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猴子大闹天宫,天庭对地下的妖怪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清理。

凡间妖怪,多受重创。

有七个混世魔王,其中三个,甘心给天将当坐骑,任人骑胯。

另外两个,三界之内无影无踪,据说被打得形神俱灭。

一个是猴子,被压在五指山。

另一个,是牛魔王,他为了苟活,把铁扇公主送给了太上老君。

红孩儿自出生知事,便听惯流言蜚语。

牛魔王统御众妖,是凭借武力的。淫威之下,众妖虽然臣服,心中却必然不满。

所以,那牛魔王的私事,就成了众妖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「当年牛魔王为了活命,让铁扇公主去老君那里。」

「铁扇公主四十九年未曾回到人间,她回来时,竟带着大肚子回来了,你说那孩子是谁的?」

「牛魔王乃白牛成精,红孩儿却是人形!」

三人成虎,众口铄金。

人都说,红孩儿不是牛魔王的儿子。

起初,牛魔王听不见这些流言,但蜚语越来越多,总有一两句入他耳朵,他不免疏远了铁扇公主。

铁扇公主,也很伤心。在她看来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丈夫,一个女人为她丈夫受点委屈不算什么,可她最怕丈夫怀疑她的忠贞。她不想解释,因为她觉得,她丈夫不会相信那些流言。

但,她错了。

当年,猴子大闹天宫,一脚踢翻了老君炉,老君苦练的丹药,就此消失。

那些丹药,本是救急之用。

但凡天庭中,排不上资历,吃不上仙桃的,都要去老君那里,讨上一两颗丹药,用以苟延残喘。

经猴子一闹,这些神仙没了一半的寿命,为了活命,他们在天宫作乱。

玉帝派人镇压,以残酷的方式,进行了一次天界大清洗。

老君很同情那些被杀的神仙。

他想帮他们。

可是,无能为力。

天上野生的灵芝仙草,都被猴子吃了精光,其余的,都在玉帝手里。凡间的天灵地宝都被镇元子搜刮一空。

正愁着,玉帝却来找他。

玉帝希望老君炼制一壶丹药,让嫦娥的灵魂和肉体契合。

就算炼不出鸿钧老祖的返魂丹,但可以让嫦娥离开广寒宫。

老君答应了玉帝,条件是天宫的灵芝仙草。

玉帝开仓放草,做了好大一出面子工程。

可是,玉帝给老君的,却是半成品的仙草,不易长成。

为了活命,神仙猎杀凡间的妖怪,将那些凡间的妖怪,送与老君,炼化成丹。

有神仙以猴子为故,向玉帝奏请,希望剿灭人间妖怪。

以托塔天王为首的一干神仙,开始剿灭人间妖怪。

牛魔王率领众妖,和天庭展开了斗争,双方互有死伤。

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神仙不得不放弃剿灭人间妖怪的计划,但对于匪首,他们绝不姑息。

他们一方面诏安那些没有立场的妖怪,允诺给予他们一定保障,另一方面,将六大妖王,尽数铲除。

然而,老君却让人放过了牛魔王一命。

牛魔王的发妻铁扇公主,有一把芭蕉扇,乃是天下间,唯一能扇出至阴之风的宝扇。若用铁扇公主的阴扇,与老君手里的阳扇,一起扇八卦炉,可让八卦炉回到天地初生的境界,也就是阴阳交融,万物皆可炼化。

老君让铁扇公主,给自己扇八卦炉,七七四十九天。

这四十九天之内,老君炼制出了返魂丹、续命丹等丹。

返魂丹给了玉帝,续命丹则给了仙界众仙。

这是用了四十九天的时间。

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。

在老君炼化丹药之时,因阴阳交融的关系,铁扇公主体内的胎儿吸收到了天地灵气,加速胎儿成型。

猴子因那天地灵气,从石头化而为妖,这天地之气,尤其玄妙,让铁扇公主体内的胎儿逐渐幻化人形。

那孩子,便是红孩儿。

老君知道铁扇怀孕,也知此子必是天地之气所生。

早已不单纯是牛魔王与铁扇公主的儿子了。这孩子乃是天地间至阴至纯的灵气所化,与圣人如出一体。于是,老君便将三昧真火,化作一道灵咒,暗中传给了红孩儿。

红孩儿的诞生,加剧了牛魔王和铁扇公主的婚姻矛盾。

牛魔王很容易听信了外界谣传,他先是和铁扇公主打冷战,接着便四处寻欢,最终,他和铁扇之间的感情,名存实亡。

铁扇伤心欲绝,一个人跑到火焰山,那里一望无际,了无生烟。

牛魔王逃避现实,借酒消愁,他夜夜笙歌,找了一个狐狸精。

红孩儿是个十分高傲的孩子,父母的感情变故,在他心中埋下了叛逆的种子,他天资聪颖,能力出众,习得三昧真火后,便告别铁扇,出去闯荡去了。

他听过当年的七大混世魔王,这些人只剩两个。

一个被压在五指山,一个靠老婆勉强活命。

他要做第八个混世魔王,他要超越所有人,超越猴子,超越牛魔王。他要大闹天宫,让那天下万物,都知道他。

「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」他也曾问过自己。

「要长生吗?」

老君在植入红孩儿体内三昧真火时,也将道德真经传给了他,他自小知大道无名,长生长死。

对于长生,他从不奢求。

天地之所以长生,因其不自生,天地周而复始地凋谢了天下苍生,却又孜孜不倦地孕育了世间万物,他的本质是无情的,无论草木竹石亦或是白云苍狗,天地创造世间万物,不过让万物众生,一睹他造物之绝美,至于长生?那要夺天地造化,天地会引雷引火,即便你躲过这些,却被名声误了。像那猴子,跳出无形之中,没有任何束缚,却一味的求名,和天庭对干,讨要一个齐天大圣,玉帝给他名号,却又想要权利,最终,只能被压五指山。

红孩儿想要的,其实很简单。

他渴望认可。

所以,他领着一帮小妖精,在外面横冲直闯,只渴望得到认可。

有一天,一个小妖精过来,对红孩儿道:「大王,大王,你可听说,那唐僧要经过咱们这里。」

「听说了,那和尚要取经。」

「吃他一块肉,就可长生不老。」

「我对长生不死没什么兴趣。」

那小妖精眼珠子一转,「大王,你可知保那唐僧的妖怪吗?」

「不知。」

「其中一个,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悟空。」

红孩儿微微一愣,「是他?」

看见红孩儿已经上套,那妖怪道:「没错,就是他,五百年前,他与天庭为敌,五百年后,他保唐僧取经,一路斩妖除魔,威风凛凛呢。」

红孩儿冷哼一声,从鼻子里,喷出了三位真火,吓得那小妖精连忙后退。

「我对长生没兴趣,但那猴子,我倒是想会会他!」红孩儿大喊一声,「小的们,准备一下,咱们要把唐僧抓来……」

山洞中的小妖精,一听这话,顿时来了精神,大家对红孩儿的本领,心知肚明,抓那和尚绝对是轻而易举,自七大魔王倒台以后,众妖无家可归,被这红孩儿收留,众妖本就想找个靠山,没想到这靠山竟有本事可令大家长生,众妖无不欢呼雀跃。

先前给红孩儿报信的小妖精冷笑一声,趁着众人手舞足蹈的劲儿,悄悄离了山洞,他现出本体,脚下生云,飞走了……

红孩儿自答应众妖捉拿唐僧以来,一直收集我们一行人的各种信息。他变作婴儿,在树上求救,和尚没看出是妖怪,让猴子背他。

猴子对妖怪深恶痛绝,识破红孩儿的轨迹,将红孩儿摔得骨肉俱碎。

红孩儿心中恼怒,使了妖风,将那和尚掠走。

猴子见和尚被掠,便叫来土地山神,打听一下这妖怪来历。

山神告诉猴子,红孩儿是罗刹女和牛魔王的儿子,猴子一听,便对我们说道:「二位贤弟不用担心,他是我结拜兄弟之子,定会放了师父。」

猴子上前扣门,想让红孩儿放了和尚,毕竟,猴子算是红孩儿的叔父辈的,当年,猴子与牛魔王等妖,义结金兰,那时,红孩儿可未出世咧。

红孩儿破口大骂,全无一丝尊重

猴子大怒,和红孩儿缠斗开来。

未曾想,那红孩儿年纪虽轻,本领却很高,二人先斗兵器,红孩儿手中的人间凡兵,一点也不输定海神针,继而,双方都动了真格,红孩儿喷出三昧真火,杀的猴子落荒而逃,若非猴子七十二般变化,有七十二条命,恐怕早就命丧当场。

红孩儿得了胜,回到山洞,他小小的脸上,没有丝毫的表情。

小妖精们跑出来,与他庆祝,给他下跪。

红孩儿的内心,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对于小妖精们,唐僧是长生的象征,吃一口唐僧肉,可省去无数修行。对于他来讲,长生究竟有什么意义?

有小妖精过来,对红孩儿说道:「大王,抓到了唐朝和尚,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孙悟空,为何大王脸上闷闷不乐的?」

「那不是我想要的。」

小妖怪瞧了红孩儿一眼,道:「大王想要什么?」

「想要什么?」自从离开火焰山,在这里占山为王,整日里和小妖怪嘻嘻哈哈,捉弄山神土地,转眼间百年已过,他想念自己的父母,却说不出口,铁扇自与牛魔王感情决裂,便将自己留在火焰山,牛魔王也不找她。

红孩儿去找铁扇,铁扇闭门不出,红孩儿无可奈何,只能离开。

红孩儿去找牛魔王,牛魔王避而不见。

三百年来,谁也不见红孩儿一面。

红孩儿苦笑一声,说道:「那孙悟空,戴着帽子,好像个人。」

红孩儿明着说孙悟空,其实说的是沐猴而冠,沐猴而冠有个来历,项羽夺得天下,不思进取中原,却想衣锦还乡,有人就说他沐猴而冠。

那妖怪也是聪明,对红孩儿道:「大王抓了和尚,不应该独自享受,应该去请老大王和夫人。」

红孩儿心中赞许,嘴上却道:「我父亲早已长生,母亲也是得道的地仙,怎能吃那唐僧肉?」

妖怪道:「话虽如此,但大王此举乃是善孝之心,即便老大王不吃唐僧肉,难不成还不想听听大王怎么打败孙悟空么?」

这句话说到红孩儿的心里了。

红孩儿做尽万般,只为得到牛魔王的称赞,可是,牛魔王因那流言蜚语,早就冷落了铁扇母子,别说称赞,正眼都不瞧那红孩儿一眼!

就在这时,洞外有人叫骂,听声音,竟然是猴子!

红孩儿噌的一声站了起来,心中充满了怒火。

「好你个猴子,上次我饶你一命,你竟然还敢过来?」

他拿着武器追了出去,猴子再次与他缠斗,这一次,猴子更若,没两下便被红孩儿打败。

猴子败走,红孩儿就在猴子身后紧追不舍,突然前方出现一道金光,接着,金光之中升起一朵金莲,再看时,却是身穿白衣的观音大士。

「如果我打赢观音,爹爹一定会称赞我的!」这样想,红孩儿拿着枪,向观音刺来,观音忙化作一道光幕消失了,只留下坐下莲花。

「这莲花可比那和尚宝贝!」红孩儿心想,他收了法力,坐在莲花上,「我打赢了猴子,打跑了观音,千百年来,妖精们做不到的事儿,我今日都坐到了,爹爹一定以我为荣,到时候,我就能求他见见母亲,二人毕竟夫妻,有什么隔夜的仇恨?放下那些流言蜚语,我们三个人在一起,岂非三界最大的幸福?「

突然间,莲花生出须子,将他牢牢固定,红孩儿心知不好,想运用法力,却发现身子越来越沉,天地似乎被什么东西抽离,失去了光亮,世界陡然间,变得一片黑暗。

红孩儿就这样沉入到黑暗之中。

就在这时,红孩儿醒了。

他看见,铁扇公主站在他面前,一脸的笑容……

「醒了?」铁扇公主温柔地瞧着红孩儿,屋外的阳光静静落在铁扇公主的身上,让她看上去好不温柔。

红孩儿一惊,「母亲,你怎么在这里?」

「你又做梦了,不记得你从吕翁那里拿来青花枕了吗?」

红孩儿想起来,他前些日子,从一位神仙那里,借来了青花枕。

此枕可让人陷入梦中无法自拔。

「难不成我刚刚做了梦?」红孩儿瞧着铁扇,木然地问。

「当然,」铁扇道:「不过,你在梦中的经历,我却一清二楚,我看见你,在火焰山修炼,还会打败孙悟空……」

「是吗?」红孩儿喜道:「母亲,你也看见了吗?我是不是很英勇?我可以打败孙悟空。」

「你会给我带来灭顶之灾,所以……」铁扇公主说完,忽然凭空变出一把剑,「我要杀了你!」

见铁扇公主拿着剑向他刺来,红孩儿本能后退,他口里不自觉便喷出三位真火,三昧真火瞬间便融掉了铁扇手中的剑,接着,火犹如巨蛇,顺着铁扇的手腕,爬满了铁扇全身。

红孩儿大惊,连忙收了神通。但铁扇公主身上的火,却越着越旺。

铁扇凄厉地惨叫着,脸在火焰中扭曲变形,顷刻之间,便被三昧真火吞没了。

阳光从窗外轻轻洒落在屋子里,铁扇公主,在空气中化作,一道道淡蓝色的烟雾,最终又散去了。

红孩儿仰天长啸,愤怒与绝望,痛苦与内疚,在他心中,犹如猛兽一般肆虐,他终究受不了这种煎熬,红孩儿将法力灌注在自己手掌,一掌结束了自己的性命。

接着,他又醒了。

绿草如茵的火云洞外,牛魔王站在他旁边,悲哀地瞧着他。

「父,父亲?我不是应该灵魂俱灭吗?」

「你杀了你母亲,就算你的灵魂坠入幽冥九渊,我也要把你抓出来!」

「不,不是……」红孩儿道:「我没有……」

「你早晚要得罪孙悟空,早晚要被观音消灭,不如现在就让我杀了你。」

那牛魔王忽然现出原形,变作一条大白牛,疯了一般向红孩儿冲了过来。

这不是牛魔王,牛魔王绝不会这么容易冲动。

红孩儿闪过那大白牛,喝道:「你到底是谁?」

大白牛不说话,向红孩儿冲来。

知他不是牛魔王,红孩儿也不手软,一口三昧真火,将那牛魔王烧为灰烬。

刹那间,周围的绿草,如火烧过的纸张一般,化为灰飞,周围的一切全都消失,只有无尽的黑暗。

天地间什么也没有,红孩儿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下沉,他想腾云,却发现法力消失,他一直下沉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忽然有了光亮,那是牛魔王和铁扇公主,他看见铁扇公主在哭泣,牛魔王在一旁,瞧着灰蒙蒙的天。

他想起来了,那天,两个人正在争吵。

铁扇说,「女人为了丈夫,受点委屈不算什么,丈夫不能质疑妻子的忠贞。」

「忠贞只是一句空话!」牛魔王从牙缝挤出这句话,骑着避水金睛兽,飞走了。

他看见小小的自己躲在一颗树的后面,低声哭泣。

铁扇公主走过去,强装出一副笑脸,说:「孩子,你哭什么呀?」

红孩儿抬起头,「是不是因为你跟了别的男人,所以,爸爸才不要我们了?」

铁扇公主愕然地瞧着红孩儿,说道:「不是的。」

「是你,就是你,你让我没有爸爸!」红孩儿大吵大闹,接着便跑走了。

铁扇公主木然地站在那里。

晨光倾落,光影稀疏,早春三月的清晨,竟如此让人战栗。

瞧着红孩儿跑走的身影,铁扇公主留下了两行清泪。

「不是的,」她喃喃自语,可是,除了阳光光与清风,谁听得到她的话?

红孩儿看见这一切,心中不免想,母亲也许没做什么对不起父亲的事儿,父亲是轻信谣传。

可这究竟是谁的过错?

眼前的景象,渐渐消失,回忆的影像,变得好像卷曲起来的纸灰,最终消失不见。

他继续下沉,继续沉到无尽的黑暗。

过了不知多久,这影像又开始出现了。

他看见自己站在火云洞外,拿着火尖枪,直指苍天,一群小妖精,对着自己顶礼膜拜。

渐渐地,他目睹了自己生命中的所有时刻。

在无尽下落的过程中,红孩儿的记忆被更改了,他相信是自己亲手杀死了牛魔王,杀死了铁扇公主。

在红孩儿那里,经历了好几百年,甚至上千年的时光,但其实,只不过是转瞬之间。

在我看来,那金箍儿戴在红孩儿身上,神情立刻就变了,他双目再无神色,好像一口古井,没有一点波澜。

猴子无奈的叹息一声,一句话也不说。

观音瞧着红孩儿,说道:「红孩儿,我佛如来曾给我三个金箍儿,你能戴上他,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。」

红孩儿木然地观音下跪,叩头,嘴里说道:「我前身罪孽深重,还请菩萨原谅。」

「佛说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善哉,善哉,今天你终于悟道了。」观音轻笑一声,领着红孩儿走了。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