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儿国选国王的方式,不同于任何地方。

上古时期的中原,是血缘式的家天下传承,像是什么尧舜禹,他们是同宗共祖,只不过不传长子长孙,让众人推举族中的贤能子孙。

女儿国好似儿戏,他们选国王,遵从古老的传统意志。

女儿国​宫殿正中,有一颗水晶球,远看时,通体翠绿,近看时,却好似白玉有瑕——水晶球里仿佛蕴藏着无数翠绿色丝云,云雾缭绕的。

这水晶球叫做荆棘。

由荆棘一族世代守护。

​女儿国里,过了百天的婴儿,都要去宫殿,触碰水晶球,若水晶球发出一阵耀眼的红光,那婴儿便是女儿国的国王了。

五百年来,女儿国国王,都是这么诞生的。

​在女儿国外头,有一条河,河水泾渭分明,一半清澈,一半浑浊。

猴子在天上瞧了半晌,对我们说道:「这回可难了。」

「怎么难?」

「这河有古怪,一半浑浊,一半清,这浑浊的水,虽然看上去浑,却可以渡,那清水却万万度不得。」

我不知其中缘由,问道:「为什么。」

「我从未看过如此清澈的水,从上向下,仿佛什么也没有似的,没有波涛,一眼就能看见河床,可是这么清的水,里面别说是鱼,就连浮萍生物,都看不见,你说怪不怪。」

「猴哥,」猪说道:「你也许没听过弱水吧。」

「怎么没听过?围绕着蓬莱仙境的,不就是这弱水么!」

「如果是弱水,我们应该如何渡河呢?」和尚有些犯难。

猴子道:「不用着急,我问问河神。」

猴子将金箍棒变大,在水里搅拌一番,若是平常,早有河神上来讨饶,可猴子在那搅了半炷香,却不见河神上来,不免有些心急,他停下搅水,将金箍棒拿起来,自顾自地说道:「怪哉,怪哉,这河里,竟然连河神都没有吗?」

山有山神,地有城隍,哪怕是乌鸡国内的一口枯井,还有守在井里的龙王,这么大一片泾渭分明的河里,竟然没有一个河神?

猴子感觉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,拿着金箍棒在地上敲了三下,土地公被猴子震了出来,他抚了抚身上的土,对猴子道:「大圣爷,您这般叫我,可有急事?」

「我问你,这河里怎么没有河神?」

「那是河里的事情,我哪能知道?」

不是自己分内的事儿,神仙不会多嘴,猴子知晓这一套潜规则,也不说话,将金箍棒变得比刚刚又大上两圈,再次往地下一砸。

「轰隆」

烟尘四起,震的土地公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「你不知道吗?」猴子将金箍棒拿了起来扛在肩上,瞧着土地,「玉帝可有明令,要众仙全力配合,三界五行若有不配合的,可别怪老孙先斩后奏。」

土地公从地上爬起,拍了拍身上的土,讪笑道:「大圣爷,小神真不清楚,」

见猴子将金箍棒高高举起,土地连忙又道:「不过,小神却知道该怎么渡河。」

「不早说!」猴子又一次将金箍棒狠狠地砸到地上。

「大圣息怒,」土地哭笑不得,「小神之所以不说,是因为这过河的方法,危机重重。」

「有什么妖怪把守隘口?他许是不知道俺老孙的厉害。」

「不是,」土地忙道:「哪有妖怪敢在大圣面前耀武扬威,不过嘛,要渡此河,只有一座桥,那桥唤作蔷薇桥,此桥若有若无,需是有缘人方能看见;再者说来,若踏上此桥者,心怀不轨,此桥便会突然消失,若是落在这黑水里,人还能活,若是落在那清水里,任你大罗金仙,也是尸骨无存呐!」

「前方是什么地方?是佛家的修心之地,还是道家的筑基之所?」

「那前方,既不是佛门圣地,也不是天灵宝地,乃是一国度,名唤女儿国,那里的国民,都是美若天仙的女子,大圣爷应该听过。」

「从未听过。」

「怪不得你说心怀不轨不能过桥,原来是这么回事,」猪在一旁说,「原来前方是女儿国。」

「你听过?」猴子问。

「我毕竟是天蓬元帅,」天蓬道:「有些事情,还是知道的。」

「你与女儿国打过交道?」

猪摇了摇头,「不是我。」

「那是谁?」猴子问。

猪不答,问土地道:「桥在哪里。」

「小神刚刚说了,只等有缘人,方能得见,小人实在不知呀!」

「你身为土地,在此地最少三百年,三百年,未曾有人见过蔷薇桥?」猪说:「女儿国可只有五百年的历史。」

「天蓬元帅竟知道如此详细?」土地公一脸崇拜地瞧着天蓬,「不愧是天庭上神。」

「不用拍马屁,告诉我们桥在哪里,否则,」猪冷笑一声,「大圣爷的脾气,你可是知道的。」

「不敢,不敢。」土地公道:「三百年间,那桥只出现过一次,在离此地三十里外,有一颗杏花树。明月之夜,杏树开花,那桥便自然出现了。」

我们一行人按照土地公的指引,找到了那颗杏花树,此时,正值中秋,天色近晚,那杏树黑漆漆的,显然早已枯死多年。。

别说现在,就是明年春天,这杏树也开不了花。

猴子道:「八戒,悟净,烦劳二位贤弟在此保护师父,我去一趟天庭,寻一个让树重活开花的法子……」

「且慢,大师兄。」猪叫住了猴子,「没用的。」

「怎么,难不成这杏树也是天地之根,是和镇元子那人参果树一样,需观音菩萨的琼浆,方能活命吗?」

「纵然能让杏树开花,蔷薇桥也绝不会出现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让杏树开花的是仙术,不是缘。」猪道:「况且么,天庭觊觎女儿国美色的神仙大有人在,他们大可趁去人间度假之际,来此地风流快活,他们难道没法子令杏树开花吗?」

「这么说也有道理,」猴子道:「那你知道怎么让杏树开花吗?」

「当然,」猪胸有成竹,「别忘了,我们的师父,可是一位得到高僧。」

听了这话,我和猴子一起看向了和尚。

和尚走到杏花树前,双手合十,念了一句,「南无阿弥陀佛,果真如此么?八戒。」

猪很自信地点点头。

和尚道:「悟空,给我一把刀?」

「师父,您要刀干什么?」

猴子还是拔下毫毛,变出了一把刀。

「你难道忘了?为师可是金蝉转世,我的肉,能让人长生不死,血能让人起死回生。」

和尚拿过刀在自己手心上用力一划,他攥紧拳头,将拳头靠近杏树,血从和尚的手掌低落到杏树上。

夕阳渐斜。

和尚手掌的鲜血,远比夕阳更红。

血滴在杏树上。

异象发生了。

杏树外面的一层老皮尽数脱落,露出里面紫褐色的树皮,老皮脱落,新皮渐渐变绿,夕阳落尽时,杏树已换发春树的活力。

皓月东升。

杏树的枝干先是长出一层朦胧的淡绿,继而发芽,柔弱的杏花在月色中缓缓褪去了沉睡已久的慵懒,变得纤细柔弱而又美艳动人,一阵阵甜甜的杏花香飘过我的鼻子,赶走了秋天的清冷与萧瑟,令我精神为之颤抖。

无情的秋风,寂寞地吹起,杏花如雨,沾衣欲湿。

这时,泾渭分明的河水,突然变得清澈,一颗巨大的藤蔓自河中暴涨,无数细小的绿色枝条,从藤蔓之中生出,盘在一起,形成一条翠绿色的通道。

皓月当空,蔷薇之路,荆棘丛中,点点玫瑰,娇艳欲滴。

秋风吹过,杏花再次飘落,土地公从地上冒出,对我们说道:「圣僧,杏花落了,那桥就消失不见了。」

和尚点点头,我跟在和尚后面,来到蔷薇之桥,往下一看,河水浑浊时,看不清里面,如今,河水清澈仿佛没有,河中景象一览无余。

河里,全是骷髅。

和尚好像没有看见骷髅,一个人踏上了桥。

秋风吹起了无数的杏花。

也许,会有一片杏花,飘过长河,飞到女儿国王宫之内,扰乱了女王的清梦。

和尚走在桥上,不担心会从桥上掉下,我担心我为玉帝卖命,算是歪心思,所以我选择腾云,可是天空中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墙,再往上,直到飞过云端,那墙才消失不见。

这是一种法术,腾云是无法到达女儿国的,我只能下来。

猴子大大方方地上了桥,他没有掉下来,看来他是没有什么歪心思,猪也上了桥,我以为他会掉下来,但他也没有,他们瞧着我。

和尚说道:「八戒,你把悟净背过来吧,他不敢上桥。」

猪装着糊涂,说道:「为什么要我背他,大家一块去西天取经,都是一门心思,难不成他包藏祸心?」

猪知道我一直在给玉帝送信,所以,对我总有抵触。

「八戒,休得多言。」和尚道:「他早年在流沙河造孽太多。」

那猪便俯下身子,我趴在他背上,嗅到一阵阵汗臭,猪狞笑地瞧了瞧我,「沙师弟,你可抓紧了。」

「八戒,」和尚道:「你应该知道你这名字的含义,八戒之中,杀生最忌,若你犯忌,断然不能成佛。」

和尚也看出来,猪准备将我半道扔下。

猪顿时收起笑脸,背我上桥。

走了一夜,方才到达。

女儿国甚是干净,街道上一尘不染。

全是女子,路上人人貌美,就算九天仙女,也不过如此。

见到我们师徒四人,这里的人交头接耳,对她们来讲,男人,好几百年未曾见到过了。

和尚要去皇宫,在通关文牒上盖印,请女王放我们西行。

盖印这不是和尚的意思,是唐王和佛祖的意思,唐王希望借此了解一下除唐以外的天下版图,佛祖想让四大部洲,尽传佛法。

我们到女儿国时,一场政治阴谋,正在酝酿。

女儿国流传下来选国王的传统,过分依赖荆棘水晶。

女儿国的国王,自选出之后,便被带到皇宫,学习治国之术。十六岁时,加冕为王,十六年后,她要将王位传给下一位国王,自己成为宰辅,辅佐新王。

权利,会让人上瘾。

新国王五年前继位,说来也怪,自她继位以来,国家便连年出事,前年大旱,去年发水,今年算是风调雨顺,可是,初秋时节,王国内的果树,一夜之间全部枯死,第二日,竟然开出花来。

不仅如此,五年前本应当选为下一任国王的女孩儿,一夜之间,生起天花,国内郎中,束手无策,荆棘一族的对天祈祷,也没起什么作用,那女孩儿没过月余,便死了。

这种事情,在女儿国从未发生,似乎老天在降罪这个国度,要给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。

荆棘一族找女王商量,却吃了闭门羹。

新国王自从继位以来,日日夜夜不与大臣商量国家大事,只一个人立在王宫东边的寝宫里,没日没夜地瞧着东方。

东方是女儿国的边界——荆棘之桥。

进出女儿国,有两座桥,东边一座叫荆棘之桥,西边一座叫奈何桥。荆棘之桥外,有棵枯死千年的杏树,需是在中秋之夜开满杏花,那荆棘之桥才会出现,且不说中秋之夜是否有杏花,单是那树,好像已枯死千年,还有什么人能来这女儿国?

每当国王瞧着荆棘之桥,底下人便总是不解,问女王何故如此,女王避而不答。宫女遂不敢多问,将此事禀报给宰相。

宰相身份虽没有女王高贵,却是先王退位下来,她来到宫中,问女王原因,女王驻思良久,方才说道:「我在等一个人。」

「什么人?」

女王又不说话了。

这些都是宰相发动了政变之后,告诉我们的,这也成了女王的罪状。

宰相从女王那里回来以后,找到了荆棘一族,荆棘一族在朝中担当国师,权力很大。

宰相道:「国师可知,女儿国危在旦夕吗?」

「国师应该听过,天之异象,乃人王之过,皇帝不修德,故而天降灾祸。初时,天灾让民不聊生,继而便断送国运,想我西梁女国,自开创至今,已有三百余年光景,皇帝不思历代先王之勤奋,反误国,这不是国家之不幸吗?」

国师思考良久,点点头,「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?」

「废除那老旧的传统,另立新王,由你我二人辅佐,我想,天下必然太平。」

「传统不可废,那是我西梁女国立国之本。」

二人商量已毕,便准备政变夺权,这个当口,我们师徒四人,正好赶到。

女王在看见和尚第一眼的时候,我发现女王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,那眼神太专注了。

她的眼神和西天路上遇见的其他人,完全不同。

这一路,想吃和尚、想与和尚交媾、要利用和尚在佛教谋得一席之位的,他们无论是男、是女,看和尚的眼神,大抵相同。终究是瞳孔先收缩一下,继而,眼中出现一种异样的神色:双目好像有光——这种光,不是眼睛的光,好像是死物被摩擦了太久,形成了一种包浆似的光。

这种光带有渴求,贪婪,阴谋。

但是女王的神情和他们完全不同。

女王的眼睛里,好像有一层水汽,瞧着他物的时候,双眸一直隐藏在水汽里,可是,当她见到和尚的时候,这层水汽骤然消失,她痴痴地瞧着和尚,仿佛世界一片黑暗,只有和尚,是这世上唯一的光,她目不转睛,甚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地,生怕呼吸,会让视线颤抖,她要将和尚的剪影永生印在眸子里。

她就这样,痴痴地瞧了和尚半晌。

和尚的表情也十分古怪,不似往常那样没有什么神色,他古井无波似的双眸,此刻突然泛出了泉水似的光,这种光又令我费解了。

和尚只看了女王一眼,便将眼睛闭上,他仰起头,下颚却好像没有动,他微微张开嘴,从喉咙,不!仿佛是从灵魂深处,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叹息。接着,他又闭上嘴,轻微摇了摇头,整理了一下戴在头上的毗卢帽,手正好摸到了金刚萨埵上。

「阿弥陀佛。」和尚将手放下,双手合十,向女王行礼,「陛下,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,要到西天拜佛求经……」

女王道:「圣僧一路奔波,可否在此,休息片刻。」

和尚道:「多谢女王好意,贫僧不敢停留。」

「为何?」女王道:「西行之路,狼虫虎豹甚多,圣僧一路西行,舟车劳顿,休息片刻再走不迟呀?」

「是啊,师父,此地……甚美啊。」猪说,看来,猪色心又起。

「八戒,你又胡闹了!此处不可停留。」和尚道:「还望女王放我等西行。」

「圣僧,我这女儿国虽有弱水护城,城内却一片祥和,既无作奸犯科奸佞之人,也没那狼虫虎豹、妖魔鬼怪,怎么不能停留。」

「阿弥陀佛。」和尚道:「多谢女王美意,贫僧不敢。」

「圣僧在怕什么?」女王从王位上站起,迤迤然来到和尚身前,说道:「难不成,我会吃了你?」

「不敢。」和尚低下头。

「是我不够漂亮吗?」

「不,陛下,众生在我眼里,皆是一副皮囊,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。」

「如果五蕴皆空,你为何低下头,不敢看我?」

「阿弥陀佛。罪过,罪过。」

「罪过?」女王轻笑一声,「刚刚你看我一眼,为何双手要碰金刚萨埵,我究竟是空?还是色?」

和尚不说话,我是知道和尚故事的,见这女王的神情,我自然而然想到了和尚的孽缘,和尚曾经讲过那只乌鸦的故事,说女子八世轮回,并非全都为人,有一世,变成了乌鸦,即便如此,也要见那和尚一面。

我知道和尚一心向佛,断然不会与女王长相厮守,但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即便是草木,草木尚且向阳,人又怎能无一丝一毫之情?

我对和尚道:「师父,旅途奔波着实劳累,我们在此待上几天,权当休息吧。更何况,昨天师父你们还走了一夜。」

和尚瞧了我一眼,「如此吧。」

女王很是欢喜,忙命人领着我等去了馆驿。

女王不好相随,待和尚进了馆驿,没了身影,她才一步三顾,离开馆驿。

屋子里,和尚坐在那里念经,猴子双腿搁在桌子上,玩弄着手掌上的猴毛。猪没有睡觉,而是瞧着和尚,一言不发。

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猴子站起来,说道:「师父,你认得那个女王?」

和尚睁开眼,瞧了瞧他,「认得。」

「关系匪浅吧?」

「为师欲普度众生,求取西经,要历经万千考验,其中有一项,是考验为师,是否真的五蕴皆空。于是,佛祖安排了我十世孽缘。每一世,我都要负那女子一次。」

猴子哂笑道:「既然是考验,师父为何害怕留在这里?」

「悟空,我欲求取真经,乃是要普度众生,为此,我负她一世,她便等我一生。我不想见她,也不想负她,可无论,我见与不见,她都在此。一世轮回,又等一世。佛祖既然想考验我,为何要连累我身边的人?」

猴子语塞,不能回答。

猪道:「师父,所谓考验,自然是要让你心中生出二念,你是得道高僧,见识修为早已到圣人之境——你既然理解了万物万法,自然不执着于万物带来的欢喜与悲痛。你不会执着于人间情爱,不过,倘若你心中有愧呢?」

我想起了天蓬对嫦娥的爱,天蓬因没救嫦娥,而心中充满悔恨,这种悔恨和爱纠缠在一起,以至于让他甘受弱水侵骨之痛,甘受千年孤寂,化而为兔守在嫦娥身边。

原来,他竟知晓。

「我知道,这是我的考验,但是……」

和尚欲言又止。

「但是?」我们三个不解地瞧着他。

「芸芸众生和一个人有什么区别?人非神圣,抱此残躯,苟活一世,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呀。」

在天界当卷帘大将时,我曾听过一个这样的传闻。有一次,佛祖讲解佛经,讲到众生皆苦,普度众生,金蝉子哈哈大笑转身就走,众人不解,问他何故如此放肆。

金蝉子道,普度众生者,众生皆要信佛,若不信佛,难道就不普度了吗?这芸芸众生本就相同,何故厚此薄彼?

佛祖怪其怠慢佛法,这才贬他下界,历经磨难。

猴子道:「俗话说,熟人无情,师父既然心中有愧,怕是心中有情,老孙今日去王宫,将通关文牒偷来,咱们趁黑悄悄出城吧。」

和尚默然,算是答应了。

猴子当下便出了驿馆,不到一炷香时间,他便回来了,手里拿着通关文牒,对我们道:「咱们悄悄走吧。」

和尚拿过文牒,默默递给了猪,猪将文牒放到行李当中。

到了夜里,猴子使了瞌睡虫,将馆驿中的其他人,全都弄睡着了,我们四人便离开馆驿。

青石街道上,再无行人,只有皓月当空。

趁着月色,我们四人悄悄前行,沿着路,一直出城,城外,却只见茫茫河水,不见桥梁。猴子不解,用金箍棒在地上砸了砸,想问问土地,可是,女儿国内,竟好像没有任何神仙,大地静悄悄的,没有任何回应。

「怎么没有桥?」猴子不解,「这路是女儿国走出来的,按说此处应该有桥才对,为什么会没有桥?」

「我以前知道一些女儿国的事情,」猪说:「女儿国有两座桥,东边那座叫做荆棘之桥,需要有缘人,方能过桥,西边一坐叫做奈何桥,当地有个传言,叫做,『欲过奈何桥,先饮断肠水』,恐怕,猴哥还得去偷断肠水,饮了此水,我们才能看见这桥。」

「你怎么不早说?」

「我也只是听闻而已。」

「那怎么办?」我问。

「断肠水在女王手里,想得断肠水,只能让师父出马,」猪道:「只有师父请求女儿国的国王,我们方能过桥。」

我们三个人一齐看向和尚,和尚叹息一声,「回去吧。」

我们刚一进城,便见一大队人马,其中闪出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,她说道:「圣僧,这么晚,要去哪里?」

「师父怕我们闷的荒,带我们出去走走。」猴子笑嘻嘻地接过话茬,他知道,和尚从不说谎。

「是想过桥吧?」女将军冷冷地说,「奈何桥是那么容易过的吗?」

「那要怎么过,还望你教教老孙。」

「指教你?」女将军道:「好!来人哪,把他们几个拿下!」

几个女兵冲了过来,猴子从耳朵里扯出金箍棒,道:「谁敢!」

和尚道:「悟空,休得伤人!」

猴子忌惮和尚的紧箍咒,将金箍棒收到耳朵里,和尚对女将军道:「我等犯了什么罪?」

「我也不知!」将军说完,那几个女兵便走上前,将我们四个人绑了起来。

他们押着我们,进了大牢。

牢里,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子——女王。

她见到我们四人,眼睛一亮,不顾身上枷锁,快步向我们走来。

「圣僧,我终于又见到你了。」

我满肚子狐疑,瞧着和尚。

和尚向后退了一步,问道:「陛下,您怎么会在这里?」

「说来话长,那些都是过眼云烟,不过让我见到你,就算死,我也心甘情愿。」

「到底怎么了?」和尚问。

女王瞧着和尚,说道:「圣僧,你有所不知,我自出生,便记得你,你总出现在我梦里,梦里有个院子,院子里有颗杏树,我总能看见你,待我走到你身边,你却消失不见了,往常,我总能梦见你,自我当上女儿国国王以后,这梦便消失不见,我夜里睡着,梦不见你,便心生忧愁,国事不想理,什么也不想做,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五年,这五年,我们女儿国遭到天灾,不是大旱便是暴雨连连,今年似乎风调雨顺,可秋天,果树在一夜之间开了花儿,宰相和国师认为,这是因为我的昏庸无道,所以上天怪罪。他们便密谋兵变,将我囚禁在这里了。没想到,我竟因此能看见你。」

女王一番陈述说来,深情款款,我不懂得人间情爱,但也感到情深义重,猴子一言不发,退到一旁。

「好个深情的女王啊!」

听见声音,一齐看去,说话的是宰相,不知何时,宰相和国师,正站在牢房外头。

猴子笑道:「这是怎么回事?宰相在牢外,皇帝在牢里?」

「想我西梁女国,自开创至今,已有三百余年光景,可是现在,皇帝不思历代先王之辛劳,反而误国,难道不该抓吗!」

女王默然不语。

宰相道:「你既然一心念着那和尚,便把你与和尚关在一起,其他人关在别的牢房。」

说完这话,便进来两个女狱卒,将我们三个带到另一间牢房,只留下和尚和女王。

我们这边,看不见那边的情况。

猴子在牢房里,来回踱着步子,看得出,他很着急,猪躺在地上,不一会儿的功夫鼾声大起,猴子大怒,用力扯住了猪的耳朵,将猪拽了起来,猴子怒道:「你还有心情睡觉?」

「疼,疼,猴哥,」猪求饶,「猴哥,你这是为什么呀!」

「若我伤了人,师父定然要念紧箍咒,你们两个没有束缚,赶紧想办法去救师父。」

「救?猴哥,你太不通人情世故,」猪道:「现在你若出现,打扰了师父的温柔梦,他不念紧箍咒才怪!」

「你胡说什么!?」

「我胡说?」猪冷笑一声,「师父和那女的,有十世情缘,按师父所说,他为了取经,辜负了那女人,师父心中有愧,一直想补偿他,如今,岂不是正好做个顺水人情!」

「是你糊涂,还是我糊涂?」猴子道:「师父是金蝉长老转世,是十世修行的好人,他要成佛,需得一滴元阳未泄,若他泄了元阳,不能成佛,我等护送他西行,有何意义?岂不是以前的种种苦难,都白费了?」

「你是怕师父禁不住那女王的诱惑?你也太小看师父了吧。」

「我知道师父不会被女人诱惑,但如你所说,师父心中一直有愧,他欠了那女子十世孽缘,这一世,那女子王位都因师父失去,师父素来慈悲,我怕……」

「师兄,你忒小瞧师父了。师父可是如来最得意的弟子!」猪道:「我都看出来了,师父能看不出?」

「看出什么了?」

「那女王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戏,就是为了让师父同情,否则女王也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,」猪道:「我猜想啊,那女子定然是带着记忆转世轮回,知道师父心中有愧,所以么,她假意让自己失去一切,让师父心中越发愧疚,她便能施展女人的魅力啦……」

「你说,政变是女王自导自演的?」

「当然啦,否则怎么会那么凑巧,我们刚来这里,他们便发生政变?」猪道:「猴哥啊,政治这东西,沙师弟比我明白,你问问他,他毕竟在玉帝身边,什么没见过……」

猴子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眼。

我点点头,「我也觉得女王在自导自演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「女儿国十六年一选国王,新国王继承王位之后,权利其实都掌握在宰相和国师手里,皇帝不过是一个傀儡,她所出的政令,多半是宰相和国师的主意。她不过是个名义上的皇帝,是阳奉阴违遵从她,还是发动政变?将她软禁,犯下谋逆大罪,反而给他人口实,让其他人师出有名。你想,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蠢事,谁会去做!」

「这么一说也在道理,」猴子叹息一声:「所以老孙才厌倦天庭那些勾心斗角」

正说着,过来两个女兵,将牢门打开,猴子道:「放我们走了?」

「宰相说了,女王虽然有过,但毕竟身份高贵,俗语说,法不加于尊,不能将她关在牢里!要把她关在寝宫,软禁起来!」

猴子听了哈哈大笑,对我和猪道:「果然如二位贤弟所言!」

我们一行人,被一群士兵压着,分两拨关到了豪华的寝宫里,囚禁起来。

这屋子很大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清香,猪用力地嗅了嗅,说道:「猴哥,这回得是你大展身手的时候了。」

「哦?」

「师父虽然一心向西,但对成佛,没有什么执念,否则,他当年也不会质疑佛祖,被贬下凡尘!所以,师父虽知道是女王的计策,却想佯装不知,以弥补自己以往的过失,师兄呀,你可不能让师父失身啊!」

「刚刚你不着急,现在你到急了!」

「刚刚在牢房,人多眼多,那女王多半会害羞,如今二人共处一室,又闻得如此催情花香,那可不一样了。」

听了猪的话,猴子顿时担忧起来,他不是一心向佛,而是一心想要那佛家的地位,为此,他甚至对一个凡人低三下四。

猴子怕和尚真被女王诱惑,忙元神出窍,去找和尚。

我和猪在屋子里,静悄悄的,猪瞧着我,问道:「你该知道这女儿国的来历吧。」

「你也知道?」我很诧异。

「我估计,我是为数不多,知道这女儿国秘密的神仙。你在玉帝身边那么久,应该知道。」

「是。」我说,「既然你知道女儿国的秘密,为何还要阻止师父?你应该知道这一切。」

「就算如此,和尚也不能泄露一滴元阳,否则佛门蒙羞。」

我笑了,瞧着猪,「原来是这么回事。」

「哦?」

「你是观音大士安插的眼线,目的就是为了监视和尚。」

猪笑了笑,「至少我与和尚是同一阵营的,不像你,现在还为玉帝卖命,你真以为你通风报信,我们都不知道?」

「我已经好久没有给玉帝通风报信了。」

「没机会上天吗?机会有很多啊?」

正说着,有人推门,却是国师,她手里拿着一只黄金角。

「你们师父,要与女王陛下成婚,我是过来,送你们断肠水,让你们过奈何桥的。」

「师父要成婚?」我有些好奇,「留在女儿国吗?」

「后天就是黄道吉日,他准备迎娶女王。」

「这怎么可能呢?」猪说。

「有什么不可能,女王天生丽质,就算是大罗金仙,也会动心,何况一个区区凡人?」

国师将手里的黄金角放在桌子上,道:「这里面装的就是断肠水,喝了,就能看见奈何桥了。」

说完,国师就走了。

不一会儿,猴子回来了,猪快步上前,问道:「猴哥,师父说要结婚,是真的吗?」

「是真的。」

「他可是要取经的。」

「对。」

「他不能在这里结婚啊!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你怎么不阻止他?」

「因为,我虽然是石头里蹦的,可我有感情。」

「这不是感情的问题,师父若结婚了,你以为你还能去西天取经?」

「为什么不能!」

「师父结婚了。」

「对。」

「师父抵不住诱惑,留在女儿国当国王了,还怎么去西天。」

「谁说师父要留在女儿国。」

「你不说师父要结婚了吗?」

门再一次被人推开,和尚走了进来。


作者:秋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