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恭喜师父……」猪上前说,「这样我就可以回高老庄了。」

这是头一次,猪在和尚面前说话这么阴阳怪气。

「为什么?」和尚瞧着他。

「你都结婚了,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。」

「结婚的不是为师。」

「哦!」猪有些懊恼,瞧着猴子,「猴哥,这玩笑可开不得。」

「悟空说的也没错,」和尚神情落寞,「女王确实要结婚,不过,不是和我。」

「那是谁?难不成让猴哥变作你的样子?」

「我身上这件袈裟……」

和袈裟结婚?

我们几个都怔住了。

女王与和尚共处一室,室内香气缭绕,红烛绵绵。女王对着铜镜,整理着自己的鬓角,和尚就在一旁,闭眼念经。

女王来到和尚身前,说道:「圣僧,若是以前,我有王位在身,我还能请你留下来娶我,届时,我可以把我这天下拱手相让,如今,我王位已失,什么也没有,只剩下这幅皮囊,不敢奢求你再娶我了。」

「陛下,这兵变,是你与那丞相商量好的吧。」

女王一呆。

「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,跋山涉水,历经人间万千事故,有些事,是真是假,贫僧还是能看得出来的。」

「那你难道不知我的心?」

「贫僧一心向佛,心中早已没有红尘俗念。」和尚说:「世上的一切,都是过眼烟云罢了。」

「那你白天,为什么不敢瞧我?」

「心中有愧,所以不敢。」

「你愧什么?」

「佛祖与唐王,都想让我宣扬佛法普度众生,为此,我连累无数无辜生命,佛祖说普度众生,是要普度信奉佛法之人。唐王的普度众生,却是为了成全自己千古美名。我去求经,只因一事不明。」

「你既然礼佛,就应渡人,你为何不渡我?我只求待在你的身边。」

「渡你便不能渡我。」

「佛祖菩提树下,割肉喂鹰。你为何不能渡我。」

「所以我要求的佛,和佛祖的佛不一样。」

「那你要求的是什么佛。」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和尚道。

女王款款向和尚走来,「你看我,难道我不好看吗?难道我不让你心动吗?」

「阿弥陀佛,」和尚说:「众生千般色相,不过是一场顽固而短暂的幻觉。一切皆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」

「圣僧,你说梦幻泡影,佛祖可历经过红尘滚滚的。」女王道:「你一心向佛,为何不也经历那万般红尘,体会那水乳交融的欢愉啊?」

「经历如何,未经历又如何?贫僧五蕴皆空。」

「你骗我!」女王惨笑一声,「我既然嫁你不得,只想求你一件事儿。」

「什么。」

「把你身上这件袈裟给我,我要它当我的夫君,即便我嫁不了你,我要一生一世都记得你。」

和尚不说话了。

过了良久,和尚终于点头同意了。

女儿国,自建国三百年以来,从未有过结婚的习俗,女儿国城外有一条河,叫做子母河。溪水不宽,冬不结冰,常年流淌。水里没有别的浮游生物,清澈见底。但一般人,却不敢喝那里的水,一旦轻饮,就会怀孕,女儿国里,只有过了二十岁,方能喝子母河里的水。

到了夏天,子母河上空,就会出现无数萤火虫,寂寥残月,光溅星河,点点荧光,共伴长河。

女儿国的人,最喜欢夏天到子母河祭奠先祖,她们在水边嬉戏玩耍,躺在河边,瞧着天上的浪漫星空,偶尔有萤火虫飞舞身前,似乎能听见先祖的低语。

她们一直过着这样自给自足的生活,没有波澜,就算生命没有男人,没有爱情,她们也毫不在意。

她们享受这份宁静。

但这份宁静,却在女王结婚的那天打破了。

婚礼隆重而肃穆,女王凤冠霞帔一脸庄严,在她身边,是一件破旧的袈裟,在女儿国臣民的目光中,女王嫁给了和尚的一件袈裟。

我们师徒四人,都没有参加这场荒唐的婚礼,和尚在馆驿待了一天,一直在念经,猪躺在地上,百无聊赖,向来闲不住的猴子,竟也罕见地没有出去。

没有欢呼,没有喧嚣,整个城市,静悄悄的,看来,女王结婚虽然令她们震撼,却更让她们哑口无言。

第二日清晨,我们四人出了城,来到城外。

猪从行李中取出碗,将黄金角里的断肠水倒进去,和尚突然道:「不对。」

「怎么了师父?」

「有些不对劲儿。」

「哪里不对劲儿?」

和尚将碗放下,对猴子道:「你回去看看女王!」

「看她?」

「对!」和尚表现出少有的惊慌,「不对,这种感觉不对。」

「难不成女王没有送你,所以,你觉得不对?」我问,我知道女王与和尚纠缠九世,这一次,和尚西行,更不会回头,经此一别,便是永远不会相见,女王不会不来相送。

和尚摇了摇头,「我感觉,女王出事了,悟空,快去!」

猴子不敢怠慢,脚下生风,连忙去了。

我不解,问和尚道:「师父,自我跟随你以来,你可从走过回头路,今次是怎么了?」

和尚道:「我与她九世纠缠,彼此之间,似有一种莫名感应似的,故而她认得我,我认得她,待她死亡,我总能感觉到,我想她也是如此,现在,我竟有这种感觉了。」

「你怕她会自杀?」

和尚面色沉重,说道:「我怕那丞相假戏真做,真的来一场政变。」

尽管女王说那政变是假,可五年来女儿国遭受天灾是真,女王为了一个外人,舍弃王位也是真。

女儿国不像中原,有个奉天承运的幌子在里头,他们完全是听从荆棘水晶的古老寓言。

倘若宰相和国师联手,真的发动政变,也不是没可能的。

二人虽然可以号令女王,但名正言顺岂非更好?

猴子回来时,脸上表情很是奇特,既是愤怒又是古怪。

猪道:「怎么了猴哥,那女王。」

「女王被人勒死了。」猴子说道:「我去时,那宰相拿着剑,刺女王尸体,边刺边说:她为什么不消失?难道还没死?老孙一时忍不住,扯出金箍棒,一棒打死了那恶毒的丞相,说来也奇怪,那宰相死了,身体居然消失了,宰相身边的女兵,纷纷向我杀来,我顾不得师父的教诲,拿金箍棒一轮,结果,那些女兵也突然消失,仿佛不曾存在似的。」

「别是你下手太重,把人打碎了吧!」

「就算碎,也会有血肉痕迹,可仿佛什么都没有。」

我瞧了一眼猪,猪一副「早知如此」的表情,我又瞄了一眼和尚,和尚竟然脸色铁青,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瞧着我们,说道:「回去。」

女儿国内戒备森严,随处可见整齐的女兵,猴子扯出金箍棒,舔了舔舌头,我知道,他是准备大开杀戒了,他是很有义气的人,无论对我、对猪、甚至对和尚,都一视同仁。

我们都是他要保护的人,我们谁受委屈,他都会拼死相博。

尽管他对妖精心狠手辣,尽管,他一直渴望成佛,但如果为了和尚、或是我和猪,他也不惜杀人。

这一点,他让我很感动。

和尚阻止了他,「悟空,生命不可夺。」

猴子点点头,他用了瞌睡虫,让那些人全都睡着。

猴子领着我们来到宫殿。

女王的尸体,孤零零地躺在王位旁边,胸口插着一把匕首,鲜血已然干涸。金色的凤冠上,沾了点点鲜血,女王脸色苍白,显然已死去多时。

红色的霞帔,红色的血。

缠在女王脖子上的白绫,仿佛玫瑰丛里的一块柳絮。

和尚上前,将女王扶起。

女王苍白的脸上,早已没了活人生气。

和尚抱着女王的尸体,脸上的表情很奇特,他先是把眼睛闭起来,眼角细细的纹路轻微颤抖着,继而,他的眉毛开始颤抖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一共颤抖了五下,他没有说一句话,而是张开嘴,深深吸了一口气,过了一会儿,他又十分小心地将这口气吐了出来,不知在怕什么。

「佛啊,你说五蕴皆空,说这世界一切胎生,卵生,化生,诸般法相,不过是世俗枷锁,我知道世界虚妄,也知诸多法相万般皆空,知道色本是空,空也本是色……」

这时,忽然听见屏风后面有动静,只听一人说道:「唐僧,枉你称为圣僧,不仅犯了杀戒,现在又犯了情戒!你也配取经吗?」

和尚一言不发,猴子在一旁喝道:「你是什么妖怪!」

屏风后走出一人,不是别人,正是国师。

国师道:「妖怪?我身上可有妖气?」

猴子拿火眼金睛瞧了两眼,继而冷笑一声:「虽然不是,但你的味道我曾闻过,西行一路,我一直都能嗅到你的味道,你总是从西往东,却又来回折返,你身上虽没妖气,却让人很不舒服!!」

怪不得猴子总是爬到树上,往东边瞧,原来是嗅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了。

「原来是这么回事!」猪在一旁,瞧着国师,说道:「我说女儿国这五年为什么气候反常,原来是你在搞鬼!是了,妖怪就算呼风唤雨,也使唤不了风婆雨神,能命令他们的只能是天庭中人,原来是你让女儿国这五年来遭遇天灾!」

猪的脑子确实好使,他一下就猜到女儿国气候反常的原因。

​猴子道「你还忘说了一件,就算是神仙中了瞌睡虫也会睡着的,能不受瞌睡虫影响的,怕是很少吧!你是玉帝身边的!」

瞌睡虫是天庭养殖的,专门用来迷惑那些妖精,偶尔,还能用来兑换其他东西,譬如灵芝仙草之类。

天庭既养殖此虫,自然有克制瞌睡虫的办法,但知道方法的人,少之又少。

国师不答反问,「你等西行,说是一心宣扬佛法,佛法就是这么宣扬的吗?」

和尚抬起头,脸上再也没有刚刚迷惘的表情,他瞧着国师,淡淡地说:「原来是你。」

国师道:「你认得我?」

和尚道:「极端憎佛,了解佛法,又在玉帝身边,只有你一个,你本就应该堕入十八层地狱,是无数比丘尼,救你出了断绝希望之地,你却不知悔改,变本加厉!佛不是让人一心向善,因为世上总有除不去的恶,悟空,杀了他!」

我头一次听见和尚如此憎恨一人,更轻言说杀。

这不禁令我好奇,此人到底是谁?

难不成是因为女王之死吗?

猴子得了和尚号令,当下扯出金箍棒,向那国师冲来。

国师不敢怠慢,连忙迎战。

只见一道黑光,那国师现出本体,却是一只通体黝黑的大狗。

和尚道:「果然是你!我就知道,世上憎恨佛法普度之人虽多,但总用这卑鄙伎俩的,却只有一个!」

我也知道是了。

佛陀有个弟子,叫做目连。

此人心地善良一心修佛,他母亲却是穷凶极恶,对佛深恶痛绝。

有一次,一群僧人去目连母亲那里化缘,讨要白水馒头,她母亲将牲口杀了,将肉放进馒头里,骗那些僧人吃。僧人饿了好久,狼吞虎咽,等察觉馒头里有肉时,已犯了荤戒,目连母便在一旁幸灾乐祸,嘲弄这些僧人,僧人不堪凌辱,撞柱而死。

佛祖知目连母本性,想贬他入了地狱,永世不得轮回。

目连为了救母,提出用十万件功德,将母救出地狱。

目连做到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时,因急攻进切,功亏一篑。

佛祖感其孝心,让目连母脱离地狱,再次投胎,不过,因她嘲弄佛法,罪孽太深,佛祖让她投胎当狗。

目连悄悄找到地藏菩萨,恳请菩萨帮他母亲找个好人家,以免做狗时,受人欺负。

地藏菩萨翻阅今生前世生死簿,发现一户人家,虽然他前生清贫,后半生却是福大无极。

目连母便投胎到那人家里做狗。

那个人,便是梅友人。

封神结束以后,梅友人贵为玉皇大帝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鸡因为头脑简单,被封卯日星君,那狗,因头脑灵活,忠心耿耿,被玉帝当做影子,常年派他执行秘密任务,暗中监视天庭众仙。

后来,天庭与佛教之间关系紧张,那狗不知所踪,原来这些年,暗中捣乱,不让和尚西行的,竟然是她!

我想,将和尚西行消息告诉给妖怪,说唐僧肉长生不老的,恐怕也是她!

猴子与大狗在半空之中缠斗,不到半炷香的功夫,猴子当头一棒,打在大狗的头上,大狗悲鸣一声,当场毙命。

猴子将狗打死,瞧着女王尸体,对和尚道:「师父,你不用担心,我去将她救回!」

和尚还没有回话,那猴子便元神出窍,跑到地府去了。

「女儿国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和尚抬起头,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生冷,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变得十分骇人,仿佛一层白色的寒冰,在眼睛里慢慢凝固,凝住了那一对漆黑的眸子,那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猪。

猪道:「这得问问沙师弟,他常年在玉帝身边,会不知道这女儿国的来历?」

和尚的黑眼珠一直固定在眼睛正中,他缓缓地转了转脖子,让这双眼正对着我。

「玉帝自登基以来,一直都喜欢肉体之欢,仙界仙女,多受其凌辱,女仙在天庭之中,极难生存,若不答应,便会被贬到凡间,若答应了,势必又遭到帝后迫害。很多女仙,就此失踪;那些被贬到凡间的仙女,死后灵魂进入地府,受尽折磨。」

我顿了顿,尽量将这些说得含糊,「西王母知道此事,便自封女仙之主,收留那些女仙,这便有了女儿国了。」

和尚眨了眨眼,眼中的寒冰似乎融化了一些,那黑眼珠好似轻微动了一下,他问道:「玉帝会同意吗?」

猪道:「玉帝虽名为昊天大帝,却只是名义上的玉皇,仙界不服玉帝管辖的,有很多,别说太上老君这些圣人,就连紫薇帝君,武财神赵公明,也不听从玉帝。玉帝手下,听他的也只有托塔天王,还有封神时那些无名小将而已。」

看见和尚眼神飘向了猪,我继续说道:「为了不让玉帝染指这些女仙,西王母请老君,造了一个方生方死壶,以此为眼,在西凉做了一个巨型法阵,这便是女儿国。」

「方生方死?」和尚道:「方死方生,难不成女儿国的人,其实早已经死了?」

「是的,她们的肉身早已毁灭,灵魂也残破不全,她们不能投胎,不能转世,只能飘荡在三界之外,饱受漂泊。为了让他们的灵魂得以栖身,王母将他们收入方生方死壶里。这方生方死壶不同于乾坤日月图,乾坤日月图是困人的宝贝,方生方死壶却只为了保护那些女仙灵魂,所以,女儿国四周都是弱水,任你大罗金仙,也休想进来。不过,他们也永远出不去了。弱水三千,非但鸿毛不可渡,灵魂也是渡不过的。」

和尚的眸子终于不再骇人地固定在眼睛正中,他闭上眼,想了一会儿,说道:「如你所言,女儿国的人,死后应该会有记忆。」

「不会的,」猪说,「他们不会发现的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女儿国的人,和人一样,要经历生死轮回,不过,她们死后,灵魂不入地府,而是直接融入到子母河里,死者的灵魂,在子母河里,洗涤去了记忆,有些零星的记忆,洗涤不净,便飘在空中。女儿国有夏天祭祖的习俗,就在子母河畔,她们说,在那里能听见先祖声音,便是那些洗不去的记忆。」

「这么说来,她们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已死去多时了。」和尚叹息一声,「本居死者国度,苟活于牢笼之中,却受人蛊惑,起了争权之心……」

正说着,猴子突然元神归来。

见他回来,猪道:「怎么样了?」

猴子满脸狐疑,「怪哉,怪哉,我去了地府,竟没有女王的灵魂,于是,我便找到地藏菩萨,向他打听女王下落,地藏菩萨告诉我,天机不可泄露,我一下子恼了,说,如果你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,老孙可要大闹地府!菩萨无奈,告诉我两个人,让我去找他们。接着,任凭我怎么问,他都不说了,我也不敢太过放肆,就上来了。」

「哪两个?」

「一个是如来,另一个却是西王母。」

「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!」和尚道:「是这么回事吗?」

我不解,问道:「怎么回事?师父。」

「我佛向来讲定数,佛为了验我诚心,特给了我十世情劫,我与那女王,九世纠缠,想来还差一世,为了让劫难期满足十世,定然要利用女王灵魂,与我做最后一世纠缠。菩萨说的如来,该是这层含义。」

「那西王母却是何解?」

正说着,忽然空中听见一阵梵音。

「悟空。」

「燃灯古佛?」

「让悟净一起上来见我。」

猴子看了一眼和尚,和尚点点头,「悟空,悟净,你们一起去吧。」

我和猴子一样,元神出窍,出了女儿国,元神一直向上,半空之中,却有个金色流光的圆圈,进了圆圈,却是一片祥云,只见燃灯古佛,坐在五色莲上,双手合十。

我和猴子上前行礼。

猴子道:「叫我有什么事儿?」

燃灯微微一笑,说道:「佛祖为了验证金蝉子是否有取经决心,特从十世贞女、痴女、才女身上,取出他们的贞洁,痴情,才情,又从三十三世红颜祸水身上选出最完美的容颜身段,用无上法力,以无相而生有相,做了一个与金蝉子十世纠缠的灵魂。那便是女儿国的国王了。」

我和猴子静静的听着,不明白他想说什么。

「这一世,是唐僧的第十世,与那女子纠缠,却只有九世,还差一世,不满佛祖十世纠缠的考验,因此,这女子还要投胎转世一次。本来,女王与金蝉子纠缠,应该正满十世纠缠之劫,然而,有人从中作梗,让这十世纠缠断了一次。」

「是谁?不能是西王母呀!」

燃灯不答,自顾自地说道:「有一世,金蝉子并未出家,与那女子应有婚约在身,可那一世却发生战争,金蝉子领命出征,那女子便在人间等候。后来,金蝉子中途殒命,那女子并不知晓,依旧苦等,等金蝉子再次转世为人,那女子已年华老去,因此,她与金蝉子纠缠的十世孽缘,便少了一世。」

燃灯古佛这么一说,我心中便已了然,人间战乱,多是玉皇从中指使,看来,女子之所以与和尚少一世纠缠,就是玉帝所为,等那女子十世期满,势必要回到西天,玉帝想趁女子十世未满之际,一亲芳泽。

「我说呢,原来是玉帝老儿从中搞鬼!」猴子道:「是不是他色心又起了?」

「阿弥陀佛,」燃灯道:「玉皇贵为天地之主,相中佛祖所做的女子,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但却因此得罪了一个人。」

我撇了撇嘴,燃灯古佛说话滴水不漏,虽然明着是替玉帝开脱,却句句指责玉帝,我知道,以燃灯的说话方式,他是想让猴子去问得罪了什么人。

猴子没听出燃灯话里的讥讽,怒道:「什么叫没什么大不了?就算他是玉皇大帝,难不成他还想胡作非为?」

「悟空,果然是性情中人,」燃灯古佛赞许道:「像你这般嫉恶如仇,不畏强权的,天庭之中,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,除了那女仙之祖王母娘娘。」

猴子虽然嫉恶如仇,但并不傻,他听出燃灯话语里拐弯抹角的含义,撇了撇嘴,「我说,古佛,咱说话直来直去不好吗?这里又关王母什么事儿了?你是不想说,女王的灵魂被那西王母拿走了吧?」

「你真是一点就透,没错。」燃灯古佛赞道:「西王母知道玉帝的心思,想保护那女王的灵魂,女儿国是她的方生方死壶,死者的灵魂自然要跑到她蓬莱仙境去了,她怕玉帝染指女王,便将女王保护起来了。」

燃灯说完,将方生方死壶与女儿国的故事,告诉给了猴子。

「这不很好么!」猴子道:「免得玉帝害的女王的灵魂漂泊在外,人不人,鬼不鬼,生不生,死不死的。古佛,你不会想说,因王母保护女王灵魂,所以,便不能满足师父十世纠缠这一劫吧,我说,你西天办事,是不是太过教条,什么劫难,要非得满足十世纠缠!?」

「非也,」燃灯古佛道:「我佛慈悲,焉能忍心看那女王灵魂饱受摧残,只是,正因为慈悲,所以,我才找你们二位上来。」

「这话把我绕糊涂了,想让我去找西王母,放了那女王灵魂,与我师父完成佛祖所定的十世纠缠的劫难。怎么又是替那女王灵魂考量?」

「这就是我要悟净也上来的一个原因哪。」

我没有糊涂,我一清二楚,但我不得不装糊涂。

「你说话怎么绕来绕去,」猴子问道:「到底是什么意思?」

「玉帝相中女王灵魂,势必不会轻易收手,女王灵魂在蓬莱仙岛,只能苟且偷生,三界之中,哪里也去不了。不仅如此,王母也会因此得罪玉帝,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呢。」

「有这样的办法?」

「悟净在玉帝身边日久,肯定知道有什么地方,玉帝找不到。」燃灯古佛说完,瞧了我一眼,问道:「对吧。」

「这……」我知道。

「沙师弟,你一定知道吧!」猴子双眼放光地瞧着我,这明明是和尚的事儿,他却比和尚还着急。

「你们师徒一人,取经至今,既是一种缘分,也是一件大功德,」燃灯在一旁对我说: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。」

燃灯话里有话,他知道哪里玉帝找不到,他也知道我清楚,在这位曾经的西方一把手面前,我那点小伎俩无所遁藏,我只能说道:「让我想想。」

见我答应了,燃灯化作一道流光,「去找西王母吧。」

我和猴子踏云来到了蓬莱,见到了守山女仙。

猴子上前作揖,很是恭敬,「烦劳通禀,悟空求见。」

蓬莱仙岛,不欢迎任何男仙,却有两个例外。一个是天蓬,一个是猴子。天蓬因痴情,深得蓬莱女仙同情,猴子因性情,亦得女仙佩服。

不一会儿,西王母出来。

她瞧了一眼猴子,又看了看我,问道:「你们二人不去取经,找我作甚?」

猴子将女儿国的遭遇和燃灯的话,一并与西王母说了。

西王母道:「那女王的灵魂,确实在我蓬莱仙境,我可怜她,我知道她是被佛祖做出来的,但她既然活了,便有自己的自由,我不会让她成为佛门一个莫名其妙劫难的牺牲品,更不会把她交给玉帝。」

「我知道,」猴子道:「但您也不能一直把她囚禁在蓬莱仙境啊?」

猴子对西王母很是尊敬,这倒是令我好奇。

「囚禁?」西王母冷笑一声,「我在保护她!」

「可是,玉帝早晚会找到蓬莱仙境的。」

「他敢,他以为他是谁?」

「娘娘,您是女仙之祖,总保护那些女仙,让她们免受欺凌,悟净一直敬佩,可是,尚有很多女仙在玉帝手下当班,您得罪他,他会让其他女仙好受吗?」我说,「我很了解玉帝的。」

西王母默然,过了一会儿道:「那你说怎么办?」

「把她藏起来。」

「藏?」

「自封神以来,天地人,三界之中,圣人寥寥无几,至今屈指可数的,也就几位,西天如来佛祖,天庭之中的太上老君和蓬莱仙境的您。」

猴子在一旁挖苦道:「沙师弟,是不是见到古佛,让你说话也开始打上官腔,啰唆起来。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吗。」

「有用,」我说:「玉帝虽名为玉皇,却非圣人之体,他与圣人是有区别的。」

西王母听出端倪,向我点头示意。

「佛看三界之外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前因种种,今生缘由,您也是知道的。」

西王母点点头,「不过,我看不到未来。」

「玉帝并非圣人,不能看透因果,也就是说,过去他看不见,不知过去的因会成什么果。您有大法力,能穿越时空,回到过去。」我说:「如果让她的灵魂,回到过去,她的因果便从现在消失。」

猴子恍然大悟,「原来如此。到时候,她转世投胎,玉帝就真的一点也找不到她了。」

西王母点点头,我和猴子便告辞离开了。

女王去了哪里,我是后来才知道的,我和猴子离开以后,西王母使法力,将女王灵魂唤来。
西王母对她说道:「我要送你回到过去,让你重新开始。」
「娘娘,请您听我一言,」女王给西王母缓缓下跪,「我知道您素来慈悲,我不想穿梭过去,不想投胎,不想苟活,我只想再看和尚一眼。」
「看一眼又如何呢?」
「我曾听过一个故事,说有个痴情的人,为了见心上人一面,甘心化作石桥,千人踏,万人踩,受五百年的风吹日晒,只为那心上人,从桥上经过。」
王母道:「你要知道,你灵魂要与金蝉子纠缠,但终究没有任何后果,你要知道,情爱无法永恒。」
「无法永恒又如何?只要我再看他一眼,即便是粉身碎骨,那样我也活过,若不见他,我就算活到地老天荒,我也一直是死的。」
王母叹息一声,她知道女王身上,有十世贞女,十世痴女的灵魂,知她终生为情所困,便道:「你何故为了情,舍弃生死轮回?情有那么重要吗?」
「我不知情为何物,我小时候,喜欢飞蛾,飞蛾总是扑火,飞蛾扑火,死就死了,至少也有追求;秋天时,北雁南飞,雁子排成一行,有一行失了伴侣,总是孤零零,仿佛游魂,它们没有那么多想法,不知道另一半已经死了,所以总在天上苦等。有一年,大雁经过女儿国上空,有人将一只大雁射死,另一只雁子见伴侣死了,便一头撞在悬崖上,殉情自杀了。对它们来讲,它不知道花花世界有什么留恋,只知道千山暮雪,只能独自一人翱翔,所以才生死相许。我惘活为人,怎能不如飞蛾与雁?」
西王母叹息一声,「好吧,我答应你。」
女王欢欣雀跃,忙给西王母下跪。
西王使出无上法力,破开时空,领着女王的灵魂,进入其中。
茫茫历史,在王母和女王灵魂之中,缓缓掠过,仿佛老树飘零的落叶,只是这每一片落叶上,都流动着芸芸众生的万千影像。
不知过了多久,二人来到一座寺庙里,寺庙残破,空无一人,女王瞧着这里,感觉甚是眼熟。
西王母道:「本来,我是想让你在我蓬莱,修炼五百年,到时候就能避过玉皇,可你既然想见金蝉子,我只能把你带到这里,不过,有一件事儿,你得知晓。我不能让你做人,因为你若为人,便会引发天道轮转,更改因果。届时会引起三界混乱,当年封神之役,便有人强改因果……算了,不提也罢,我把你变作草木竹石,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会传你一篇心法,让你虽为死物,却有五感。你在此悉心修炼,不可移动,直五百年后,合乎因果自然,方能化而为人,知道吗?」
「谢谢!」女王道:「无论是草,是石,只要能再看他一眼,我都愿意。」
「这寺庙里,本来空无一物,我把你变作一棵杏树,留在这里。」王母说完,用手一指,女王的灵魂化作一道白光没入土里,不一会儿,便长成一棵杏树的模样。
她既是杏树,杏树既是她,她感觉自己的视野忽然变得开阔:每一条枝干都是她的眼睛,她看见了自己四周——残破的寺庙,荒凉的庄稼地,远处一只白色的鸟儿,慌慌张地飞了好远,似乎飞到了丝绒一般的云层里……
九世轮回的记忆,刹那间涌入到她的脑海,她一下子感受到了自己九世以来的所有情思,念及至此,心中顿时涌起万千思绪。
「他第一世在这寺庙,在这里,和我说过话……」女王脑子里细细地想,「他第二世……」
她的思绪,王母在一旁心知肚明,她叹息一声,「你既如此痴情,我便帮你一把,我在西凉女国,设了一个方生方死壶,用以保护那些被玉帝迫害的女仙,在那壶前,有一棵杏树,你的元神也可留在那里,那里自有我的保护,你可在那修炼,顺便,也可替我掌管那方生方死壶入口的荆棘之桥……」
说到这里,西王母忽然一怔,「竟是这样吗?如来果然技高一筹,他竟连我都算计到了。」
西王母说完,瞧了杏树一眼,「西行路上,还有一棵杏树,终究还是要应了那十世情劫么!如来,如来……哎……」


作者: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