」

「不行,会有疤。」

「不一定有的。」

「万一有呢!」

哪吒有些生气,一下子将药膏涂在蚌女的身体上。

「好疼……」

蚌女的哭声在夕阳的余晖里,一直传到很辽阔的海上,海面上,除了被晚霞染成红色的海水,还有天上一抹淡淡的白云。

第十一章 龙宫

当哪吒再次给蚌女带来草药的时候,蚌女送给哪吒一件很特别的礼物,那是一个十分粗糙的小球,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块风干的苹果。

「你看……」蚌女双手捧着小球,对哪吒,「这就是神赐……」

「这就是?」哪吒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小球,他的表面十分粗糙,像是团起来的野草,又像是风干了的苹果。

「对呀!」蚌女笑嘻嘻地,将这神赐递到哪吒的嘴边,「吃了它。」

「吃!」哪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「让我吃它?」

「对呀!」

「我吃他干嘛?」

「让你吃就吃,哪那么多废话。」

「你又不是我师父,干嘛我要听你的?」哪吒很不理解。

「嗯……哼……」蚌女闭着嘴,歪着头,食指抵着耳根,她瞧着哪吒,说道:「你吃了它以后,就能潜海啦。」

「我为什么要潜海?」

「这样你就能和我一样,远远看看龙宫的样子了。」

「我为什么要看龙宫?」

「你哪那么多为什么!」蚌女有些生气,对哪吒道:「来,张嘴,乖!」

哪吒有趣地看着蚌女,「我才不要。」

「你给我那么多好吃的,我总不能只给你那些随处可见的石子吧……」蚌女的声音有些急促,「你给我那么多,我就给你我能拿到最好的东西。」

「可他看上去好难吃。」哪吒说。

蚌女气鼓鼓地瞧着哪吒,在哪吒身边转了两圈,哪吒好奇地瞧着蚌女,见她眼珠子一转,哪吒不明所以,就见蚌女是眯着眼,对他笑了笑,突然,蚌女一脚踩到他的脚背上,他大叫,趁着这个空档,蚌女将手里的神赐,猛地塞进他的嘴里。接着,蚌女一手扶着哪吒的额头,一手托着哪吒的下巴,强行帮着哪吒咀嚼两口……

就这样,哪吒被迫将那草不像草,果不像果的神赐,给吃了进去。

「好啦,你终于吃了。」

做完这一切,蚌女双手掐腰,很是洋洋自得。

那果子的味道,真就如同风干的苹果,十分难吃!

「你干嘛!」哪吒大吼。

「我说啦,你吃了神赐,就能和我一起去海里看龙宫了。」

「我为什么要去看?」

「因为那是最美的风景,而且,我要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去看……」蚌女的话不带着丝毫的商量。

「为什么你让我看,我就得看……」哪吒的话还没有说完,手就已经被蚌女拉了过来,紧接着,蚌女略一用力,哪吒便随着蚌女来到了海里。

海水里,龙宫城飘飘渺渺,似梦似幻,蚌女拉着哪吒,远远地瞧着,哪吒实在不喜欢这里,但蚌女却很向往,「我最大的梦想,就是有朝一日到龙宫里去。这真是太美了。」

「这龙宫毕竟小家子气,与陈塘关不相上下。」

「真的么?」蚌女问。

「当然。」

「那你带我去那里玩好不好?」

「只要你以后别让我吃神赐,我就带你去……」

「你以为神赐是随便吃的?」蚌女气鼓鼓地说:「你知道到为了得到这个神赐,我有多不容易么……」

对你来说也许是,可我并不喜欢呀!哪吒心中虽然这样想着,可瞧着蚌女生气的笑脸,这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。

「我看这龙宫也没什么看头,我带你去看看陈塘关吧……」哪吒说。

「是什么人大言不惭?」一个声音忽然说道。

接着,一个穿着银色铠甲的卫士,出现在哪吒与蚌女身前。

「不好,是龙宫里的!」蚌女有些惊恐,她对卫士道:「我们只是过来看看龙宫……」

「你以为龙宫是什么?想看就看,想走就走!」那卫士说完,拿着银枪,便向哪吒与蚌女刺来,蚌女大惊,她虽然吃了神赐,但直到凭自己的本事,是无论如何也抵不过龙宫里的卫士的。

眼见着这银枪的势头越来越猛,哪吒心中的战斗欲,一下子便生了起来,他本就是灵珠转世,是天生的战斗高手,此番投胎,只是为了应天劫,平日里,因有师父教训,所以,不敢显露武功,如今见这银枪袭来,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比试的想法。

哪吒在投胎之前,是太乙真人的高足,平常和他比试的,都是些什么人物?况且,他天生具有战斗嗅觉,能力十分突出,一般人也不敢随意与他比试,之所以不敢,是因为哪吒一旦想与人争斗,便不懂得「点到即止」,他正是因为打伤门下其他弟子,才领的杀伐之劫,应劫下界投胎以来,哪吒一直没有与人争斗的机会,如今见有人用银枪想杀自己,这心中的战斗欲望还能少么?当下,他略一提气,一拳便迎着银枪打了过去。

哪吒向来是不会控制力道的,这一拳,用了十成的力道,不仅打碎了银枪,贯穿了卫士的脑袋,而且,拳头所带起的水流,直接把龙宫掀开了一个豁口。

这一击,让蚌女目瞪口呆。

一拳既出,哪吒的心中,却升起了隐隐约约的后悔,他师父曾对他说过,你天生沾染生杀之劫,下界以后,千万不要随意沾染是非,如今这一拳力道太猛,竟也因此染了杀劫,当真是劫数难逃!

「走吧,我领你去看看陈塘关。」哪吒没事儿人一样对蚌女说。

蚌女完全呆了。

「他这么厉害么?」,蚌女心中这样想着。

第十二章 笙篁

蚌女第一次离开海,对凡人所处的世界,一切都很好奇,那个时候,天下还没有大乱,人们还生活在一种幸福的假象里,而陈塘关因有李靖镇守,故而又显得十分繁华。

街道上,贩夫走卒随处可见,店铺里,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商品,有好看的兽皮,有发光的饰品,蚌女一路走,一路问,见到什么都很新奇。

他们走过两个街区,这个时候遇见了一队衣着光鲜华丽的队伍,为首一人,岁数很大,他骑着马,脸上的表情十分自豪,在他身边,跟着两个年轻人,在这两个年轻人的后面,是一支吹打笙篁的队伍,队伍后面,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,她穿着红衣,低着头,一言不发地坐在马上。

蚌女的好奇又起来了,问道:「这些人是谁?她们是去干嘛?」

哪吒道:「我也不太知道呀……」

这时,旁边一个看热闹的人说道:「这是梅家村里有名的美女,是准备去嫁人的。」

「嫁人?」蚌女不解。

「对,就像你爸爸娶你妈妈。」

「爸爸妈妈?」蚌女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。

哪吒不想让蚌女追问爸妈这样的事情,因为他隐隐感觉蚌女并不知自己父母是谁,于是,哪吒便岔开话题,问那大人道:「她是要嫁给谁呀?」

「听说是一位大人,朝哥的大人物,哎,可怜这漂亮的梅姑娘了,竟要嫁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,真是可惜……」

「有什么好可惜的?」旁边一人道:「你许不知道那梅老头收了多少聘礼,不然,鬼才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糟老头子。」

蚌女悄悄拉着哪吒,问道:「我问你,嫁人究竟是什么意思?」

「嫁人么?」哪吒想了想,他不想让蚌女问起关于父母的事情,便撒谎道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旁边的大人听见两个小孩的说话,他以为哪吒是真不知道嫁人的意思,便好心说道:「嫁人的意思是,两个人以后要永远一起生活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……」蚌女很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,她转过身,瞧着哪吒,「那我以后,嫁给你,好不好?」

「你懂的嫁人是什么意思吗?」旁边的大人饶有兴致地瞧着蚌女。

「不就一起生活吗?」蚌女抬起头,一脸的天真。大人不说话了,蚌女便瞧着哪吒,问道:「你难道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……」

嫁人队伍里笙篁的音乐,幽幽地响着,街道上,行人或驻足,或远行,那天,微风不燥,天上的白云,悠闲地趴在天上,好像蓝色的海边上,趴着的一群绵羊,蚌女清晰而稚嫩的声音,随着那天的清风,起于青萍之末,却不知消失于哪里的荒泽。

第十三章 拷问

哪吒杀死龙宫卫士的消息,一下子轰动了龙宫,竟然有人能在水里杀死龙宫卫士,他是什么人?来干什么的?

龙宫中的人出来调查,很快,他们就来到了哪吒经常出入的海面。

有妖怪告诉龙宫里的人,说蚌女和哪吒关系很好,于是,龙宫里的人便将蚌女绑了去,蚌女终于来到了她日夜渴望见到的龙宫。

只不过,她是被绑着过去的。

「杀死龙宫守卫的是谁?」龙王三太子一脸冷峻地瞧着眼前这个模样可怜的蚌女。

「不知道。」蚌女咬着牙,泪水在眼睛里打转,任谁都看得出她知道详情。

「说!」三太子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寒霜,「到底是谁。」

「我说不知道了……」蚌女被三太子一声恐吓,眼睛里的泪一下子就跑了出来,「我说不知道,就是不知道……哇……」

「有人看见是你领着他过来的,你怎么不知道……」

「那就问他好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打死我,我也不知道。」

三太子被蚌女的话弄笑了,他道:「要不打死你,你怎么会不知道,应该是,打死我,我也不说。」

「打死我,我也不说。」蚌女涨红了脸,一边流泪,一边倔强地摇头,「不知道,不说,不知道,不说。」

「你真不怕死吗?」

「怕!」蚌女说,「怕是怕,不知道是不知道,不说是不说。」

「你要不说,我就杀了你!」

「你杀了我,我也不说……哇……」蚌女说完,接着哭。

「那你哭什么?」

「你杀我,一定很疼,我怕疼……哇……」

三太子被蚌女的哭声,吵的两耳生疼,他一巴掌打在蚌女脸上,「闭嘴……」

蚌女被扇了一个嘴巴,她马上闭上嘴,眼泪哗啦哗啦地往下流,「你到底是让我说,还是让我闭嘴,让我说我就不知道,让我闭嘴,我就不说了,你干嘛打我。」

「你不说,可以,有人会说,来!让他上来!」三太子大喊一声,这时,两个卫士便压着泾河太子走了上来,那太子见到蚌女被打,怒道:「你干嘛打她!又不是她的错。」

「她吃里扒外,帮助外人!我能放过她?」三太子道:「我问你,那个人究竟是谁?」

「我只知道他叫哪吒,具体从什么地方来,我一概不知,我只知道他经常在海边拿些吃的,给那些下等的妖怪!」

「杀了我龙宫的人,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,」三太子道:「你说他经常来海边。」

「是!」

「好!」

三太子冷笑一声,「把蚌女锁到海上的岩石上,让太阳晒她三天三夜,看她还敢吃里扒外不!」

第十四章 哪吒闹海

等哪吒来到海边的时候,蚌女已经被晒一天一夜了,蚌女的身上,都是阳光的晒痕,嘴唇干裂,昏迷不醒。

哪吒见状,怒不可遏。

他忙跑上前,将蚌女解救下来,蚌女瞧着哪吒,嘴里喊道:「你……惹麻烦了,他们要抓你,要杀你,你快走……快……别让他们把你抓去,别让他们打你……」

蚌女一直到现在,都怕被打。

在暗中一直监视的人,早已将这件事报告给了龙宫里的三太子,三太子当即来到岸边,化作人形,驾着海浪,冷冷地瞧着哪吒。

「是你,杀了我龙宫中的卫士吗?」

「是我杀的,」哪吒眯着眼,瞧着三太子,「你干嘛要这样对她。」

「她吃里扒外,我不杀她,已属法外开恩了。」

「事是因我而起,你该找我,不该找她。」哪吒道:「找我,我或许会留你一命,但你这样对她,实在太过分了……」

「放肆……」三太子话音未落,就看到一道红光来到自己身前,接着,他就眼前一黑。

哪吒一拳打在了三太子的脸上,三太子一下子从海浪上跌落到海里,他只觉得眼冒金星,头脑发胀,他很快就意识到,眼前这个孩子不是一般的小孩,于是,他从海浪中现出真身,却是一条青绿色的龙。

「原来你是一条龙么?」哪吒见到三太子现出真身,嘴角忽然上扬,他说道:「师父说,治疗被阳光晒伤的皮肤,最好的药材就是龙骨、龙筋加龙血!既然你是一条龙,那真是太好了!」

「放肆,你个区区……」三太子又未说完话,哪吒突然又化作一道红光,只不过,这一次的红光更为迅捷,三太子的双眼,几乎都没有看见哪吒的动作,他眼中大概只留下当天远方白云的影像,接着便什么也不能感知了,因为,哪吒一下子从它的身子穿了过去,自头至尾,等哪吒从三太子身体里冲出来的时候,手里已然握着三太子的龙筋了!

一条青龙很容易就落到海里,哪吒便钻进海,将龙鳞扒开,将里面的龙骨取出,然后,他再度来到岸边,将龙筋,龙骨,龙血混在一起,接着,他口中吐出一道火焰,将这龙筋龙骨龙血烧成灰烬,他小心翼翼地用这灰烬擦拭着蚌女被晒伤的皮肤。

哪吒一边为蚌女涂抹晒伤的皮肤,一边说道:「你看,我师父总劝我,不要在阳光底下玩,因为被太阳晒伤,就得屠龙,实在麻烦。」

第十五章 往事重提

哪吒杀死龙宫三太子,便引来了龙王引兵来犯,那时候,李靖只是一方诸侯,不敢得罪龙王,泾河太子因受制于龙王,也有幸参加了那次战争。当时,龙王这边最少一万虾兵蟹将,而陈塘关只哪吒一人迎战。

当时是什么样的场景呢?

浩浩荡荡的龙宫军队,自云层而下,虎视眈眈,他们遮天蔽日,黯淡了陈唐光的所有光亮。

哪吒见到云层上空的虾兵蟹将,轻蔑地笑了,他回头对李靖说道:「千军万马又当如何,孩儿为你杀开一条血路。」

他脚踩风火轮,手拿火尖枪,混天绫在半空之中,一直荡漾开来,若是平常,他一定要瞧一眼那如波一般荡漾的混天绫,此刻,他使出个身外身,化作三头六臂,混天绫在空中,猎猎作响,火尖枪寒光凛凛,嗅到主人颤栗的杀意,霎时燃起了熊熊火焰。

一方武装精良——虾兵蟹将最少上万,他们围着陈塘关,黑云压城,威风凛凛,不可一世;一方只有一人,左边、右边,只有自己的身外身三头六臂,身后,却是空荡荡的——只有一群瑟瑟发抖的人,躲在城门紧闭的陈塘关里。

哪吒吹了吹头上自然垂落的发髻,放肆地笑了笑,继而,他义无反顾地冲入阵中。

「虽千万人吾往矣!」他想。

虾兵蟹将组成的军队,方方正正,严阵以待,他们看似威严,却如白纸一般脆弱,冲过来的哪吒,仿佛一把钢刀,刀切纸碎,哪吒枪出如龙,枪枪刺喉,虾兵不及惨叫,就从半空跌落,混天绫看似柔弱,却是捆人即碎。鱼虾蟹的外壳鳞甲,纷纷掉落,半空之中,好像突然下起了雪。混天绫在空中猎猎呜咽,火尖枪在血肉里悉悉索索,伴随着惨叫、鳞甲,顷刻,便落满了陈塘关外的荒凉古道。

「李靖!你若不阻止他胡来,我便放水淹了你的陈塘关!」

「你能有命回去也就不错了!还想淹了陈塘关?」李靖心中想,嘴上却没说,他似笑非笑地瞧着龙王,脸上全是不在乎的神色。

龙王毕竟老奸巨猾,洞悉了李靖的想法,知他是修道,识时务的人,对哪吒道:

「你是厉害,可你别忘了,我毕竟是龙王,就算奈何不了你,难道奈何不了你的家人?」

哪吒不知其意,李靖听了这话,却害怕起来,他早年学道,知道龙王此话非虚,时值封神,神仙渡劫——别说凡人修仙,就算是神仙,也命不久长,终究要去地府报到,李靖想到了自己以后,他死后,也许会因得罪龙王,享受无尽折磨。

念及至此,他心一横,扯着嗓子对哪吒道:「哪吒!你母亲生你时,险些惨死,你来我家,吃我,住我,算我上辈子欠你,可你呢,不仅要害我家破人亡,还要殃及整座陈塘关万千老小的性命!我李靖却是造了什么孽缘!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?」

一听这话,哪吒顿时慌了,回头对李靖道:「父亲,我……」

李靖不容他说话,说道:「为人者,当立于世,或忠,或孝,且不让你报国为王尽忠,更不说你要为父母尽孝,单是这陈塘关万千黎民的性命,你也置若罔闻吗?」

一顶大帽子扣在哪吒头上,他哪里肯受,哪吒虽是那灵物转世,心性却只是孩童,听了李靖的话,顿时惶恐,连忙说道:「孩儿不敢,孩儿不敢不对父母尽孝,更不敢拿陈塘关的万千黎民性命开玩笑!」

「俗话说,以杀止杀,杀之可矣!损一人而救千人,此乃大义,人活一世,草过一秋,因一己之私,而累千秋骂名,此乃最为愚蠢之事!」

「父亲,」哪吒满脸愕然,他三头六臂,其中一头,对李靖道:「父亲想让孩儿以死谢罪吗?」

「一人与那万千黎民,孰轻孰重?」李靖大义凛然地说道:「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良将不怯死以苟免,忠臣不毁节以求生,玉可碎,不可污其白,竹可破,不可毁其节!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」

一番话陈述下来,说的哪吒面红耳赤。

龙王在一旁道:「哪吒,你杀我儿,抽他筋,杀你一个,怎解我心头之恨?」

哪吒道:「龙王,不是我小瞧你,别说你带来这些虾兵蟹将,就算你大海辽阔,又当如何,我翻江倒海,犹如水里摸鱼!告诉你,龙王,你儿子是我杀的,冤有头,债有主,你拿无辜百姓做威胁,算什么英雄好汉!你是为你儿子报仇,杀我一个也就是了,你若答应,我便自刎在你面前,你若不应!哼!」

哪吒将混天绫向上一翻,「我毁你龙宫,杀尽你的龙子龙孙,连今天来的这些烂鱼臭虾,我也一概不留!」

混天绫迎风飘荡,火尖枪闪着点点寒芒。时维九月,天空中流云阵阵,秋风吹来,龙王竟感到有些凉意,他瞧了一眼旁边的将领,看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,不禁叹气一声,道:「想不到,这陈塘关的秋风,竟也如此让人战栗!好吧,我龙王素来大度,不会和你个小娃娃胡来,冤有头,债有主,我不会因你一人殃及无辜百姓,上天有好生之德,若你一命陪我儿一命,我便收兵回海!」

「好!龙王,我信你!」

哪吒信了龙王,还了一身血肉,自此以后,哪吒的灵魂,便飘荡回山,经由他师父点拨,想利用人们供奉,重塑肉身,便暗中给母亲托梦,让她为自己塑造一泥做金身。

他母亲搭建庙宇,替他烧香还愿。

蚌女知道哪吒没了肉身,也知他被重塑了金身,便天天跪拜,但他毕竟是和哪吒相识,故而对哪吒重塑金身没什么太大帮助,后来,她想了一个办法,她在海边作恶,故意把人往哪吒的庙宇里引,若是有人躲进庙宇里,她就装作瑟瑟发抖,久而久之,便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哪吒的神力,也就开始供奉哪吒了。

不仅如此,她为了让海边的其他妖怪,也一起供奉哪吒,她开始出卖自己的一切,她成了海边最著名的「妖妓」,只要妖精帮她把人往哪吒的庙宇里赶,或者只要妖精潜心给哪吒上香,她就陪那妖精睡觉。

海龙王知道这件事儿,自是怒不可遏,派人抓捕蚌女,幸好泾河太子在她身边周旋,泾河太子怕海龙王杀死蚌女,悄悄将蚌女带回泾河。

海龙王瞧着哪吒已塑一半的金身,心中再度想起在陈塘关时哪吒的狠辣,于是,他便让打碎金身,可金身是太乙真人所塑,除了塑造金身的哪吒母,就只有李靖才有办法打碎金身……

海龙王知道,一旦哪吒金身重塑,势必会找自己报仇,这样,他再度来到陈塘关,私下见了李靖,他向李靖阐述了哪吒复活的利害关系,并要挟李靖,让李靖打碎哪吒的金身,李靖迫于海龙王的势力,迫不得已破坏了哪吒的庙宇,打碎了哪吒的金身。

后来,太乙真人用莲花重塑了哪吒的肉身,哪吒想先杀了李靖,再杀海龙王,结果,李靖却因机缘得到了玲珑塔,因此,哪吒就被困在玲珑塔。

玲珑塔勾勒出哪吒最恐怖的幻境。在那里……不知道发生了怎样悲惨的经历。

哪吒受不了,向李靖投降。

李靖早已不将哪吒当做儿子,也不顾及父子之情,心狠手辣,将哪吒残存的理智,完全消灭。

最终,哪吒成了他手里的一件人形兵器。

第十六章 后来

听完哪吒的叙述,猴子道:「那后来呢?」

「大圣,你说什么后来,后来你最清楚,是你用死石让我从塔里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的呀,」哪吒道:「若不是你帮我,我现在还受我爹爹摆布。」

「我说后来那泾河太子和蚌女呢……」

「那泾河太子后来终于做了龙王,」哪吒说,「就是泾河龙王。」

我突然插嘴道:「大师兄,这件事,你应该问我。」

「你知道?」

「你知道龙肝凤脑吗?」

「这有什么关联?」

我笑了笑,说道:「有。」

「陈塘关的守关人李靖成了天庭大神,官阶高的吓人。当年入侵陈塘关的诸侯龙王,皆受惩罚,诸侯龙王纷纷向李靖赔罪,东海龙宫财大气粗,拿出龙宫四分之一的财宝,这才免于责难。而当年的泾河龙王,因事延误了送礼时机,被李靖抓住了辫子。他怀恨在心,最后,他终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,其实,这机会还是大师兄给的呢。」

「我给的?」猴子满脸不解。

我点点头,「因为你大闹天宫!」

那时候玉帝要摆安天大会,想要宴请众仙,便摆菜肴,其中少了一味菜,李靖在一旁说:臣听闻,龙肝凤脑乃是天下极品,尤其是活龙现取的龙肝,乃天下第一美味。

玉帝听闻此事,便让李靖张罗,结果,李靖找到了原先的东海龙王,以他治河不力为由,将他打入大牢,紧接着,他便上表玉帝,状告原先的泾河龙王。

李靖说:

臣听闻,桃不结梨,槐不生枳,一河之水,不分浊清,今,泾河渭河同流而出,渭河清,泾河浊,凡人称之为:泾渭分明。何以?

父失其德,祸起萧墙,吉神去而衰神入,家必乱矣;臣失其德,错断贤愚,尚善者无立足之地,国必恙矣;君失其德,风雨失调,内无尚善惩恶之人,外无守土爱君之士,国必亡矣天;

今,泾河浑浊,渭河清,同源之水,何以泾渭分明?皆因泾河龙王治河失德。水虽无形,却善利万物,泾河龙王失德虽小,却如长堤之溃蚁穴;

玉帝读了李靖的陈述,深以为然,令李靖全权负责此事,于是,李靖便断了泾河龙王扒皮取肝。

泾河太子上位以后,第一时间便抽离了天庭给泾河龙宫让河水变清的治河款项,将此当做贿赂交给李靖,这才逃过被取肝的命运。

只不过后来,泾河龙王因想袒护蚌女,所以,与姓袁的道士打赌,最后擅自更改了雨数,被玉帝交给魏征给斩了。

「这事儿,怪不得玉帝,」哪吒道:「虽然泾河太子曾是我的朋友,但他也不应触犯天条!」

猴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喜,「哪吒,按说你不该这么无情,那泾河太子虽然有过,却好歹也是你的朋友。」

「就算是我朋友,他若犯错,也应受到惩罚。」

猴子并不了解内情,况且,他又不愿意过多关注那些旁枝细节,事实上,我从哪吒讲述的故事里,多多少少也猜出哪吒对泾河龙王的态度,当年,蚌女想获得神赐,目的是为了能让哪吒和自己一起去看龙宫,我想,那时候泾河太子定然喜欢蚌女,所以,他并不想帮蚌女……再后来,哪吒杀死龙宫守卫,蚌女打死不说出哪吒来历,又是泾河太子,他想利用三太子铲除哪吒,这些事情哪吒虽然没有明说,但常在天庭混的,我怎会听不出来?

猴子一时语塞,猪在一旁,瞧着哪吒,问道:「那蚌女呢?」

「嫁人了……」

「嫁……嫁人了?」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特意将自己的长耳朵撩开,又问了一遍,「你说蚌女嫁人了?泾河龙王?」

「不,嫁到这狮驼岭里来了。」

第十七章 相遇

那时候,哪吒从李靖的束缚中逃脱,又刚刚替天庭铲除了牛魔王,深得玉帝器重,那天,玉帝在听完我讲述的故事后,单独召见了哪吒。

玉帝将一份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哪吒,让他铲平狮驼岭。

「铲平是什么意思?」

「那里是妖怪的天堂,人间的炼狱,我不希望三界有这样的地方。」

「陛下的意思是,让那里化为乌有。」

「对。」

「是不是太过残忍?」

「如果那里还有善良,你就等一等,」玉帝说:「如果那里没有任何善良存在,你就铲平狮驼岭。」

「臣领命!」

哪吒领了玉帝法旨,着手布置天兵,布置好天兵,他让天兵,在狮驼岭外等他命令,接着,他化身小妖,来到狮驼岭。

按照玉帝的指令,但凡狮驼岭还有善良存在,就不能让他冤死!

哪吒化身成了一个小妖,来到狮驼岭中,他在狮驼岭的四个区域游走,他发现,这里早已没了任何善良,妖怪与妖怪之间勾心斗角,对狮驼岭的三个妖王,阳奉阴违,那些妖怪杀人,吃人,无恶不作,哪吒心灰意冷,准备回去剿灭狮驼岭,他漫无目的地游荡,不知怎么,就到了恶人谷。

恶人谷是一些凡间的修真恶士,他们采阴补阳,无恶不做,在凡间受到其他门派抵制,不得已才逃到狮驼岭寻求妖怪的庇佑。

哪吒一如既往,装出一副惨兮兮的模样,他坐在恶人谷的街道上,沿街乞讨,这时,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递给了哪吒三颗馒头。

哪吒抬起头,想看看这狮驼岭里,仅存的善,这时,他看见了蚌女。

五百多年未见,蚌女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嚷着要嫁给哪吒的小女孩儿了,她变得更加成熟,也更加漂亮,只是,她的身子似乎有些羸弱,她脸色苍白,时不时地咳嗦。

哪吒就这么呆呆地瞧着蚌女,蚌女也瞧着哪吒。

「你以后要是饿了,就来找我。」蚌女说。

她的声音早已不是当年那般幼稚,变得越发陌生,哪吒不说话,只呆呆地瞧着她,这时,一个像婢女一样的人走了过来,说道:「夫人,老爷还在等您,您要是去晚了,恐怕又要受到责罚。」

蚌女点点头,便转身走了。

后来,哪吒就在恶人谷乞讨了一段时间,他也从其他妖怪那里,听到了一些关于蚌女的事情,当年,泾河龙王被人臣魏征斩杀,蚌女走投无路,恰好遇见一个凡间的修真之士,那人觉得蚌女漂亮,便好心帮助蚌女,他将蚌女带到了狮驼岭,对她照顾有加。

后来,那修士便下了聘书,想娶蚌女,蚌女也就答应了。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