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君

对于天宫来讲,最让神仙放松的方式,莫过于下凡放纵。

奎木狼多年司职,有了十三日的假期,他不想在天上呆着,便跑到凡间,占山为王,见宝象国公主生的漂亮,虏到山洞。

这可真可怜了公主,奎木狼在天宫之中,憋了一腔欲火岂止几年?

和尚赶走了猴子,经过奎木狼霸占的山洞,被小妖抓去,幸亏公主将他放出,公主受不了奎木狼,希望能回到宝象国。

和尚去宝象国搬救兵,却被奎木狼变作老虎。我与天蓬,都认得奎木狼,可却无法插手,一来,奎木狼是带薪休假,放假之中,要去哪里是他的自由,别人谁能干涉?二来,奎木狼是从行动队一点点干起来的,年轻气盛,我一个内官儿,哪里是他对手?猪以前虽是元帅,能征善战,但他长于指挥作战,而非单打独斗,与奎木狼交手,得不到任何便宜。

被逼无奈,猪只能去找猴子。

猴子流氓出身,单打独斗,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,三五下,就收拾了奎木狼,奎木狼逃跑,猴子追到天庭,玉帝出面,罚奎木狼去太上老君那里烧火打杂,猴子这才心满意足。

救了和尚,洒了眼泪,又回到了西行队伍。

这一次,和尚默许了猴子将奎木狼聚起来的妖怪赶尽杀绝,没再数落猴子。

我默然,我一直很好奇,猴子为什么这么憎恶妖怪,他以前不也是妖怪出身吗?

猪知道答案,走过来,拍了拍我肩膀,「你啥时候不再给玉帝通风报信,我就告诉你原因。」

我瞧了瞧他,他毫无惧意地看着我。

「我最终都要去西天,成佛成圣,早就不是玉帝身边的人了。」

「是么?」

我点点头,「你应该知道,我之所以被贬的原因。」

「整个天庭,谁不心知肚明?可你不吃挂落儿谁吃?」天蓬道:「终究不能让玉帝去吃,帝后心知肚明,只能打你,给玉帝看了。」

「你觉得我能甘心吗?」

「玉帝给你好处了呀!」天蓬道:「那么多被贬的神仙,那么多表现良好的神仙,为什么非把取经这么好的机会留给了你。」

「你可知,我替他扛了多少黑锅?」

「你得了多少好处?」

「玉帝收买人心的本事,我可见识过,」天蓬笑了笑,「连对你死心塌地的女人,他都可以让她变心。」

「嫦娥吗?」

天蓬不答反问,「你为什么那么好奇猴子的事儿,他和你有什么关系?」

「佛家一直想让佛经传遍九州大陆,为此,佛家九次西行,欲传真经,如此大费周章,必是一件大功德,天下间有能力的神佛妖仙,数不胜数,为什么非让那猴子护金蝉子西行?仅仅是因为猴子憎恨群妖?可猴子为什么如此憎恨群妖?」

「我若说了,你准备告诉玉帝吗?」

「今日之事,出君之口,入我之耳,若泄露半句」我拿出降妖宝杖,起誓道:「让我三界之内,无影遁形,万劫不复。」

天蓬点点头,「你可去过花果山?」

我摇了摇头。

「当年花果山,乃是人间仙境,亭台楼阁,水声潺潺,仙气充盈,花果山一度成为群妖栖身之所。一场大战之后,花果山便沦为焦土。尽管如此,仙气仍在,花果山里的猴子猴孙,依旧可以苟延残喘,可是,孙悟空被佛祖镇压期间,群妖三番五次征讨花果山,致使花果山上,早已没有任何生灵!」

「你说的,可是真的?」

「当然是真的,要不是群妖把花果山上的猴子猴孙,杀个精光……」天蓬叹气一声,说道:「五百年来,群妖觊觎花果山之中的灵气,不断攻打,花果山上,早已没有任何猴子了,大师兄从亡猴口中得知真相,怒不可遏,他求遍天宫,让花果山恢复灵气,最终,还是老君帮了他,让花果山恢复到以前的模样,可那山上,却空无一个生灵,哎,现在那些猴子猴孙,其实都是大师兄用毫毛变出来的……」

「老君向来一毛不拔,这次怎么会如此大度?」

「大师兄不肯说,」天蓬道:「不过,肯定是答应了老君什么条件了。」

九尾

老君的两个童子下界为妖,拜了一个干娘,是只九尾狐。

九尾狐若幻化人身,必定风华绝代,倾国倾城。

偏偏这九尾狐却又老又瘪。

这事儿得从很久以前说起。

九尾是有苏部落的圣物,一直暗中庇护有苏,她以灵体的形式,附在有苏部落女子身上,保佑她们风华绝代,延缓衰老。

这一年,九尾附身在了一个叫做妲己的女人身上。

妲己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,叫做伯邑考,周国的王位继承人。

二人感情很好,谈婚论嫁,有一年,其他附属国攻打有苏,将妲己虏了过去,当时,有苏正抵抗商纣的进攻,无暇分身去救妲己。

伯邑考知道此事之后,单枪匹马,一个人,在万马丛中,把苏妲己救了回来。

然而,有苏去抵挡不住商纣的进攻,被纣王打败了。

有苏被迫要向商纣进贡。贡品就是苏妲己。

妲己不从,一哭二闹三上吊。她面临两个选择,或者和伯邑考私奔,逃到周,这么做,有苏将彻底灭门,城中百姓,将会无一生还。或者,她成为一个牺牲品,牺牲自己的爱情,换回合族老少的性命。

妲己问九尾,应该怎样选择。

「我是保护有苏的灵,我要以有苏的存亡作为第一考量。」

妲己知道,不能因一己私情而置整个家族于不顾。

她准备嫁给纣王,但她希望临行前,再见一见伯邑考。

妲己将自己的心思,全都说给了伯邑考,伯邑考默然不语,他说,「纣王昏庸,各个诸侯都想取而代之。」

「你呢?你也想取而代之吗?」

「我不要天下,我只要你。」

妲己哭了,却无可奈何。

经过商议,有苏准备第二年九月,将妲己送往朝歌。

这年的三月,纣王给女娲娘娘上香,一阵清风,吹落了女娲娘娘面上的罩子,露出绝色风华,纣王对着娘娘的像,起了色心,扬言要找女娲这样的绝色美女,夜夜笙歌,这却恼了女娲。

时值,神仙渡劫,天下又将血雨腥风,女娲娘娘来到轩辕冢,召唤出三个妖怪,其中之一,便是九尾。

女娲让那九尾魅惑纣王,加快散尽殷商气数。

九尾从女娲那里回来,找到妲己,希望妲己色诱纣王,妲己不从,九尾道:「你和伯邑考本是天作之合,却因纣王,而不得不分,那伯邑考,是个上等人物,日后,定能一统天下,你可知,他缺的是什么机遇吗?」

妲己摇了摇头。

「他被红颜所累,」九尾道:「也就是你。」

「我?」

「当年天河发水,鲧偷息壤治水不利,被舜帝所杀,鲧的儿子大禹,想为父报仇,找到涂山氏,娶了涂山女,本以为势力庞大,可以威胁到舜,谁知,涂山氏却媚人心魄,使大禹处处不顺,大禹为天下,不得不与涂山氏分别,所以,他治水成功,逼迫舜帝将帝位传位于他。」

「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」

「你可知,涂山氏,是信奉我的。所以,她天生媚态,让大禹失去斗志,你也是信奉我,并有我庇佑的,你是天下最媚男人的女人。你若和伯邑考在一起,虽是爱情完美,却让那伯邑考失去斗志。」九尾道:「你难道希望天下,继续让那昏聩的纣王当道吗?」

那九尾不禁能魅惑男人,同样能魅惑女人,妲己禁不住九尾言辞,同意了九尾的请求。

纣王得了妲己,夜夜笙歌,妲己提了很多无礼要求,纣王也尽量满足,纣王的宠爱,让妲己心中,升起一丝丝爱意,这份爱意越来越重。

文武百官对妲己的痛恨,让妲己心中升起一丝对命运的痛恨来,这份痛,最终转移到伯邑考身上。

为了让你成就帝业,我不仅出卖自己的身体,还背负众人的骂名,她越想越是气愤,这种愤被无限放大,最终,酿成了妲己将伯邑考切碎的惨剧。

把你切碎了,看你怎么称王称帝!

后来,商纣被周推翻,众人论功行赏,妲己却因为魅惑纣王,得不到任何封赏,九尾去找女娲,却吃了闭门羹,女娲说,我让你诱惑纣王,谁让你滥杀无辜?

滥杀无辜,让我如何断送商纣气数?

滥杀无辜就是有罪,还敢和我顶嘴吗?

阴谋斗不过阳谋,九尾斗不过女娲,她最终成了女娲计划的一个祭品。

女娲虽然同意杀了妲己,但她不能不为日后的统治考量,妲己是她派去蛊惑纣王的,是替她出气,是她手里的刀。

但为了表现得大义凛然,放弃了妲己。

三圣诸神是佩服她了,可那些妖族的妖怪呢?

千百万妖族都在看着女娲。

「我们帮你出气,舍弃性命不要紧;灵破魂灭也不怕;难道还要背负万世骂名吗?」

谁还敢为女娲卖命了?

女娲知道,自己得做点什么,否则,她无法再继续统领妖族。

她决定,赏九尾氏族一件法宝。

天灵地宝大多被圣人和十二金仙拿走,别说诛仙剑戮仙剑这一级别的,就连太乙真人绑裤子的混天绫,都成了哪吒的宝贝,哪里还有什么法宝。

不过,女娲毕竟见多识广,她找到老君,请求借老君腰带一用。

老君纵然不悦,可碍于女娲金面,也只能同意。

女娲将老君腰带当做法宝,送给了九尾妖狐,「妲己是你一族之中的翘楚,有她庇佑,尔等自不担心天灾人祸。可是,她因犯天条,被斩仙飞刀杀死,三魂七魄也都消亡了。尔等失其庇佑,妖或天庭中人,若想为难汝等,汝等无法自保。吾有一宝,名为幌金绳,念咒可困大罗金仙,尔用此宝,可保汝等平安,不过,切莫用他伤害无辜。」

女娲在妖族心中,威望一直很高,最初,九尾一族本是女娲的侍女,自黄帝毁了息壤之碑后,那侍女就不知所踪,九尾一族也遭到了女娲的遗弃,听了女娲这番肺腑陈述,九尾感激涕零,向女娲连连叩首。

女娲见她哭的可怜,心中也生恻隐之心,说道,「玉帝此人,本是凡间一无名小卒,姓梅,名友人。封神一役,神仙渡劫,是有天界。

姜子牙手拿封神榜,分封各路神仙,分封完毕,唯独留下了玉帝这一职位。

玉帝之位,要统御诸神,要历经万劫,要德满三界,无欲无求。

有人问他,玉帝该由何人去当?姜子牙道,没有人适合此位。

他想说,此位只能虚悬以待,静候其主。可这话,却成了咒语,便宜了梅友人。

那梅友人当即挥刀自杀,灵魂飘向封神台,自此就成了玉帝。他的妻子本是一普通农妇,因他得道,竟也成了神仙,就连他妻子饲养的鸡犬也都升了天,这就是尔等常说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。那鸡是昴日星官。那狗,不说也罢。

「九尾听得迷糊,问道:「娘娘这话是什么意思?」

「玉帝此人,德行不足,他见到美人,便起色心。九尾,你若幻化人形,必是千娇百媚,玉帝见了,定升淫邪之心?纵然你是被她强迫,终究也要落个魅惑玉帝的罪名,若你从了玉帝,梅友人他老婆能放过你?」女娲道「梅友人他老婆,彪悍愚昧,醋劲十足,她不敢数落玉帝,难道不敢怨恨于你?天庭有多少仙女莫名消失?不都是她干的好事?」

九尾忙向女娲扣头,「娘娘,娘娘,求娘娘救我。」

女娲道:「你若幻化人形,千万不要露出本体,一定要幻化成又老又丑的女人,只有如此,你才能幸免于难。」

九尾听了女娲的话,待修行幻化人形时,用了变身法,变成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太婆。

自此,她虽然又老又蹩,却也逍遥快活。

有一天,玉帝在天宫,拿着照妖镜,巡视三界,心中忽然动了邪念,思道,天上美女,天下美女,我都见了,不知这妖精之中,可有绝色之品吗?

意念一动,照妖镜显出九尾来。

玉帝一见,当时心动,心想,此妖如此漂亮,怎么我一直不知?究竟此妖在哪儿?见那妖怪,腰间系着一件宝物,定睛一看,原来是老君的腰带。

玉帝找到老君,希望能认识得到老君腰带的妖怪。

老君忙着炼丹,倒没注意到九尾的绝色之姿,而今见了,心中也起了觊觎之心。

可此时的九尾,已被玉帝预定了。

得知玉帝想霸占九尾,老君心中不爽,叫来了两个童子,让他们拜那狐狸为娘,诱惑她去吃唐僧。

经此一出,九尾成了取经路上的一难,成了佛家给唐僧渡劫的一道考验,玉帝便不敢轻易出手了,为了一时之欲,得罪西天佛教,实不明智。

却说那九尾,她在人间逍遥,哪里知晓天庭之中的勾心斗角,她禁不住两个童子的溜须拍马,收那两个童子为义子,在取经路上等着猴子。

猴子破了金角银角,为了得到幌金绳,一棒子将那九尾打死,那狐狸悲鸣一声,灵魂化作一道金光,直飞向了金箍棒。

这时,猴子手中的金箍棒忽然重如泰山,猴子竟拿捏不住,一下子掉在地上。惊起阵阵尘土。

「怪哉,怪哉,这金箍棒平日里斩妖除魔,即便打死了天上的神仙,也不曾发出悲鸣,如今,却又为何掉在地上?」

定海神针

那金箍棒,本是大禹的宝贝。

这事儿得从很早以前说起。

舜的父亲是个盲人,有一个后母,还有一个弟弟,他后母和弟弟对他很不好,但到舜长大之后,两个人的态度就变了。史书上记载说,舜很贤能,以徳报怨。最终感化了他的后母和弟弟。

纵观舜的一生,他虽然很「贤能」,但绝不是那种用贤能感动别人的主,你若说有个得道高僧,贤能到舍生取义,这我相信,若说是一个书呆子我也信,偏偏舜不是这样的人。

舜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,幼年时,他被后母和弟弟欺负,舜隐忍不发,让他睡牛棚,不给他吃饱,他都忍耐,不仅如此,在后母和弟弟打骂他的时候,舜的脸上没有丝毫不满的情绪,否则,他后母应该和很多漫画中的反面角色一样,这样说:「你的眼神看起来很嚣张嘛!」

舜没有,他低着头,一脸茫然,他后母觉得,这孩子毫无大志,就连被打了也不反抗,更不敢告诉他爸,真是窝囊。

和许多故事中的主角一样,舜将所有的不满都埋在心里。舜明白自己的想法,与其小打小闹的抗争,不如一次性解决战斗。

后来,舜长大了,他后母还想像往常一样欺负他,他后母站在他家院子里,仰着头,伸出手指,对着舜指指点点,在一旁的象一脸看戏的表情。

舜面带笑容的走到他后母身前,一拳打在他后母的肚子上。他弟弟象见到母亲被打,疯了一样冲过去,舜抓住象的头发将他的头按到了墙上。

舜面无表情地打着象的脑袋,一下,两下,直到将象的头打出了血。

舜还没有停止,终于,象昏死过去。

舜的后母在后面抄起一根棍子,向舜打了过来。

舜硬生生的受了这一下,回过头,满脸血污地看着他后母,脸上不带有一丝的情感。

眼神中射出的浓浓杀机,让舜的后母感到恐惧。

舜松开抓着象的手,象如一滩软泥似的倒在地上,舜向后母走去,后母拿着棍子,一脸恐惧地往后退。

舜走到她身边,俯下身子,说道:「从今天起,你和象若违背我的意愿,我就宰了你们。」

象和后母被舜打的怕了,只能服从于舜,于是,父慈子孝的一幕便出现了。

尧将天下传给舜之后,舜心中的担忧越来越深了,他想起了童年时的悲惨生活,他不希望他的子孙像他似的,活的那么惨。确切的说,他想将天下传给他的儿子,但大臣们不允许,怎么办呢?

若说天没有成全舜,那是不准确的,因为舜在位时期,曾发生了一次震惊世界的大洪水……

洪水淹没了庄家,造成了很多人死亡。

舜作为天子,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,他在会议中说:「必须有一个德才兼备的人出来治水!」

大家一致将目光转向了鲧。

鲧,祖上是颛顼,和舜同族,按照当时的传统,他也有继承王位的权利,鲧为人贤能,很有人缘。

可以说,如果按照当时的选举制度来讲,鲧顺理成章,就能成为天子。

舜将治水的任务下达给鲧之后,鲧二话没说便答应了。

只有一个人反对,反对的人,是他的儿子——大禹。

大禹认为他父亲鲧没必要接这个任务,难度系数太大不说,奖金少的可怜。

他父亲却笑了,他说:「你不懂,治水是大功德。」

大禹知道,他父亲想借着治水的功劳,问鼎天下,但是他父亲不知道,现在还有点欠缺,大禹说:「成功了,功劳未必是你的,出错了,责任都是你的。」

应该说,是鲧成就了大禹,鲧有些自以为是,「怎么可能失败?」

鲧按照五行相克,土克水,便筑高台,以绝水患,最后失败了。

舜心中欣慰,但表面上还是痛惜,他说:「天下都知道我让你治水,你说用堵的方法,我说不行,可是你不听,现在怎么办吧?」

「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过错,我一个人的过错,你杀了我吧!」

「你很贤能,是栋梁之才,将来有可能是天子,但我不得不杀你,不杀了你,我没法向天下交代。」

「我求你放过我的儿子。」

舜冷笑一声,「我会让他完成你未尽的事业。」

舜杀死了鲧,将鲧定为四罪,受万民唾骂。

一个人,只有从天上掉下来,才知道世间的冷暖,这话形容大禹一点也不错。

大禹接到舜帝让他治理水患的消息之后,心凉了半截!他觉得天都塌了,他从房子里跑出去,仰天长叹:「天啊!你为什么这样对我!」

当时没有人告诉他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。」

也没人告诉他,「你懦弱的祈祷,不会真的有人拯救你。」

可是,大禹还是从这种绝望之中走了出来。

「除死无大事!」大禹心想:「就算你让我死,我也不能坐以待毙!」

在治水之前,他想到了两件事,一件是「治水成功了,我能活着吗?」,另一件事儿是,「治水不成功,我能活吗?」

不成功,他就和鲧一样,被钉在了耻辱柱上

成功,舜帝会不会放过他?不会!

这是一个怎么都解不开的死局。

想到这点,大禹吓出了一身冷汗,「如果治水成功,多半就是舜帝知人善用,我不过是完成舜帝的意志罢了!这次是治水,那么下一次就应该是更艰难的任务,只要我还活着,总有失败的时候!」

他的父亲鲧,只有一个污点,就是治水失败。一污毁所有,哪怕他是黄帝的后人,哪怕他以前有许多功绩,但只要失败一次,就被处死,被钉在耻辱柱上。

如果成功了,那么以后还会有比治水更困难的事儿让他去做。

大禹决定找个靠山,他找到了涂山氏族,这一氏族势力很大,和鲧一直交好,而且,鲧盗息壤,曾交涂山氏保管,大禹跪在涂山氏门外,苦苦求了三天三夜。

涂山氏族可怜大禹,将首领女儿嫁给大禹,并陪送了一件法宝,也就是猴子手里的如意金箍棒。

大禹治水成功之后,赢得了朝野尊重,他趁着舜帝南巡之际,发动政变,取代了舜帝的位置,将舜杀害,舜帝的两个妻子,娥皇女英去替舜帝收尸,她们知道是大禹害死舜帝,一路上,说尽大禹坏话,大禹震怒,派人将二妃杀害,血染竹林,那便是潇湘竹的来历了。

至于那金箍棒,在大禹治水成功后,留在龙王那里,当做了定海神针。

嫦娥

天蓬和嫦娥是青梅竹马,他们是东夷部落的。这个部落的人身子羸弱,因为他们常年在夜里驱赶僵尸。

有一年,天蓬和嫦娥白天去山里打猎,路旁忽然窜出一条青蛇,嫦娥瑟瑟发抖,不知所措。

天蓬将嫦娥拦在身后,与蛇缠斗。经过一番挣扎,天蓬虽然终蛇杀死,蛇却把天蓬左脚咬伤,那蛇并非凡物,在天蓬身上,留下了一道永生难消的疤。

「喏喏……」嫦娥一面心疼地替天蓬包扎伤口,一面说道:「你真勇敢,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……」

天蓬抬起头,看着嫦娥的脸,傻兮兮地说:「好呀!」

「要记住哦!你要成为部落里,最勇敢的人!那样才能永远保护我。」

天蓬答应了,可他很快就食言了。

他们的部落,虽然能驱赶尸体,可战斗力实在太弱,在迁徙过程中,他们被另一个部落消灭,成年男性全部战死。

敌对部落将男人的头剁下来,用树枝穿着,挂在部落边缘的栅栏外头,把天蓬、嫦娥等一干老弱病残聚在一块,用栅栏围着,当做牲口一般豢养。

每天,敌对部落都会过来敲一下栅栏,关在笼子里的天蓬他们,就得跑过去抓住栅栏,谁最慢,谁就处死,尸体做成食物,分给天蓬等人。

很快,部落的老弱病残,都被杀死,仅剩不到十个孩子。

敌对部落厌倦了这种游戏,他们准备换一个更残忍的游戏。

就在这时,另一个部落突然赶到,这支部落团结了周围的其他部落,轻而易举地干掉了这个残暴的部落。

联合部落首领的儿子叫做后羿,是一个身着皮裘,仪表堂堂的美少年。

他救下了天蓬和嫦娥等人。

按理说,天蓬和嫦娥,应被当做奴隶,分封给部落里的那些长老,但后羿没这么干,他给了天蓬等人部落子民的身份,将当做自己的兄弟一般看待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后羿越发显露出他作为首领的英姿。

他年轻有为,英俊潇洒,在那个刀耕火种,野兽侵袭的年代里,后羿成了部落的保护神,他给族人带来了安全感,他俘获了部落当中,大部分女人的芳心。

其中也包括了嫦娥。

在那个危机四伏的年代里,后羿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。

后羿自然也早就钟意嫦娥了。

嫦娥是后羿见过最漂亮的女人,她双目含春,仿佛春日里,春花落下的一弯春水,她眼神清澈,如花如水。

她自然也吸引了部落里其他的男人。

她对后羿说:「我可以答应你,但你得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儿!」

后羿听后,哈哈大笑,「这世上没我办不成的事儿。」

没多久,后羿就做了一件流传千古的事儿。

他射下了九个太阳。

有一天,后羿起床时,部落里的人都在沉睡。

他来到外面,觉得早上格外炎热,抬起头,发现天上竟然有十个太阳。

如果让这十个太阳,一起烤着大地,那河流岂不干涸?人们焉能生存?

后羿抬起弓箭,对着太阳射了下去,他一连射了九箭,射下了九颗太阳。

剩下一个太阳,怕后羿把他也射死,便躲起来,天色骤然一暗。

等天色格外晴朗,部落里的人全都醒来,后羿便将刚刚的事儿,和部落的人说了。

听完后羿的陈述后,众人恍然大悟,怪不得早上的时候,天突然暗了,原来首领刚刚射了九个太阳,剩下那个太阳害怕了,躲起来了,所以天才暗了!

众人无不赞叹后羿的本领。

嫦娥也顺理成章地嫁给了后羿。

后羿当了首领,领着氏族逐渐统一了东方部落,后羿教部落里的人射箭、打猎,众人再也不怕野兽侵袭,再也不怕挨饿受冻。

饱暖思他欲,部落里的人,希望后羿能帮他们长生。

这怎么可能?

有人告诉后羿,蓬莱仙境里,有个西王母,她手里有长生丹,后羿连太阳都能射,难道不能从西王母那里要来长生丹吗?

后羿便离开部落,去求西王母,半年以后,他一个人跑了回来,找到天蓬。

「你说西王母那里有长生丹,可你知道获得长生丹的条件吗?」

天蓬摇摇头。

「太难了,谁也完成不了。」

天蓬道:「那怎么办,部落的人,都等着你拿长生丹,这回可不能像上一次,说个谎话就能过去。」

原来,后羿自答应嫦娥要做出惊天动地的事儿后,便去找天蓬商量。天蓬因后羿救了他的性命,成了后羿的兄弟,他一直仰慕这个风度翩翩的领袖。天蓬利用在东夷部落时,占卜天象的本领,算出那天必有异象,也就是青天白日下,必然要突然天黑一会儿,于是,便和后羿商量,演一出「射九日」的闹剧。他事先在全部落人的饮水里,下了药。这种药无色无味,却能让人昏睡不起,这药本就是东夷部落,为了白天睡觉才研发的,那药的成分,天蓬自是晓得。

天蓬利用药效时间,让众人晚于后羿醒来,却又故意让那几个好说闲话,喜欢偏听的人提早醒来,会看见天空骤然变暗这一奇象,定然好奇,届时后羿再说自己射日,便有了可靠的目击证人。

然而,长生不老丹,却并非射日那么简单。

天蓬瞧着后羿。

后羿道:「我有一个法子。」

天蓬听着。

「我说我偷来长生不老丹,放在家中,我说嫦娥私自将那不老丹偷偷服用,飞走了。」

「你要和嫦娥一起撒谎?她会同意吗?」

「她爱我,定会同意,不过,」后羿突然叹气一声,「她却再也不能出现在部落里。」

「你想让我带她走吗?」

后羿摇了摇头,「我会送她走的。」

「送到哪里?」

「我们是神用土做出来的,自然要回到土里。」

天蓬一惊,「你要杀了她?」

后羿瞧着天蓬,说道:「不杀她,我的地位就会受到质疑,他们会选择一个新的首领取代我,到时候,你觉得部落还会像我在时那么强悍吗?想一想那些被消灭的部落吧,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像样的领导者。杀一人而救百人,你会做吧?」

以杀止杀,杀之可矣。

一个人可以死,但部落的图腾必将传承。

「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嫦娥,」后羿说:「我也知道你们部落可以让尸体栩栩如生。她死了,她就是你的了。」

在经过一阵天人交战后,天蓬同意了后羿的说法,聆听了后羿的计划。

后羿把嫦娥叫到部落后面的桂树林里,嫦娥像往常一样,拥抱了后羿,后羿将嫦娥拥在怀里,说道:「你知道吗?我说我能从西王母那里,偷来长生不老丹。」

「我相信你。」嫦娥说,「你一定能做到。」

「其实我撒谎了,我做不到。」后羿说:「我根本找不到西王母,也不知她那里是否有长生不老丹。」

「你一定会找到的。」

「我找不到。」后羿说:「所以我只能对他们撒谎,说我找到了,但却被你吃了。」

「被我吃了?」

「对啊,长生丹被你偷偷吃了,于是你就飞走了。」

「这个谎话很美。」

「所以,」后羿说:「我希望你替我守护这个秘密。」

「怎么守?」

后羿揽着嫦娥,双手忽然掐住嫦娥的脖子,他手越掐越紧,嫦娥用力的挣脱,但她一女流之辈,哪有那么大的力气?

桂树下,嫦娥终究挣脱不开。

他双手死死抓住后羿的手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嫦娥死了。

后羿在树下,挖了一个坑,将嫦娥埋到那里。

后羿回到部落,对大家说道:「我找到了长生不老丹,西王母那里一共有五百个长生不老丹,但只有两个成型,剩下那四百九十八个,要等三百年以后,方能炼好,我已经和西王母说好了,三百年以后,我的族人,会去他那里取长生不老丹。」

「三百年!谁能活三百年!」有人质疑。

「不要紧,西王母送了我两颗,吃下这两颗,别说三百年,三千年也能活。」

「只有两颗?」

「对。」

「一颗自然要给族长,剩下的一颗么?就由我们大家来选了。」

众人乱糟糟地争论不休,最终用比武的方式,决定最后一颗丹药的归属。

大家开始搭建擂台,摩拳擦掌。

这时,天蓬跑来,大声喊道,「不好了,不好了。」

后羿问道:「怎么了?」

「是嫦娥!」后羿气喘吁吁。

「嫦娥!」后羿听见这话,一脸吃惊地问道:「嫦娥怎么了?」

「嫦娥偷吃了长生不老丹,她,她飞走了!」

「什么?」后羿道:「你大声点,说什么?」

「她偷走了你从西王母那拿来的长生不老丹,结果,她就飞走了。」

后羿道:「什么!在哪儿!」

那人领着后羿等人乱跑一通,跑到后羿的家,说道:「刚刚还在院子里,她吃了那两颗丹药,忽然脚下出现一片云,接着,她就飞走了……」

后羿听后,失声痛哭,周围人被男儿的眼泪所感染,很容易就信了后羿的话。

天蓬没有哭,他瞧着后羿。

他想从后羿棱角分明的脸上,瞧出一丝愧疚,但他没有。对于权力的执着,变成一种欲望,他渐渐蚕食着后羿的灵魂,后羿堕落了,他变成了一个追逐权力的怪物,为了保护这份权力,他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爱人。

天蓬知道,既然自己知道了后羿的秘密,后羿一定不会让自己活着,于是,他选择了假死。

在一个部落的篝火节上,天蓬佯装失足落崖,让众人目睹了他的死亡。

从山崖爬上来,天蓬找到了嫦娥的埋骨处。

他将嫦娥的尸首挖了出来,用古老氏族流传下来的方法,把嫦娥变成了一具僵尸。

长生丹是他告诉后羿的,他知道世上不仅有长生丹,还有返魂丹。就在遥远的蓬莱仙境,想要得到这两种丹药,必要通过西王母的考验。

天蓬带着嫦娥的尸体,跋山涉水,来到昆仑。

昆仑山乃是天下之根,巨大无比,仙气缭绕,守山童女感受到了尸体的死亡气息,现出形体,让天蓬离开。

天蓬不走,向童女下跪道:「我想求见西王母,求返魂丹。」

「求丹者,数不胜数,没有一个成功的,你知道原因吗?」

「我知道,要接受考验。」

「你想尝试吗?」

「想。」

「好」童女轻笑一声,「你在弱水下,替西王母冲刷盛放过蟠桃的白玉盘,洗净了,王母就把返魂丹给你。」

「这很难吗?」

「蓬莱不可到,弱水三万里。」童女道:「昆仑山下,自有弱水从上而下,上至九天星河,下落地府幽冥,此水名曰弱水,其水不比往常,平常水,善利万物而不几于道。此水却每一滴重如泰山,甚至不能载一叶之浮萍。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吧。」

「弱水很重。」

「对,每一滴都会让你骨碎肉散。」童子道:「要接受考验吗?」

「接受。」

天蓬拿着白玉盘走入到了弱水里。

弱水不仅让他感到骨碎肉散,甚至灵魂,都被这弱水冲散,他本就是带着愧疚而来,在弱水下,这份愧疚被无限放大,肉体上的折磨人,让他痛苦不堪,精神上的折磨,让他求死不能!

在水里,他一遍遍冲刷着白玉盘,但白玉盘上的污垢,却怎么都冲刷不净。

时间一天天流淌,他的肉身被弱水冲净,只剩一具骷髅,他的灵魂,就徘徊在骷髅之上,手里,拿着白玉盘。

那白玉盘上的污垢这才消失。

天蓬突然明白了,那污垢就是人生,生而为人,就是白玉盘上的一块污垢,人的存在,匆匆来又匆匆走,不过是给这美丽的世界,增加了一点污垢而已……上苍造人,又不会给人永恒的生命,他不过想让世人看一看他创造的世界罢了。

西王母没有食言,天蓬帮他冲干净了白玉盘,她便赐给了嫦娥返魂丹。

嫦娥活了。

嫦娥化作僵尸的这段时间里,对天蓬的所作所为,她都看在眼里,她也知道,后羿杀死自己时,天蓬选择袖手旁观。

她给西王母跪下,希望王母救救天蓬,嫦娥说:「我的爱,只给一个人,虽然他杀了我,但我依旧爱他。这个男人,只是爱我,我想报答他这份恩情,我是死人,心早已泯灭了希望,活着不如死了,我不想欠他这份恩情。」

西王母点点头,「可我手里,只有一颗还魂丹。」

「那就让我去死,把这颗还魂丹给他啊!」

西王母看着她,「你死他还会救你的。」

嫦娥道:「我不想欠他这份恩情。」

「这返魂丹,乃是鸿钧老祖,集天地之灵气所制,与平常的丹药有所不同。平常的返魂丹,只能让凡人死而复生,这返魂丹,却可以让神仙死而复生,不过,天地间只有五颗!一颗在我手上,一颗给了老君,另外还有三颗,一颗要给封神之后的众神之主玉帝,一颗要西方万佛之祖如来,还有一颗不知给谁,我手里这一颗,给你服下了。」

嫦娥道:「那我想救活他怎么办?」

「你很想救他?为什么?」

「他虽然爱我,可我又不爱他,为什么要欠他一条性命,生命而已,生亦何欢,死亦何惧?」

「既如此,我有个办法,」西王母道:「我可以把你体内的返魂丹拿出来,救他生命,至于你,我可以替你找一下老君。让他炼一壶丹,让你吃了,你大可由死转生。不过,我有两个条件。」

「什么条件?」

「我拿了你身体内的返魂丹,你不会立刻死去,你的灵魂会依附在你的尸体上,但你无法在阳气充足的地方生存,所以,你需要去阴气最旺的地方——广寒宫,那里没有一丝阳气,也没有任何一个生命,你将忍受永久的孤独。老君不会白救你,他自有条件束缚于你;你可同意吗?」

嫦娥点点头,「从我这里,取走返魂丹吧。」

西王母伸出手,嫦娥忽然制止西王母,西王母道:「反悔了?」

「我能求您一件事儿吗?」

「说说看!」

「后羿对我撒谎,他说他从你这里要来两颗丹药,却被我偷吃了,结果我就飞走了,事实上,他没有见过您,我是被他杀死的,」嫦娥道:「我不想要这残酷的记忆,您能改变我的记忆吗?改成像他说的那样,我偷吃了丹药,飞到了月亮上。」

「记忆这东西,只要改一次,就会出现紊乱,你确定要改吗?」

「改,我知道,我心里有些事情,是永远不变的,有些事情,改不改变都会改变。」

西王母淡淡一笑,「我明白了。」

西王母改变了嫦娥记忆,取走了她体内的返魂丹,经由老君的丹药,嫦娥借尸还魂,带着被篡改的记忆,孤零零跑到了广寒宫。

天蓬的灵魂看见这一切,复活后,他希望西王母能让他去广寒宫,陪着嫦娥。

「我一直都爱着她,我想陪他。」

西王母轻笑一声,嫦娥不是祸水,却终成祸水。后羿说他爱着嫦娥,却把嫦娥推入死亡的深渊,天蓬是嫦娥堕入深渊前的一颗稻草,他本可以让帮主嫦娥,让她逃离死亡的命运,但他没有,他选择袖手旁观。

对于女人来讲,推她入深渊的,必是她最爱之人,深渊上的稻草,在她需要时没有出现,那么以后,也不过是一颗稻草罢了。

西王母瞧了天蓬一眼,说道:「你想陪嫦娥。」

天蓬点点头。

「你在我那里修行,体内有仙气,仙气会导致她体内阴气紊乱,届时,她将灵肉难以合一。」

「难道,我永远见不到她?」

「你只是想见她吗?」

天蓬点点头,「我真的喜欢她。」

西王母又笑了,人世间的爱,是如此的狭隘,只考虑自己是否得到,却不考虑这份爱别人是否接受。况且,这究竟是爱,还是一种愧疚?人啊,太过自私,将自己包装的痴情款款,其实,他所谓的爱,不过是一种心里难以承受的愧疚罢了。

西王母从虚空之中拿出一颗丹药,道:「此乃百变丹,可让你变成动物,到时候,你就不会再有仙气了。」

「永远吗?」

「到你不想陪它为止。」

「好!」

「你要变成什么动物?」

「兔子,嫦娥最喜欢兔子。」早年,天蓬与嫦娥,之所以被蛇袭击,就是因为两个人在追一只兔子。

吃下了丹药,天蓬的身子开始渐渐变小,开始长出白色的毛发,不一会儿,他就变成了兔子。

王母向天蓬吹了一口气。

天蓬的脚下出现一道霓虹,顺着霓虹,它就飞到了嫦娥身边。

「兔子」嫦娥惊喜地将天蓬抱在怀里,忽然说道:「你的脚受伤了吗?」

天蓬在广寒宫,一直陪着嫦娥。

嫦娥的记忆有紊乱,她忘记了前生是被后羿杀死,一直以为自己偷吃了灵药,所以,才飞到月亮上,不生不死。

她每天都要打扫广寒宫,让它一尘不染。

已经变成兔子的天蓬问过嫦娥,为什么要这么做?

「后羿已经转世了吧,可他的灵魂一定还会想着我,他知道我飞到月亮上,一定会抬起头看着月亮。」

所以,当广寒宫最干净的时候,嫦娥会在广寒宫里,独自跳舞,她希望在地上的爱人,能看见她曼妙的舞姿。

天蓬就在一旁为她捣药,因为嫦娥会跳上一天的舞。

二人就这样在广寒宫里,默默相处,直到封神结束以后。

梅友人当了玉帝,心中欲念逐渐生长,他相中了嫦娥的美色,他想和嫦娥幽会,但嫦娥并不喜欢他。

玉帝心中懊恼,他知道嫦娥身边的玉兔,其实并不是兔子,也知道天蓬的故事,便找了个借口,将天蓬赶走。

接着,玉帝向地府借来谛听,听到了嫦娥心声,原来嫦娥心中一直挂念一个人,但那个人,并不是后羿,而是一个脚上有伤的少年。

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玉帝幻化身形,让自己的脚出现了被蛇咬过的伤。

这道伤口,俘获了嫦娥。

玉帝请求老君炼制仙丹,稳定住了嫦娥的灵与肉,同时,他最后一次修改了嫦娥的记忆,让嫦娥以为,玉帝就是她一直挂念的跛脚少年。

于是,嫦娥就成了玉帝的情人,天天和玉帝缠绵。

可玉帝,不能天天陪着嫦娥,他还要陪他的帝后。

玉帝一走,嫦娥难免孤寂,她有时就会想起那个陪着她的兔子。

但玉帝是不会让天蓬变作兔子,陪在嫦娥身边的。

他让天蓬去剿灭兔妖一族,将兔妖一族最漂亮的玉兔抓来,陪伴嫦娥。

天蓬知道,单将玉兔抓来,束其形体,玉兔不会真心陪伴嫦娥。

于是,天蓬剿灭了兔妖一族,在即将假意处死玉兔时,嫦娥出面,替玉兔求情。

天蓬因此被封为天蓬元帅。

嫦娥并不知晓,她很容易就相信了玉兔的话,认为天蓬残暴嗜血。

和尚将话说到这里,便闭嘴不说了。

后面的事情,和尚不说我也知道,只是,我说:「我从玉帝那里听说,是天蓬向帝后高密,所以帝后抓奸,怎么听和尚此话,却好像玉帝故意要贬天蓬似的?」

和尚微微一笑,「你知那嫦娥,为什么喜欢那蹩脚的少年吗?」

我摇了摇头。

「爱情是很盲目的东西,爱与恨本是一体的,我们很难永远爱一个人,也很难永远恨一个人,爱之深,就会生恨。」和尚说:「当我希望我的爱人爱我,可他却不够爱我,我就会因爱生恨。」

「所以天蓬才去告密吗?」

「我是在回答你第一个问题。」

我还是没听明白,觉得他说的太深。

我疑惑地看着和尚,和尚却只是笑了笑,一句话也不说了。

「那后羿后来怎样了?」

和尚依旧没有回答我。

我不知道嫦娥究竟喜欢谁,玉帝,后羿,还是天蓬。

我搞不懂。

因为,我不懂爱情。

帮手

如来曾给观音三个金箍儿,让她去凡间,找三个厉害的帮手,帮助和尚西天取经。

如来给和尚钦点的三个帮手,并非我们三个。

​至少没有我和天蓬。

​猴子算是如来钦点的,因为他是真正本领高强的人,玉帝和如来,都佩服猴子的本事。

剩下两个名额,一个交给观音,一个交给了玉帝。

​观音是二把手,不能一点权利不给他。

在外人看来,观音把名额给了天蓬,是因她慈悲,喜欢面子工程,其实也不尽然。

天庭之中,能进出西昆仑而不被弱水所伤的,屈指可数,除了封神一役肉身成圣的神仙——譬如二郎神杨戬外,只剩下天蓬了。

所以,天蓬算是如来找的一位帮手。​

​也许,佛家不仅想架空玉帝,还在打西王母的主意。

另一个名额,如来必然要交给玉帝定夺。

毕竟,名义上,玉帝才是众仙之王。

无论如来,王母,太上老君,都得服从玉帝的管辖,尽管他们只是象征性地听从。

所以,玉帝可以请如来降服猴子;让老君炼丹;借王母之名开蟠桃宴。

但多余的事情,玉帝便无暇顾问了,譬如凡间拜太上老君为道教之祖,女仙只听王母差遣,如来在西天有自己的势力,甚至人间也有烟火。

听从玉帝的人,屈指可数,所以,猴子才能大闹天宫。

起初,如来让和尚取经,是想扩大在凡间的地盘,他没和玉帝打招呼,直接让金蝉子取经,结果,取经人过不了流沙河。

即便他过的了流沙河,二十八星宿,四值功曹,任何一个从天上下来的神仙,都有办法让他消失。

​所以,取经之中,必有一个是玉帝的人,因为玉帝是名义上的一把手。名不正言不顺,如来不能玩阴谋,因为玉帝可以打着正统名号,正经八百的耍阴谋诡计,如来心里明镜儿似的。

因此,如来要让玉帝派一个心腹。

这个心腹,也就是我。

猴子好面儿,不愿意琢磨这些阴谋诡计,他待我真如兄弟一般。可我觉得他蠢。

他空有一身本领,脑子却玩不转玉帝如来。所以,他注定是个失败者,甚至一个凡人,都可以拿着紧箍咒,对他指手画脚。

天蓬虽然猪首人身,头脑却异常精明,只是,他不清楚玉帝和如来的博弈,却稀里糊涂地站到如来这一队,因此,和尚有难,他想帮忙,去天庭,请不来救兵,即便他曾经是天蓬元帅,门生故吏遍布天庭。

在他看来,是势在人情在,其实,他只不过是站错了队伍。

和尚是最精明的人,他了解我们所有的情况,可是,他看破却不说破。对于猴子,他用简单粗暴的方法管理他,一方面耳提面命,时刻用紧箍咒束缚他,一方面又总夸他。和尚这种打个嘴巴给个枣的方式,真的降服住了猴子,和尚被妖怪抓走,猴子一门心思救和尚,为此遍体鳞伤。如果有一天,和尚需要猴子舍命去救,猴子也绝不会含糊。

他也不想想,取经这么多年,吃苦的是他,卖力的也是他。除了得到几句空头表扬,他又得到了什么?

天蓬与和尚,都是精明人,善于嘘寒问暖,做尽表面工作,两个人面和心不合。但在外人看来,和尚十分疼爱这憨厚的夯货,天蓬也对和尚恭孝有加,二人情如父子,有时候,甚至让猴子心生妒忌。

其实两个人,各怀鬼胎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和尚对我,总是特别「关照」。

他告诉我关于天蓬的消息,有什么我搞不懂的地方,他也总耐心告诉我,甚至,对我将他吃了这件事儿,他一点都没放在心上。

他一直想策反我。

因为,策反我,玉帝将失去最后的眼线。

至于佛祖给的三个金箍儿,第一个给了猴子,他本领高强。

第二个,给了黑熊精。

黑熊精的来历,并不一般。

这事儿,得从神仙封神的时候说起。

所谓天地初生,圣人治世,继而,便有精灵修炼成仙,躲过五行三界轮回,他们寿与天齐,不生不灭。

然而,这并非天道。

天道乃是「一念为之,不以一念为生」。精灵窥视天道,想长生,想逃避三界五行,这种想长生的念,违背了天地长生顺其自然的本心。

因为,天道的永生就是永死,就是世界万物不动其心,这世上,除了鸿钧老祖之外,没有任何一个精灵,能做到这一点,所以,他们只能偷天道之精华。

反者道之动,弱者道之用。

众生渴望永生,侵占日月精华,久而久之,天道便出现盈缺,于是,便有了神仙大劫。

众生从天道中偷来的生,必须还给天道,所以,人间战乱,神仙渡劫,用「死」还「生」。

鸿钧有三个弟子,元始天尊,太上老君,通天教主。

三人广收门徒,传授长生之法,门徒从天道之中偷来生道,致使天道盈缺。天道至缺,长此已久,天地便会毁灭,世界归于一片混沌,鸿钧经历过天地毁灭,知其厉害,所以,他让三圣共立封神榜。

也就是神仙渡劫。

元始天尊钟爱凡人,他所收门徒,皆是女娲所捏之人。通天教主,视万物一切平等,只要有长生之念,便收为门徒,所以,当今世上,那些千年蟒、万年古藤,皆受了通天教主的恩赐。

但是,并非所有人都想拜元始天尊为师,也不是所有精灵,都想成为通天教主的徒弟。

有一头黑熊,想拜元始天尊为师,他跪在山门前,渴望得到元始天尊的垂青。元始天尊瞧他一眼,便回到山中和太上老君下棋去了。

圣人下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

棋局终了,已是百年。

黑熊化作枯骨,枯骨依旧长跪山门。

太上老君有些怜悯这条黑熊,便将他灵魂带走,投胎到一户人家。

那黑熊转世为人,叫做姜子牙,再拜元始天尊,被收为门徒。再后来,姜子牙下界封神,手拿打神鞭,助武王,讨殷商,祭天封神。

可是,封神榜里,并没有姜子牙的名字。

封神结束以后,姜子牙骑着四不像,游荡四方,这一天,他来到山门,预感到自己油尽灯枯,看见了前世尸骨,不由得感到一阵凄凉。

封神!封神!

申公豹都能封神,唯独缺他姜子牙!

他从四不像上下来,对四不像道:「你比我道行深,再修炼几年,也能长生,而我却要死了。」

四不像的头蹭着姜子牙,发出阵阵悲鸣。

「我本非人,在山中奔跑,一直羡慕那些穿着皮衣的人,于是,我拜元始天尊为师,希望他能让我变成人,可是,天尊不收其他生灵,我便在山门跪了一生,幸亏太上老君,将我灵魂投胎,这才生而为人,可是,我虽然生而为人,却失了先天道骨,注定无法封神成仙!」姜子牙苦笑一声,「我这一生,为谁辛苦,为谁忙碌?天下众生生生不息,天上众神,永生不死,我却白白浪费了匆匆人生!哎,你去吧!」

姜子牙说完,扔下打神鞭,坐在自己前世的骸骨前,死了。

四不像仰天长鸣,悲声阵阵。

他知道,姜子牙之所以不能封神,是因为他没了先天道骨。姜子牙的道骨,不在人身,而在熊身。

跪在山门前的熊骨,才是姜子牙的先天道骨。

四不像将打神鞭放到黑熊骸骨里,用自己仅有的法力,让姜子牙的灵魂,附到熊骨上。

他想帮助姜子牙重塑元神,可惜他法力太弱,他想请求天上诸神,云游众仙,但谁不想帮他。

姜子牙埋骨所在之处,乃是元始天尊所在的山门,那里是天地灵气之根,打神鞭是一件神物,自己便能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,久而久之,打神鞭与姜子牙的天生道骨合二为一,修炼成精。

只不过,这个精灵,既不是姜子牙,也不是打神鞭。

他就是黑熊精了。


作者:秋倏