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「燃灯说的圣人只有三个,西天如来,太上老君,还有一个西王母,是吗?」

「是啊!」

「燃灯是不是圣人,东来佛是不是圣人?」

「燃灯是过去,东来是未来,他们是佛,不是圣人。」和尚说。

猴子不说话了,一个人跑到树上,继续往东看。

狗已经被他杀了,他为什么还要往东看,看东方初生的朝阳吗?

师徒四人,若说最没心机的,当属猴子,若说背景最模糊的,其实也是猴子,他好像突然从花果山崩了出来,便天下无敌。

天色渐暗,我们都已熟睡,睡梦中,就听猴子突然大喊,「放了他!放了他!」

接着他就醒了,他往下瞧,猪正瞧着月亮,月缺月圆,此刻正好月缺,月牙好像女人微笑的嘴角。

我眯着眼,偷偷瞧了瞧,我听见和尚的呼吸也不那么均匀,但他没有起床,想必也在装睡。

月溅星河,长路漫漫。

猪来到猴子身边,「猴哥,谁能威胁到你呀。」

「谁能威胁我?」猴子道,「三界之中,谁敢威胁老孙。」

「你刚刚,可做了噩梦,说什么放开他,放开谁啊?」猪笑嘻嘻的,「难不成,猴哥心里有个女的?」

「呆子,我是一心向佛的,在我心里,哪有什么女的?」

「八戒!」和尚开口说话,「休要胡闹,悟空若是想说,他自然说的,若是不想说,你逼他也没用,要知道,不过,悟空呀,有些事儿藏在心里,终究是个坎儿,如果这坎儿过了,你会把他当做笑话,讲给别人听的。」

「师父,」猴子瞧着和尚,接着他摇了摇头。

「八戒,你要愿意说,为师陪你聊,」和尚对猪说,「你可以给为师讲讲,你大师兄,大闹天宫的事情。」

猪道:「有什么好讲的,当年,他可是打了老猪呢!」

猴子大闹天宫的时候,可威风了呢。

那时候,我还是一名卷帘大将,对人间的一切种种,我都漠不关心,我有漫长而无尽的生命,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,每一天,都浑浑噩噩的。

那时候,我听说,下界有很厉害的妖猴,闹龙宫,闹地府,害得龙王阎君,不得安宁。

我不以为然。

人间有潜伏着很多妖魔,一只猴子,能闹出什么花样?顶多为祸人间罢了。

真到了怨声载道,老百姓烧香请神,庇佑神仙下凡,把他灭了,到时候,将他的元神抓到太上老君那里,炼成九转丹,无论多厉害的妖怪,怕是都成了玉帝的大补丸。

一只猴子而已。

猴子虽然占山为王,却不与周围人为敌,自顾自,在花果山当个山大王,可他闹地府龙宫,却闹出事儿来,阎王龙王,都算玉帝附属之臣,他们有难,玉帝焉能不理?于是,玉帝便派天兵天将抓他。可是,素来疏于训练的天兵,竟被一群猴子打败了。

天将负伤,天兵被打的落花流水。

「这猴子不一般。」

玉帝的原话。

我知道,倘若在封神时期,猴子应该是一号人物,地位不会输给李天王。只可惜猴子生不逢时,天庭的文武将官,早已固定了。

打不过就招安,这是天庭惯有的套路,天庭名额有限,能被天庭诏安,是妖怪梦寐以求的殊荣。

有些妖怪,为了能混一个天庭编制,真可谓「俯首为臣」,他们变回原形,甘当畜生,充当神仙坐骑。

可是谁愿意骑个猴?

玉帝把紫薇帝君,财神爷、托塔天王等等一干神仙都找了过来,商量安置猴子的问题,众星君各有坐骑,谁也不想换一个,更没人想骑个猴子。

赵公明说的话在理,「我骑黑虎多威风,虎虎生威。我骑个猴?个头还没我大呢!」

没一个神仙,想把猴子当坐骑的。

「那怎么诏安。」

「让他给天兵当坐骑咋样?」

天兵,是当年封神之战,战死的那些士兵,因封神之力,也都成了神仙,虽名为神,地位却极其低下。

「不妥,」托塔天王第一个摇头,「天兵的坐骑都是马,突然冒出一个猴子,不好看哪!」

众人讨论了大半天,最后决定,让猴子去伺候天兵的坐骑,给他当个弼马温,专门喂马。

「让他伺候那些马,都是抬举他了!」托塔天王一直没把猴子放在眼里,他认为天兵的失利,多半是因为其太过松散,他有些愤愤不平,「怎么说也是个天庭的编制,我干女儿,想喂马,都没人愿意给呢!」

托塔天王有个干女儿,是只老鼠精,在下界当妖,两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,他一直想给干女儿找一个天庭编制。可是,天庭的编制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玉帝不开口,谁也别想有空缺;玉帝要是开口,这干女儿没准就得有俩干爹了。

就这么着,猴子成了弼马温。

猴子哪知道这些,他还以为弼马温是个很大的官职,每天早出晚归,不是找仙草,就是漫山遍野找灵芝,那些马儿被猴子喂的毛短腿壮。

猴子美滋滋的,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职位。

这时,便有人出来煽风点火了。

人自有一种奇怪的心里,那便是攀比,若你比我优秀,我比之不过,便要向下去比,比来比去,虽然有自己赶不上的,但也有不如自己的。这种人,往往对那些能力比自己强、却居于自己之下的人,怀有莫名的敌意。

能力不济,让他心生胆怯,从而感到一种自卑。

他在能人下,自卑便无限放大。一旦有能力强于他,却居于他之下的人出现,他便自卑宣泄出来,成为一种报复的手段——作践那些有能力、却居于他之下的人,会让他心里感到满足。

这便是作威作福。

天将被猴子打的落花流水,心里不是滋味,想找猴子算账,又觉得掉价,人间宰相肚子里能撑船,我一个神仙,难道没这么一点肚量?

天将便隐忍不发。

被猴子手下的那些长毛畜生打败的天兵,可不这样想,他们常年处于天庭食物链的最末,听人调遣,受尽委屈,前些日子去剿灭花果山,却被一群猴子打的七零八落,回到天上,更被人指指点点,心里能是滋味?所以,他们三三俩俩,去猴子发泄长期以来压抑,洋洋自得。

也不看看猴子是什么人,那是一个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主,别说你小小天兵,就是玉皇大帝,猴子也没瞧在眼里——要不然,他怎么干大闹天宫?

猴子得知弼马温的实际官职,顿时来了脾气,将那些作威作福的天兵,一通胖揍,返回了花果山。

自玉帝掌权以来,天神都鲜有不听玉帝号令,私自下凡,更别说妖精了!这简直是在质疑昊天大帝的统治权威。

玉帝找来了天庭主事儿的神仙策,让他们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托塔天王是那些天兵的头,知道是自己手底下犯浑,不等玉帝开口,主动请缨,接下了抓猴子回去的任务。

因为,他有哪吒。

观音收复红孩儿,利用金箍制造幻境,让红孩儿渐渐心死的方法,就是从托塔天王收复哪吒那里学来的。

当年,哪吒因得罪龙王,与李靖交恶。那时候,龙王是一方诸侯,李靖只是陈塘关一小小城官,得罪不起,便对哪吒说:既是你惹出的祸,就该由你负责!

哪吒自知没了靠山,一个人来到外头,见到云层上空的虾兵蟹将,轻蔑地笑了,他回头对李靖说道:「千军万马又当如何,孩儿为你杀开一条血路。」

他脚踩风火轮,手拿火尖枪,混天绫在半空之中,一直荡漾开来,若是平常,他一定要瞧一眼那如波一般荡漾的混天绫,此刻,他使出个身外身,化作三头六臂,混天绫在空中,猎猎作响。

一方武装精良——虾兵蟹将最少上万,黑云压城,不可一世;一方只有一人,左边、右边,只有自己的身外身三头六臂,身后,却是空荡荡的,只有一群瑟瑟发抖的人,躲在城门紧闭的陈塘关里。

哪吒吹了吹自己垂下来的发髻,放肆地笑了笑,接着,他便冲入阵中。

虾兵蟹将组成的军队,方方正正,严阵以待,他们看似威严,却如白纸一般脆弱,冲过来的哪吒,仿佛一把钢刀,刀切纸碎,哪吒枪出如龙,枪枪刺喉,虾兵不及惨叫,就从半空跌落,混天绫看似柔弱,却是捆人即碎。鱼虾蟹的外壳鳞甲,纷纷掉落,半空之中,好像突然下起了雪。混天绫在空中猎猎呜咽,火尖枪在血肉里悉悉索索,伴随着惨叫、鳞甲,顷刻,便落满了陈塘关外的荒凉古道。

2

「李靖!你若不阻止他胡来,我便放水淹了你的陈塘关!」

「你能有命回去也就不错了!还想淹了陈塘关?」李靖心中想,嘴上却没说,他似笑非笑地瞧着龙王,脸上全是不在乎的神色。

龙王毕竟老奸巨猾,洞悉了李靖的想法,知他是修道,识时务的人,对哪吒道:

「你是厉害,可你别忘了,我毕竟是龙王,就算奈何不了你,难道奈何不了你的家人?」

哪吒不知其意,李靖听了这话,却害怕起来,他早年学道,知道龙王此话非虚,时值封神,神仙渡劫——别说凡人修仙,就算是神仙,也命不久长,终究要去地府报到,李靖想到了自己以后,他死后,也许会因得罪龙王,被判下十八层地狱,享受无尽折磨。

念及至此,他心一横,扯着嗓子对哪吒道:「哪吒!你母亲生你时,险些惨死,你来我家,吃我,住我,算我上辈子欠你,可你呢,不仅要害我家破人亡,还要殃及整座陈塘关万千老小的性命!我李靖却是造了什么孽缘!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?」

一听这话,哪吒顿时慌了,回头对李靖道:「父亲,我……」

李靖不容他说话,说道:「为人者,当立于世,或忠,或孝,且不让你报国为王尽忠,更不说你要为父母尽孝,单是这陈塘关万千黎民的性命,你也置若罔闻吗?」

一顶大帽子扣在哪吒头上,他哪里肯受,哪吒虽是那灵物转世,心性却只是孩童,听了李靖的话,顿时惶恐,连忙说道:「孩儿不敢,孩儿不敢不对父母尽孝,更不敢拿陈塘关的万千黎民性命开玩笑!」

「俗话说,以杀止杀,杀之可矣!损一人而救千人,此乃大义,人活一世,草过一秋,因一己之私,而累千秋骂名,此乃最为愚蠢之事!」

「父亲,」哪吒满脸愕然,他三头六臂,其中一头,对李靖道:「父亲想让孩儿以死谢罪吗?」

「一人与那万千黎民,孰轻孰重?」李靖大义凛然地说道:「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良将不怯死以苟免,忠臣不毁节以求生,玉可碎,不可污其白,竹可破,不可毁其节!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!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」

(注:据冯友兰先生考证,诸子百家之中,多为周世袭之官员,儒家重礼,多是司礼官员。故而,商周时期的言论,有可能被孔家记录,后来也可能成为孔儒学说,被后人传承,因此,本段中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」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用的都是比较原始的含义,请各位饱学之士轻喷。)

一番话陈述下来,说的哪吒面红耳赤。

龙王在一旁道:「哪吒,你杀我儿,抽他筋,杀你一个,怎解我心头之恨?」

哪吒道:「龙王,不是我小瞧你,别说你带来这些虾兵蟹将,就算你大海辽阔,又当如何,我翻江倒海,犹如水里摸鱼!告诉你,龙王,你儿子是我杀的,冤有头,债有主,你拿无辜百姓做威胁,算什么英雄好汉!你是为你儿子报仇,杀我一个也就是了,你若答应,我便自刎在你面前,你若不应!哼!」

哪吒将混天绫向上一翻,「我毁你龙宫,杀尽你的龙子龙孙,连今天来的这些烂鱼臭虾,我也一概不留!」

混天绫迎风飘荡,火尖枪闪着点点寒芒。时维九月,天空中流云阵阵,秋风吹来,龙王竟感到有些凉意,他瞧了一眼旁边的将领,看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,不禁叹气一声,道:「想不到,这陈塘关的秋风,竟也如此让人战栗!好吧,我龙王素来大度,不会和你个小娃娃胡来,冤有头,债有主,我不会因你一人殃及无辜百姓,上天有好生之德,若你一命陪我儿一命,我便收兵回海!」

「好!龙王,我信你!」

哪吒信了龙王,还了一身血肉,自此以后,哪吒的灵魂,便飘荡回山,经由他师父点拨,想利用人们供奉,重塑肉身,便暗中给母亲托梦,让她为自己塑造一泥做金身。

他母亲搭建庙宇,替他烧香还愿,这件事儿被李靖知道,他怒不可遏,破坏了哪吒庙宇,他想让哪吒永世不得超生。

后来,太乙真人用莲花重塑了哪吒的肉身,哪吒想到了自己被父亲逼死,便想杀了李靖泄愤。

李靖将哪吒困于玲珑塔内,用幻境折磨哪吒。

让哪吒在幻境之中,一遍遍杀死自己的爱人。

哪吒受不了,向李靖投降。

李靖早已不将哪吒当做儿子,也不顾及父子之情,他狠手辣,将哪吒残存的理智,完全消灭。

最终,哪吒成了他手里的一件人形兵器。

没有感情的战斗兵器,是李靖最大的杀手锏,他觉得,没有感情的哪吒,一定会打败猴子的。

然而,事实,却出乎李靖的意料。

哪吒在未进入玲珑塔之前,之所以所向披靡,是因为战斗时,哪吒有天生的战斗嗅觉,这是很难得的天赋。

在于猴子对战中,哪吒完全听李天王摆布,少了这种临危之间的嗅觉,因此,猴子才使了元神出窍,打败了哪吒。

猴子的元神,在哪吒身后偷袭哪吒时,听见了哪吒残留元神的悲鸣。

猴子知道,哪吒元神已残破不堪,之所以与自己为敌,全是迫不得已,此举激怒了猴子,猴子元神出窍,打伤了哪吒,让他不能再战,他因同情哪吒,并未痛下杀手。

猴子脚踏祥云,飞到空中,他手拿金箍棒,一脸睥睨地瞧着浩浩荡荡的天兵天将。

凤翅紫金冠被风吹的向后飘荡,锁子黄金甲闪着阵阵寒光。光影晃得李靖眼睛生疼,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陈塘关,那时,他躲在陈塘关里,瑟瑟发抖,是哪吒脚踏风火轮,挡在前面,如今,他竟也面临与龙王同样的窘境。

李靖擦了擦被晃得有些刺痛的双睛,将目光移到了猴子的脸上,猴子的毛发被风吹乱,一张脸,黑漆漆地,几乎看不清猴子的五官,只那一双眸子,炯炯有神,宛如寒山古寺夜里燃着的香头,仿佛将一切黑暗都吸入其中。

李靖别过脸,瞧了一眼花果山,杂毛猴子一个个仰着头,瞧着天兵天将,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恐惧,李靖冷笑一声,对猴子道:「泼猴,你胆大妄为,竟敢反出天庭,不怕死后,下地狱,受无尽折磨吗?」

「谁敢拘拿老孙魂魄,老孙便感让他皮开肉绽!」

天不怕,地不怕!李靖念及至此,又道:「纵然你本领高强,难道不怕殃及你花果山万千猴子猴孙吗?你不怕生灵涂炭?」

「哼哼!啰里啰嗦,你们犯我花果山,却想让我乖乖就范?」猴子冷笑一声,「我和他们一样,为了守护自己家园,死又怕什么?别说老孙早就毁了生死簿,就算是灵魂俱灭,消失之三界之外,又有何惧!范我花果山者,任你大罗金仙,老孙必诛而杀之!」

「泼猴,胆大妄为!」

孙悟空一人冲入天兵之中,所向披靡,他本就本领高强,铜筋铁骨,别说天兵疏于训练,就算常年训练,又当如何?

锁子黄金甲,风吹色如铁。

明明天兵是以多敌少,但猴子以一敌万,锐不可当,反而天兵心生胆怯,先前与猴子迎战的天兵,早已跌落云层,摔得粉身碎骨。

猴子杀红了眼,将金箍棒指着天兵,说道:「你们一起上来!李靖,你也别躲在他们后面,一起来吧。」

李靖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「天王退了!」

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众天兵纷纷后退,俗话说,风卷残云,逃亡的天兵,云烟滚滚,犹如布幔收卷。

兵败如山倒!

十万天兵竟丢盔卸甲,落荒而逃。

猴子将金箍棒塞进耳朵里,哈哈大笑。

3

玉帝知道猴子本领,再次起了诏安之心,这一次,他不让猴子当弼马温,而是真的封了个齐天大圣。

这是一个高位虚职,名誉地位虽然仅此玉帝,却没有一点权力,不仅如此,猴子所管辖的地方,是分属西王母所在的蟠桃园。

玉帝是想借王母之手,铲除猴子。

蟠桃园里,很少有神仙来往,只有七仙女敢过来采摘桃子,若有其他神仙,出入蟠桃园,势必遭到王母责罚,可猴子自从进了蟠桃园,王母便好似忘了蟠桃园,对蟠桃园不理不睬。

玉帝很是窝火,让人秘密散布谣言,说王母忌惮猴子,所以都不敢管蟠桃园了。这话传到王母耳朵里,众女仙很是气愤,王母却淡淡一笑,充耳不闻。

后来,越来越多的女仙找到王母,说要给猴子一个教训,王母不允,有女仙便道:「难道娘娘怕那猴子?」

西王母淡淡一笑,「我又不是玉皇大帝,三界之中,能让我稍微忌惮的,也不过三五个而已,这你们也是知道的。」

女仙不解,「那为什么放任那孙悟空胡来?」

王母道:「你们不知道,那孙悟空,其实大有来历。」

猴子也喜欢蟠桃园,这里随四季变化而变化,很像花果山,夏时,阳光正浓,猴子在林子里睡午觉,忽然听见树下有声音,叮叮当当的,猴子往下一瞧,见树下蹲着一黑乎乎的东西,好像狗,又好像狸猫,猴子从树上下来,这才发现,那不过是个岁数不大,穿着黑色皮衣的孩子。

这孩子,拿着一块石头,在敲另一块石头,两块石头都是灰黑色的,好像煤球,孩子将那石头敲出一个豁口,便拿一株小树苗,塞进豁口里,紧接着,他从兜里拿出一个脏兮兮的牛皮口袋,将水倒在那植物上——仙界无凡水,可水落到那小树苗上,树苗却突然失去了水分,枯萎了,枯萎的小树苗,向死灰一般,落到石头的豁口上,豁口便消失不见了。

那孩子十分恼怒,将石头向上一扔,正砸到猴子的头上。

那孩子也不抬头,不看是否砸到了人,将砸过猴子的石头捡了起来,继续往石头砸豁口。

猴子摸了摸被砸的额头,说道:「孩子,你砸到我了。」

那孩子猛然抬起头,凶巴巴地瞧着猴子,孩子的鼻子皱起来,脸上闪过一丝困惑,「呦呦!猴子,你瞧得见我么!」

这孩子说话,有个口头语,惯用「呦呦」两个字,这让他看上去,好像永远都在噘着嘴生气。

「怎么,你和谁学过什么厉害的隐身法,所以谁都瞧不见你么!」

「那倒不是,只是这天庭里的神仙,本都应该瞧不见我才对!」那孩子道:「不过既然你能瞧见我,看来也有几分本事,以后就跟着我混吧。」

猴子乐了,「跟你?你是谁?」

「我你都不知道么!」那孩子仰着脸,一脸不屑,他眼角向下,眼白对着猴子说道:「我就是大名鼎鼎的小棒槌。」

「大名鼎鼎,还小棒槌!」猴子捧腹大笑,见小棒槌满脸怒色,他又忍不住了,「这是什么名字,大名鼎鼎,怎么叫这么个名字。」

「你懂什么,不学无术,」小棒槌道:「想你个猴子模样,名字也就是野猴子,大猴子之类的。」

「我的名字可是好听了,听好,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。」

「呦呦!」小棒槌这两声呦一声长一声短,第一个呦字刚落,第二个呦便接续起来,「还齐天大圣,三界五行之中,圣人屈指可数,一共就那么三个,蓬莱的王母娘娘,离恨天的老君,还有西方极乐世界的如来佛祖,你是么!还孙悟空,那空本就是空,干嘛要你去悟,你悟出的空,可还是空么!你悟什么悟,空什么空?」

「是非曲直乱人心,所以,人心都是弯的,五口为感,说的是眼耳鼻舌身意。将一颗弯心修直,便是悟了!空不是空,自然也要悟。」

「呦呦!」小棒槌满脸不屑,「这么说,你是先修心,后悟空了?既然如此,我问你,空是大是小?」

「空就是空,哪有大小。」

「这你就不懂了,至大无外,谓之大一,至小无内,谓之小一,空是既大又小,你连空是什么都不知道,还说自己悟空?不是笑话吗?」

「至小是悟死,只悟自己,视物外与无物,至大是悟生,悟三界五行,与万物修为一体。」猴子道:「老孙先悟死,后悟生,怎么不是悟空!」

「呦,那你说说看……」

「修死时,我忘记尘世,磨炼心性,在山中求道,我不知岁月,只记得有颗桃树,一年开花,一年结果,我悟死时,灵魂神游,他物我都不记得,也仿佛一直是死的,只是为了果腹,记得吃了七次桃。这便是修死。」猴子道:「修生时,我闹地府,闹龙宫,占山为王,笑傲天地,名扬四海,与三界五行合而为一,这便是修生。」

小棒槌点点,说道:「看来你悟性不错,有资格当我徒弟。」

猴子从树上下来,暗中使了身外身,等他落下来时,身子就变得比以前高了许多,他提着那小棒槌后劲的衣服,将他抓起来,小棒槌也不挣扎,任凭猴子抓着。

猴子瞧着他,说道:「你想当俺老孙师父,还不够格咧。」

小棒槌瞧着猴子,笑嘻嘻地问道:「你刚刚从树上下来时,是不是用了身法,让自己变得比我高大?」

猴子个子不高,只到常人腰眼,曾有个混世魔王,笑他身子太矮,猴子怒了,当场便将那混世魔王打死了,若有其他人说他矮小,他必要讨个便宜回来,轻则也要让那人挨上一棒,方才完事,可小棒槌说话十分高明,他说猴子身材矮小时,脸上没有嘲讽,语气十分平淡,他瞧见猴子脸上略有怒色,忙又笑着补了一句,「可你力气真是大呀,抓我就像拿个鸡蛋似的,你可一用力,便把我打破了,送我归西。」

小棒槌的夸赞,让猴子心中暗自开心,他将小棒槌放下道:「算你识相。」

小棒槌道:「你刚刚下来,明明生气,想要打我,我想你是英雄,对我这手无寸铁的下不去手,所以便想吓一吓我,可是,你见我生的可爱,长的讨人喜欢,这一腔怒火,便消失不见,是也不是?」

猴子道:「人在我眼里,都是一副模样,哪有什么好不好看的道理。」

「是了,」小棒槌很认真地点点头,大眼睛瞧着猴子,说道:「就像你本是个很好看的猴子,可在我眼里,你和其他猴子一样,都是一般模样,是么?」

他人说假话,言不由衷,一双眼睛左右闪躲,小棒槌却是目不转睛,满眼都是期待,

猴子想恼却也恼不起来,对于他的相貌来讲,在猴子当中,也非出类拔萃,小棒槌的恭维,不免让他觉得害臊。

见猴子不说话,小棒槌道:「我可以告诉你不害臊的法子,你若不信,可以夸我,看我怎么回答。」

猴子道:「这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的?」

正说着,忽然听见外面动静,猴子来了精神,窜了出去,那小棒槌便跟在他身边,他看见七仙女提着篮子过来。

这七个女人,见到猴子,视若无睹。

猴子走上前,问道:「你们来干什么?」

大仙女看了猴子一眼,嘴角浮出一丝笑,却是皮笑肉不笑,她眼睛没笑,只是轻微向上抽动了一下嘴角的肌肉,配上冰冷冷的眼神,让人感觉十分别扭,「大圣,我等来此,是奉玉帝指令,采些仙桃的,还望大圣,不要为难我等女流之辈呀。」

前些日子,有神仙奉玉帝旨意,到蟠桃园采摘蟠桃,说是为了犒赏天将,前来取蟠桃的天兵,刚从外地回来,不知道猴子已升为齐天大圣,猴子问他,为何前来取蟠桃,他说了句「弼马温,我用得着回你么。」

猴子大怒,扯出棒子就打,那天兵被猴子打的三魂少了一魂,一瘸一拐,去找李靖,却又被李靖骂了一顿。

自此,便没有神仙敢去蟠桃园,除了七仙女。

七仙女是玉帝的女儿,在天庭向来无比尊贵,可七仙女敢去蟠桃园,绝非是猴子碍于玉帝情面,而是那七仙女乃是女仙,女仙在猴子眼里,多半法力不高,猴子虽然勇武,却以欺负弱小为耻。

可是,猴子的行为,在七仙女眼里,就成了欺软怕硬。

因而,七仙女对猴子,总是阴阳怪气的。

在猴子一旁的小核桃,看得明白,眼珠子一转,对猴子道:「是不是这七个大小姐欺负你。可你却总以英雄自居,不欺凌弱小,是也不是?」

「谁敢欺负俺老孙?」猴子嘴硬。

大仙女道:「大圣,您是齐天大圣,天宫之内,谁敢欺负您?只有您,欺负我们呢。」

又是一句阴阳怪气。

猴子道:「我又不是与你说的。」

「是么,那大圣是对着蟠桃园里的蟠桃说的么?」

在大仙女旁边的另两个仙女窃窃私语,「别是这猴子眼睛有问题吧?」

「我想也是,从下界上来的,能有什么见识?」

虽然二人说话声音甚轻,但猴子却听得真真切切。

在一旁的小棒槌说道:「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,她们是看不见我的,能看见我小棒槌的,整个天庭屈指可数。」

猴子苦笑一声,这才信了他的话,却不知他究竟用了什么样的法术。

4

小棒槌见猴子苦笑,对猴子道:「这七仙女向来放肆,看来,你也深受其害呀。」

猴子小声道:「谁敢对我不敬?」

「没人敢对大圣不敬呀!」大仙女阴阳怪气,「我等只是过来摘些仙桃罢了。」

小棒槌听见二人对话,在一旁哈哈大笑,「我说啦,她们都听不见我说话,你越这么说,他们越觉得,你这里有问题。」

小棒指了指自己的大眼睛,「所以,我说什么,你点头就是了,好么?」

猴子点点头,算是应允了。

小棒槌道:「一会儿我变作一个老头,我说什么,你都点头应允,到时候,我自然能帮你教训教训这七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。」

猴子瞧了瞧他,小棒槌的个头并不这七仙女高大,反而比她们还要较小一些,他说别人是小丫头,自己却也只是个孩子。猴子点点头,心中却道:「这小孩也太小瞧七仙女了,玉帝身边的人,难道不能识别变化的障眼法吗?」

那小棒槌来到一颗蟠桃树后,使了一个变身术,让他看上去破衣流丢老态龙钟,他从树后出来,见到七仙女,慌得跪下,说道:「哎呦呦,罪过罪过。」

七仙女不知树后有人,见出来一个老头,很是奇怪,大仙女将篮子往上一抬,对小棒槌道:「你是什么人,胆敢躲在蟠桃园里?」

「启禀仙女,在下本是人间一鬼仙,因大圣爷大发慈悲,将我救来,所以我才出现在这蟠桃园里,还望女仙恕小人失仪之罪,其实,小仙并非唐突之人,只是从未见过仙女这般貌美的人物,一时间,慌了神,这才失仪,若说怪罪,一是小仙未曾见过大场面,二是七位仙女,美艳无双,小人这才如此失礼。」

奉承话,七仙女已然听的太多,大仙女摆了摆手,「谅你一个地仙,终究一日到了天庭,这也无可厚非。」

小棒槌道:「本来我这东西,是想等三千年以后,再拿出来,今日见了众仙子如此美貌,我想现在就把他拿出来,……」

小棒槌故意说了半截话,让七仙女好奇,大仙女道:「那是什么东西?」

小棒槌从怀里,拿出一只金苹果,说道:「在离西牛贺洲以西,有一所岛屿,那里有一群崇拜山神的精灵,她们个个貌美,为了争夺这个金苹果,精灵发生叛乱,战火持续三十多年,最终,金苹果落入海里,被小仙捡得。」

大仙女看了一眼金苹果,「这也不是什么稀罕的宝贝,吃一口也不能益寿延年,有什么稀奇?」

「有呀!」小棒槌道:「这金苹果,属于三界内最美的女人。」

大仙女听完,说道:「既如此,拿来吧。」

身旁的女仙道:「姐姐,他说这金苹果是给最美的女人,你怎么自己拿来了?」

大仙女道:「我是大姐,又是天下最美的女人,难道不该给我么?」

女仙道:「你是大姐,只因娘不愿让你待在她肚子里,所以你早出生,若说你是最美的,妹妹可不同意。」

「那你说应该给谁?」

「若说天下最美的,当然是三妹我。」

「是吗?」

七仙女个个想当最美,一时间争的不可开交,猴子在一旁,哈哈大笑,小棒槌连连向猴子使脸色,猴子却只顾着笑,完全没有注意到他。

七仙女争吵之中,忽然听见猴子笑声,一时也明白过来,大仙女一把将金苹果抢来,往地上一扔,苹果入土即消。

「拿这障眼法,想让我们姊妹争吵吗?」大仙女说完,瞧了一眼小棒槌。小棒槌看了一眼猴子,见猴子一脸冷笑,他知道,猴子天不怕地不怕,死不怕,受罪不怕。

念及至此,小棒槌向他挤了挤眉毛,忽然变成一只毫毛,轻飘飘落到地上,消失不见了。

仿佛,他就是猴子用毫毛变出来的分身……

大仙女看得明白,瞧着猴子,冷笑一声,「我当大圣爷是个行的正的大人物,没想到竟也玩这些小女人的把戏!哼,当真让我等姊妹大开眼界!哼!」

大仙女说完,转身就走,其他仙女跟着她,一齐走出了蟠桃园。


作者: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