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帝虽名为天庭一把手,但实际上,是个无权无能的空架子,掌握天庭神将性命的法宝,一个是西王母手里的蟠桃,另一个是太上老君手里的仙丹;玉帝所能给予奖励的,无非是一些听上去威风凛凛的官衔,却又毫无实质性的权利。

起初,因玉帝的身份,众神将还配合玉帝,可是,随着玉帝奖无可奖的局面越发扩大,这种配合也就消失不见了。

众神将开始阳奉阴违,可是没过多久,一些「耿直」的神将,连「奉承」也省了,成了听诏不听宣的逍遥神仙……

这种阳奉阴违一点一点啃噬着梅友人内心。

一直以来,梅友人都是以申公豹传授的六神分离之术,压抑着内心中邪恶想法的。

其实,每当邪恶的念头冒出来时,便是他劫难来临时,他也因此身死,等玉帝经历所有劫难以后,心中的邪恶念头便会彻底消失,但,由于他提前成为玉帝,便没能炼化邪念。

欲念虽小,却好似柴火堆中的细微火星。

他心中的善念很快就被邪恶点燃,在他的内心深处,善、恶相互斗争。

他感觉自己的内心,仿佛被放到了滚油里。

这种煎熬,让他痛苦不堪。

与此同时,众神对梅友人的阳奉阴违,又让他心中常怀抑郁。

朝堂上一切的人与事,都象些雾气,只足以遮障他的视线,而根本与他无关。

他恍恍惚惚,浑浑噩噩。

不知过了多少年,他体内的六个元神,分成了六个不一样的灵魂。

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玉帝一直处于这种六神争主的状态之中,朝堂上,群臣议论的事宜,他听不见,回到家中,帝后的关怀和七仙女的问候,他也瞧不见,每一天,他都像一具木偶似的,履行着玉帝应该履行的职责——上朝,批折子……

玉帝体内的六个灵魂无时无刻不再交战。

至今,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一天,那一天,玉帝的善念被邪恶「打败」了。

那一天,玉帝像往常一样坐在朝堂,忽然之间,地动山摇,天庭震动,玉帝令千里眼顺风耳查看缘由。

不多时,千里眼禀报:东胜神洲傲来国有一仙石,久染天地之气,孕育一胎,如今那胎化为石猴,破石而出。

「又是因为寡人劫难不满么?」

朝堂之上,众神听了玉帝这话,面面相觑,无人回话。

李靖上前一步,说道:「臣听闻,昔日共工氏怒撞不周山,致使天地相倾,故而天不足西北,地不满东南。女娲令鲧盗取息壤,炼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,补天时,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,却留一块,想必那石猴便是这补天所剩下的石头吧。」

一旁的老君听了这话,哈哈大笑,「天王此言差矣,补天之石虽有遗留,那块石头却一直未曾离开大荒山。」

「诚如老君之言,那这石猴又是什么来历?」

「那石猴乃是三石之中的无名顽石所化。」

「无名顽石?」李靖道:「我怎么从未听过?」

「因为无名,你当然没有听过,但你应该听过三草吧!」

三草乃是天地之间孕育的三株仙草,其一曰菩提仙根,其二曰人参果树,其三曰天地灵根,这些天王应该知道「难道这三石和三草有关联吗?」

「当然有,」老君道:「俗话说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这些天王应该知道,可你知道,什么是一,什么是二,什么是三吗?」

「不知。」

「此乃鸿钧大道,我也未知其详!我曾问过鸿钧老祖,是否真是『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』老祖并无明言。故而,我所说的,只是我的揣度。」老君道:「一,乃是混元一体。混元一体诞生一草一石,此乃是一生二;一草生三草,分别是菩提仙跟,人参果树,和天地灵根;一石生三石,分别是生石息壤,顽石无名,死石绝念,这就是二生三;混元一体生一石一草,一石一草,生三草三石。三草三石乃三界稳固之根;菩提仙根,化为圣人,教化世人;那息壤育化女娲,女娲又以之抟土造人;死石在幽冥,稳固天地,使幽冥不泄天地之灵气;天地灵根绝凡间幽冥,使生死相离;至于那人参果树和那顽石,却是天道之余,以备天地毁灭的不时之需。」

「诚如老君所言,那无名顽石又因何吸天地灵气而成精?」

「那时,息壤之碑被毁,共工怒撞不周山,致使洪水连天,世间生灵因此而死伤众多。女娲用尽息壤,抟土补天。天地因无息壤,灵气外泄,所以,当是时,洪荒巨兽频现凡间;后来,女娲寻觅到无名顽石,将之置于天地灵气之根,以吸天地灵气,这也就是为什么,现在的洪荒巨兽没有过去的时候多。」

玉帝道:「这么说来,那石猴实与寡人无关?」

「万物有灵,但万物却不能化形。惟有天道有缺,精魄才能幻化成形。」

听了这话,玉帝默然,那石猴虽是女娲用以吸天地灵气之无名顽石,但顽石幻化成形,却与他有莫大关联。

玉帝叹息一声,心中不得不做了决定。

当天,朝会结束,玉帝将李靖叫来,向他询问玲珑宝塔的事情。

李靖忙将玲珑塔拿给玉帝,说道:「启禀玉帝,臣这玲珑宝塔,一共一十三层,每一层都有一个强大的妖魔镇守。」

「都是什么妖怪?」

「都是封神之战时,被俘的人物。」

「既是封神之战时的人,那么实力定然不容小觑了,你不怕这些人物逃出玲珑塔?」

「此塔乃燃灯佛祖所赠,实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。」李靖道:「臣以此塔,困天下妖魔,未有出逃者。」

「是吗?」

「臣不敢欺骗陛下。」

「寡人这里有一个妖魔,不知道天王的塔,能否困住他呀!」

「是什么妖魔?」李靖正色道:「微臣这就为陛下除掉!」

李靖此说,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奉承。众神的阳奉阴违,就是从李靖这里开始的。

想到这里,玉帝微微一笑,「天王之心,寡人自然清楚。不过,寡人不想烦劳他人,此次无需你出手!寡人自己出手降服也就是了。天王明日过来,寡人亲自将他装进玲珑塔!」

「是!」李靖告辞了。

瞧着李靖离开的背影,玉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。

那时候,我还是卷帘大将,就站在玉帝旁边,我感觉玉帝不笑时的表情,就像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里。

等李靖彻底离开,玉帝便自言自语道:「想当初六神争主,如今只剩你我两个元神,是你当主,还是我当主。」

「当然是胜者为王。」玉帝虽然自言自语,但语调与先前说话的神态,却又截然不同。

「虽说胜者为王,你我也不能在这身体里打一架,无论你我谁胜,在身体里打架,身体可是吃不消的。」

「你刚刚和李靖说的话, 我已经听见了,你想打什么算盘难道我还不知道吗?」

「你知道?」

「我赞同你的想法,你我一个灵魂坐镇这个身体,另一个灵魂却进入那玲珑塔。」

「那么,谁坐镇这里,谁进入玲珑塔。」

「不妨顺着你的想法,我们打个赌。」

「什么赌?」

「你不能把我关进玲珑塔,我也不能把你关进玲珑塔,你我共有一个身体,想必我想到的,你也想到了吧。所以,想把另一个关进玲珑塔,除非是你我自愿的,不过,我们两个的想法,也未必相同。」

「哪里不同?」

「你千方百计想让我进玲珑塔,是因为你觉得,我进了玲珑塔之后,就再也出不来了,对吗?」

「对。」

「所以,你想借着打赌的由头把我关进玲珑塔,可是,我不觉得我进了玲珑塔,就再也出不去,我赌我能出来。」

「如果你不能出来呢?」

「我若出不来,那么山河大地,三界五行的主人,就由你去做,我会将大部分元神都留在体内,你稍一修炼,元神就能融合。」

「可以。」

「不过,倘若我能出来,你就得舍弃灵格,就此消失。」

「好!」

「但我并不信任你,你太邪恶了。为了得到一个女人,不惜更改那女人的记忆,如此邪恶的人,让我怎么信任你。」

「你说的有些过分,六个元神,哪一个不喜欢嫦娥?我不过做了一些你们想做,又不屑去做的事罢了。天下不可能一片青白,所以,就需要我这样的黑暗想法。」

「话虽如此,我却不信你的承诺,如果我们打赌,你一定要立誓,以三魂七魄立誓,在我没有回来之前,不能将我融合!一旦我能从玲珑宝塔回来,你就要消失不见。」

「我立誓,你也要以三魂七魄立誓。」

「我为什么要立誓?」

「万一你一直待在玲珑塔内,我岂不是永远不能融合六神?所以,我们之间的赌局得有一个时间限制,这样对你我都公平。」

「那么,时间是多久。」

「天神之所以不听玉帝的,就是因为我劫难未满,不如我们将赌期顶到劫难当满之时。」

「好!」

两个元神打赌以后,其中一个元神便入了李靖的玲珑塔,另一个元神则履行玉帝的职责,其后的事情,便众人皆知了。

玉帝体内的灵魂,被邪恶的灵魂占据,继续和嫦娥私通,猪因暗恋嫦娥,向帝后吹了耳边风,帝后捉奸,我打碎琉璃盏通知玉帝,继而被贬下凡。

猴子在蟠桃园认识了小棒槌,小棒槌悟出用生命浇灌死石上仙草的方法,但小棒槌用生命浇灌的仙草所结的种子,却被七仙女给摘了去,七仙女将果子送给玉帝,玉帝又将果子转赠给嫦娥;

小棒槌因此性命垂危,猴子甚为恼怒,大闹天庭。

玉帝让西方如来佛设法降服猴子,如来将猴子压在五行山下,一压就是五百年。

天上乌飞兔走,人间暑往寒来。

七百年的时间,转瞬即逝。

众神天将,只当玉帝浑浑噩噩,稀里糊涂,故而对他阳奉阴违。事实上,玉帝虽然面上糊涂,内里却一直修炼自己的元神。

前些日子经过遗岁山,猴子被李靖关到玲珑塔,他在第十一层,遇见了一只蚊子,那蚊子对他说,这塔里曾有一人经过此地,猴子问那人姓名,蚊子未曾告知与他,但我却知道,那蚊子所说的人正是玉帝。

既然玉帝已从玲珑塔内出来,那么他必然不再是那浑浑噩噩的玉帝了,那么,处死牛魔王的玉帝,究竟是哪一个玉帝?无论如何,我欠着玉帝莫大的恩情,不能不报,三界五行,知道玉帝野心的,怕是屈指可数,可是,他要做的事情,没有一点意义!

玉帝于我,有一份大恩情,当年,我身受重伤,他将我带回家中,我说,我要吃人心,他说,你若帮我照顾老母,这颗心,让你吃了就是。

如此大恩,我不得不报,为此,我来到了天庭。

凌霄宝殿,除了玉帝,再无旁人。

我来到大殿之上,向玉帝行礼下跪。

玉帝来到我身边,将我扶起,「有什么事儿吗?」

「有一个问题,我一直好奇。」

「说说看。」

「封神之后,十二金仙去了哪里?」

玉帝瞧着我,「为什么这么问?」

我将东来佛讲的故事,复述给了玉帝。

「我知道陛下想修炼到圣人境界,但即便修炼到圣人境界,怕也不能被真正的圣人所容,否则,那十二金仙又去了哪里?」

真如东来佛的故事所言,那么天地间便只能有一百个圣人,多出来的圣人,必不被天地所容。

玉帝笑了笑,说道:「我知道你的苦心,你是怕我六神融合,修炼成圣人境界,却好像那十二金仙似的,消失于三界之外。不过,有两件事儿,你说错了,我想修炼到圣人境界,并非想与天地同寿,我对长生没什么兴趣。再者说来,东来佛说的,并非天道圣人的故事,那碑并非无名,而是叫做息壤之碑,至于那些人么!则是一件古事儿。」

「古事?」

「还记得石猴诞生时,老君在殿上讲的三木三石吗?」

我点点头,「三木是菩提仙根,人参果树和天地灵根,菩提仙根诞生出元始天尊,太上,继而又诞生了九十六个圣人和十二个大罗金仙,那三石,分别是息壤,死石,无名顽石,那无名顽石就是孙悟空。」

「对,也不对。」玉帝道:「菩提仙根并非只有一百零八片叶子。那仙根自天地初开,便一直存续,其叶之多,多如繁星。只是大部分叶子,还未修炼成型,就被人当做灵气吸了进去,最后只剩下一百零八个。」

「这菩提仙根的叶子里的灵气,又是被何人吸去的?」

「你只知菩提仙根诞生圣人,可知三石也会诞生圣人吗?」

「息壤,死石,顽石?」我想了想,「那顽石确实生了孙悟空,可孙悟空不是因女娲将他置于灵气之根才诞生的吗?」

「息壤是万物之根,凡间的世人,就是女娲抟息壤造出来的,要知道,在菩提仙根里的叶子尚未修炼成神时,息壤曾诞生许多洪荒猛兽。至今天庭里,还有许多上古巨兽之骨,这些你都看见过, 上古时期的洪荒巨兽,之所以强悍无法皮匹敌,就在于他们乃息壤所出。」玉帝道:「巨兽有了灵智,自然要吸灵气。菩提仙根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巨兽围拢菩提仙根,吸食仙根的灵气。那菩提吸收天地精华,高耸入云,其灵气被巨兽所吸,便与云端,诞生一颗果子。那果子修炼成形,自名元始天尊。元始调和阴阳,为守护菩提,与巨兽展开搏斗。那巨兽虽是息壤所出,但息壤并非只孕育一头巨兽,巨兽分散息壤灵力,单一巨兽哪里是元始天尊对手?」

我静静地瞧着玉帝,这些事情,我简直闻所未闻。「后来呢?」

玉帝道:「你应该知道太上与元始争天地之主的事情吧!」

我点点头。

玉帝道:「那元始天尊,孤身一人,用三千多年的时间,几乎将巨兽分杀干净,三千六百五十二年以后,菩提树又诞生第二个种子,自名太上。

至太上诞生时,世间的巨兽几乎被元始天尊消失殆尽,天地间一片清平,此时,太上却不服元始管束,想成为天地之主,于是便要分个高下。

元始天尊说自己是最初诞生的圣,理应为天地之主;太上说,元始已当天地之主三千六百五十二年,应该换自己来当;二人谁也说服不了谁,便打了起来。

圣人相斗,星移地转,将天地弄的浑浊不堪,移山填海,天空中,火石飞下,息壤所出的巨兽,在火石下,几乎全被消亡!」

在玉帝的描述里,我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一副很苍凉的画面:

上古时期,天淡云高,如沙荒野上,鲜有绿树参天,一只只面容狰狞的巨兽,在荒野上狂奔,突然之间,飞沙走石,天空落下一块块巨大的陨石。巨兽们嚎叫着,躲藏着,却躲不过被陨石砸死的命运!

「后来呢?」我问。

03

「后来?鸿钧出现了。」玉帝道:「鸿钧经历数次天地毁灭,法力无边,他降服二人,收之为徒,他警告二人,如若他们互斗下去,必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。二人畏惧鸿钧法力,握手言和。

天尊与太上,在菩提树下,倾心相谈,说了一天一宿。如果让菩提继续生长,势必出现第三个,第四个与他们争夺天地之人,于是他们决定破坏菩提,不让他再长果实;二人合力打散菩提灵气,让灵气流入每一片叶子当中。促使叶子成精,变成散仙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,所以那菩提树,只剩一百零八片叶子。」

「不,那时候剩下的也不是一百零八片。」玉帝道:「太上与元始斗法,却让息壤所出的巨兽损失惨重,那息壤也是有灵气的,于是,它便因此诞生一个圣人,你可知,那圣人是谁吗?」

「难不成是女娲?」

「不,那圣人是通天教主。」玉帝道:「为何通天要教天下万兽法术?因那古兽妖魔,都是息壤所出,通天教主通晓万物之语。因此,他教化众兽,使之能力大涨。众兽吸食天地灵气,致使菩提叶急速脱落。」

「既如此,那菩提叶子上一百零八个叶子又是怎么保存下来的?」

「元始天尊与太上为了保护那些菩提叶,不得不出面制止洪荒巨兽,因此便与通天为敌,巨兽哪里是元始天尊和太上的对手?很快,巨兽便被元始太上消灭了。通天见此,发誓报仇,要与元始太上决一死战;

「通天是息壤所出,能力非同小可,三人争斗,致使洪水遍地,菩提根部被泡,大部分叶子因洪水而死亡,只有高处的叶子得以存活,除了菩提仙根,那息壤所出其他生灵,也因洪水而丧命了。为此,鸿钧再度出手,收通天为弟子,但通天担心遭受元始太上加害,不肯轻易拜鸿钧为师。于是,鸿钧在分宝岩,将最厉害的法宝送给通天,让他制衡元始与太上。鸿钧嘱托三圣,莫要再起争斗之心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!」我有些惊愕。

「否则,何以封神之战元始要与太上联手去斗通天教主?三人积怨甚深,并非一天两天的事情。」玉帝道:「至于,东来佛和你将一百个人的故事,我说是古事, 你知道第一代天庭吗?」

「略有耳闻。」我说,「在这个天庭之前,曾有天庭,只是后来那天庭毁灭了。」

如来,王母,老君之所以想找继承者,就是因为天庭终有毁灭的一天,他们一直担心天庭毁灭。

「你知道为什么毁灭吗?」

我摇了摇头。

「息壤诞生通天以后,元神所剩无几,息壤用剩余的大部分元神,诞生出了最后一个圣人——女娲,至此,三界之中,石与木便形成了对立。那时候,天地之间尚未分离,菩提叶子形成「天庭」。高高在上的菩提叶子之灵,修炼成形,自名为妖,他们其实就是最初天庭的主人。」

「最初天庭的主人,难道是妖?」

「妖也好,仙也好,不过是一个称呼,」玉帝道:「当时的天庭,并没有什么规模,因吸食天地之灵气,与地上息壤所出的生灵进行了长时间的征战,那些息壤所出的灵,在女娲的带领下,自名为巫。这就是远古时期的巫妖之争。那次战争,导致天庭彻底崩塌。」

「后来,巫族战胜妖族,占领高处,妖在地上与巫族抗争,巫族在天庭之上,不断繁衍。眼看着妖族要将天地之间的灵气吸食殆尽,女娲便让妖族停止繁衍,但一些妖族并不听从女娲的指示,叛逃女娲,逃到海洋里。于是,女娲抟土造人,利用息壤,创造了凡人。」

「远古时期的凡人,因同是息壤所出,修为远比现在凡人厉害得多,这些凡人后来形成部落,有一个部落脱颖而出,他们的首领,叫做黄帝。人由于天生聪慧,虽然他们的身体素质不如洪荒巨兽,但修炼速度之快,吸食灵气之容易,却是洪荒巨兽所不如的。为此,女娲让妖族帮助凡人称霸凡间。」

我瞧着玉帝,他所讲的这些事情,我闻所未闻,我问道:「后来呢?」

「女娲率领凡人和没有叛逃的妖族占据上天,统治天庭。女娲给凡人的首领黄帝,以莫大的权势,令他统御天庭与凡间,黄帝便是最初的天帝!当年叛逃女娲的妖族,自被赶出天庭以后,一直生活在海里,它们也就是我们现在认识的龙族,它们于深渊之中,窥视大陆,伺机而动。女娲以圣人之力,于归虚设五神山,以困龙族,龙族倾全族之力,撞击神山,这使得神山整日飘摇与海面上!黄帝遣巨龟十五,固定归墟神山于海。女娲知道龙族的强悍,担心神山不能困住龙族,于是,以息壤创造巨人,置于神山附近的龙伯岛。凡人对女娲的崇拜是空前的,他们听从女娲的一切指示,你也许并不知道,远古时期的凡人,其实,是长生不死的!」

「什么?」我诧异地瞧着玉帝,「您是说那时候凡人长生不死?」

玉帝点点头,「女娲利用息壤,做了一坐自相残杀碑,若凡人按照碑文指示,便可拥有无尽的寿命!」

「自相残杀碑?」我琢磨着这个自相残杀的内涵。

「自相残杀碑就是息壤之碑!因为天地间的灵气是有限的,长生不死的凡人,吸食太多太多的灵气了。为了不让天道出现亏欠,凡人必须死亡,可息壤所出的凡人,寿命是无尽的,不会自然死亡,为了天道中和,唯有令他们自相残杀!」

「好残忍!」我说。

玉帝点点头,「但死亡的,大多都是黎民百姓,部落首领却是永生不死的!黄帝后来又生了儿子,孙子,黄帝便将天庭的一部分交给他们,那时候,天庭一共有五位天帝,共同治理天下!可悲哀的是,这五位天帝必须按照息壤之碑的碑文指引,自相残杀……」

那是一种怎样无奈而又荒唐的「自相残杀」?我想象不出,只能瞧着玉帝,听他继续讲述。

「五方天帝按照碑文的指示,自相残杀了很多年,死亡的黎民不计其数。五帝不死,被称为圣,但这圣人称呼,却如此鲜血淋漓!黄帝找到了女娲,质问女娲为什么要自相残杀,女娲说,息壤所出的人,寿命无尽,如果一直活下去,就会引发天劫,到时候,大家都会死!黄帝说,如果毁掉这个碑呢?」

玉帝说道这里时,突然停了,脸上有一种很奇怪的表情。

我瞧着玉帝,问道:「那女娲怎么说?」

「女娲说,如果毁掉息壤之碑,那么,凡人便永远不会长生,而你们也会死,你愿意舍弃永恒的生命吗?」

我呆了呆,「黄帝怎么说?」

玉帝道:「女娲显然没有料到黄帝的大公之心,黄帝不想五帝相互残杀,也不想黎明百姓死于既定命运的刀剑之手。黄帝召集其他四帝,商讨要毁掉碑文,此举等于让所有人失去无尽的生命,直面死亡。五帝本是不死的,人性又是自私的,自然有人反对,这其中,炎帝就是第一个反对的。炎帝反对黄帝,与黄帝决裂,二人争斗,黄帝杀死炎帝,放逐了炎帝所属的神工;五方帝之一的颛顼,赞同黄帝的观点,为防止炎帝手下报复,命戴罪巨人重黎绝地通天,但此举只是治标,不是治本,天地虽然不通,尚有建木连接天地。蚩尤与刑天为炎帝手下,为炎帝报仇,刑天与黄帝征战,战死首阳山。蚩尤为了报仇,引发了战争……」

说道这里,玉帝叹息一声,「那时候,真是多灾多难,这边战火连天,归墟五神山也出了乱子,龙族经过冲撞神山,将神山撞了一道口子,熬烈找巨鳌谈判,最终,龙族冲破了神山的枷锁,从深渊之中来到大路,蚩尤允诺龙族莫大条件,于是,龙族便帮助蚩尤,一起攻打黄帝。」

「陛下,龙族不是帮助黄帝的吗?」我有些诧异,在我印象中,黄帝与龙族关系甚好。

「龙族一开始,并不帮助黄帝,自龙族冲破五神山的枷锁后,蚩尤便先找到龙族,陈述利弊,龙族答应蚩尤一同反抗黄帝。黄帝深知,一旦蚩尤与龙族联手,自己将腹背受敌。于是,黄帝一个人来到东海,找龙族商谈。」

「一个人?」

「对,他手持丈天尺,与龙族进行谈判的。」

玉帝叹息一声,说道:「东海之滨,有巨石迎风,黄帝一人一尺,站在巨石之上,独自面对眼前的滔滔海浪。这时,龙族从水中探出头来,纷纷张开巨口,摩拳擦掌,见孤身一人的黄帝,便跃出海面,想要把黄帝一口吞下。黄帝并不慌乱,手持丈天尺,将跃出水面的龙,打落海里。夕阳谢谢,巨浪涛涛,不知过了多久,海浪变得一片鲜红……」

「后来呢?」

「过了很长时间,那龙王浮出海面,此时的黄帝,已经精疲力竭了,但他脸上全无惧色,瞧着龙族,将丈天尺捏在手里,他站在巨石上,任凭巨浪吹打,他迎着浪,瞧着龙王,大声说道:我是过来谈判的,我希望你们不要插手大路上的争斗,我将允诺你们永为海里的霸主,并在陆地给你们以尊重。」

「龙王会答应吗?」

「答应?」玉帝道:「当时蚩尤允诺的是将陆地全权交给龙族,龙族怎么会答应黄帝小小的请求?」

「那后来又怎么样了?」

「龙王听了黄帝开出的条件,冷笑一声说,蚩尤的条件是将凡间给我们,而你的条件竟只是给我们以尊重?我们冲破归墟山,难不成就是为了这么一点尊重?」

「龙王说的在理,那黄帝怎么说?」

「海里的巨龙,听闻龙王此说,纷纷探出龙头。黄帝毫无惧色,朗声说道:蚩尤之所以会答应你们那么大的条件,是因为他一无所有,所以才能夸下海口,而我是天帝,我知道我手中拥有什么,我之所以过来和你们协商,只是不想刀刃相向,天有好生之德,尔等已被囚禁,我不忍在让尔等丧命。」

「这话夸的好大!」

「大吗?」玉帝笑了笑,「当时龙王也这么认为的,他冷笑一声,说:你贵为天帝,此刻却如此狼狈,别看你现在站着,一会儿你就要精疲力尽,成为我龙族口粮!黄帝听了这话,哈哈大笑,他说:尔等不过蛊惑了一个巨人,可知龙伯岛有多少巨人?一旦我让龙伯岛铲除龙族,就是你龙族的灭顶之灾。」

「原来是这样,那龙族答应玉帝了?」

「龙族当然不肯轻易就范,他们想杀死黄帝,结果,黄帝便拿出丈天尺,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咒……龙伯岛上的巨人看见这道符咒,齐声呐喊,响声震天,吵得那四海浪滚翻涌,昏天暗地!黄帝又画了一道符咒,那巨人便停止呐喊,四海这才归于平静,立好了下马威,黄帝说,我若再画一道符咒,巨人便会从巨人岛,到我身边,我之所以过来和向你们允诺条件,不是因为你们帮助蚩尤,我难以招架,而是,我不忍心让更多人卷入这场无意义的战争里,这次的事端,是我引起的,是人们自己的权利争斗,我不想让更多无辜的鲜血,因我们的争斗而流……」

「看来,黄帝的权谋之术仅次于陛下呀!好厉害的手段,先礼后兵!」我拍了马屁。

「你以为这是谋略?」玉帝冷笑一声,「那龙族最初也以为这只是黄帝的谋略,迫于黄帝的压力,这才勉强答应,可事实上,这就是黄帝的心中所想,他确实不想让更多的鲜血,无辜流淌,所以,在与蚩尤征战的过程中,不用法术,甚至不用妖族……只有当蚩尤用了法术后,黄帝才以法术破解,要知道,黄帝这么做,完全是破坏息壤之碑,让众神王不能长生不死所引起的,他这么做,当真只是为了不让黎民百姓,无辜牺牲!」

听了这话,我不由得对黄帝心生神往,「那……那后来呢?」

「后来,蚩尤战败,黄帝真的毁掉了息壤之碑,第一代天神失去了永生不死的能力,但黎民百姓却不用因此流离失所,但黄帝永远不知道,他打破了息壤之碑…………」玉帝忽然叹气。

「怎么?」我很好奇。

玉帝苦笑一声,继续说道,「息壤之碑碎裂以后,天地灵气得以充盈天地,凡间历经生死,死石数量急剧增多,为了中和天地灵气,鸿钧想到了封神榜计划,并让三圣共同研究,元始天尊想到重建天庭的方法,这个天庭,需要一个天帝,让谁去当这个天庭的主人?鸿钧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元始天尊,元始天尊并不想从自的门中弟子选择天庭之主,于是,他找到了一个人。」

我静静地听着,虽然我觉得我似乎猜到了玉帝接下来的话,但玉帝的话,还是足以让我震惊。

「他找到了因息壤而死的黄帝,他让黄帝的灵魂进入轮回,让他经历八十一世千万劫难,借此炼化他体内的六神,让他成为一个至善之人,最终,统领天庭!」玉帝道:「第一代天庭之主,天帝黄帝就是我的前生!」

「这可真是,了不得的往事呀!」我虽然已预料到黄帝会和玉帝有关,但是从玉帝嘴里说出来,还是让我震惊,「普天之下,恐怕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吧……」

「不超过十个人吧……」玉帝道:「自我元神恢复以来,我一直在捉摸着鸿钧老祖的意图,但始终想不明白。」

「想不明白?」

玉帝道:「倘若我八百年前服用返魂丹,那么,我记忆便立刻复苏,绝不会像现在似的,历经如此多的磨难! 要知道!我是被元始天尊安排,当做玉皇大帝的, 他认为至善之人,能治理好三界五行,所以,我做主天庭,便能平衡中和三界五行的灵气。」

我静静地瞧着玉帝,我知道他所说八百年前的事儿,是杨戬大闹遗岁山的事情,当初,杨戬大闹遗岁山,身受重伤,玉帝将返魂丹给了杨戬。

眼前的这个玉帝,与我以前认识的玉帝大相径庭,以前的玉帝,断没有现在这般洒脱,这般举重若轻!

「也许,元始天尊让我当玉帝,本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。」

「陛下为什么这么说?」

「元始天尊想让一个至善之人统领天庭,如果我劫难满了,或者我服用了返魂丹,便真如元始天尊所希望的那般了!但那样真的可以吗?」玉帝轻笑了一声,说道:「世上根本没有什么至善之人,即便是圣人,那也只是相对的,俗话说,长短相形,有无相生,善恶也是相对的,世间若无恶,怎会有善,世上之所以有善,乃是恶的存在。所以,至善之人是不存在的,元始天尊让我历经万千磨难,想让我心中的恶完全消失,那是错的,没有恶,本身就是大恶,唯有有恶才能有善。」

我瞧着玉帝,突然发现,这个玉帝是如此的陌生,尽管他像往常似的,什么都与我说,但我们之间,却好像隔着层层星河!他究竟是善良的灵魂,还是邪恶的灵魂?「陛下,我一直欠着您一个大恩情,您是知道的。」

「你是说,你吃了我的心?」玉帝道:「你早已报答过了。」

「三分恩,九分报。」我说,「这份恩情,我只报答了两分。我不知道我眼前的人,究竟是谁,是那个心甘情愿把心都交给我的至善之人,还是别的什么人?我知道您进入过玲珑塔,我知道,一旦您从玲珑塔出来,您那些往日里昏庸颓废,便一扫而光。」

玉帝进入玲珑塔,炼化了邪恶的灵魂,按说他现在不应存有一丝邪恶才对,怎么眼前这个人,说的话,并非至善之语,反而好像邪恶的灵魂占据了主导?

「是呀!我当初也是那样认为的,我也确实从玲珑塔里回来了,所以,我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我了,我不是梅友人,也不是把心给你吃的善人,我甚至不是当初的黄帝。」

寂寥的钟声忽然在大殿回想,是有人要进来的响动,玉帝微微笑,对我说道,「有人来了,你顺着密道回避吧。」

大殿旁边,有一道暗门,那是用法术做的一个真实的幻境,直接通往北天门,进入暗门,是可以看见外面的事儿,但外面却永远看不见里面的情况。

我进入暗门,又好奇地回过头。

暗门的法术,好像一层七色云雾,让一切似真似幻,我似乎看见哪吒跪在大殿正中,正在向玉帝说着什么,他们的声音我听不见,只看见两个模糊的影子,后来,那影子也渐渐模糊,于是,我不得不放弃了。

我从暗门一直走到北天门,脑子里一直在想,这个玉帝究竟是谁呢?是梅友人?还是那个是管不住自己的欲望,随意和女仙发生关系的帝王?抑或是黄帝?

不,好像都不是,他是玉皇大帝。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