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

八卦炉中共有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八个方位,可炼天下万物!

这其中,乾、兑为金,坤、艮为土,震、巽为木,坎为水,离为火。

八卦相生相克。

乾、兑可炼天下神兵,坤、艮可炼天下精灵,震、巽可炼仙丹,坎可炼死,离可炼生。

猴子在八卦炉中,乾为武火,别说万千生灵,就算是千年寒铁,也会被炼成一滩铁水。兑为文火,其火虽文,却源源不断,不将五脏六腑炼化,绝不停止。

坤为正火,艮为邪火,正火可炼大罗金仙,邪火可炼幽冥鬼魅。

坎为阴火,离为阳火。阴火可让万物化为灰烬,阳火可将灰烬炼出魂魄。

震为野火,此火既是阴火又是阳火,技能炼化大罗金仙,又能炼化幽冥鬼魅。是七火汇聚一起,形成的六味真火。

不过,巽位却是有风无火。

虽然无火,却有风。

这不是一般的风,叫做赑风,猴子在学艺之时,菩提曾与他讲过这种风:自囟门中吹入六腑,过丹田,穿九窍,骨肉消疏,其身自解。

菩提自然教猴子破解之法。

若想避开巽风伤身,势必要用分神之术。

就是将元神分开,祭出青龙之神;猴子有六神,分别是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、腾蛇、勾陈。

青龙之神属木,巽风奈何不了青龙之魂。

老君在外,瞧得明白,他利用猴子逃避炼丹炉之法,将猴子的青龙之魂,挪到了艮位,用三位真火,加以炼化。

为了不让猴子起疑,老君熄灭了八卦炉中,其他方位的炉火,只放浓烟,熏得猴子头昏脑涨——这头昏脑涨的感觉,正是元神被炼所产生的。但猴子并不知晓,他以为头昏是炉中火势太猛,风势太大。

七七四十九天以后。猴子青龙元神已被老君炼化成丹!

老君知道计划已然奏效,便停下炼丹,打开炉子,没等他取走丹药,便被猴子一把推开,跌了好远!

猴子瞧着狼狈的老君,狞笑一声,一脚踢飞了炼丹炉,腾云而去。

见猴子已然走远,老君微微一笑,从炼丹炉里,拿出了猴子的元神丹!

猴子腾云直飞到了凌霄宝殿。

见猴子来了,守着凌霄宝殿的众神如临大敌,三十六员雷将,一齐上前,将猴子团团围住。

猴子扯出金箍棒,与他们缠斗起来。

若是平常,这些神并非猴子敌手,可是,猴子一连失去了三个元神,能力大不如前,因此,他们便和猴子打在一起,有来有回。

玉帝不知猴子六神已没其三。内心惊恐,让人去西天请如来佛祖。

如来踏着祥光,飞到天庭,让围着猴子的人,全都散开。

猴子驾着云,来到如来身前。

如来目光悲悯地瞧着猴子,他是圣人,自然洞悉过去未来,知道猴子的经历,也知他因八卦炉,又没了一个元神。

佛祖瞧着猴子,说了一声:「阿弥陀佛,你为何冒犯天庭!」

「皇帝轮流做,他玉帝有失公允,为什么不能冒犯?」

「玉帝就是上天,就是公允,怎么会有失公允!你冒犯玉帝,就是犯下天条,便是逆天而行。老僧劝你放下屠刀,否则,可惜了你本来面目。」

「笑话,但凡逆天而为者,天地不会准许他诞生于世,天地能容他生,自然能容他一切!你说老孙逆天,哼,怕是老孙所逆的,只是你等定义的天!」

「天地既生天下万物,便需一人主其命途!」

「那为什么非是玉帝,不是俺老孙?俺老孙也能长生,比他更为公允。」

如来叹息一声,「长生不过与天同寿,何来炫耀?你元神不全,武不能胜,变化之术,穷与数途,还有什么本领,敢逆天而为!」

如来这么一说,当真让猴子生出三分悲凉,长生确实不过与天同寿,天庭之中,长生不死者除了圣人,还有其他神仙;说武艺,在没失元神之前,猴子自问天下无敌,如今,为了救小棒槌,元神已没了两个(他那时候并不知道太上老君炼化了他一个元神),别说前些日子斗武的二郎神,就是那羸弱不堪的雷将,也能将他团团围住。

一时间,猴子竟真的有些不知所措,但很快,这些负面情绪便消失了,他道:「老孙善于腾云,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,怕是你整个天庭,也没人比我更快吧。」

如来伸出手掌,道:「你一个跟头,能翻出我的手掌吗?」

「这有何难!」猴子说完,跳上了佛祖的手掌。

佛祖瞧着他,说道:「我佛慈悲。」

「慈悲!」猴子的猴毛被风吹得胡乱飞舞,「什么慈悲,佛究竟是因悲而慈,还是因慈而悲?慈的是悲,还是因慈所以悲?」

说完这话,猴子跳上筋斗云,绝尘而走。

不知飞了多久,忽然见到如来的五根手指。

他瞧着手指,嘲弄道:「如来老儿,你竟然把手掌握起来了吗?且让老孙越过你这手指!」

说完这话,猴子再次腾云而非,那五根手指,明晃晃就在身边,却怎么也飞不过去。

猴子有些焦急,心想,「我听说,如来有个很厉害的法术,叫做婆娑世界,难不成,我已进了婆娑世界里?」

这样想着,他忽然听见了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。

「你可知,按你飞行的距离来讲,如来手掌的法相,已经快到西天了?」

是菩提老祖的声音。

「师父?您还在?」

「在既是不在,不在既是在。」菩提道:「还记得为师所居的地方吗?」

「斜月三星洞,灵台方寸山。」

「何谓灵台?灵台便在你的心中。」菩提道:「你若记得师父,师父便在,若你不记得,师父便不在。」

「我明白了,原来,他们没伤得了你。」

「停止斗法吧。」

「师父,纵然如来手掌能无限生长,悟空也不怕他,悟空可以不吃不喝,陪他到天地毁灭!」

「悟空!」菩提道:「你可知圣人为什么叫圣人?」

「不知。」

「圣人能看破前世今生,穿越时间!」菩提道:「你应该听过佛家的大千世界!你现在在如来的道法婆娑世界里,焉能逃出他的手掌?」

「那我怎么办?」

「认输。」

「认输?」猴子淡淡一笑,「我从来没有败过。」

「从你离开我那里,你就已经败了。」

「我打败了混世魔王,闹了龙宫、地府,妖怪们称我为王,我怎么败了?」

菩提不答,继续说道:「从你遇见小棒槌,你败的更离谱了。」

「虽然最后他不能长生,但老孙也保住了他的性命。」

菩提依旧不答,道:「那么,你与二郎神比武,可算败了?」

「二郎神胜不过我,是有人使了诡计,我才被他们擒获。」

「被关进八卦炉,你还是败了。」

「老孙踢翻了那炉子。」

「现在,你被如来骗到手掌上,你败的更彻底了。」

「老孙可以一直飞下去!」

「糊涂!」菩提道:「我胸中无名,怎么教出你这个如此重名的徒弟,败就是败,胜就是胜!你说你没败,一心求胜!不知败焉知胜。难道你只记得永生便是永死?不知道,永败就是永胜?夫唯不争,则天下莫能与之争!你既然做不到不争!就要尝尽所有失败!否则,你将一败涂地!」

听了这话,猴子不禁一呆,此言不虚,「那我应该?」

「认输!」菩提的声音,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。

猴子仿佛种了魔咒,脑子里不停地回想「尝尽所有失败」的话,越想越觉得言之有理,他迷迷糊糊来到如来手掌边,在如来的手指上,流下记号,写上「齐天大圣到此一游!」

落笔成文。

突然,他幡然醒悟,仰着头,瞧着如来,大喊道:「如来,你好卑鄙!」

如来的脸上,没有丝毫表情,只有冷峻与威严!

猴子突然跳将起来,举着金箍棒向如来砸去!

「胜就是胜,败就是败!你既逃不出我的掌心,便是一败涂地!」

如来说完,手掌忽然向猴子压了过来。

猴子丝毫不惧,举起金箍棒,想挡住如来的手掌,可是,如来法相千万,猴子根本抵挡不了,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便被如来的手掌拍落。

如来口中念了一声,「阿弥陀佛」

接着,他的一只手,便化作了一道五指山。

天上巨石乱漂,颗颗落石,宛如流星!

猴子拿出金箍棒,将五指山打得粉碎!

可是,如来毕竟佛法无边,巨石碎了,马上又变回原样。不一会儿的功夫,孙悟空编被巨石,压在地上。

碎裂的巨石,从天空之中,坠落下来,在半阴半明的天空中,留下一道道璀璨的光。

落石砸毁庄家,砸毁田地,砸落飞鸟,砸死耕牛,下界生灵,因猴子和如来斗法,惨遭其害!除了飞鸟耕牛,一颗石头,砸死了路过的一名少女。

「阿弥陀佛。」佛祖双手合十,满脸慈悲。

旁边的尊者好心提醒如来,「佛祖,砸到凡人了,要不要让她复活?」

佛祖道:「她夫君是大汉天子,命早该亡,可是大汉气数未尽,他夫君就因此欠下了许多阴德,需要由她来偿还一下了。再者说来,」佛祖瞧了瞧提醒他的尊者,「金蝉子转世投胎,与那女子,还有些因果咧……」

13

猴子踢飞炼丹炉,这可苦了那些吃不上蟠桃,靠老君丹药续命的神仙。他们拼死拼活,有时候也得不到蟠桃,所以,不得不以老君的仙丹,苟延残喘,成了老君的帮佣。

这一次,他们为了活命,爆发了一次政变!

神仙可以不听玉帝号令,但绝对不可以造反。

因为,那是天庭的根本。

一旦有谁想动摇天庭,那些听诏不听宣的天庭散仙,便会出面拨乱反正。

这一次,一向慷慨解囊的武财神,忽然化作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赵公明!骑黑虎,见叛乱者便杀,已经平淡许久的天庭众神,在那个血色残阳的下午,终于记起了被赵公明支配的恐惧。

他们为了政变,在人间商量三年。赵公明用一盏茶的功夫平定了他们。

祈求活命的神仙,瞧着赵公明,绝望地闭上了眼,不争是死,争了也是死,神仙虽有命运,但也无法自己做主,他们只能接受死亡的降临

李靖手下的天兵,比较精明,在天庭众神叛乱之时,没有参与其中,他们联名向李靖请命。

希望李靖能带着他们,剿灭凡间的妖怪,把这些妖怪炼化成丹,用以续命。

李靖心里清楚,神仙发生政变,对玉帝不满,没什么大不了的,倘若天兵发生兵变,那可就动摇了天庭的根本,尽管天庭之中,法力高强者比比皆是,但听诏不听宣者却不胜枚举,没了天兵,别说玉帝,就连他这个托塔天王,都将失去现有的一切……

因此,李靖收下了天兵的请命书,奏报玉帝。

「天庭有变,势必导致凡间战乱。臣听闻,汉朝气数将尽,一分为三,魏蜀吴三国纷争,致使饿殍满地,民不聊生。天庭忙于自律,无暇顾及人间,以至司马氏篡了曹魏政权,司马氏不修德行,致使四方匈奴来袭。天庭平乱至今,虽不过百天光景,但人间却已百年,臣知陛下,体恤凡间万民,恳请玉帝,准许臣带兵征讨凡间妖邪,以还人间太平。」

玉帝自然同意了。不仅如此,他还派了弑杀的巨灵神下界,帮助李靖。

距离上一次派兵征讨花果山到天兵请命,时间并不长,可是天上一天,人间一年,人间早已今非昔比。

这些年来,牛魔王凭借着自己的铁血手腕,将凡间的妖怪收入自己麾下,成了名副其实的人间妖王。

为了扩大势力,牛魔王染指人间地盘。

人间帝王,奉天承运,以五德交替传承:以土德王的黄帝,为以木德王的夏朝所克。以木德王的夏朝,为以金德王的商朝所克。以金德王的商朝,为以火德王的周朝所克。以火德王的周朝,将为以水德王的朝代所克。

人间帝王享受天庭庇佑,妖精不敢违背五德五行,那是与天斗!

可是,与黄帝逐鹿中原的东夷部落,并不遵循五行之道:他们以天地精灵为尊,以强者为王,被天庭所弃,所以,只能伏于环境恶劣的十方大山、幽冥沼泽。

恶劣艰苦的生存环境,让他们对富庶的中原,虎视眈眈。

牛魔王令手下的妖精们,在匈奴氏族之中,施展法术,屡降神迹,成为匈奴们膜拜的对象,暗中掌握了匈奴势力。

当时,正值晋朝,司马氏掌管天下。

司马氏从曹魏手里篡来江山,以为是享受上天眷顾,于是,不体恤黎民,只追求奢华享乐。

为政昏昏,天将灾祸,民间怨声载道,易子而食,乌衣巷内歌舞升平,漆门肉臭。

民间颗粒无收,祭童男童女给龙王,用以求女。

桑条无叶土生烟,箫管迎龙水庙前。

朱门几处看歌舞,犹恐春阴咽管弦。

天不闻惊雷,民不聊生,匈奴便有了可乘之机。

在妖精的帮助下,匈奴日益强大,晋朝军队,久不熟悉战争,被打的落花丽水。

天下很快便乱了起来。

司马氏逃亡流窜,南北萧条,匈奴入主中原,残杀中原人事,后来,演变成了有名的五胡乱华。

胡人牧马而下,烧杀掠夺。

军队逃亡,黎民百姓在胡人的铁骑下,犹如丧家之犬。

人间战乱,众妖以人为食,妖精的势力日益庞大。

李靖知道凡间种种,不仅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,这才多长时间……

他一面感叹妖精势力增长,一面思考对策,硬碰硬太伤了,妖精迫于牛魔王的淫威,不一定真的死心塌地,应该利用天和之变,以柔克刚。

他先是策反牛魔王手下的五大妖王,允诺给他们一个天庭的编制空缺,虽然是当坐骑,但是直接封神。

接着,他利用已策反的妖王,用糖衣炮弹瓦解牛魔王的内部势力。

巨灵神下界投胎,投到一个叫冉闵的人身上,他目睹五胡乱华之惨状,下了一道「杀胡令」。

「内外六夷,敢称兵仗者斩、敢踏山河者斩、敢犯黎民者斩;彼斩元凶,头悬房门,以儆效尤。凡斩六夷者,去其左耳,以首论赏!」

一时间,受压迫的汉人揭竿而起,几乎将胡人诛杀殆尽。

胡人受到了重创,人心惶惶,纷纷逃离中原,返回十方大山,曾经备受崇拜的妖精,面临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。

这时,李靖展开了糖衣炮弹攻势,这使得原本就是因为牛魔王的淫威而臣服的妖精,纷纷反叛牛魔王。

阴谋者不如阳谋。

庞大的妖精军团,很快便四分五裂了。

牛魔王被自己手下出卖,饮下了毒酒,失去了所有法力,面对天兵的层层围剿,牛魔王终于败了。

「你斗不过我的!」李靖瞧着牛魔王,满脸的戏谑。

牛魔王一言不发,他闭上眼,两个妖王战死,三界五行无有踪影,还有三个,投靠了天庭,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他闭上眼等待着死亡降临。

太上老君突然出现替牛魔王求情。

「不要赶尽杀绝。」老君对李靖说,「铁扇公主,有把扇子,乃是一件宝贝,若用那扇子炼丹,能缩短炼丹周期,没必要屠杀这么多妖怪。」

在李靖看来,老君之所以替牛魔王求情,多半是看上了铁扇公主。在他眼里,老君和玉帝是一路货色。玉帝为了嫦娥,得罪了圣人西王母!玉帝大可以将嫦娥送到炼丹炉,将那嫦娥吃下的丹药炼出来,还给王母。这么做,虽然没了嫦娥,却能得到西王母的支持!要知道,天下就三个圣人!何乐而不为?老君和玉帝相似,为了铁扇,做一点什么事儿,也是情有可原。

李靖心中不由得想,「铁扇公主和牛魔王感情深厚,杀牛魔王,估计是得不到铁扇公主,所以,老君才让我放了牛魔王。」

他李靖可不是玉帝,他可不想得罪老君,于是便答应了李靖的请求。

「您说的对,网开一面。」

李靖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带着一种玩味的笑意。

老君苦笑,他知道李靖误会了自己,但也没有解释。

芭蕉扇是天地灵宝,一经认定主人,只有他主人方能发挥全部能力,除他主人使用外,其他人使用,芭蕉扇只是能掀起飓风的扇子。太上老君需要铁扇公主用芭蕉扇,他需要芭蕉扇的阴风,否则,他也不会替牛魔王求情。

铁扇公主虽是强迫过来,但老君并没有为难她。

自从老君想到天庭毁灭这件事儿,便断了一切杂念,只想找一个继承者。

尽管,他炼化出猴子的元神。但只是一颗丹药。此丹只有元神没有灵魂,想有灵魂,最简单的方法,便是经过轮回投胎。

老君可不想自己的后继者进入轮回。

太乙真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他让灵珠子,投胎转世,投到陈塘关李靖家,便是哪吒,哪吒得罪东海龙宫,虽然最后封神,却也失去了自由,成为李靖的武器。

老君不想冒这样的风险。

他准备利用八卦炉的天地之气,自行炼化一个出来。

但是,他失败了。

他用来炼化生命的阴阳调和之气,被铁扇公主吸收,那时候铁扇公主怀有身孕,先天之气,完全被铁扇吸收,并因此孕育了红孩儿。

红孩儿与老君虽无关联,但毕竟是因阴阳调和之气而生,所以,老君还是暗中将道德真言与三位真火都传给了他。

七七四十九天以后,铁扇公主回去,老君有些伤心,他知道,想凭空炼出灵魂,断不可能。

这时,玉帝过来找他。

嫦娥自从吃了小棒槌化出来的仙果之后,就变得怪怪的。

嫦娥总是莫名其妙想起一些很久以前的往事,和玉帝在夜里缠绵,事了,经常会做噩梦,玉帝听的分明,嫦娥分明再说,蛇来了,兔子来了。

广寒宫有兔子不假,可哪里有蛇?

玉帝将她摇醒,一边搂着她,一边问。

嫦娥拿开玉帝的手掌,一双大眼睛,无神地瞧着,过了好长一会儿,她说,「我记得有一条蛇,咬了一个人,但那个人是谁,我记不清了。」

「是我呀。」玉帝说,「你看我的脚。」

嫦娥不说话了,却用大眼睛瞧着他,她眼中含着一种,玉帝多年未见过的柔情,好像要从眼睛里溢出。

玉帝爱怜地将嫦娥拥入怀中,嫦娥却把他推开了。

玉帝不管,强行将嫦娥揽入怀里……

缠绵过后,嫦娥突然呆住了,她说,「盘子里的污点,要怎么清呢?」

玉帝莫名其妙,哪里有盘子?

嫦娥摇了摇头,忽然留下了泪。

她从床上坐起,十分落寞地看着外面,清冷的光,在她的脸上,洒上一层银白,让她看上去孤傲而又悔恨,玉帝有些心疼,从后面搂住她,嫦娥挣脱开玉帝,说,「我想去西昆仑,看看那里的弱水。」

玉帝不说话了。

他觉得嫦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于是,他便来找老君,让老君调制一些丹药,譬如返魂丹,让她变回原来的样子。

老君给玉帝拿了丹药,忽然灵光一闪。

嫦娥的灵魂一直囚禁在身体里,他可以从地府中找一个灵魂,重新做一个灵魂。

为此,他来到了阿鼻地狱。

14

阿鼻地狱,又称永死地狱,那里除了阿鼻兽与死石,只有一片空虚。

阿鼻兽双眼,常年流泪,左眼黄泉,右眼弱水。弱水最轻,什么也不浮,黄泉最重,锥子都能飘起来,黄泉在下,弱水在上,他们混在一起,在阿鼻地狱里,蜿蜒前行,弱水在黄泉之上流过阿鼻地狱,途径地狱,最终流到昆仑山。

黄泉的尽头,是一块无比巨大的死石叫做绝望,黄泉流到此处,便化作绝望的一份子。

绝望是阿鼻地狱之门,石上有一行字:……从我,希望皆无,捐弃一切。

在「从我」二字,还有一些字,但谁也不知那字是什么。因为,它被阿鼻吃掉了。

阿鼻被关在此处服刑,他必须吃光绝望,方能从此地逃脱,他不甘心,便一直流泪,弱水离开此处,黄泉却化作死石。

只要阿鼻不甘流泪,绝望石便无休止地成长。

这是一个永远也逃不出去的轮回。因为他想出去,有希望,便会流泪,绝望石就会永远增长。他不流泪,绝望石虽不再生长,他也就没有了逃出去的希望,当他舍弃希望,便真的永远逃不出去了。

这便是阿鼻地狱的真相。

阿鼻地狱,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地狱。

这里关押的,都是被神所弃的灵魂。

这些灵魂,在这里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。

他们的身体,被阿鼻嚼碎,吞下。阿鼻体内,万物寂灭,只有空虚。灵魂在这里听不见,看不见,但有意识,他们的意识在空虚之中历经一千七百三十二年的寂寞,继而变成了阿鼻的眼泪,流入黄泉。

黄泉里,他们重新获得五官五感,身体渐渐成型,飘在黄泉之上,弱水之下。在那里,他们不得不忍受着弱水削骨腐肉的疼痛,他们和黄泉一起,途径绝望,化作绝望石上的尘埃。

最后,在顶层的灵魂,再一次被阿鼻吃掉。

老君知道阿鼻的一切,知道这里的恶鬼,都想逃脱此地,于是,他在阿鼻地狱里,垂下了一根蛛丝。

有个恶鬼,是最先看见蛛丝的,他想,如果我爬上去,是不是就能脱离阿鼻地狱了?

于是,他顺着蛛丝向上爬,爬着爬着,蛛丝忽然断了一根,他吓了一跳,往下一瞧,好多恶鬼在他身后,顺着蛛丝往上爬。

啪!又一根蛛丝断裂了。

他心中有些焦急,加快了向上爬的速度,可是,越来越多的恶鬼,发现了这根蛛丝,纷纷爬上来。

蛛丝似乎承受不住恶鬼的数量,开始断裂。

「他们为什么也要向上爬,这蛛丝明明是我发现的!」

他伸出脚,将离他最近的恶鬼,踹了下去。

蛛丝彻底断了。

老君瞧的明白,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「他不是!」

这样想,老君再次垂下了蛛丝。

恶鬼们知道有蛛丝垂下,纷纷顺着蛛丝向上攀爬,爬在最上面的鬼,总怕蛛丝锻炼,将身下的魂踢回阿鼻地狱,可是,一旦将人踢下去,蛛丝就会突然断裂。久而久之,恶鬼们谁也不敢轻易踢人了。

可是,如果不往下踢人,蛛丝承受不了那么多恶鬼的重量!

于是,恶鬼们换了策略,最强壮的恶鬼,守在蛛丝旁,想将所有恶鬼推开,但他也精疲力尽,便阿鼻发现,吃掉了。

老君就在上面,静静地瞧着他们自相残杀。

如果不理解怎么爬上蜘蛛之丝,永远都无法真正脱离阿鼻地狱。

天上一天,地下一年,人间一天,地狱十年。

老君在那里瞧他们争斗了一百天。

也就是说,在阿鼻地狱里,恶鬼们为了争夺蛛丝,足足自相残杀了一千年。

这其中,有一个恶鬼,他一直保存着体力,等待机会。

他发现,只要爬在最上面的恶鬼不踢人,无论蛛丝多细,都不会断掉。

于是,他趁着众恶鬼混乱争夺蛛丝之际,他一口气超越了爬在最前面的人,爬到了第一位,后面的人抓他,他浑然不理,蛛丝越来越细,身下悬着的恶鬼越来越多,可蛛丝并没有断裂的可能。

他一口气爬过了阿鼻地狱,看见了巨大的阿鼻,在自己身下哀嚎流泪,他心中一喜,突然,蛛丝断了……

怎么回事?

他再次陷入了沉思,哪怕被弱水侵骨碎肉,被阿鼻咀嚼,他也在想,最终,他想明白了,在爬出的那一刻,他心中有了希望,这里是阿鼻地狱,是没有希望的地狱,有希望,是不能逃离这里的。

要舍弃这丝希望吗?

可是,在阿鼻地狱这么多年,终于有机会逃出这里,他怎能不生一丝希望?

经过七百四十次蛛丝断裂以后,他终于舍弃了希望。

他不再欣喜,只是机械地顺着蛛丝攀爬,终于,他爬出了阿鼻地狱,来到了老君身前。

「你终于爬出来了,」老君笑嘻嘻地瞧着他。

「我自由了?」

老君依旧笑着,突然用了法力。

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外面的世界,就失去了所有的灵魂印记。

「从今天起,你就是这元神丹的容器,」老君将元神丹注入到那个没有任何灵魂印记的空白灵魂里。

元神丹虽然有了灵魂,却不足以成为老君的继承者。

因为,元神丹缺少先天灵根。

所谓先天灵根,是天地灵气自然孕育的,拥有灵根,才有可能成为圣人。

老君又开始打猴子的主意,他用法术,将凡间灵气,都集中到花果山,因此,花果山就成了群妖争夺的灵气宝地。

在佛祖镇压猴子的漫长岁月里,流串在凡间的妖怪,被花果山的灵气吸引,聚集起来,群妖想趁猴子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鸠占鹊巢。

花果山的猴子与外面的妖怪,不时发生战争。无休止的战争让花果山乌烟瘴气,满目疮痍。

那里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。

最终,花果山灵气渐渐减弱,群妖不在眼红,纷纷离开。花果山的猴子,早在无休止的战争之中,死亡殆尽,他们化作亡灵,苦苦地等着大圣归来。

猴子被和尚放出来以后,回到花果山。

目睹了花果山的惨状。

孤零零的花果山,如焦土一般漆黑,乌鸦在树上,冷冷地瞧着毫无生机的水帘洞。

常年流淌瀑布的水帘洞,早已干涸,洞外的那颗让小棒槌惊叹不已的树,光秃秃的,好像一颗绝望的手掌,无奈地向天空生长。

孙悟空一眼望去,猴子猴孙,齐整整地站在石头两层,恭恭敬敬地向他跪了下去:「大王,您总算回来啦。」

起风了,风吹起了黄沙,迷住了猴子的眼,猴子擦了擦被迷的眼,再次睁开,却只看见了水帘洞外荒凉的石头,没有半个别的影子。

猴子仰天长啸,惊起了落在枯枝上等着食腐的乌鸦。

这时,一个小猴子亡灵,来到了孙悟空身边。

「大王!」

「大家,都去哪儿了?」

「自从大王被抓走以后,妖怪们便想抢夺花果山,大家奋起反抗,最终,都战死了,我们的灵魂,去不了地府,只能在花果山里徘徊,可真里,没什么灵气,大家都受不了,他们说我很特殊,便将最后的所有力气,都传给了我,让我在这里等大王回来,大王,大家一直都在等你,没有离开。」

小猴子说完,身体忽然变得透明几分,猴子有些焦急,「你不会有事的!我会救你。」

猴子说完,张开嘴,将小猴子的灵魂含在嘴里,他一口气,飞到了兜率宫,找到了太上老君。

他以保护唐僧取经为由,希望老君帮他回复花果山的灵气。

「你保护金蝉子西天取经,本就是功德无量,我可以帮你回复花果山灵气,但花果山一旦恢复灵气,势必又会成为众妖争夺之地,圣人不能轻易沾染因果,我不能帮你守护花果山。」

「这倒是好办。」猴子说完,从口中将那小猴子的亡灵吐了出来,「他是我花果山中的一个猴子,善听阴阳,如今,他身体已毁,只剩灵魂,我可以用我的元神,让他成为花果山的守护者,只是,还需要你帮我重塑他的肉体。」

「哦!」老君眯着眼,瞧着猴子,「你分一元神,力量可就大不如前了。」

「保护和尚西天取经,绰绰有余,妖精能有多厉害,老孙心里清楚着呢。」

「好吧!」老君道,「我可以帮你,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」

「什么?」

「帮他重塑肉身,势必需要丹药,你踢了我的炼丹炉,又偷了那么多仙草,我这里的仙丹可是严重不足,我在你金箍棒上,画一道法阵,死在你棒下亡魂的元神,便会通过法阵,到我这里。到时候,我便有足够的妖精来炼丹了。」

「好!」猴子点头同意,他将小猴子的亡灵送给老君,又分了一个元神,一并交给老君,做好这一切,猴子显然有些疲惫,他宠溺地瞧着小猴子,笑着说:「六耳,保护花果山的责任,可就交给你了。」

「放心吧!」六耳的灵魂微微一笑,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……

15

自离开女儿国,我就感觉到一丝不详。

猴子杀死目连母,害玉帝损失了一员监视众神的眼线。玉帝怎么可能放过猴子,这件事儿,若是我做的,我必然小心翼翼,争取不要玉帝抓到什么把柄,可猴子不是,他不理会这里面的门道,只凭自己的一时意气,做事依旧大大咧咧的。

这一天,我们经过一个村庄,在以老汉家里留宿,老汉请我们吃东西,突然,屋子里冲进一伙强盗。

老汉迎上去,还没等说话,便被强盗推了个倒摘葱,猴子看不过,找强盗理论,强盗使起横,猴子便恼了,一棍子将强盗全都打死。

四值功曹,将此事直接禀告玉帝。玉帝质问观音,观音授权和尚调查,和尚知是目连母的事情,得罪玉帝,本想袒护一下,但长路漫漫,得罪玉帝,势必难以西行,于是,和尚象征性地骂了猴子一顿。

这事儿要放在我和猪身上,就这么了了。

猴子不行,他直来直去,脾气又急,他觉得自己没做错,在他看来,他不过打死两个强盗,难道这也是大过?以杀止杀,佛也干过。

和尚无法和猴子解释,一来怕他再惹什么事端得罪玉帝,二来,此事大可大事化小。

他不能明说让猴子背锅,猴子便恼。

和尚一气之下,念了一段紧箍咒,赶走猴子。

猪和我都知道和尚的意思,猴子一走,猪便上去求情,说什么西天路不能没有大师兄。

「取经可是大功德,万一没了大师兄,师父遭到什么不测,让我和老沙如何是好。」

这话,不是说给和尚,而是说给四值功曹。

可是,还没等猪去找猴子,猴子自己就回来了。

「这么快就回来?」和尚瞧着猴子,哭笑不得,「你可知罪吗?」

和尚的本意很简单,让猴子认个错,自己就算给观音一个交代,杀死目连母这件事儿,就这么翻篇了。

猴子不答,径直走到和尚身前,一把推开和尚,猪上前,被他一脚踢开,他抢走了行礼包裹,打了和尚两个嘴巴,扬长而去。

「欺师灭祖的弼马温!」猪有些气愤,「他怎么这么小心眼!」

猪一方面是说给和尚,另一方面却是说给四值功曹,你看,我师父骂了他,他却连师父都打!你们可别在给玉帝通风报信,惹火了他,小心连你们也收拾了!

和尚摇了摇头,说:「刚刚,不是悟空。」

「不是?」猪有些奇怪,「那他是谁?」

「一个人再怎么变,心态和眼神是不会变的,」和尚说,「悟空虽然顽劣,但眼神之中总有悲悯的光彩,刚刚打我的人,目光空洞,显然是带着目的来的。」

「呦!」猪一点就透,说道:「难不成是什么人过来找茬?替目连母报仇,故意变作大师兄的模样行凶?会是哪个混账?」

猪对玉帝的成见非常之深,拐弯抹角都在暗骂玉帝,我听出来不好理论,四值功曹只当没听明白,装傻充愣。

和尚道:「我不知道,你去找一下悟空。」

「我得保护你!若是你被妖精抓去了,那还好办,万一不是妖精,可就坏了!」猪说,「还是让沙师弟去吧。」

猪并不信任我,他认为如果他离开和尚,我很可能伙同四值功曹把和尚抓走。

我憨笑一声,装作没听明白的样子。

我告别和尚,来到了花果山。

猴子在花果山,找了三个妖怪,变作和尚,我和猪的样子,说是要去西天取经。

我见那沙僧,顿时怒不可遏,这是玉帝给我成佛的机会!我怎么可能拱手让给他人?

我挥舞禅杖将那假沙僧打死。

猴子恼将起来,扯出金箍棒,就要杀我。

我自知不是猴子对手,连忙逃跑,一直跑到观音的紫竹林,却发现,猴子早就在那里等我。

有观音在旁,我不怕猴子。因为在观音面前,猴子不敢伤我!

我掏出武器要和他拼命,却被观音制止,观音问我为何如此,我将事情缘由都和她说了。

观音未等说话,猴子道,「我一直在观音处,哪里回到花果山?」

「你还狡辩,分明你打伤师父,回到花果山,想另立炉灶,去西天取经!」

「好兄弟,你既不信我,就随我到花果山一探究竟。」

猴子说完,腾云就走,我紧随其后。

我没猴子云快,等我到花果山时,却见,两个猴子打在一起。

一个对我说道:「沙师弟,过来帮我,这是假的,是他打伤师父,抢了行李。」

一个道:「别听那妖怪胡说,沙师弟,他本是我花果山一小猴亡魂,我才是真的。」

我哪里分辨的清?

两个猴子,谁也不承认打过和尚,都说对方是假的,我瞧那两个猴子模样,都像真的,认不出,两个猴子便又打了起来。

他们腾云驾雾,从花果山打到了凌霄宝殿。

天庭众神,见到猴子,本能产生一种恐惧,当年猴子的飒爽英姿,给他们留下太深印象。

猴子不是为了大闹天宫,希望天庭给他们分出真假。

玉帝让人拿照妖镜出来,镜子里,两个猴子挤眉弄眼,分辨不出。

猴子怒了,说照妖镜是假的,吵闹之下,竟把照妖镜给打碎了。

拿着照妖镜的,是托塔天王。

若按照我当年受的刑罚,怎么着也得让李天王尝一尝人间的疾苦,再尝尝万箭穿心之痛。可人家资历老,又没有帝后在一旁吹耳边风。所以,打碎一个照妖镜啥事没有。

不仅如此,因他受到惊吓,得到了玉帝的特殊关照。一干神仙,借着这个机会,连连向李天王送礼,希望他早日康复。

二猴见天庭无法分辨,一路打到了紫竹林。

观音用了慧眼,往两个猴子身上瞧去,半响瞧不出个所以然,倒是守山的黑熊精,提了一个法子!

这黑熊精,在紫竹林中,受到佛家灵气滋润,渐渐想起了一些从前的往事,头脑也变得灵光许多。

他建议观音念一段紧箍咒,受到影响的是便是孙悟空。

那金箍儿,虽有实体,一经戴上,便生在元神之上,无论你变化挪腾,法相如何,都避不开他,除非元神俱灭。

猴子虽然恼怒黑熊精的馊主意,却不得不同意他的观点。

紧箍咒一念,两个猴子都痛不欲生。

观音大吃一惊。

紧箍咒本是佛祖心中所想,用无上法力具化而成,天地间只有三个,是谁能做出第四个紧箍咒来?难不成,这两个孙悟空,都是真的?

她再次用了慧眼,直视两个猴子的灵魂,发现他们都有自己的灵魂。

元神可以一分为二,灵魂却无法一分为二。

见观音无法分辨,一个猴子道:「敢于我到老君那里对峙吗?」

另一个冷笑一声:「你以为我不知你的来历?不正中你的下怀!」

观音虽无佛祖的慧眼通天,知晓前世未来,头脑其实也是不凡,她听出其中端倪,想到前些日子老君为无后一事烦恼,心中了然,她知佛祖定然知晓谁真谁假,但此事不能麻烦佛祖。

取经之事,佛祖全权教给了她,那是对她的信任,若她事事去麻烦佛祖,要她何用!

这可是佛祖对她的一次考验。

观音道:「你们且去地府看一看,谛听能分辨得出真假。」

两个猴子听了观音建议,跑到了地府。

谛听让两个猴子分别过来,聆听他们的前世今生。

一个猴子走上前,谛听伏在他身边,仔细倾听。

这猴子,心中有一段愧疚,一段愤怒,一段哀愁,他还有一段思念,可这思念时断时续,不清楚究竟是什么。

看他前世,乃是一颗顽石,乃是女娲用来补天的。

谛听又让另一个猴子过来,仔细倾听。

他听到了一段非比寻常的过去。

炎黄打败蚩尤,心声恻因,没有对东夷部落赶尽杀绝。

黄帝让他们继续留在自己部落,并给了他们贵族的身份。

尧舜禹三皇五帝家族式天下传承,到夏启,变成了世袭罔替;四岳与当时的贵族被封诸侯,依旧享受荣光。

后来,商代夏,周代商,帝王传承的本质,都在炎黄时期的贵族之间。

春秋是一个分水岭,因为战国后期,秦一扫六合。

秦王,东夷部落的贵族。

秦王怕炎黄部落反叛,所以,收了天下之兵,以弱民间武装,他还毁了民间藏书,愚化黎民百姓,想弱化炎黄历史印记。

天庭有两个神仙,看不惯秦始皇这种做法,将一颗陨石落在秦朝东郡,以示警告。

周以火德取代殷商,秦以水德取代周,如果秦王不修德政,以水为德的秦,势必要被以土为德的其他势力取代。

东郡之中,有一人写了六个字,「始皇死而地分。」

因这几个字,他连累了整个东郡的人。

他死后,便被判入了第七层地狱服刑。他不服,他说,嬴政昏庸无道,诛杀黎民,为何要判我刑罚?

判官说:人皇受命与天,你算什么?

他还是不服,大吵大闹,说乱世之过,都是帝王之过,若没有帝王想争夺天下,焉能造成饿殍遍野?

正在这个时候,孙悟空大闹地府,强烧生死簿,他看在眼里,又不服起来,「那猴子烧生死簿,你们不闻不问,还好言相劝,我只说了实话,你就要对我严刑拷打,都说人死之后,灵魂平等,怎么死了之后,还要受到这般不公待遇?」

他这一番话,引发地府一干鬼魂共鸣,纷纷响应与他,一时间,地府混乱不堪,无奈之下,十殿阎君,只能求助于地藏王,这才摆平此事。

地藏菩萨恼怒他扰乱地府清净,直接判他入了阿鼻地狱。

后来,老君在人间垂下蛛丝,观看阿鼻地狱恶鬼百态,他从经过无数尝试,从蛛丝爬出地府,再后来,他便失去一切灵魂印记,被老君抓到宫内。

老君从花果山中,抓了一只猴子,将他的灵魂和那猴子捏在一起,又它服了一颗丹药,让这两个灵魂,完全契合,接着,老君将他灵魂打散,把他放回花果山。

因是猴形灵魂,他和花果山一干无法进入地府的亡灵打成一片,他知众猴在等大圣归来,便骗他们,说他们的灵魂很快就会消亡,与其大家一起消亡,见不得猴子。不如将所有人的灵魂化作法力,传给一个猴子。

众猴愚蠢,信了他,将自己的灵魂当做法力,都传给他,他吞噬了众猴灵魂,在体内逐渐形成了一个元神。

尽管他吞了许多猴子灵魂,但他元神并不完全,可是,孙悟空却帮了他,孙悟空返回花果山,被他欺骗,将他带到太上老君那里,以牺牲自己一颗元神为代价,重塑了他的灵魂,与此同时,老君又拿了许多妖怪的灵魂,重塑了他另一颗元神。

听到此处,谛听心中,不由得升起一阵恐惧,这人的灵魂是阿鼻地狱十恶不赦的鬼!元神虽是东拼西凑,却无比强大,他有孙悟空两颗元神,一个妖精怨恨形成的怨魂之神!

至于他的身体,却是太上老君用阳火炼化出来的金丹之身!

他的能力,一点也不弱于孙悟空!


作者: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