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世

玉帝曾经是一个十分善良的人。

他历经过无数次的劫难,一直心存善念,有一次,一个修道者被人打落​山崖,奄奄一息,玉帝将那人救回家中进行救治。

那人醒了,见到玉帝,说,「虽然你救了我,可我要杀了你。」

玉帝的脸上没有任何神色,他很平淡地瞧着那人,问道:「为什么?」

「我想修长生,可我身上孽债太多。我心不善,鬼神难容。我见你身上,有一团青木一般剔透的清气!我知道,你是个极其善良的人!你的心,正是我欠缺的!」

「生亦何欢,死亦何哀。」玉帝说,「把心给你,本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,我老母瞎眼在堂,没人照料,为人子者,不能不孝,所以,我不能死。」

那人道,「这好办,你老母眼瞎,你死了,他也未必知道,你说她身体也不好,我会法术,可以让她身体健康,我取了你的心,替你服侍她不就完了。」

「若你真能替我照顾老母,我又何必吝啬一颗心呢?」玉帝坦胸一笑,「请吧。」

那人将玉帝的善心取了来,装在自己的心里。

玉帝就这样死了。

那人没有食言,替玉帝照顾着瞎眼的老母,直到那老太婆驾鹤西游。

那个取走玉帝心的,就是我……

三圣定下封神榜,交给姜子牙。

姜子牙出山,遇见申公豹。

申公豹变着法儿瞧见了封神榜,看见了天机。

他瞧见了自己的命运,心中不平。

圣人啊! 你寿齐于天地,为何要把芸芸众生当做布落的棋?我们修不得长生,只有百年光景。 如此短暂岁月,你却不肯放过?用我们填补你犯下的过?

你想让他们死后封神,堵了天劫的窟窿?想得美!

申公豹记得玉帝这一栏位,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写。

玉帝既是要经历千般劫,必是万世修来的好人!圣人想让他当天庭首领,他无欲无求,定然会统领好神界众神。

想的真好!但不能让你如意算盘成了真,落笔封神已然成真,命运难为,玉帝你既然没写,那就是圣人失职。

申公豹学过天命算术,掐指一算,算到梅友人还差四十二劫,方能劫满。

不能让他劫满,申公豹如是想。

梅友人住在梅家村。

他有一个哥哥,一个姐姐,一个妹妹。

当时,朝歌一户贵族,潘黄氏,他染上怪病,常年卧床不起,潘黄氏的子女找到申公豹,希望申公豹能祈求上天,治疗潘黄氏的病。

申公豹扶乩问卜,说道,「这病是代瘟神而悲,是思念所致,他妻子是不是很早就身亡了?」

「母亲早已过世,爹爹一直想念母亲,所以,没有给我们子女再找一个母亲。」

其实,潘黄氏一直想找个女子,但儿女一直阻拦。

申公豹点点头,「瘟神同悲呀,如果不让你们父亲结婚,冲一冲喜。那瘟神便不会开心,就在你们家长驻不走,到时候,你们爹爹活不了多久,死了也会连累你们的。」

潘黄氏子女这才惶恐,问申公豹解决之道。

申公豹给他们指了一份姻缘,那便是梅友人的姐姐。

梅家两个女子都很漂亮,村里提亲者甚多。可是,梅老头谁也看不上,他觉得女儿这么漂亮,必然要嫁个达官贵人。

因此,梅家俩姑娘一直待嫁闺中。

潘黄氏的儿子来到梅家村,为父提婚。

他的大度,聘礼,让梅老头忘乎所以,当下就允诺了这门婚事。

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,梅老头领着妻子女儿,两个儿子一同前往朝歌,小女儿留在家。

一路上,一家人欢天喜地。

梅老头感觉自己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,以后,他就可以借着女儿的权势,飞黄腾达。

他哥哥也很开心,父亲收到一笔不菲的聘礼,他可以在村子里找个最漂亮的女人结婚,他每天看见那些小媳妇都觉得裤裆热得慌。

梅友人更开心,姐姐嫁人,应该会幸福,父亲感到幸福,哥哥的脸上也洋溢着笑,只要别人开心, 他就快乐。

梅家人赶到朝歌时,潘黄氏刚刚死亡。

根据律法,贵族死,可以有人陪葬,潘黄氏直到死前,一直都挂念着那位未过门的妻子。他的子女为了满足他的遗愿,要求梅家大姑娘要给他陪葬。

梅老头当然不同意了。

可是,他已收了人家的聘礼。

「我把聘礼给你们拿回去,好吗?」梅老头哭着说,「放过我女儿吧。」

梅老头的哭喊毫无作用,他女儿被人下了一种术,无喜无悲的脸和一个陶俑似的。他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和一个棺椁拜堂,成亲。

接着便被活生生钉在棺木里,入土下葬。

梅老头的大儿子为救妹妹,和人反抗,被抓去坐牢,梅友人想反抗,他母亲死死抓着他的手,哭着说道,「咱们梅家不能没有后啊!」

梅老头在那一系列打击中,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,大起大落,他一夜白头,疯了。

没多久他失足落水,结束了他荒唐的一生。

梅友人第一次,体会到了无能为力。

他哥哥因得罪权贵,被判死刑,那时候,纣王发明炮烙之刑,他哥哥成了牺牲品。

梅友人和母亲回到家,只见蟏蛸满墙,物是人非。

有人说,村子里来了一伙强盗,把他妹妹掳走了。

没多久,梅友人娶妻了,她老婆给她生了七个孩子,但都出生不久,便夭折了。

他去女娲庙,求神。冥冥之中听见声音,说他犯仙缘,不能有子。

这一年,梅友人的老婆又怀孕了,挺着大肚子过河,不知因何缘由,竟被人抓了去,梅友人甚是着急,四处打听,原来是被官兵抓走,他跑到朝歌,他老婆却早已死亡。

原来,那一日妲己和纣王游玩,见到河水之中有农妇趟河而走,妲己很好奇,问纣王,她趟水过河,难道不觉得冷?于是纣王就让人把农妇抓了去,剥开两条腿的肉,让妲己去瞧。

妲己觉得残忍,说农妇怀着宝宝,那宝宝将来要报仇怎么办?于是,纣王就命人把孕妇肚子剖开,将那孩子放进石碾里,搅成血水,把血水让狗吃了,把狗杀了,烧成灰,永世不得超生。

那孕妇就是梅友人的妻子。

梅友人得知这件事,心情低落到极点,他拿着一根麻绳,悬在树上,搬了一块石头,垫在脚下,他把绳子套在脖子上,一踢石头。

就在这时,一道金光闪过,绳子瞬间断裂。

他从地上爬起,一个方士打扮的人,来到他的跟前。

「死不得」方士说,「有什么想不开的事,非要自杀?」

「我姐姐被贵族抓去陪葬,我哥哥气不过,被官兵抓走,惨死于炮烙之刑,我爹爹悲愤交加,一命呜呼,回到家,妹妹被强盗抓走,怕也是死了,有老母在堂,我不敢轻生,娶了妻子,想为我梅家传宗接代,奈何福缘太浅,孩子没有出世,就都死了。后来,高堂先走,我寻思和老婆相依为命,过此残生也就算了。不曾想,老婆肚子竟然又有了骨肉,那一日,她过河去换东西,却不知何故,被抓到大牢,将她处死,就连那肚子里尚未成行的胎儿,也被他们挫骨扬灰。现在我孤零零一个人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」

方士摇了摇头,「死,固然要死,但什么时候死,是一个值得深思的事情。」

「死?」

梅友人问。

「此生是此生,你与芸芸众生都在此生,为何听命于他人,为何受他人欺凌。」

「就算我不想,又能如何?我身处无边痛苦,食不甘味,夜不能寐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」

「世上一切,皆是因果,有因必有果,有果也必有因。你此生所有苦难,皆是因你死后的万般福泽?」

「死后?」

「你将成为玉皇,统御三界,无论人神仙鬼,抑或魑魅魍魉。都将听命于你。」

「这怎么可能?」

那人便用法力,让他看到了前世种种。

梅友人死去的父母姐姐妻子,甚至素未谋面的七个女儿都在死者国度里享福。

梅友人道:「我又没去过死者国度,我怎知那不是你让我看到的障眼法?若死者国度这般安详,我何不去那里陪伴他们?」

「现在你若死,你的老父老母妻子女儿都将受苦!」

「为什么 ?」

「你是有可能成为玉皇的,只要死的时机恰当。若你得道成仙,你的家人自有安排,你的亲人会享受百世人间富贵。你的妻子会成为帝后,母仪天下!你的女儿,会成为公主!」

「难道,我还死不了?那我如何忍受这痛苦呀!」

「我教你一个法儿。」那人说,「可以将痛苦分开,不让你来承受。」

「有这样的方法?」

「世上但凡能得道成仙者,皆有六神。勾陈腾蛇青龙玄武白虎朱雀。六神分而不离,合而不一,我教你一个法子,你可让六神各自为政。各司其职。」

梅友人向那人讨了法术,勤加练习,过了几个月,梅友人逐渐掌握了六神分离的方法,他将所有不开心与悲伤的记忆,都交由一神背负,因此,他便忘了过去,恢复了往常。

杨戬

这一日,梅友人在庭前闲坐,鸡在院子里的黄花菜旁散步,大黑狗趴在地上打盹,黄花菜开的正好,一片盎然,他抬起头,倦鸟向着远山飞去,渐渐地,飞鸟似乎化作了晚霞浮云里的一抹尘埃,梅友人揉了揉眼睛,那飞鸟却倏然不见了。

他想起前些日子,听见有女人唱歌,唱的就是这黄花菜,声音很凄惨。

「焉得谖草,言树之背。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」

那女人的丈夫被纣王征去打仗,不知何时才能归来,生者有归来的一日,总有念想,死者呢?

他叹息一声,有些恍然若失,大黑狗知他心里难过,便跑到他身边,用头蹭着他的手,梅友人拍了拍大黑狗,心想,院子里的花开了可以败,天边的云,聚了可以散,可是人呢?

正想时,柴门被人推开,他那个被强盗抢走的妹妹回来了,在她身边是一个英俊的少年。

「妹妹!」梅友人大喜,「你没事。」

「没事」梅姑娘的脸上没有丝毫欣喜。

「他是?」梅友人指着身旁的少年问。

「我儿子,」梅姑娘说,「叫舅舅,二郎。」

「舅舅。」 梅友人大吃一惊,不敢答应,他道,「你离家不过三年,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?」

却说,梅友人有个妹妹,梅姑娘在家中等着家人回来时,遇见强盗下山,幸好一位道爷出手相救。道爷赶走强盗,见她眉清目秀,便自报家门,「如今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你一个弱女子,在这乱世很难生存,不如随我远遁山林,学一学修仙之法,如何呀?」

「父母在外操办姐姐婚事,我怎能独自离开?」

道爷笑了,「你姐姐有命无数,此番前去,注定要死。」

一听这话,梅姑娘忙给道爷下跪,希望他能救救姐姐。

道爷道:「天劫将至,沾染因果者,难逃因果,山人远遁山林,就是为了身如菩提,不惹尘埃。姑娘,你先别哭,听我细细道来,你二哥梅友人非比常人,乃是玉皇之命,他周围人必然沾染他的道行,所以此生受苦,理所当然。需知,天福非常人所受,欲受其福,必受其累!你本来也应丧命于强盗之手,只不过,你我有缘,因此,贫道才来渡你。」

「为什么不能渡我家人?」

「他们与贫道并无因果。既无缘,何必招惹因果?需知,世上一切皆由因果,缘也是如此。」

「若有因方能有果,世上的第一个因从何而来。」

道爷哈哈大笑,「想我陆压阅人无数,头一次见到如此豁达之人!我告诉你,世上一切因,皆因一念而起。死生不过暂时而已。」

陆压用了法术,让梅姑娘看到了前世今生,因果报应,梅姑娘看见,她父母在地府之中有人服侍,起居八座,生活甚是滋润。

她姐姐也是如此,打扮的花枝招展,风情万种,陆压说,她姐姐将要做一个最特别的女人,比妲己都特别。梅姑娘问,那是谁?陆压却不告诉她。只写了一个明一个空。

梅姑娘遂断了此生的亲情之念,随陆压修炼去了。

陆压有一徒弟,姓杨,人称杨君,此人跟随陆压,却不学法术,特喜收集天下稀奇。

陆压将他带在身边,也不恼他。

有一日,他忽然见到师父身边多了一个女弟子。

只因那一眼,杨君爱上了她。

万般姻缘,皆是因果。

那梅姑娘和杨君相互欢喜,私定终身。

关于遗岁山的事情,我知道很多。

遗岁山是妖族最后的一块领土,曾经有四座,后来,有一座被人毁灭掉,但那是好久以前的事儿了。

那时候,玉帝的妹妹梅三小姐,被陆压所救,跟着陆压,来到一坐岛。

那岛里有个完全不懂法术的凡人,姓杨,没有名字,人们叫他杨君。

杨君风姿俊朗,潇洒非凡,他天生不喜修炼,也不渴求长生。这在岛上显得格格不入。

他像凡人似的,耕地种田,没人时,便在自己搭建的草庐里,看书画画。

杨君绘画技巧高超,画什么都栩栩如生,他的绘画天赋,深得陆压喜欢,陆压赐他两件法宝,一只无相笔,一张三尺布。

三尺布虽名三尺,却可无限增长,杨君画了一幅作品,不一会儿,那作品便消失不见,若杨君想看,那画便浮在三尺布的上空,除此之外,若配合无相笔,更是一件妙不可言的法宝。

但凡经无相笔画出来的,都能化为实物,不过却是一种幻影,不能持久。

杨君不喜长生,就躲在自己的草庐里,写写画画,偶然的机会,让他看见了梅三小姐,一见之下,惊为天人。

梅三小姐天资聪颖,陆压所传法术,一点既透。

其他师兄弟,都忙于修行,苛求长生,也没人搭理她,她一个人在岛上闲逛,无可去处,便找杨君,时间长了,二人有了男女之间的感情。

有一次,残月如钩,满天星斗。

梅三小姐想起老家盛开的芍药,便让求杨君画来。

杨君经常听她描绘家中陈设,便用无相笔将她的家勾勒出来,梅三小姐瞧着那开满芍药花的小院子,记忆便如洪水泄闸一般,倾泻而出。

北极星在天空中,明亮而孤独,但却有北斗相伴,而她,孤零零在这岛上,除了阵阵海浪,别无他物,即便浪花,也都是他乡之声。瞧着那孤零零的房子,梅三小姐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思念,大哭起来,杨君安慰她,抱着她,那一刻,她俩之间的感情,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。她们不仅仅是师兄弟,更像是别的什么。

后来,他们便相爱了。

那杨君,其实并不是人。

他告诉梅三小姐,他是陆压的梦中精灵,若陆压醒来,他便不复存在,即便陆压睡着,若梦见的不是他,而是别人,他也不复存在。

这岛上,陆压的弟子不多,除了梅三小姐和另一个人外,其余人都是陆压的梦中精灵。

陆压制造了一个环形祭坛,他在祭坛中间,想象着自己梦见的事物,他给这些梦,丰富了想象的细节,他本就先天灵火之灵,便用火与烟,给这些精灵以生命的形态。

岛上的人之所以拼命修行长生,就想从梦里醒来,好像正常人一样,看一眼外面的真实世界。

听了杨君的叙述,梅三小姐有些不知所措,她不想和杨军分开。但陆压总不会一直梦见杨君,倘若陆压不曾梦见他?

杨君对此,比较坦然,对于圣人来讲,修长生或许容易,但岛外面的芸芸众生,只有百年生命,不也活的很开心吗?

「可你并非有百年生命,说不上什么时候,陆压醒了,或者他不想梦见你。」

瞧着梅三小姐依依不舍的小女儿神情,杨君说道:「我知道一个地方,即便陆压醒了,我也不会消失。」

「哪里?」

「遗岁山。」

「昔日,妖族巫族大战,妖族胜却也元气大伤,当时,人族大兴,但妖巫二族觊觎中原肥沃之地,一直想取而代之,圣人遂将天下分为四大部洲,将南赡部洲交与人族,并在四大部洲之间,各安置一道屏障,那便是遗岁山。因遗岁山是分割四大部洲之山,所以,这遗岁山不在五行之中,又不属过去未来。」

「什么叫没有过去未来?」

「入得遗岁山,任里面时间如何流淌,对于外面世界,不过一瞬而已。」

「那我们岂不是有生生世世的时间,可以在一起?」

杨君点点头。

梅三小姐便开始寻找进遗岁山的方法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她找到了,她开开心心地带着杨君来到遗岁山。

但,正如黑衣老者阴鱼所言:遗岁山不欠世人,世人也不欠遗岁山。欠了遗岁山什么,就要还遗岁山什么。

梅三小姐和杨君要在遗岁山居住,便欠了遗岁山大把时间。

对遗岁山的妖族来讲,他们接纳梅三小姐和杨君,是有目的的。

遗岁山一共四座,每一座都有一位十分强大的妖族守护它,这四大妖王分别是阴阳二鱼,白泽,呲铁。

那时候,正是封神,妖族因和巫族大战,元气大伤。圣人封神,重建天庭,却也没有妖族一席之地。

妖族之中,白泽呲铁二妖,最是好战,一直有染指人族地盘的打算,女娲以其无上法力,不让二妖出现在封神榜里,但她知道,终有一天,白泽、呲铁,势必要离开遗岁山。

为此,女娲不得不考虑遗岁山的守护妖王,她没有相中梅三小姐,更没有相中杨君。

她利用圣人之术,洞察未来,看到了梅三小姐和杨君结合以后生出的孩子,于是,她让阴阳二鱼答应了梅三小姐的请求,同时,也提出了一个条件。

他们要一直留在遗岁山。

梅三小姐和杨君很轻易地便答应了。

对于他们来讲,留在遗岁山,意味着生生世世在一起。

他们并不是圣人,并没有料到未来会有自己的孩子,也没有料到,父母之爱子,竟远远大于对彼此之间生生世世承诺的厮守。

二人在遗岁山中,画画谈情,好不快活,后来,三圣怀孕,杨戬诞生。

杨戬一出生,便力大无穷。梅三小姐将自己从陆压那学来的法术,倾囊传授给力杨戬。

但杨戬并不满足,因为梅三小姐所传的法术,实在不够高明,他不想留在遗岁山。

他想出去。

俗话说,父母之爱子,当为之计深远。

梅三小姐去找女娲,女娲忙于封神,顾不得她。

于是,她暗中将杨戬带回家,与哥哥梅友人相识。

阴阳二鱼恼怒梅三小姐不告而别的行为,囚禁了杨君。

梅三小姐回到遗岁山,见杨君被囚,大为震怒。争执过程中,梅三小姐杀了不少妖族。

有不少妖族便是在那个时候,离开的遗岁山,来到了凡人的世界。

阴阳二鱼见状,合二人之力,将梅三小姐囚禁于南赡部洲与东胜神洲交汇处的遗岁山,并将杨君放逐出了遗岁山。

此时,封神之战已如火如荼。

陆压不在做梦,打死赵公明,因而沾染天劫。杨君因陆压苏醒,灵魂消失,肉体便留在遗岁山里。

截教损失惨重,女娲决定弃车保帅,放弃妲己。

她来到遗岁山,安置一干九尾妖族,听到阴阳二鱼将梅三小姐困在遗岁山,担心杨戬报复,便动用圣人之力,观测未来。

她看到了杨戬肉身成圣便要劈山救母,便叹息一声,说道:「我已弃了九尾一族,如今,还要再弃一座遗岁山吗?」

阴阳二鱼见状,十分惊恐,问女娲何出此言。

女娲道:「那杨君乃是陆压梦中之精,他与梅三小姐结合,生出的孩子,绝非等闲,那孩子如今已在姜子牙手中,得了官职,正在建立功名,日后封神,肉身成圣,势必要为天庭第一人,他母亲被汝等囚禁山中,焉能不去救母?天庭之中,有一法宝,名曰开天斧,天都能开?何况一座山?他若劈山救母,我那遗岁山,岂非毁于尔等之手?」

黑鱼道:「遗岁山不欠世人,世人也不欠遗岁山,他若劈山救母,灭我一座山,我便要他人头落地,永世不得超生。」

「那时,他已是天庭第一人,距离圣人境界,只有一步之遥,你们两个,虽然不在五行之中,若用非五行之术,你们两个也会受到致命伤害,况且,封神结束,杨戬位列仙班,肉身成圣,你们两个未必是他对手。而今封神既补天劫,我又不能轻易出手干预,到时候,只能眼睁睁看他毁那遗岁山!」

听见此言,白鱼道:「娘娘,此事因我二人而起,请让我们为他做个了断,到时候,杨戬若劈山救母,任凭他劈山就是,到时候,我定叫他肠子悔青,哭爹喊地也要追悔莫及。」

「哦?」女娲道:「此话怎讲?」

「我们兄弟二人,最会调和阴阳,勾连世间万物,我们将梅三小姐和遗岁山连成一体。到时,梅三小姐就是遗岁山,遗岁山就是梅三小姐。他若劈山救母,毁了遗岁山,便是亲自杀了他自己母亲的性命。」

女娲一听,顿时怒不可遏,「胡闹!母子天性,尔等焉能做如此残忍之事?」

白鱼道:「娘娘素来仁慈,我妖族也素来仁慈,当年巫族肆扰人族,天被撞破,是娘娘亲手补天,是我妖族用了无数血,赶走巫族,以还和平?人族又当如何?对我们始乱终弃,成了气候,却又自相残杀。那纣王,昏晕无道,见娘娘法相,竟有亵渎之心,这种行径,禽兽尚且不为,何况他乃一方诸侯霸主?此等生灵存于世间,只会污染人间净土。」

黑鱼道:「昔年,我曾目睹人间霍乱,饿殍千里,民不聊生,残暴的人类,为了活命,竟易子而食!即便到了太平年间又如何?自诩聪明的人,视天下万物如草芥,那河里的游鱼有什么错?被人抓起放入餐盘,却嫌游鱼刺多!难道游鱼不是生命?难道天下万物生灵,只有人才配有生,其他生灵,都是下等生灵?」

女娲默然,默然便是默许,于是,阴阳二鱼调和阴阳,将梅三小姐和遗岁山连成一体。

对于我们这一路上遇见的妖怪来讲,很少遇见以前的妖族,不过,很少并不意味着没有。

九头虫就是其中之一。

九头虫

九头虫本和族人一起居住在遗岁山里,后来,那里发生一次叛乱,九头虫被迫逃离了遗岁山。

那一年,肉身成圣的二郎神,得知母亲被困,一个人拿着开天斧去救母亲,一路上,斩杀无数遗岁山的妖族。

杨戬乃是天庭最强之人,遗岁山那些妖族哪里是他对手,那一日,妖精的血染红了这位少年将军的亮银铠甲。

九头虫的父母舍了老命,将他封在一颗桃子里,这才躲过一劫。

待他醒来时,整个遗岁山已然不见,只有一片空无。

他一个人便在世上漂泊,饥一顿饱一顿,一面躲避天庭的耳目,一面修炼自己的本门心法。

三界之内,几乎没有收留他的地方,他是妖族,并非凡间生物修炼成精,所以,妖怪们不要他,将他当做异类,神仙道士也不要他,因为他是凡人得道,不仅如此,他们还要抓他,要把他炼成仙丹,增强自己的修为。

不知漂泊多久,他遇到了万圣公主,他与万圣公主一见倾心,相互欢心,在万圣公主的撮合下,九头虫入赘万圣龙王。

万圣龙王一直瞧不起他,说他是妖族余孽,他的地位因此十分低下,他想送给龙王一份重礼,便相中了金光寺的阵塔之宝——佛宝舍利。

那舍利,乃是佛祖圆寂时所化,对和尚来讲,意义非凡。

和尚听闻佛宝被盗,一言不发,只叹息一声,「尘世间,如果身死,便无法左右身外之物了。」

「师父不用担心,待老孙去把那佛宝取回来。」

和尚不语。

待猴子走后,我问和尚,为何脸上显得如此忧郁,和尚道:「众生无相,佛陀无相,我若在意那佛宝舍利,反而入了俗相。」

「众僧如此在意,为何师父让他们不在意。」

「求佛讲的是修心,拜的是自己,是无上智慧,若重视表象,怎能领悟佛陀真谛?抄经书能成佛,世间岂非太多佛?抄经、拜佛,都是一种表象,若心中无佛,抄的不过是字,拜的不过是相。佛陀既已圆寂,那留在尘世的舍利,不过凡人的一块骨头,佛家说,以身为刑,身体不过是困人的枷锁,若众僧一心向佛,何必惨败困人的枷锁?」

我道:「佛宝在佛塔,并非都是为参佛之人,想那无知无视的芸芸众生,也会沾染佛宝的恩赐,这不是一种普度吗?」

「佛普度的是信佛的,不信佛的,不再普度之中。」

我默然,「那佛宝,终究是佛陀的遗物。」

「佛是无相的,无相怎有物?」和尚瞧着我,「悟净呀,世间人,都经历三次死,第一次,就是他生命终止,不在这世上;第二次,是人们偶尔会谈论他,或叹息,或咒骂,他虽死,但人对他的记忆,却还从未停止。第三次,便是没人记得他,他便真的消失了。」

我道:「佛陀留下经典,又留下佛门一脉,怕是没有死。」

我的意思很明显,我并不认可高高在上假慈悲的如来。和尚所追的那个佛,怕是很早以前就已经死了。

既如此,他为什么不在意佛留下的舍利

和尚听懂我话语里的玄机,淡淡一笑,「佛说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,世界无相,无相便无留下形骸,若用这种观点去看,佛留下的舍利,反倒曲解佛本身的含义。这世上,人死之后,往往会留下许多问题,那些问题,究竟是不是他生前所在意的问题呢?尤为可知罢了。」

我默然。

过了半柱香时间,猴子回来,说需要我和猪去帮他。

原来那九头虫打猴子不过,便钻到水里,猴子倒不是怕水,只是在水里功夫武艺大打折扣,欺负一下体制内的龙子龙孙倒是可以,这种半路出家混起来的愣头青,多半不是善茬,和他们在水里硬碰硬,猴子有些隐忧。

我便和猪下了水,来到那万圣龙王殿。

万圣公主依偎在九头虫身边,全然不将我和猪放在眼里,万圣龙王没有见到,不知跑到哪里。

猪是讲牌面的,一上来便问:「龙王呢?」

万圣公主冷笑一声,「猪也敢下水放肆了吗?」

「你不认得我,我不怪你,想当年,我是总管天河的天蓬元帅,别说万圣龙王,就算东海西海,也得给我几分薄面。」

「我也给你几分面子,你在我这里撒野,我且放你一马。」

话不投机,双方很快战在一块儿。

我向来功夫最弱,打不过九头虫,那猪虽名天蓬,却也不过善于指挥千军万马,真到站前厮杀,反而不行。

我们两个对阵九头虫,怎么也打不过,便一起逃出水面,九头虫杀的兴起,追了出来。

猴子在水外,见九头虫出来,拿着金箍棒,便与九头虫战在一起,我和猪很识趣的退在一边。

猴子本来武艺就强,元神恢复之后,更是无可匹敌。

那九头虫与猴子战了不到三五回合,便感到渐渐不支。猴子在一旁,见他已有败相,便道:「我看你并非凡间妖怪,怕是上古妖族,若你交出佛宝舍利,老孙可饶你不死!」

九头虫听此,冷笑一声,「你既知我乃妖族,便知我厉害!」

说完这话,只见九头虫双手背在身后,站在云层之上,不多时,在他身后,生出八个头来,青色的头,似龙,似龟,有鳞,又似鸟,有喙。八个头,一齐看着猴子,发出一阵阵嘶嘶的声音。

猴子再度和九头虫战在一起,九头虫双手和猴子对战,八个脑袋轮番向猴子偷袭,猴子挥舞着金箍棒,左闪右避,毫不示弱。

忽然,天空之中,有人说话:「大圣,请将此妖,交我处置!」

我一抬头,只见杨戬驾云赶来。

猴子一面和九头虫缠斗,一面说道:「不劳真君动手,我收拾他足矣。」

「大圣有所不知,我与此妖有不共戴天之仇,还请大圣送个人情给我,杨某定将重谢!」

那九头虫听见二郎神这番话,向后退了两步,离开战圈,抬起头,恶狠狠地瞧着杨戬,「你就是二郎神杨戬?」

「不错!」杨戬道:「我就是!」

「我不找你,你到来找我!」九头虫冷笑三声,又对猴子道:「这是我俩的私人恩怨,待我收拾了他,再来找你。」

猴子道:「老孙现在正是兴起,怎么你不和老孙打架,却要找他?」

我踏云上前,叫住猴子,说道:「大师兄,他和杨戬早有过节,还是不插手为好,况且,咱们此次,只为佛宝而来,何必干扰他们两个的私仇?」

「这么说,沙师弟,你是知道情况了?」

我点点头,「杨戬劈山救母,灭了一座遗岁山的妖,他和妖族之间,有血海深仇。」

猴子一听遗岁山,眉毛一皱,有些不满:「莫不是女娲娘娘的那座遗岁山?那杨戬为什么要灭了一座遗岁山?」

我知猴子因牛魔王,对女娲等遗岁山妖族,心怀恻隐,便将阴阳二鱼调和阴阳,将杨戬之母和遗岁山连在一起的事儿都和猴子说了,「杨二郎劈山救母,毁了山,却也害死了自己的娘。」

猴子默然,「那这九头虫?」

「杨戬虽然灭了一座山,但终究没有赶尽杀绝,」我说:「二郎神也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,遗岁山有很多妖怪,都逃了出去,想必其中就包括了九头虫。」

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二郎神怎么会奄奄一息?难不成那遗岁山里,还有什么厉害的妖怪?」

我刚要说,却见九头虫突然再度变了形状,纵然我觉得我见多识广,但见到九头虫这幅模样,还是被吓到了。

他像一只巨大的鸟,却又不是鸟,身子像狮子,尾巴也像,双足似龙,各有四个脚趾。

背生双翼,羽毛如鳞,每一片羽毛,都似一把利刃。

胸以上,便是脖子,九个脖子上,长着九个头,头似龙,似龟,有鳞,又似鸟,有喙。

杨戬和九头虫在空中厮杀,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当年杨戬剿灭遗岁山的情形。

那时,杨戬劈山救母,带着哮天犬一路厮杀,哮天犬出自遗岁山,族人早已死光,它也不受待见。它被遗岁山妖族欺负,幸亏杨戬救了他,从此,便对杨戬忠心耿耿。

遗岁山不在三界,不在五行,能保护他们的,只有他们自己的修为,那一天,允诺给与他们苟活的女娲,抛弃了他们。

那一天是遗岁山的末日。

妖族哭天喊地,血流成河,问天天不理,告地地不闻。

鲜血、恐惧、哀嚎,遗岁山宛如人间地狱。

而他们的敌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身着银盔铠甲的少年杨戬。

杨戬面无表情,如一把钢枪,锐不可当。

对杨戬来讲,遗岁山害死了杨君,囚禁了他的母亲,他要报仇。

谁也阻挡不了他!

妖族组成人墙,减缓杨戬杀戮的步伐,剩下的妖族,决定使用献祭之术召唤先祖。

三十六名强大的妖族,站在遗岁山上,伸出自己的右肢(有的是长满汗毛的爪,有的是长满鳞片的鳍),发出同样的嘶吼声——那是妖族特有的语言,凡人是听不懂的,那声音犹如狂风呼啸,又如雨过山楼。

他们的身体开始着火,黑色的火焰,如缠绕的藤蔓,从地上缓缓爬上他们的身体。在火焰的舔舐下,身体开始消失,但举在半空的右肢,却并未因此落下,火焰好像变成了他们的身体。

火焰之中,升腾起一阵黑色的烟雾,它汇聚到半空之中,形成一道漩涡。

从地上升起的火,烧尽了悬浮在半空中剩下的右肢,天空中黑色的漩涡快速旋转,从那漩涡之中,缓缓飘落下一个「怪人」。

那是一个身材不足五寸,瘦弱不堪的「怪人」——似人又不是人,他眼窝深陷,双眼闪着一种暗黄色的光。在他身后,是四只翅膀,每一只翅膀,都有一种颜色,黄、白、黑、蓝。

他没有唇,獠牙外翻,他也没有鼻子,但有鼻孔。

他毛发火红,像猴子,却比猴子更加狰狞。

杨戬见此,冷笑一声,「你就是那遗岁山的妖族们献祭生命,召唤出来的最强妖吧!杀了你,倒是让我方便许多!」

怪人汇聚了献祭者所有的怨念和记忆,他嘶吼一声,问杨戬道:「汝为何如此残忍,残杀我等妖族!」

「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囚母之仇,焉能不报?」

怪人狂笑三声,「你只知你的杀父囚母之仇,死在你手里的妖,难道就无父无母,无儿无女?」

他身后四只翅膀忽然煽动起来,刹那间,飞沙走石,黑风似线。于细细丝线之中,怪人陡然射出灰色噬魂针!

噬魂针乃上古妖族舍命法宝,顾名思义,所谓舍命便是舍去一身修为,射出三万六千只噬魂针。

凡人中此针,当即人死尸烂,灵魂残破不全,修真之士,中此针者,三魂不全,六神不合。修为低的,和凡人下场一样,修为高的,道行被毁,修为大打折扣。

杨戬大惊,忙用法术,让自己变小。

怪人嚎叫一声,噬魂针一分二、二分三。刹那间,噬魂针的数量由于春分时节的细密淫雨,越来越多。

杨戬逼不得已,只能用法术做了一道屏障。

噬魂针犹如狂风暴雨,铺天盖地,遗岁山附近的山石草木,在针中化为齑粉,很快又化作一道黑色的烟雾,最终消失不见。

杨戬感觉自己是一滴水,一个泡沫,在狂风一样的噬魂针中,左右飘摇。屏障越来越弱,他却无可奈何,最终,那屏障终于消失,杨戬,被那噬魂针刺中,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。

那怪人见状,哈哈大笑,「若我在此,你焉能在我手中存活?不过,我早已身死,他们法力不济,牺牲性命,换我回来,也不过让我存在一瞬之间罢了……」

怪人的声音越来越细,最终,他画作一缕黑烟,消失不见。

遗岁山,突然变得很静。

被噬魂针击碎的草木山石,化作涓涓细流,自上而下,倾泻而落,山中无风,无飞鸟,无虫鸣,除了砂石落在地上的沙沙声,阒然无声……

杨戬在那怪人的噬魂针下,身受重伤,奄奄一息。

「杨戬!」

九头虫的一声大喝,将我从回忆之中拉回现实。

二人已经跳出了刚刚打斗的圈子。杨戬瞧着九头虫,冷冷地说道:「看来你也有些能耐!」

九头虫道:「你手上沾满了遗岁山所有妖族的鲜血,我这就要为他们报仇血恨!」

「妖族既已败,便没必要存在!」杨戬道:「我一直在天庭,等着你们漏网之鱼过来找我,可你们没人敢过来找我,为了能让我亲手宰了你们,这些年,我一直拒绝天庭应招,独自居住,可惜啊,你们没人敢来!」

话不投机,二人再度战在一起。

猴子在一旁说道:「这二郎神,总是这么狂妄吗?」

我点点头,「当年,杨戬劈山救母,遗岁山的妖族,以牺牲自己性命为代价,召唤出上古妖王,妖王射出噬魂针,致使杨戬六神不全,三魂被毁。」

听到这里,猴子哦了一声,他面容古怪地问道:「难道,那时候在花果山,杨戬竟是三魂不全吗?」

我知猴子想起当年花果山与杨戬的比试,便道:「并非如此,二郎神是知道三魂不全,法力不济的痛苦的。当时,杨戬三魂不全,他母亲因阴阳二鱼之故,遗岁山被毁,也是魂魄被毁,危在旦夕。这个时候,玉帝赶到了,玉帝手中,有一颗返魂丹。」

「玉帝竟也会有这么及时的时候?」猪在一旁搭话,很显然,猪对玉帝一直心存怨念。

我没有理他,继续说道:「一个是自己的妹妹,一个是自己的外甥,玉帝和这外甥,并没太多感情,但对妹妹,却一直念念不忘,他本打算用返魂丹,救回自己的妹妹,但梅三小姐,却希望哥哥救他儿子。」

猴子在一旁道:「怪不得他把……别人生命浇灌出来的仙草抓去送人,原来他竟有这样的过去。」

我知猴子说的是玉帝把小棒槌的仙草摘走一事,叹息一声,怕猴子念及过往,继续说玉帝和杨戬的事儿,「玉帝最终听从了妹妹的话,救了杨戬,但此举,却令杨戬和玉帝有了隔阂,虽然隔阂并非因二人而起。梅三小姐却因此丧命,这令他们都对彼此产生了怨恨。玉帝表面上不说,暗地里却认为是杨戬害死了自己的妹妹;二郎神是个心高气傲之人,他是救母心切,没想到会害死母亲,同时,他也恼怒玉帝,倘若玉帝不给他开山斧,便没有劈山救母一说。」

猴子默然。

「其实,那杨二郎却也太过小气,他劈山救母,杀了遗岁山一干妖族,想是为母报仇,却也都因他而起,不过,」我说:「若遗岁山的妖族没用那些阴谋诡计,便没有这许多杀伐,看来一切也算咎由自取。」

「怪不得贤弟劝我不要插手,看来这杨二郎和这九头虫,确实是不共戴天的仇人。」

杨戬和九头虫渐渐分出了胜负,尽管九头虫一直潜心修炼,但他毕竟不是杨戬,没有那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很显然,九头虫已然不敌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了。

这时,一直静静观战的哮天犬,突然从背后偷袭,九头虫的一颗脑袋,被那哮天犬,一口咬掉。

杨戬见状,瞧了哮天犬一眼,叹息一声,跳出圈子,静静瞧着九头虫。

「卑鄙!」九头虫——如今已剩下八个脑袋,他瞧着杨戬,大声喝道:「好卑鄙!」

杨戬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他瞧着泣血的九头虫说道:「你走吧,我不杀你。」

九头虫剩下的八颗脑袋,忽上忽下,向杨戬咆哮道:「你以为我会感激你?」

「我想杀你,但我光明正大!我等你,你要想报仇就来灌江口找我,我随时奉陪!」

说完,杨戬叫回哮天犬,腾云走了。

九头虫兀自站在海边,八颗脑袋忽上忽下,最后又变成人形,他垂着头,一言不发。

猪在一旁,冷冷地说道:「喂,九头虫,可以把舍利还给我们吗?」

九头虫不答。

万圣公主一直在水里观战,见此情形,从水中出来,对猪喝道:「你们这群强盗,天下万物,本就是能者得之。」

猪道:「此话不假,我们就是过来抢的。」

「我夫君未曾得罪你们!为何趟这趟浑水?」

猪道:「那你们又为何抢夺佛宝?」

九头虫在一旁默然不语,万圣公主看了他一眼,又对猪道:「我夫君不过想给我一件礼物,你们何故苦苦相逼?」

猪道:「世间万物,生而有知,都有苦事儿。神也好,佛也罢,烦人也罢,万物也罢,都有自己的烦恼,你烦恼那是你自家的事情,与旁人无关,不过,你们若因你自身的苦事,得罪旁人,旁人找你麻烦,你也只能听之任之。」

万圣公主冷笑,「你能奈何得了我夫君?」

猪道:「我奈何不了,但能人背后自有能人。」

猴子在一旁说道:「若交出佛宝,我可放过你们。」

「休想。」万圣公主冷笑一声,抽出了宝剑。

猴子为难道:「我不想和她动手。」

「沙师弟许是被天劫闹怕了,不敢杀妖,这背黑锅惹人厌的事儿,还得老猪动手。」

猪说完,拿出了九钉耙迎上前。

万圣公主的父亲是个狠角色,却也是个可悲者,四海纷争,龙王们各显其能,他不过是一池浑水的霸主,上不了台面,争不了王,四海龙王纷争,风起云涌,天下大乱,潮水落了又平,他不过是大风大浪世界里的弄潮儿,可惜他弄不了潮;顶多掀起一点浪花。

据说,他曾经四处推销自己的女儿,想要与四海龙宫结上关系,到时候,风起云涌,他也能笑傲江湖。可惜,她女儿,却是个「可怜人儿」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万圣龙王找到东海,想把女儿嫁给东海龙宫三太子,龙王答应,选好吉晨,可惜,那东海龙王三太子,却被哪吒扒皮抽筋。

万圣公主成了望门寡,四海之内,再无龙子能要万圣公主,直到她遇见了落魄妖族——九头虫。

万圣公主哪里是猪的对手,没过一会儿,她便惨死在猪的钉耙之下。

在一旁的九头虫,默然地瞧着二人争斗,即便万圣公主惨死,他都一动不动,好似与他没有任何关联,猴子以为九头虫灵魂出窍,但他没有,他只不过一直在静静看着。

我一直以为他和万圣公主感情深厚,定会拼死给万圣公主报仇,但他脸上的表情,冷静的让人恐惧。

九头虫将舍利子向上一扔,抛给猴子,「拿去吧!」

猴子默然地瞧着他,眼中满是不解,九头虫看了一眼已是尸体的万圣公主,对猪道:「你说的没错,能人背后有能人,咱们山高水长,日后再见!」

说完,九头虫抱起她的尸体飞走了。

我瞧着猪,说道:「二师兄,从今起,你可就多了一个仇人了。」

猪道:「沙师弟,你许是天庭待的时间太久,不懂人间情爱。若是少年郎,突失爱人,他会报仇,因为少年不知死,所以不惜命。若是历经人世沧桑,他反倒惜命的很,他许会找我报仇,不过,却说不上几百几千年以后了。」

我默然。

猴子问猪道:「你这么懂,我问你,杨戬已胜利在望,那哮天犬何故偷袭九头虫?」

猪道:「这我倒是不知。」

我对猴子道:「杨戬曾在遗岁山长到十六岁,在那里,他遇见的哮天犬。你知道,当时的遗岁山有好多妖,其中便有哮天犬,但哮天犬一族在巫妖大战时,惨遭灭族,只留他一个。」

哮天犬在遗岁山,受人凌辱,惨遭欺压,生活苦不堪言。它四处游逛,直到遇见杨戬。杨戬和遗岁山的妖族不同,他十分善良,对哮天犬很好。哮天犬的心渐渐融化,与杨戬感情深厚,形影不离。杨戬逃离遗岁山,他跟着杨戬,甚至杨戬反出遗岁山,剿灭遗岁山,他都伴随杨戬左右。当年杨戬被噬魂针伤了三魂七魄,正是哮天犬上天去找玉帝,这才救了杨戬一命。」

「既如此,他又为什么要偷袭九头虫?」

我摇了摇头,「我也不清楚,也许,我是说也许。哮天犬也出自遗岁山,不想让那遗岁山的妖族,死的干干净净吧。」

猪道,「沙师弟所言甚是,那杨戬十分高傲,如今被哮天犬帮忙,纵然想杀死九头虫,也不想再下杀手了。」

猴子道:「这么说来,那哮天犬倒是救了遗岁山了?」

「也许吧」,猪说完,将舍利子拿给猴子。

我们三人腾云驾雾,径直回到佛堂,与和尚汇合。

猪将前因后果,都与和尚说了,和尚双手合十,说了一句阿弥陀佛,接着道:

「二人虽是不共戴天,却说不出谁是谁非,杨戬劈山救母乃是孝心,屠杀遗岁山众妖,乃是为父报仇,却不想连累母亲。九头虫从遗岁山中逃离,家人尽数死于杨戬之手,杨戬与他,也算有不共戴天之仇,但二人究竟谁是谁非?」

我们三个人没法回答他的疑问。

和尚瞧着佛堂里静坐的佛像,淡淡地说:

「看来这世上,果然没有谁是谁非,二人心中皆有执念,都有要置对方于死地的仇。这两个执念,都不能说对,亦不能说错。世间事儿,大多如此,所谓正义,不过是胜利一方的说辞,那邪恶,自然是败者被冠以的罪名了。」

猴子道:「可悲的是,能左右正义的,只有绝对力量,除此之外的一切对错,都是空谈而已。」

「你能想到这一点,很不错。」和尚道:「佛说,他能消除一切罪恶,也能化解世间的一切仇,这仇也能化解么?」

静谧的佛堂,只有淡淡的檀香静静地燃着,佛像肃穆,谁能回答和尚呢?

对于猴子来讲,九头虫弃万圣公主而逃跑是不耻的行为,因为猴子追求的不是自己的生命,对他来讲,生命只不过是帮他追逐心中所想的一种载体,但对九头虫来讲,生命却无比珍贵。他目睹了遗岁山的惨状,目睹了家人的离去。

梅友人

对于杨戬,我知道很多。

他和玉帝之间,并非剑拔弩张,只是心中有个过不去的坎儿,他觉得,如果玉帝不将斧借给他,不允许他劈山救母,他母亲也许就不会死,即便囚禁在遗岁山,却有念想。

对玉帝来讲,确切地说,对当时还没有发生那件事儿的玉帝来讲,杨戬是他这世上剩下的唯一亲人,他很在乎自己的妹妹,想救他出来,但遗岁山自很早以前,便是女娲的私有财产,他虽名天地之主,却也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己。他只能假借杨戬之手;他手中本有一颗返魂丹,本能救下妹妹的生命,但却最终给了杨戬。

当年姜子牙封神,提到玉帝一职的时候,说没有人能胜任此位,于是梅友人举剑自戕,灵魂入了封神台,被封玉帝。

世人只知,玉帝捡了天劫的便宜.

梅友人在未成为玉帝之前,曾是一心善的农人,可是,他却因申公豹的陷害,遭受了世人难以想象的悲惨命运。

他姐姐被一行将就木的老人相中,便派人说媒,梅友人的父母贪恋权势,便应允了这门婚事,全家人欢天喜地,想去成亲,结果,那老人却在成亲前死去,老人的孩子极有势力,让梅友人的姐姐完婚陪葬,直接将梅友人的姐姐装进棺椁里。

梅友人的哥哥想反抗,结果被抓,他父亲因此而一命呜呼。

等梅友人领着母亲回到家中时,妹妹不知所踪,听人说是被山贼陷害,其实是被陆压收为徒弟,但梅友人又哪里知道?

没过多久,他老婆过河,被妲己看见,妲己好奇她不怕水凉,纣王便命人杀死梅友人的老婆,并将腿骨刨开。

梅友人受不了这如此多的打击,想要自杀,却被申公豹救了。

申公豹教给梅友人六神分离的法子,让他六神分离,以备日后成为天庭之主。

后来,姜子牙封神,梅友人成功当上了玉皇大帝。

神仙们认为他虽名天地之主,却有名无实。

在神仙眼里,梅友人德不匹位,不配当天地之主。

事实上,梅友人就是玉帝的正统人选。

当初,为了让天地之间的灵气得到补充,三圣订下封神榜,以杀补气。

事实上,三圣着手封神事宜由来已久。

封神的目的,不仅是补气和封神,更为了让天庭控制天地灵气。因此,天庭和众神,需要一个「帝王」,这个帝王,不仅是众神之首,更是三界之主。

三圣门中,修行者不计其数,该让谁成为这三界之主?

鸿钧将这件事儿交给元始天尊,他对元始天尊说:

「昔日菩提生圣,后来二圣争王,天崩地裂。

要知道,上善若水,大德不德。」

元始思来想去,最终,找到了玉帝的人选。

他为了让玉帝能承担起这幅重担,让他历经八十一世千万劫难。

他希望这个人,是纯善之人!

这就是梅友人的前世。

元始让梅友人历经八十一世,每一世二十四年,其目的是为了炼化梅友人的六神,好让他成为纯善之人。

可这件事儿被申公豹破坏了,申公豹的出现,让梅友人没能完成八十一世的劫难,不仅如此,他还教会了梅友人分离六神的方法。

这件事儿,影响极大!


作者 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